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鲁晓夫因为损毁斯大林像而遗臭万年

作者:李克勤 来源:济学 2023-09-23

2015年7月3日,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俄罗斯政府在特维尔州勒热夫区一个叫好村的地方为一个名为“1943年8月 加里宁战线”军事历史博物馆举行开馆仪式。在离博物馆不远的地方竖立了一尊斯大林胸像。胸像由雕塑家弗·沙诺夫创作,胸像上三段铭文分别写着:国防委员会主席,最高统帅,约·维·斯大林。

据俄罗斯知名媒体《新西伯利亚在线》报道,在当地时间2019年5月8日,新西伯利亚州委员会大楼附近,树立起了一座崭新的斯大林像,斯大林像重新回归大众视野,在卫国战争胜利日(5月9日)当天正式对外展览。有意思的是,为防止别有用心的人对斯大林像破坏(在其他地方多次出现过损坏侮辱斯大林像事件),斯大林像周边安置摄像头等监控设备,防止人为损坏。

据俄新社报道,2023年8月15日,在俄罗斯普斯科夫市大卢基镇米克朗工厂入口处竖立起一座斯大林雕像。

01

赫鲁晓夫损毁斯大林像,能达到目的吗?

1956年2月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结束的时候作了一个“秘密报告”,疯狂否定斯大林,把斯大林说的一无是处。赫鲁晓夫把斯大林描绘成一个“迫害狂”、“严酷的专制暴君”等等,实际上全盘否定了斯大林在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作出的伟大贡献。也就是从那一刻起,苏联各地不仅不再新建斯大林的雕像,而且开始拆除已有的斯大林像。

到了1961年苏共22大作出决议,把斯大林遗体从列宁墓移出焚毁,又宣布把斯大林格勒城市改名为伏尔加格勒之后,苏联各地开始大规模拆除斯大林雕像。  

在勃列日涅夫一伙把赫鲁晓夫赶下台后,停止了大范围声讨斯大林的运动。1970年,斯大林的胸像与苏联其他国家和军队领导人一起竖立在克里姆林宫墙下所建墓地上。从那以后,斯大林形象得以部分地在历史记忆中恢复,包括在反映苏联卫国战争的电影中可以出现斯大林的指挥形象,同时容许在斯大林故乡格鲁吉亚修建他的雕像。但是,官方仍然拒绝否定苏共20大、22大关于斯大林的决议,拒绝把斯大林和马克思、列宁并列称为伟大的共产主义者。除在莫斯科和格鲁吉亚两个地方尚存斯大林雕像外,其他地区不容许官方出资修建新的斯大林雕像。  

苏联解体后,由于民族分裂、经济崩溃、生活水平下降等生存方式的巨大变化,不能不引起俄罗斯社会思想方式、意识形态领域的巨大变化,这就产生了各界人士对苏联历史和苏联历史人物的重新思考和重新评价。

俄罗斯有识之士普遍认为,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为苏联解体种下了祸根。

 国际政治学会副主席、俄罗斯政治学会第一副主席、俄罗斯科学院国家与法研究所研究员威·斯米尔诺夫应邀于2005年11月18~19日在中国参加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国际合作局主办的《中俄政治发展国家学术研讨会》。在研讨会结束当晚的座谈中,他就苏联解体的原因和对斯大林、毛泽东、赫鲁晓夫及俄当前政局等问题谈了有关看法。

斯米尔诺夫指出:

【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的根本原因可以追溯到赫鲁晓夫时期。正是在赫鲁晓夫时期,苏联开始偏离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正确方向,为以后的大灾难种下了祸根。现在,俄罗斯有不少人想起了你们的毛泽东主席当年对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的严正警告。毛泽东当年明确指出,苏联全盘否定斯大林,将会给苏联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事情的发展果然如此。毛泽东不愧是伟大的政治家和理论家。现在看来,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实际上否定的绝不仅仅是斯大林个人,而是从本质上否定了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现在,许多俄罗斯人对斯大林有了公正的评价,不少人在怀念斯大林,正是他领导的苏联党和人民取得了卫国战争的辉煌胜利,建立了强大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国家,其功绩远远大于失误。

实际上,过去否定斯大林的主要是一些变了质的上层官员。他们口头上信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实际上要谋的是个人私利,想的是如何搞特权,多享受。斯大林时期的基本政治、经济制度与监督体系实质上对他们形成了很大的约束,因此,他们认为,只有从批判斯大林入手,进而摧垮斯大林时期的政治、经济基本制度和监督体系,他们才能为所欲为。他们打着改革的旗号做坏事,使人民逐渐丧失了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信念。

可以这样说,斯大林在俄罗斯普通老百姓那里从来就是好人,而且从来就没有变坏过;说他是坏人的主要是当时社会上的特权阶层和某些受西方影响的知识分子。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俄罗斯学术界对斯大林已经很少有正面的评价了。到90年代末期和本世纪初,在俄罗斯知识分子和上层社会中,对斯大林公正的评价开始逐渐多了起来。这两年,普京总统重视国家力量,打击寡头,采取一系列措施恢复苏联时期的某些传统,致力于重塑大国形象,这些无疑从另一方面肯定了斯大林对苏联历史做出的贡献。】

请注意:

你们的毛泽东主席”,这是十分羡慕的语气。

斯大林在俄罗斯普通老百姓那里从来就是好人”,这是肯定的语气。

否定斯大林的主要是一些变了质的上层官员”,这是不是毛主席的语气?

