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大培2003年致哈维尔的信

左大培 2013-05-02 浏览:

                                   左大培2003年致哈韦尔的信

 注:现在媒体一般译作“哈维尔”

捷克驻华大使馆转致捷克前总统哈韦尔

尊敬的瓦茨拉夫·哈韦尔前总统:

       我早就听说您曾经是一位著名的作家。1990年我在德国时,曾经听德国人说,捷克的人民受到您的作品如此大的感染,以致认为您这样的人绝不会作出任何不好的事情。当时我曾经想,将来当我不再有能力作什么正经事的时候,我应当抽时间读一下您的书,从那里领略一下您到底有什么动人心魄的话语。

       可是现在我已经彻底打消了阅读您的作品的念头,因为我看到报道,说您竟然公开支持目前美国对伊拉克发动的这场武装侵略。我不再相信您是一个好人,因为您公然支持外国军队侵略一个主权国家,实际上是支持以大规模杀人的战争手段侵占别国。这样作的人不可能是一个好人。我现在可以断定,您在捷克所赢得的名声,靠的是一种手腕高超的蛊惑人心,与美帝国主义分子在全世界进行的反共反苏宣传具有同样性质,只不过手法更高超罢了。不读您的作品,可以净化我的心灵,免得再受美帝国主义的心理战宣传影响。这种宣传确实比纳粹的戈培尔还高明,它会使人完全颠倒黑白,以致将大规模杀人看成是一种“解放”人的行为。

       我早就听够了你们这些美帝国主义吹鼓手的鬼话:什么侵略伊拉克是为了“消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呀,是为了“推翻萨达姆的独裁统治”呀。这些都不过是为侵略所作的粉饰,它们只能骗那些头脑不健全的人。不管你为侵略找出多少理由,侵略就是侵略。您是不是以为我们不知道捷克受人侵略的历史?难道希特勒1938年威胁要对捷克发动侵略战争时,他就没找出一些动听的理由吗?您难道不知道,按今日的“人权”标准,当时的捷克政府在对待苏台德区的德意志人时确有侵犯人权的歧视性行为吗?难道这就能成为希特勒以“保护人权”、“推翻独裁者”为借口侵略捷克和苏联的理由吗?难道苏联1968年入侵捷克时就没有找出什么动听的理由吗?苏联人当时所宣传的“有限主权论”,与你们今天否定伊拉克有不受美国侵略的主权的论调有多大的区别?其实您支持美国侵略伊拉克不仅对伊拉克人民犯下了罪行,而且也是对捷克人民犯下了罪行:您是在偷偷地替希特勒侵略捷克和苏联、苏联1968年侵略捷克辩护。

       作为一个学者,我曾经不得不问自己:为什么受到了军事强国多次侵略的捷克共和国的总统会支持新的军事强国对弱国的侵略。很不幸,我不得不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也许捷克人在每一次侵略面前放弃武装抵抗的行为已经证明,这个国家的人对外国的入侵已经产生了心理上的适应,以致他们甚至变为愿意追随最强的军事超级大国去欺凌别的“不堪一击”的国家。作为一个曾经抵抗过强敌入侵的国家——中国的国民,我只能对伊拉克军民对美英侵略者的英勇抵抗感到由衷的敬佩,甚至感到几分惭愧:毕竟我们中国出过大批帮助侵略者杀害本国人民的汉奸和伪军,也有太多向外国侵略者卑躬屈膝的买办和懦夫。

       在我们这个对多元化习以为常的时代,我们已经学会了宽容懦弱者。看到“小小的”伊拉克如何英勇地抗击武装到牙齿的“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强国入侵,那些不敢武装抵抗强敌侵略的懦弱者竟然不感到惭愧,对此我们也可以容忍。但是,懦弱不是助纣为虐的理由。懦弱是可以原谅的,由懦弱而变为主动自愿地去帮助军事强国进行侵略,那就是对整个人类的犯罪。

       因此,尽管您贵为由捷克人选举出来的总统,我也不得不将您列入必须讨伐的“美国走狗”之列。下面所附的致美国国务卿鲍威尔的信中所说的,对您也完全适用。很不幸,您的所作所为只是又一次证实了我的这一看法:那些热衷于通过政治活动获取统治人民的权力的人,不管是靠宫廷阴谋向上爬还是靠“民主选举”发迹,一定会有意识地作出某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相信您在文学上的贡献不会大于我们中国的鲁迅先生。他的话也正好可以套用到您的头上:您必定会成为一条“丧家的美国的乏走狗”。

