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脸?拜登竟认为中国是主要毒品来源国……

作者:有里儿有面 来源:有理儿有面 2023-09-21

这两天,拜登又来整活,他向国会提交报告,说中国是主要毒品来源国。

美国人听了,一脸懵;

中国人听了,一脸懵;

就连见多识广的记者朋友们听了,也是一脸懵,赶紧向中国外交部求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对这种恶意抹黑表示很无语。

毕竟你一个占世界人口5%的国家消费了全球80%的阿片类药物的毒品大国,怎么好意思给中国扣这顶帽子。

鲍威尔都知道拿管洗衣粉,

拜登你的洗衣粉呢?

要不要脸?拜登竟认为中国是主要毒品来源国……

毒品大国美利坚

2022年,美国记录在案的人员中,竟有4820万人吸食过大麻、1010万美国人吸食过鸦片、10万人死于毒品。

美国人口满打满算也就3亿多,有过嗑药经历的瘾君子就占了七分之一,如果算上那些统计不到的流浪汉等人员的话,这个比例应该会更高。

这种举国吸毒的壮观需求,直接消化了全球80%以上的阿片类毒品,带动了美国制毒、运毒、贩毒、售后、地下金融产业链的蓬勃发展,客观上也将枪支、色情、非法移民、高利贷、赌博等实体经济拉动了起来,属于美国实打实的支柱产业。

也正因为如此,美国很多州索性宣布买卖毒品合法,解决就业的同时,还能课点税,美国式的赢两次,你懂的。

你以为美国的吸毒人员是因为黑帮、犯罪、猎奇、寻找刺激、私生活混乱才成为毒品产业的终端消费者?

大错特错!

在美国,很多染上毒瘾的人,其实是普通的患者。

他们大都都是守法公民,都是想勤勤恳恳刷盘子、高高兴兴买别墅的老实人。

但只要是人就会生病,

只要生病就会难受,

只要难受就想着消痛,

只要消痛就得开药。

在医疗市场化高度发达的美国,有个天才公司看到这里面蕴藏的巨大商机,于是潜心研究消疼止痛的药物,最后还真研发出来了。

这个公司叫“普渡制药”,研发出来的神药叫“奥施康定”。

奥施康定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阿片类药物,其实就是毒品1.0。

这种药物的治病原理不复杂。

病人不是难受、疼痛吗?

吃了这些药,身体马上就不难受、不疼了,至于说这种药会不会成瘾,停药之后会不会反复,会不会有副作用,病情解决了没有,who care?

你就说疼不疼了?

不疼就是病好了!!

病好了就得掏钱。

有患者会说,吃一次好像不行,只能维持一段时间。

普渡制药的解决方案也很简单粗暴,一顿不行就两顿,两顿不行就三餐。

三餐还是不解馋,那就药不能停,药片拌饭。

所以就诞生了吸毒抗病,吃药养生的美式医疗奇观。

在这种硬核理念的加持下,医生也变成了卖药的导购。

什么头疼、脑热、牙疼、腿疼、跌打、摔伤、腰酸、背痛之类的毛病,清一色奥施康定。

为了提高奥施康定的销量,制药公司三天两头玩打折,搞促销。

什么第二片半价,9块9包邮,买药片赢iphone,好礼送不停……

有时候还实行每月免单的惠民政策。

各大医院的医生,也是拿提成拿到手软。

各种顶级医疗学术机构,也被医药公司赞助下发论文吹捧奥施康定的神奇效果。

被收买的媒体,也夜以继日、铺天盖地花式赞美奥施康定的为国民神药。

当然,阿片的热卖,带动了地方经济,贡献了大量的税收,议员也得到了大量的政治献金。

最终的结果就是整个产业链上,一片喜气洋洋。

以至于这种药就像家居生活必备品一样,成为美国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有人甚至在过节或者派对的时候分发药片,嗑药嗑得别提有多high了。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没吃过奥施康定你都不好意思说你是美国人。

很快,严重成瘾的人星火燎原一样遍布美国。

很多患者倒了血霉成了瘾君子,为了满足毒瘾便开始涉猎海洛因、冰毒。

嗜睡、困惑、恶心、难受成为这些瘾君子的常态,很多人因此死亡,死相凄惨,更多没有直接毙命的受害者则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流浪在美国街头。

有博主在费城等街头,随处可见瘾君子身体扭曲、外表狰狞、行动迟缓、神情恍惚,宛如僵尸一般。

为此,2017年10月,特朗普还是总统的时候就罕见地宣布美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

而这一时刻,已经距离阿片滥用过去了二十多年。

美国人气不气?

那是相当气愤。

但是美国人敢骂医疗机构丧尽天良吗?

不敢。

敢骂政府腐败无能吗?

不敢。

敢骂毒贩但胆包天吗?

不敢。

敢骂资本没有下限吗?

更不敢。

因为美国表面上是民主制,实际上是金主制,扶持议员上台的都是赫赫有名的资本大佬。

小老百姓谁不想活了敢挑衅这些巨头?美国和美国人真不是电影里那么伟岸。

所以这妥妥的是体制问题。

但是鉴于美国娱乐化教育和奶头乐措施搞的好,很多美国不会独立思考的笨蛋只敢骂中国、骂墨西哥、骂全球……

很少有美国人敢去真正触碰这类的问题,他们得罪不起财团,更改变不了制度,只能去转移矛盾。

所以知道为什么拜登会莫名其妙地甩中国一口这么大的锅了吧?

