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与法西斯主义是一根藤上的两颗瓜

作者:胡懋仁 来源:北航老胡之闲话 2023-09-30

为欢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922日到访,加拿大众议院邀请了一名乌克兰老兵出席活动,但这名老兵随后被曝出是前纳粹分子,引发反对党和犹太人团体不满。24号,加拿大众议院议长对此表示道歉。据加拿大媒体报道,当天在泽连斯基演讲结束后,加拿大众议院议长罗塔发言说,98岁的雅罗斯拉夫·洪卡是一名乌克兰和加拿大英雄,现场的议员们随即向洪卡欢呼致意,泽连斯基也举起拳头向洪卡示意。但美联社指出,洪卡曾在武装党卫军加利西亚师服役,这是一支受纳粹德国指挥的乌克兰志愿部队。

罗塔还说,洪卡所参加的加利西亚师,是二战中为了争取乌克兰从苏联独立而战斗的部队。这意思就是说,从那时起,洪卡所在的乌克兰的军队就已经开始了对苏联的抗争,并且争取从苏联中独立出来。可是稍有一点历史常识的人们都知道,在二战中,与苏联作战的主要是法西斯德国军队。而这支所谓加利西亚师,不过是乌克兰的纳粹分子组织的一支投靠法西斯德国的乌克兰伪军。这支伪军在战争时期,为法西斯干了许多坏事,他们屠杀苏联人,屠杀乌克兰人,屠杀波兰人,参与对犹太人的迫害活动。这是一只十恶不赦的法西斯军队。

而这样一个军队的成员,在加拿大这个所谓西方民主自由的国家受到如英雄般的欢迎,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奇怪吗? 看起来确实很奇怪。但是如果我们把西方所谓民主自由理念的本质,与法西斯主义的本质联系起来,就会发现,他们中的内在联系还是有很多的。

我一直坚持认为,西方的民主自由主义,与法西斯主义本来就是一根藤上的两颗瓜,可能在外形上,在颜色上,在大小上有所不同,但他们的本质没有什么不同。他们都以工人阶级作为自己压迫和剥削的对象,他们都视社会主义的苏联为自身的仇敌。他们都有着歧视有色人种的种族主义,他们也都是坚决反共的而成为全世界工人阶级的敌人。当年,德国共产党的领袖台尔曼就是被法西斯抓进监狱最后被杀害的。

多年来,西方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还总是举着一面反法西斯的旗帜在世界上招摇撞骗。在二战结束后,他们有意把社会主义的苏联描绘成如同德国法西斯一样是所谓独裁、专制、暴政,后来他们也把中国纳入到这个虚伪的范畴之内。他们多年来就是用这样的手段来抹黑社会主义,来粉饰资本主义。他们把这样一盆脏水泼到社会主义和共产党的头上,居心尤为险恶,而且确实也蒙蔽了世界上的不少人。在中国,某些公知同样站在西方资产阶级一边,接过他们的话语和词汇,来恶毒攻击我们的国家。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在二战结束后,美国为了攻击苏联,在战略上围堵苏联和中国,组成了在亚洲地区的针对苏联与中国的反共包围圈,就开始为日本洗清其自身的法西斯罪责。美国不仅要淡化日本在侵略战争中的责任,而且还要武装日本,强化日本,使得日本的法西斯右翼没有得到有效的清算,到了今天就成为亚洲与世界和平的最危险的敌人。从某种程度上看,美国的法西斯主义与日本的法西斯主义没有本质的不同,只有在外部表现上的差异。在五十年代,美国的麦卡锡主义,与三十年代,德国纳粹党在执政后所采取的种种迫害共产党人甚至是左翼思潮的做法,基本上就是如出一辙。

冷战时,美国与西方阵营,为了对抗苏联,开动几乎所有的宣传机器,拼命来恶意丑化、黑化苏联。到了今天,美国与西方的媒体,几乎也用同样的手段,来丑化与黑化中国。对于在二战期间,对中国与亚洲各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美国与西方都视为他们的盟友。他们对中国的抗日战争历史都同样非常冷漠,竭力抹杀中国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巨大贡献。

日本也是投桃报李。他们在内心里当然非常仇恨美国,但为了所谓日本的利益,还要竭尽全力来捧着美国,哄着美国。而面对中国,日本从来都是要呲牙咧嘴,张牙舞爪,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在二战中,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都有军队官兵成为日本的战俘。但在这些国家,对日本当年虐杀战俘的行为几乎只字不提。除了在极少数的场合,极小的范围内,迫于民间的压力,有时不得不作出一些扭捏的姿态。而在他们的内心里,对此则是完全不认同的。

在俄乌冲突中,美国与西方几乎毫无保留地支持乌克兰。而现在的乌克兰,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前,就已经在乌克兰全境开展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宣传纳粹、迫害与杀害俄罗斯族人的暴行。面对乌克兰肆无忌惮的纳粹言行,美国与西方完全视而不见,甚至他们还非常乐于看到这样的情况。因为乌克兰越是纳粹化,对美西方打压俄罗斯的政策就越是有利。他们何乐而不为? 人们甚至可以说,如果乌克兰没有这些非常纳粹化的言行,美西方还未必如此全力以赴地支持乌克兰。

加拿大官方为乌克兰纳粹伪军老兵一事,先是轰轰烈烈、张扬跋扈,后来则尴尬不堪、自取其辱。说来说去,西方资产阶级与法西斯主义之间的关联真的是千丝万缕,藕断丝连。美国多年来,到处侵略用兵,到处残杀被侵略国家的平民,从来都不拿人当人。那个跟着美国没少干坏事的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也没少杀害当地的平民百姓。这个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很和平的国家,他们的内在本质同样也有着法西斯主义的基因。美国与西方国家的所作所为与当年的德国法西斯与日本的军国主义有什么区别? 美国与西方内在的法西斯血脉已经被世界上更多的人们所看得非常清楚了。加拿大政府的所谓道歉不过只是欲盖弥彰,显得更加丑陋与笨拙。

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与法西斯主义虽然是一根藤上结出的两颗瓜,他们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但在外在的表现上还是有所不同的。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主要表现出来的是虚伪。他们小心翼翼地把本质的肮脏隐藏起来,用光鲜的外表去迷惑世人。而法西斯主义则更为直截了当,什么事都赤裸裸地来硬的,什么遮羞布都不再用了。当下的美国其实就正是由原来虚伪的自由主义开始向赤裸裸的法西斯主义转变。原来虚伪的道貌岸然的灯塔国,现在是光着膀子横冲直撞的大流氓。原来在他们还自以为能够掌控全世界的时候,他们打出来的旗号是自由主义,现在看起来这个局面已经有点控制不住了,他们也就不再需要虚伪的自由主义了,于是赤裸裸的法西斯主义就要登场了。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4
0
0
0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