      

2003年4月8日)

就讨伐以布什为首的邪恶轴心事致美国国务卿

鲍威尔的公开信

尊敬的鲍威尔国务卿:

       有传媒报道,您即将访问中国。作为美国的国务卿、一个不顾世界人民反对执意要向伊拉克发动战争的政府的代表,您在中国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只有在作为一位反对武力攻击伊拉克的个人而来访的情况下,中国人民才可能愿意与您对话。

       就在3天前的2月18日,几百位中国人向美国大使馆递交了反对美国攻打伊拉克的反战声明。我没有在这份反战声明上签字,不是因为我对美国进攻伊拉克的图谋有一丝一毫的赞成,而是因为这篇反战声明过于温和,根本没有说出我们这些实干派的心声。

       我以真理和正义的名义向您宣布:只要美国敢于武装进攻伊拉克,我们就将开始讨伐以美国总统布什为首的邪恶轴心。这次的伊拉克战争危机证明,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着一个“邪恶轴心”,但是它决不是象布什所说的那样,存在于伊拉克、伊朗和北朝鲜之间,而是恰恰相反,这个邪恶轴心正是由美国、英国和前社会主义国家中的美国走狗们构成的,或者更精确地说,是由掌握这些国家政权的政客们构成的。而这个邪恶轴心的领袖,就是在你们美国政府中执政的那几个战争狂人:小布什、切尼、拉姆斯菲尔德、赖斯等等。

       早在1999年春天的科索沃战争期间,我就在致您的前任、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的信中,揭露了你们对科索沃的侵略战争实际上服从于你们美国要控制全世界的帝国主义野心,警告你们这样的战争行径开创了世界各大国对抗的新时代,你们美国的战争狂人开始了一个将全世界拖向战争的进程。我那时就正告你的前任,美国的股市已经陷入泡沫,美国经济早晚要衰退,美国在进行一场力不从心的扩张。(我还警告你的前任,美国为打倒当前的敌人而联合作战的盟友,往往以后就是美国最害怕的头号敌人,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资助的本·拉登就是最好的例子。自那以后,美国的经济已经陷入衰退,而本·拉登的阵营在“911”事件中给了美国空前的重创。4年的事态发展完全证实了我的预言。美国的政客们应当明白:谁不听我的警告,谁就会倒霉。)

       但是,你们美国的狂人们不想听从任何理智的警告,却在制造战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当前小布什发动战争的行为,不仅是在重新制造军事强国任意发动侵略战争的氛围,进一步将世界拖向毁灭性的战争,而且是向西方的民主发动阴险的进攻。这些战争狂人正在利用战争气氛而夺取奴役全世界人民的独裁者的宝座。

       小布什公开号召战争的行径现在已经使他陷入在全世界空前孤立的境地。他之所以还能够撑住“民主”的伪装,是由于有邪恶轴心的盟友为他捧场。与布什结成邪恶轴心的盟友中,起了最坏作用的不仅有英国首相布莱尔,而且有前社会主义国家中的那些美国走狗。我(之所以向你发出这样一封公开信,是)要在这封信中向你们的美国政府致一声谢意。是你们披露的信息让我们看到了,我们这些前社会主义国家中的美国走狗是多么丑恶与危险:在全世界各国中,只有捷克的情报部门能为美国提供“伊拉克政府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所谓“证据”(头脑正常的人只能认为这种“证据”是地地道道的捏造);除了英国以外,最先主动向美国侵略伊拉克的战争行动提供军事“援助”的,是东欧的那些“前社会主义国家”;竟敢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出面支持美国对伊拉克发动战争的,又是东欧国家保加利亚!