要不要脸?拜登竟认为中国是主要毒品来源国……

绝命毒师最爱芬太尼

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芬太尼。

芬太尼是奥施康定的主要成分,一般用于临床麻醉,其镇痛效果是吗啡的100倍,但,具有极强的成瘾性。

在中国,芬太尼被明确列为毒品的药品,其生产使用都受到极其严格的控制。在使用、运输和储存,每一环节都在相关部门的严密追踪和监管下,哪怕有人非法贩卖不足1克的芬太尼,都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所以作为化工大国的中国,并没有出现芬太尼泛滥的危机。

反观美国这边,就奔放多了。

芬太尼是一种实验室毒品,只要有芬太尼前端药,通过比较简单的化学合成,就能制造出芬太尼。

而且芬太尼衍生品种众多,化学结构稍微调一调,就变成一种新的东西,但不影响使用效果。所以监管如果不坚决,那就很容易产生漏洞。

更何况一公斤芬太尼只需要5000美金,而美国缉毒局估计,一公斤芬太尼可以产生100万到150万个药丸剂量单位。

这其中的巨大收益,足以让美国批量产生绝命毒师,因为实在是太暴利了。

不仅美国的绝命毒师觉得暴利,美国的好邻居墨西哥也这么认为。所以会从中国买芬太尼前端,然后通过简单加工,迅速铺到美国,解决美国民众如饥似渴的需求。

我们中国西南那边挨着毒品制贩大邦,中国一直找的是金三角的麻烦,也从来没甩锅别人对吧。

美国你国内毒品泛滥,你去硬刚墨西哥去啊,毒品的制贩都是在那边,你建墙抓人就能解决的问题,为啥要舍近求远呢?

非法移民过去的时候,顺便带上几十斤芬太尼当创业启动金很合理吧。

现在美国搞不定自己,搞不定墨西哥,到头来一直挑中国的问题,这是不是有点不合理呢?

讲真,中国不是不想帮美国戒毒,曾经有段时间配合美国打击毒品也是相当给力。

追查芬太尼源头,找到墨西哥制毒公司,端掉墨西哥原材料生产厂,中国也会把芬太尼前端出口的信息共享给美国,美国可以依据信息更好地打击制毒贩毒集团。

但你老人家倒是制裁那些贩毒公司啊?

一句知道了,就没下文是几个意思?哪怕把贩毒公司列成黑名单也成啊。

更搞笑的是,美国还把中国的禁毒实验室给制裁了!!

哎,摊上这么个政府,又摊上这么个总统,只能说美国就这命数。

要不要脸?拜登竟认为中国是主要毒品来源国……

中国打击毒品最严

知道拜登政府最近很焦虑,马上就要大选了,却没有拿得出手的业绩。

但找茬应该找软肋才对,非要往钢板上踢是几个意思?

不知道中国禁毒力度有亿点点大吗?

举几个例子,大家就知道了。

2016年,有个叫谢伦伯格的加拿大毒贩,因涉及走私毒品222.035克,被大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

这位大哥觉得判罚不当,要求上诉。

在我国刑事诉讼法中,有一项“上诉不加刑”的原则,也就是说,如果不服一审判决,那么上诉最差的结果也只是维持原判。

所以谢伦伯格上诉之后,就一直坐等改判。

结果检察机关认真审查案宗,细心搜集证据,最后发现,量刑确实弄错了。

应该是死刑,而不是十五年。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对此表示关切,妄图通过外交手段施压,要求中国刀下留人。

辽宁高院微微一笑,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为这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国际毒枭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别说总理了,只要在中国贩毒,就算首相来求情也没用。

2007年,英国毒贩阿克毛在乌鲁木齐入境时被抓,当时这厮带了4公斤的海洛因,当年就被判处死刑。

在求生欲的驱使下,阿克毛祭出了英国驻华大使馆、英国领事馆,英国外交部还以引发外交纷争为由要求停止死刑,前后和中国政府交涉了10多次,当时英国首相也出来求情,结果阿克毛还是被判处死刑,没有一点缓和的余地。

2006年,大连海关缉私局禁毒警察,在日本人赤野光信的行李箱中搜出一千克左右的毒品,同样判了死刑。

这一判决引起日本政府高度关注,一会求情,一会施压,一会造谣我们司法有问题,最后还是没有改变结果。

中国是一个差点被鸦片亡国灭种的地方,敢在毒品深渊里浴火重生的国家里贩毒,那就准备好疾风骤雨吧。

你以为把虎门销烟放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第一面是开玩笑吗?

端午节来了,我们吃粽子缅怀屈原;

中秋节来了,我们吃月饼纪念嫦娥;

但是每年的六月份,也是林则徐虎门销烟的日子,都是中国针对毒品犯罪执行死刑的集中时期。

就是要用毒贩的命,祭天!

在这种禁毒力度的氛围下,全民皆兵,就连小偷入室发现毒品都会立马举报。

正是国家因为经历过毒品的痛,所以才有如此高的禁毒力度,才让普通人能够远离毒品。

全世界,也只有中国有着如此高的禁毒力度吧。

所以有理由怀疑,拜登污蔑中国是主要毒品来源国的时候,可能忘吃芬太尼了。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15
0
0
0
2
1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