赫鲁晓夫被赶下台后,毛主席说苏共搞的是“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路线”。

也就是说,勃涅日列夫一伙依然在道层面没有什么改变,还是坚持赫鲁晓夫那一套,只是在器层面有所调整。

因此,赫鲁晓夫是现代修正主义的头子,后来的跟随者并不少。

现代修正主义者在道层面和列宁、斯大林坚持的马克思主义,完全不是一回事。

一直到苏共垮台,苏联解体,人们终于看清了现代修正主义的可耻下场,同时也为列宁、斯大林曾经领导过的苏联党和国家的悲剧而惋惜。

也许到了这个时候,人们对毛主席的远见卓识更加感佩。

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他达到目的了吗?

这还用得着说法吗?

赫鲁晓夫针对斯大林的想法说法做法,被历史无情扫进了垃圾堆,因为对于革命群众来说,那是完全想不通说不通行不通的。

赫鲁晓夫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难道不是吗?

02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在苏联历史上,斯大林与赫鲁晓夫各自代表的路线是根本对立的。

那么,他们二人只会有一人是得道的,而另一个人则是失道的。

历史无情证明,斯大林代表的路线是得道的,得道多助是必然的。

赫鲁晓夫代表的路线是失道的,失道寡助也是必然的。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1956年12月23日和24日,毛主席主持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老人家在会上旗帜鲜明提出了“两个辩护”——实际上就是为斯大林辩护。

毛主席的原话是:

现在我们要为苏联两个阶段辩护,既为它的革命阶段辩护,又为它的建设阶段辩护。苏联的革命不仅仅是一个民族的现象,而是一种国际现象,是带有时代特点的国际现象。所以无论它的成就和挫折,都是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财富。如果苏联的革命和建设是所谓“斯大林主义”,这种所谓“斯大林主义”就是好的主义,所谓斯大林主义分子就是好的共产党人。如果苏联的这种革命和建设是所谓“官僚主义”,那么这种所谓“官僚主义”也是好的,因为它取得这么伟人的成就和胜利,可见它不是百分之百的官僚主义。百分之百的官僚主义是绝不会取得这么伟大成就的。所以我们要为苏联的两个阶段辩护。这是我们的义务。现在也只有中国能够理直气壮地作这样的辩护。中国有些新的做法,如三大改造等,是鉴于苏联过去的缺点提出来的。我们的群众路线也是根据苏联十月革命初期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的经验,学习苏联,学习列宁的。看来列宁的新经济政策是正确的,可惜这一政策结束得太早了,再搞若干年可能会更好一些。苏联的革命和建设反映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基本规律,我们要懂得这个规律。掌握这个规律,运用到我们的工作中去。当然,运用中也会有错误,这也是难免的。问题是我们怎样从必然到自由。认识客观规律性,获得自由,是一个艰苦的过程。中间遇到各种失败、挫折都是题中应有之义。我们懂得这个道理,就不会哭鼻子,就不会遇到一时的挫折便唉声叹气,就能保持旺盛的革命乐观主义。斯大林的著作反映苏联建设社会主义的规律,当然也反映他的错误。毛主席说,我不大喜欢他的文风,非常生硬,盛气凌人,老是摆出教训人的样子,不是与读者平等交换意见,同鲁迅的著作不同。他的文章不大好读,我不大喜欢读,但我还是读,也劝同志们还是要读。因为只有这么一个人总结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总结苏共成长的经验。没有别的权威的著作。但要采取马克思主义的分析的态度读。不要因为斯大林犯错误,他的书就不读,那是不对的。

毛主席的说法,经得起历史推敲,经得起实践检验,那是完全说得通的。

1959年12月4日,在讨论国际形势和我们的对策问题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主席作了长篇讲话,他说赫鲁晓夫“是实用主义,有利就干。”老人家深入一步指出:

“他不是老练的政治家,不大懂马列主义,不讲原则,翻云覆雨。他一怕美国,二怕中国。他的宇宙观是实用主义,这是一种极端的主观唯心主义。他缺乏章法,只要有利,随遇而变。迷恋于暂时的利益,丢掉了长远的利益。苏联人民是好的,苏联是十月革命的策源地,列宁的故乡。但是党和若干人中有许多不好的东西,有若干形而上学,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还有大国沙文主义,这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列宁死得早,没有来得及改造。”

在毛主席领导的新中国里,斯大林是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并列的世界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而赫鲁晓夫所代表的路线则是遗臭万年的。

毛主席对斯大林与赫鲁晓夫的评价,可谓一针见血,同时也是高屋建瓴的。

今天看来,当年社会主义阵营里那些没有为斯大林主持公道的人,恐怕是非常尴尬的。因为冷战时期处于敌对阵营的丘吉尔也曾为斯大林说了一些公道话。当然我们的毛主席为斯大林主持公道,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势如破竹,无与伦比。

毛主席和那些要么对外国人教条化的跟随,要么就对外国人一概否定,忽“左”忽右的人,是有着本质区别的。那样的人,是对毛主席又恨又怕的。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5
0
0
7
1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