       (我要郑重地告诉你的是,你们美国人干下了多么愚蠢的一件事:你们以挑起伊拉克战争危机的方式,逼迫前社会主义国家的美国走狗们完全暴露出其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和平的本质。)这些美国走狗十几年来在前社会主义国家中兴风作浪,秉承美国的旨意而推行美国人希望的政策(——所谓私有化、自由贸易和自由市场的“后华盛顿共识”,让少数人靠掠夺多数人而发财),搞垮了前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使广大劳动人民(失去工作、收入和社会保障,)陷入贫困化的境地,以便以此来将自己的国家变为美国的附庸。(他们的这些行径,已经证明了他们是本国人民的叛徒。)他们将本国拖入灾难,使本国人民陷入苦难,却又一直打着民主、自由和和平的旗号,而将自己美帝国主义走狗的真面目隐藏着。(今天,他们支持甚至挑动美国发动侵略战争的一切行为,已经揭穿了他们的这一切伪装,证明前社会主义国家中的这些美国走狗不仅是本国人民的叛徒,他们在自己的国家面临美国侵略时一定会背叛祖国而充当侵略者的帮凶,而且他们是全世界正义、民主和和平事业的敌人,是以布什为首的邪恶轴心的骨干成员。)

       你们结成的邪恶轴心已经给我们提供了充足的证据,我们现在可以向全世界主持正义的人民发出警号:和平在危险中,人类文明在危险中!我向您郑重宣告:为了拯救人类的未来,我们将以实际行动来讨伐以布什为首的邪恶轴心——

       1. 宣布任何对伊拉克领土的大规模主动进攻都是不折不扣的侵略行为。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是对伊拉克发动“先发制人”的进攻的借口。以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借口而对伊拉克发动的任何大规模战争行动,其性质都与希特勒以种种借口发动侵略战争的行为完全一样,是地地道道的侵略战争。发动、指挥和积极从事这种战争的任何个人,都犯下了战争罪行,必须接受正义的审判。

       2. 联合国由于以布什为首的邪恶轴心行施破坏,已经处于瘫痪状态。联合国的国际战争罪行法庭更是成了由美国等帝国主义大国控制而行施其侵略政策的工具。主持正义的人们已经不能再指望这些政府间的国际性组织,而将以其它的适当方式讨伐以布什为首的国际邪恶轴心。只要布什敢于发动对伊拉克的侵略战争,世界上一切主持正义的人们就将以其认为合适的一切方式,惩罚对这场战争负有罪责的任何人。不要以为你们美国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就可以使你们免于正义的惩罚。主持正义的人们会让邪恶轴心的任何成员为其战争罪行付出足够的代价。

       3. 主持正义的人们现在首先要作的,就是清算前社会主义国家中的那些美国的走狗。(这些美国走狗与美国结成邪恶轴心,不仅威胁着全世界的和平与民主,而且背叛了本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他们置自己当初描绘的美好前景于不顾,使本国大多数人民生活水平下降,已经陷入了全面的困境,今日还想搭在美国的战车上以挽救自己对本国人民的统治。我们一定要使他们的这个最后的垂死挣扎破产,把他们在政治上篡夺的一切权力夺回来,让这些靠掠夺本国人民财富发财的卖国贼在经济上破产,对他们的一切背叛祖国的罪行给予足够的惩罚。)

       很感激您的外交活动促使我们这些前社会主义国家的美国走狗们暴露出其本来面目,特别是感激您在列举您的支持者时向我们提供了美国走狗的名单。我们将按照您提供的名单,逐个清算我们祖国的叛徒、你们美国的走狗。

       (预祝你们美国的战争狂人们继续不顾一切地发动侵略战争,以便促使美国大帝国尽快在世界人民的正义讨伐中轰然倒下。)

中国公民、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左大培

2003年2月22日

美国驻华大使馆转致访问中国的美国副总统切尼

尊敬的切尼副总统先生:

       我万分荣幸地正式向您通告:您已经作为战争罪犯受到通辑。由于推动对伊拉克发动侵略战争并在战争中造成大量平民死亡,您已经被正义的法庭判定为犯下了战争罪行。鉴于真正代表公理和正义的国际人民法庭尚未正式成立,我们现在暂时代理其发言权,向您送达我们的通告。通告后所附我致鲍威尔的信,就是我们对您的判决书,不令行文。

       鉴于您是作为在职的公务人员对中国进行公务性访问并因而处于中国政府保护之下,我们在这个范围之内暂时不对您行施惩罚。但是您在中国必须谨言慎行。当您脱离中国政府的保护范围时,必须小心对战争罪犯的正义惩罚!

