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作品,能获西方的奖?

申鹏 2022-05-14 浏览:

  5月9日,美国普利策奖在官网上公布了2022年度的获奖名单。其中,“特写摄影奖”颁给了来自路透社的阿德南·阿比迪、桑娜·伊尔沙德·马图、阿米特·戴夫和已逝的丹尼什·西迪基。

  因为他们拍了印度疫情期间当街烧尸体的照片。

什么样的作品,能获西方的奖?

  印度人就不服了,他们说美国疫情期间的照片,一点都不比印度差,什么纽约街头的冷藏车、遍地的裹尸袋、堆到天花板的尸体,同样很震撼啊,为什么没有获奖?

  印度网友还阴阳怪气,为美国记者抱不平,“所有奖都被印度记者拿走了,这太糟糕了,纽约人竟然没有获奖。可怜的纽约记者拍了多少好照片呀,这对他们来说不公平。看看他们拍的照片有多出色。”

什么样的作品,能获西方的奖?

  要知道,西方的文艺、新闻奖项是有流量公式、财富密码的。

  你可以去非洲,找到一个快要饿死的黑人小孩,在他气息奄奄的时候,抓拍下他瘦骨嶙峋命在旦夕的样子……展示西方文明悲天悯人的情怀。

什么样的作品,能获西方的奖?

  你可以去叙利亚或者伊拉克,把一个孩子满脸涂上血污,孤零零放在那里,然后拍一张孤独无助的照片;把一个孩子的尸体送到海边,精心摆放好,然后拍一张“小难民”惨死的照片……控诉内战的残酷,当地政府的不“人道”。

什么样的作品,能获西方的奖?

什么样的作品,能获西方的奖?

  你也可以去印度,在他们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在他们当街点柴火烧尸体的时候,拍下一张遍地尸骸烟火的照片……

什么样的作品,能获西方的奖?

什么样的作品,能获西方的奖?

  你还可以拍一部东方的电影,讲述贫富差距,阶级矛盾,富人的纸醉金迷,穷人的颠沛流离,文化的压抑,校园的暴力,环境被破坏,传统在消亡,女性被压迫,动物没有狗权。

什么样的作品,能获西方的奖?

  你还可以写一部猎奇的、神秘的、第三世界小说,东方的、拉丁美洲的都可以,主要是要展示这些世界的人民是多么麻木、愚昧、贪婪、盲从。

  你还可以写一部“日记”,用煽情的语言讲“时代一粒灰,落在每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火葬场一地无数的手机”……

  这就是“公式”,想要获得西方奖项,最好弄一些“揭露第三世界贫穷、混乱、黑暗、野蛮的东西”。可以是西方圣母来“揭露”,也可以是东方的大儒来“反思”。

  你要反驳这些,其实没有意义,因为任何一个世界都有黑暗面,都有不平等不公正,这些所谓的“批判”,本身确实既能反映现实,也能充满“文学价值”和“新闻价值”。

  正如这个印度露天火葬照片的获奖评语所说:“对印度新冠疫情的报道在揭露灾难的同时又不失亲近感,给人一种高度的身临其境感”。

  没毛病,确实震撼,确实深入人心。

  但印度网民反驳得好啊,当初纽约的冷藏车、太平间堆积如山的尸体、哈特岛上的无数棺材、纪念碑前100万支小旗子……同样震撼,同样深入人心啊……评语都不用改——“对美国新冠疫情的报道在揭露灾难的同时又不失亲近感,给人一种高度的身临其境感”。

什么样的作品,能获西方的奖?

什么样的作品,能获西方的奖?

什么样的作品,能获西方的奖?

什么样的作品,能获西方的奖?

  所以印度人才是真正懂得舆论战的精髓。

  要知道,撒谎、欺骗、盗窃在西方并不是个羞耻尴尬的事情。“因为他们道德水平高,所以他们可以道德水平低”,你跟这样的东西有什么可以理论的?

  所以真正舆论战,不是你问我回答,不是做答题家。

  也不是你问我吃了几碗粉,我就要剖开肚子给你证明;而是大耳刮子抽过去,把它眼珠子剜出来吃下去,让它到老子肚子里自己去看。

  甚至可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寇可往,我亦可往,他能造谣、煽动、断章取义写小作文,我就不能干吗?狗可以咬人,人不能咬狗,但是可以把狗炖了下酒啊。

  辩经,辩经,辩甚鸟经?

  不如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什么样的作品,能获西方的奖?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5
0
0
14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