刘仰:“黑夜站立”,迷惘的法国人

作者:刘仰 来源:环球时报 2016-04-28

刘仰:“黑夜站立”,迷惘的法国人

最近法国兴起一场名曰“黑夜站立”的抗议活动,即一些人每天傍晚6时起聚集到巴黎共和国广场,谈话、聊天、演讲、讨论。开始是年轻人,后来各种人都加入;开始三五成群,后来成百上千;开始只在巴黎,后来扩大到全法几十座城市。

这个活动在法国已进行将近一个月,还会延续多久,谁也不知道。若有人趁机捣乱、趁火打劫,警察便镇压、逮捕,因为法国前不久刚发生恐怖袭击事件,还处于紧急状态。不过总体上,警察只是围观。法国政界有的支持,有的要求尽快解决。但如何解决?谁也拿不出方案,因为没人知道“黑夜站立”的人究竟想要什么。

作为中国人,我们怎么看这件事?深入分析再精到,与我们也隔着万水千山,未必能透彻理解。我们就好比刘姥姥,看着法国大观园的锦绣繁华,不知道那些优雅标致的“法国佬”又在玩什么。“法国佬”的难处如同大观园的金玉其外,是我们这些“刘姥姥”不容易懂的。

联想到半个世纪前法国发生的“五月风暴”,我们同样有刘姥姥般的诧异。那时,总共只有5000万人口的法国,居然有超过1000万上街游行,简直就是一场全民起义。你们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把号称“世界首都”的法兰西大观园大卸八块、砸得粉碎吗?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人吃不饱,品着勃艮第香槟的法国人居然说:这日子没法过了!“刘姥姥”真的不明白。

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说起来复杂,但有一个结果很清晰——资方和工会达成协议,最低工资上涨35%,平均工资提高10%,工会拥有更多权力。这成为今天所谓“高福利”的一个要素。

半个世纪后,法国快撑不下去了,推出修改劳动法草案,要延长工作时间,赋予雇主更多自主权。一些法国民众认为这损害了他们的权益,于是不高兴了。但他们不像半个世纪前那样大规模地上街游行,而是改在黑夜聚会。有意思的是,他们也不向政府提要求,只是自己在那讨论、发言,说法国这不好、那不好,越说越多,越说越没边,在我们眼里还算“锦绣灿烂”的法国,在他们的眼里似乎成了“一无是处”的代名词。这场无组织的黑夜聚会用“毫无意义的论战”形容应不为过。

事情的真相大约是这样:那些曾经被吹得天花乱坠的制度、文明、民主、福利,似乎如同大观园一样难以为继。“五月风暴”时,法国人用鲜血、生命、街垒换来的一些实惠,如今可能要失去。然而,“五月风暴”有东西方冷战的大背景,反对当时的现行制度算是有另一个参照。

如今“黑夜站立”的法国民众即便认为法国的制度和社会已经陷入泥潭,也搞不清该怎么办。黑夜里的聚会像一个大杂烩,从劳动法开始,人们谈女权、谈和平、谈环境、谈自由、谈虐囚、谈上班,无所不谈。也许正是因为“黑夜站立”,才使他们失去了方向感。也许正相反,因为失去了方向感,所以才选择“黑夜站立”。似乎随时打算行走,但不知该去哪。他们也许有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作者是北京知名学者)

相关阅读:

法国"黑夜站立"运动再现暴力,政府不排除强行清场

4月22日夜里,在巴黎共和广场“黑夜站立”(NUIT DEBOUT)运动的据点边缘,再次发生暴力事故,政府发言人勒弗尔24日声称暴力“不能容忍”,表示政府将做出一些决定,但未宣布清除共和广场。

刘仰:“黑夜站立”,迷惘的法国人

媒体问及是否将清场时,勒弗尔回答说:“有些时候必须规定一些限制,当局将会做出一些决定。”

与国会联络事务国务秘书勒甘当天也表示:“黑夜站立”运动是一个“非常边缘”的运动,部分受到了极左派的操纵。他说:“即使必须重视某些示威者对理想的渴望,仍然可看到极左派明显的操纵,它把它的极端倾向、它的暴力带到了这里。”

据巴黎警察总局的消息,上周五夜里(23日凌晨)0时15分左右,“100余人组成的队伍走向圣马丹(SAINT-MARTIN)大道”,被治安部队阻挡在原地,这些人向治安部队投掷什物。停在附近的一辆警车“遭故意纵火后完全烧毁”。警方的另一辆汽车和巴黎公交公司(RATP)的两辆汽车也遭破坏。“尽管治安部队曾多次呼吁解散,示威者多次与警察发生肢体冲突,直到凌晨两点,治安部队被迫使用催泪瓦斯”,这些冲突未造成任何人员受伤。

在一周的平静之后,这是在共和广场边缘发生的首次暴力事故。近几周来,在“黑夜站立”运动据点边缘,经常有人举行非法示威,与警察发生冲突。

据当局的估计,“黑夜站立”运动自3月31日诞生以来,每夜吸引将近1100人至3500人。

刘仰:“黑夜站立”,迷惘的法国人

“黑夜站立”组织单位曾呼吁23日在法国雇主组织法国企业运动(MEDEF)楼址前示威,要求撤销劳动法改革法案和“法国雇主组织与国家分离”。

据巴黎警察总局的消息,在巴黎有50来人走向法国企业运动楼址。被警察阻挡之后,平静地踅回。

在图卢兹,有100来人在法国企业运动省分部楼址前示威,举出了“1905年之后,2016年法国雇主组织与国家分离”的横幅。示威者大多数是年轻人,他们随后平静地散去。(欧洲时报/周文仪)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0597.html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刘仰
刘仰
著名文化评论人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