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纽约时报:50天后美国有大事

司马南 2022-09-20 浏览:

司马南:纽约时报:50天后美国有大事

中国人正扳着指头算开大会的日子,美国人也在想着中期选举投票日,现在只剩约50天了,50天之后美国将有大事。

2012年,作为政治观察员,腾讯出钱资助我去美国各地游走,观察美国大选情况,而后在那个所谓国际媒体上,与杨某利,龚某夏,胡某平,还有拉偏架的主持人宁某馨,就中美政治制度进行辩论,我一张嘴对付4张嘴,演播室里吵冒烟了,整整直播60分钟。当然谁也不可能说服谁,4张美国政治名嘴说不圆美国“简单多数决”,现在则连“简单多数决”也成了问题。

与一般美国人相比,中国人更熟悉美国,而美国人不熟悉中国。但即使那些比较熟悉美国的人,也有一个东西不那么熟悉,美国的政治制度架构中有一个东西叫“中期选举”。

司马南:纽约时报:50天后美国有大事

约瑟夫·普利策,美国大众报刊的标志性人物,普利策奖和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的创办人

纽约时报资深记者,曾获普利策新闻奖的里恩哈特(David Leonhardt)称美国目前正面临两大民主威胁:一个是共和党内风起云涌的拒绝接受败选运动,他矛头直指特朗普;另一个是国家政策制定者日益背离舆论民意,把拜登也捎上了。

这是一竿子打翻两个老头儿的节奏啊。不能把这两个老头儿理解为两个自然人,这俩老头儿是美国两党政治的代表性人物,这个普利策新闻奖的获得者在纽约时报上公开撰文,对美国台上台下的政治势力概予否定。

司马南:纽约时报:50天后美国有大事

从左到右,依次为:查尔斯·吉特奥,他是芝加哥的一个落魄律师,“顽固派”的坚定支持者,他刺杀了第20任总统詹姆斯·艾伯拉姆·加菲尔德;利昂·乔尔戈斯(?—1901年),波兰裔美国公民,无政府主义者,他杀害了美国第25任总统威廉·麦金莱;李·哈维·奥斯瓦尔德(19391018日—19631124日),刺杀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凶手,肯尼迪遇刺案罪犯,于19631122日策划并实施了残忍杀害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重大犯罪行为,两天后被杰克·鲁比击毙,死时24岁;约翰·威尔克斯·布斯(John Wilkes Booth1838510日-1865426日)是美国戏剧演员,他于1865414日,刺杀了林肯总统。

文中指出,从经济大萧条、冷战对峙,到充斥暗杀、暴动、战败与丑闻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过去虽也曾深陷政治动荡,但仍坚守民主基本动能──得票较多者胜出执政,并组阁解决国家面临的问题。

而今美国身处几乎无历史先例可循的境地──所谓的美国民主,正面临两大明确威胁,数十年来美国治国理念遭逢最严峻挑战。

读到这儿,我得停下来拍一会儿巴掌,为纽约时报这个资深评论员的坦率点赞。

美国这个选举政治啊,表面上展现给人的是“简单多数决”。

且不说“一元一票”,且不说选举政治当中的公开贿赂,也不说美国过去历史上后边那些资深的大佬如何操控选举,也不说在政党推举候选人的时候有多少猫腻,姑且把美国政治看成是他们自己标榜的透明的政治过程,美国过去基本上是尊重“多数决”的。

司马南:纽约时报:50天后美国有大事

尽管决不出来的时候,或者决出来之后,不满意、不顺眼、不能容忍,用暗杀的方式把总统老小子杀掉了事,罗纳德·里根、约翰·肯尼迪、富兰克林·罗斯福、亚伯拉罕·林肯、哈里·杜鲁门、杰拉尔德·福特、安德鲁·杰克逊、威廉·麦金莱、乔治·沃克·布什、詹姆斯·艾布拉姆·加菲尔德……

不过总的来说,表面上是过得去的。现在完了,芭比Q了,连这么一个表面文章也做不出来了。

里恩哈特指出,美国的第一个民主威胁,共和党内部兴起的拒绝接受败选运动。该运动最清楚的表现,就是美国国会山庄暴动,且此后持续不辍,其参与者不排除会推翻2024年或之后的选举结果。

请注意这句话,2024年或之后的选举结果,有可能照样出现国会山运动。天啊,美国怎么办?这东西跟两个人吵架一样,越打越说过头话,相互撩扯相互激励:你瞅啥?我瞅你咋地?你敢动刀,我敢拿剪子,你敢搬石头,我就敢抡棒子……国会山运动只会更加汹涌澎湃,因为谁都不服谁。

司马南:纽约时报:50天后美国有大事

美国霍普金斯大学政治学者蒙克说,美国史上首度出现一种可能性,即合法选出的总统无法就任。单位选出一把手了,你不让人进办公室,这叫怎么回事啊?大家还记得闯入国会山佩洛西办公室的那个美国男人,在佩洛西办公椅上晃上一晃滚上一滚的画面吗?

如果说第1个威胁还是一个黑天鹅的话,第2个威胁就是灰犀牛。美国制定政府政策的当权者,渐与舆论民意脱节。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近来的一系列背离民意的决定,凸显此等脱节情况。民主党虽在过去8场总统大选中拿下7场的普选票,但在形塑未来数年甚至数十年美国政治的最高法院,大多数大法官却是由共和党籍总统提名。

其他与民意脱节的情况,包括过去4任美国总统中,就有2人输了普选票但照样入主白宫、代表大多数美国人的参议院,因滥用冗长辩论以致法案卡关,美国开国者设计的理应最能反映民意的众议院则因选区划分而无法确实反映民意。

哈佛大学政府学教授里维斯基(Steven Levitsky)说,美国肯定是世界上最反“多数决民主”的国家。

如果这句话是司马南说的,肯定人家说这是在反对美国,妖魔化美国,但是这是美国大学教授针对美国现状所作出的事实判断。这不是在说美国是个反民主的国家吗?而且是世界上最反民主的国家。

司马南:纽约时报:50天后美国有大事

美国专家断言,未来10年,犹在重大民主危机情境笼罩之下。里维斯基说,虽不清楚危机会如何显现,但危机必会上门。

美国的专家智库也像中国某些专家智库一样不靠谱,他们出了一个馊主意:特朗普们不是不承认选举的结果吗?干脆建立一个新的朋友圈,这是一个将否认选举结果者孤立起来的广泛意识形态联盟,大家完全赞同这个说法,认为具有广泛的可行性,一举击溃特朗普老小子们。

这当然是民主党人的异想天开了,难就难在没有多少共和党人愿意加入此联盟,这说了跟不说有什么区别?

美国陷入40年来最严重的通胀,国内政治走到了这样憋死牛的地步,50天之后的投票将是决定一切的,大家由此不难理解,为什么拜登一定要在外交上做出一些特别吸引眼球但很可能损害美国长远利益的事情。

2022919号,早饭前,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司马南
司马南
主持人,学者
0
0
13
3
1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