2003年4月8日)

附件:

美国大使馆的回信 

左大培先生:

    感谢您来函表达您对伊拉克问题的看法。

    12年来,美国一直通过联合国安理会努力来用和平方式使伊拉克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遗憾的是,伊拉克违抗蔑视了国际社会意愿,拒绝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没有国家能说伊拉克拥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世界和平不构成威胁。这在联合国安理会2002年11月一致通过的1441号决议中得到明确地阐述。

    由于伊拉克拒绝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美国和40个以上的联盟伙伴作出努力,如布什总统所说:“解除伊拉克的武装、解放伊拉克的人民,保护全世界不遭受严重危险。”在迫使伊拉克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过程中,美国及其同盟伙伴的行动遵循了联合国安理会的一系列决议。特别是,联合国安理会678、687和1441号决议提供了对伊拉克采取军事行动的法律基础。

    布什总统已表明:“联盟军队会尽一切努力使无辜平民免受伤害”,并且“我们怀着对伊拉克人民、对他们伟大的文明和他们的宗教信仰的尊重来到伊拉克。我们对伊拉克没有野心,只想消除威胁并让那个国家回到其本国人民的手中。”

    实际上,美国已经采取前所未有的步骤来尽量减少冲突为人道主义所带来的后果,并且会尽快为伊拉克人民提供救援。我们已经提供了价值3亿美元、总计61万公吨的食品,包括豆类、植物油、大米和面粉。另外,我们正在提供价值2亿零6百40万美元的非食品人道主义援助,包括紧急供应物品和医药保健用品、重建工作、应急计划、后勤措施,以及其他救援物资。

    致礼!

    美国驻华使馆大使办公室

    2003年4月14日

致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回信

美国驻华大使馆办公室:

       感谢你们4月14日给我的回信。

       你们的回信援引了一切可能援引的国际政治文件,强词夺理地说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为美国侵略伊拉克提供了法律基础,把美国武装侵略伊拉克的理由说成是为了“迫使伊拉克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还宣扬美国采取了何等人道的行动。

       看来你们还在遵循你们的上司、国务卿鲍威尔的战略,硬要赋予美国的侵略战争以“联合国授权”的法律基础。可惜的是连联合国秘书长安南都不承认你们侵略伊拉克的合法性,足见美国侵略伊拉克的战争不可能有任何联合国授权的法律基础。我真可怜你们这些文质彬彬的外交官,美国的对外政策现在已经完全控制在由新保守派们掌握的国防部手里,那些战争狂人何曾把国际法放在眼里,你们为他们的行动找国际法的依据,岂不是必定闹出谎话连篇的笑话!

       令我感到极其可笑的是,你们是如此地跟不上形势,以致于你们竟然根本预料不到你们自己政府对外战略的演变,到了战争将要结束时还在大谈什么“打伊拉克是为了解除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其实你们的政府早就背叛了你们,不等战争结束就改变了自己的腔调。美国政府这几天在要求联合国解除对伊拉克的制裁,而根本不提联合国制裁的理由——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问题。你们的领导——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提出的要求解除制裁的理由,并不是伊拉克已经完全没有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是萨达姆政权已经被推翻。这等于自己承认制裁以致武装侵略伊拉克都仅仅是为了推翻萨达姆政权,而与消除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没有任何关系。你们写出的这封可怜的辩护信,只能是又一次证明了美国政府如何散布谎言而进行欺骗。

       我敢肯定,连写你们给我这封回信的人自己也不会相信你们为侵略伊拉克提出的理由。美国侵占伊拉克全境已经一个月了,美国政府下了那么大的力气搜索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可是你们搜到了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一点踪迹了吗?就算美国政府今后能公布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又有谁能相信这种由美国政府自己提出来的所谓“证据”?谁都知道,你们美国拥有一切种类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你们的占领区内,你们当然能够展示出你们想要展示的任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是这样提出的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连联合国的武器核查人员都没有通过。只有没有头脑的傻瓜才会相信你们这样提出的“证据”。你们真的以为全世界的人民会这样傻吗?

       退一万步说,就算你们找到了一星半点确凿的“证据”,能证明伊拉克在遭到你们入侵之前还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也敢肯定,那点武器的数量已经不会有多大实战意义,对任何国家都构不成真正的威胁。即使伊拉克真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只有头脑不健全的人才会相信它能够对美国构成威胁。我们可以相信,这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侵入伊拉克的美军也可能构成一点威胁,可是下边的问题就还是:为什么你们美国的军队想要入侵伊拉克?

       老实说,真正对美国政治有研究的人都知道,美国入侵伊拉克不仅与销毁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无关,而且也与美国政府大肆渲染的与“基地”组织进行的所谓“反恐战争”也没有任何关系——头脑正常的人都知道萨达姆政权与“基地”组织那一类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的根本对立,只有傻瓜才会相信捷克的情报部门和英国的小报记者散布的谣言,真以为萨达姆政权与“基地”组织是一路货色。

       明白人都会告诉你们:美国的新保守派战略家们之所以非要除掉萨达姆政权不可,是因为这个政权已经成了阿拉伯民族主义强硬派的代表。打掉萨达姆政权就是为了打倒阿拉伯民族主义,以便为以色列争得对其有利的安全地位。只要记住美国新保守派战略家的领袖之一、国防部副部长沃尔夫威茨是个犹太人,你就会理解美国近来的对外战略为何如此偏袒以色列。

       顺便说一句:任何明白事理的人,包括大多数美国人、甚至全世界的犹太人,都应当断然与沃尔夫威茨之流划清界限。沃尔夫威茨之流的所作所为、他们公开鼓吹侵略战争的行径,必将损害犹太人由于纳粹德国的迫害而博得的同情。美国再在沃尔夫威茨之流主张的发动侵略战争的道路上走下去,只会使为纳粹翻案的人找到替迫害犹太人辩护的新理由,只能增加世界上对犹太人的仇恨情绪。

       当然,我知道你们美国政府的假仁假义——总得为侵略杀人的行径挂上“替天行道”的招牌,在当今的国际政治和外交舞台上,“打倒阿拉伯民族主义”的口号是说不出口的。谁不知道美国人当今的爱国主义已经变成了希特勒式的美国新“民族”狂热(看看跟着美国跑的英国和澳大利亚都源出于盎格鲁撒克逊血统就可以知道这一点),按照全人类共同的“推己及人”道德规范,美国人没有理由不让别的民族也爱国和“民族主义”一把。可是你们的总统小布什也太过于口是心非,这样实际上的强硬反阿拉伯民族主义还硬要和口头上坚决不承认反阿拉伯民族主义结合在一起,这可就苦了你们这些美国的外交代表:从你们的最高领导、国务卿鲍威尔到你们这些下边的小卒子都得肩负起这个把白说成黑、把方说成圆的重任。这就难怪你们这些美国的外交代表在与伊拉克驻联合国代表阿杜里的辩论中只能处于下风,对我这样的人更是连还嘴之力都没有了。

       附带说一句:阿杜里是我真正佩服的伟大的爱国者,相比之下,你们驻联合国的那个代表内格罗蓬特更象一个满脸横肉的蛮不讲理的屠夫。

    说实在的,我有时也真可怜你们这些总要讲些言不由衷的谎话的美国外交官。我们也能够体谅你们这些美国外交人员现在的苦衷:美国政府再把它的当前这种对外政策继续推行下去,美国的外交人员就不再会有任何真正的专业工作可干了。美国政府很快就将不再需要外交,而只需要赤裸裸的军事征服,外交部将会变成国防部(那时它会更名为“征服部”)的下属机构,变成征服部的国际宣传机构。

    不过我也能说出让你们放心的前景来:美国国防部的那几个狂人想以武力征服世界,那只不过是人类几千年历史中不断出现的帝国狂想的又一次再现而已。这一次的帝国狂想下场绝不会比过去的任何一个好。

    美国侵略伊拉克的血腥战争已经给一切追求正义的人心上刺了狠狠的一刀。你们不要幻想全世界人民会很快忘记美国这一次犯下的暴行。不仅整个阿拉伯世界将会对美国更加仇视,全世界人民对美国的敌意都会增长。与此相对应的是,亲美的态度将被厌弃,普通人将不会再将美国看成是正义的旗手。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美国的崇拜者,一直想对美国抱严厉的批判态度。但是在20世纪90年代,我也经常不能压抑自己对美国人的亲切感,无法抑制自己而不得不说些美国的好话。可是今天,我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反美情绪。在我心目中,美国政府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暴徒、最大的流氓和无赖,我唯一的冲动就是要在全世界煽起狠狠打击美帝国主义者的反美斗争风暴!

    美国政府现在已经在道义上和国际政治上完全破产。它现在能够拿来吓唬全世界人民的,不过是美国的军事和经济实力。而美国的军事实力,又完全建立在巨额的资金投入上。没有无与伦比的资金投入,美国绝不可能在与苏联的军备竞赛中占上风。而我要告诉你们的恰恰是:你们靠投入巨额资金争得的这点武器装备上的优势是不可能永远持续的!

    你们美国的保守派战略家们一直要求将美国的军费开支保持在GDP的3.5%以上,因为这样才能保持美国在军事上对任何国家的压倒优势。他们可能不知道,美国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就是一个贸易逆差国。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的贸易逆差平均占GDP的1.5-2%,2002年更达到GDP的4%。国际经济学的常识会告诉你,这种贸易逆差标志着相应的外国资金流入。这就是说,按照2002年的贸易逆差状况,新保守派们要求的那种水平的军费开支,实际上完全是靠外国人给美国提供的资金支撑的!没有外国人给美国提供的巨额资金,美国人就只能大大缩减军费开支,从而使你们的军事优势不再存在!别的选择,只能是减少美国人的消费或减少美国国内的投资。前者会引起严重的社会动荡,后者会降低美国的经济增长率,最终还会导致军费开支的减少。这都是使美国衰落之道。

    美国的狂热崇拜者们对美国长期持续的贸易逆差一直处之泰然。他们认为这种逆差直接来源于外国资金流入美国,而外国资金向美国流入是因为美国的资金回报率高。他们也明白,美国的资金回报率高只能有两个原因:一是技术先进,二是美国的资本主义企业更有能力压低职工的工资和福利待遇。但是他们抹煞了美国经济的根本弱点:“新经济”泡沫的破灭证明美国的科技优势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神话,而美国企业员工的低工资待遇是不可长期持续的:它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借钱消费的美国生活方式支撑的,而这次经济衰退已使借钱扩张消费的行为走到了尽头。更要命的是,恰恰因为美国靠大量吸收外国资金而充实企业资本,资金的高回报将使美国员工认定外国投资者在“剥削”自己。那时,美国企业中的劳资争端将演变为美国人与外国人的“民族”斗争,从而将结束美国企业的相对低工资。

    这样,美国企业在技术上和低工资上的优势不可能长期持续,就决定了美国的资金高回报不能长期持续——现在美联储规定的联邦基金利率已经远远低于欧元的利率。美国吸引外国资金大量流入的局面是不可能永远继续下去的。而外国资金停止流入将带来美国的经济和社会危机、带来军费开支的危机,结束美国在经济和军事上的优势。

    因此,承认现实吧!明白天下大势的人应当能看到,美国衰落的过程已经开始。每当一个大帝国面临在军事上力不从心的困境时,帝国的狂热捍卫者们总是要极力从外国吸引资金以维持帝国在军事上的优势。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大英帝国和20世纪80年代的苏联都曾经走过这条道路,而事实证明这不过是一条必然通往衰落的道路。今天的美国不正是在重蹈当年英国和苏联的覆辙吗?美国的新帝国主义分子的得势是暂时的,未来的美国需要与世界各大势力搞好关系。问题只在于:谁是这即将崛起的新势力。你们这些美国的外交官在这方面不是大有可为吗?好好为你们自己、也为美国的未来准备这一天的到来吧!

    我会为美国衰落的尽快到来而努力工作。愿你们美国人继续迷迷糊糊地跟着沃尔夫威茨之流的新帝国主义分子跑,不断向你们敌视的国家(伊朗?苏丹?叙利亚?也门?朝鲜?)发动残忍的侵略战争。对反美主义者来说,没有什么比美国不顾全世界的反对而进占一个又一个国家再好的了。那样美国就会为维持自己在那些国家的支配地位以致存在而耗尽一切力量,而换来的只能是全世界人民的仇恨。毛泽东早就指出,美国每侵略一个地方,就是给自己套上一个新的绞索。愿你们尽快套上越来越多的绞索,及早绞杀那罪恶的美帝国主义!

       祝

你们能够尽早履行真正外交官的职责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左大培

2003年5月15日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左大培
左大培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