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课堂上的反共主义

CCNUMPFC 2022-07-06 浏览:

原编者按:2022628日,美国共产党人党共青团中央官方网站红色爱国者网站刊文。文章反思美国课堂上的反共主义因素,呼吁教育工作者应肩负起反对种族主义、反对帝国主义和促进社会进步的责任,要促进青年学生树立正确的意识形态价值观。

本文作者正在反思其在中西部一个小镇的公立高中教学时的经历。

毋庸置疑,反共主义融入美国的课堂,就像一只手伸进手套一样。毕竟,正是这些课堂对人们的灌输带来了对"小企业"一词97%的支持率和对"自由企业"一词84%的支持率。这种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崇拜绝不是少数教师或行政人员的消极行为,其动力来自于国家本身的阶级性质。美国不仅没有成功地实现社会主义革命,甚至没有发展出一个强大的社会民主党,不管这个党最终会是怎样的改良主义和机会主义。相反,今天公立高中课堂上的年轻人正在进入一个在过去 30 年里以美国地缘政治霸权为首的、完全由国际金融资本塑造的世界。在与历史终结论"进行的斗争中,青年是站在最前线的。

“20世纪末的世界反革命斗争推动形成了历史终结论的意识形态领域,这是一场永远肯定资本主义的运动。围绕着质疑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有效性,要求解除工人阶级和被压迫人民解放斗争的武装,这就是所谓的去意识形态化。

虽然这场运动以去意识形态化自居,但它实际上是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重申和再巩固。美国法律规定,教师不能在课堂上宣扬个人或政治议程。在实践中,这实际上转化为教师不能在课堂上宣扬破坏美国资产阶级占主导地位的这一政治论述的个人或政治议程。” 只要遵守这条不成文的规定,教师就可以随心所欲。

这种去意识形态化究竟是如何体现的?让我们以皮尔逊2016年出版的《美国历史》教科书为例。在他们将纳粹德国、军事法西斯日本和苏联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混为一谈的部分中,教科书的作者在没有任何支持证据的情况下宣称:

斯大林多疑、残忍、无情和专横。他在杀害对手或判处无辜者死刑时不假思索。他将苏联转变为工业强国并组建国营集体农场,导致了至少1000万人的死亡。

同时我观察到的一位老师也不甘示弱,同样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声称:任何想颠覆斯大林统治的人都会被扔进一个黑色垃圾袋,然后被一辆苏联卡车带走,于是再也见不到或听到了。非意识形态的掩饰下,学生们正在将反共主义系统地烙印在他们的集体世界观中。

这种反共教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公然的、离奇的且看似无意识的反亚洲种族主义。不妨看看广岛、长崎神话的宣传:即欧洲轴心国投降后的两次核浩劫实际上挽救了生命。一位教师使用的演示文稿显示:选项 1:对日本发动全面入侵,可能造成超过 100 万人丧生。选项2:使用新开发和测试的原子弹来结束与日本的战争,不会像入侵那样杀死那么多人同时,我们看到,同一本教科书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声称 “至少有 1000 万人死于苏联的农业集体化。

然而,有一个国家,在无论是种族主义者还是其他方面,都没有受到任何打击。这个国家就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DPRK)。学生和老师被他们的反亚洲种族主义的核弹所蒙蔽,他们似乎在比赛谁能对朝鲜,特别是对朝鲜人民说更多的贬损性、种族主义和荒谬的话。他们经常提到"我们可以用核弹攻击他们"“ ‘摆脱朝鲜真的有那么糟糕吗"的想法。当然,除非你认为他们作为人类在质量上低于你自己,否则就不能这样说。虽然种族主义的火焰主要针对朝鲜,但也蔓延到中国、越南和老挝。这些国家不像其他(资本主义)国家那样由"普通"公民组成,而是由"没有机构""狂热者"组成,他们都被"共产主义的灌输""洗脑"了。实际上,这是对亚洲文化和传统的种族主义攻击。其核心是对集体主义的不断攻击。那些为美帝国主义掌舵的人知道,动员全体人民保卫强大的共产党,对他们的利益来说是多么危险。这些西方霸权主义的代言人必须在对集体主义的无情妖魔化中耗尽所有资源,因为他们知道,由先锋党领导的工人阶级的集体力量和行动,将成为其最终的毁灭者。当然,如果他们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那么对地球另一端的2800多万人进行核灭绝的合理化就容易得多。

这些对苏联、斯大林和朝鲜(以及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发起的攻击在各个方面都是意识形态方面的。人们可以不同意社会主义(即马克思列宁主义),并冷静地解释他们关于资本主义优越性的论点。然而,这对资本主义思想家来说是没有用的,他们必须确保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和影响力的持续主导地位。如果我们国家的历史教科书在攻击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时没有传达好的信息,那么就有可能为同情甚至支持苏联在20世纪所扮演的地缘政治角色提供土壤。这当然与美国政府的目标和政策相矛盾,因为布尔什维克在1917年伟大的十月革命中取得了胜利。

尽管1991年前后反革命浪潮席卷全球,但帝国主义战略的总目标并没有实现,因为现实不可能被束之高阁,阶级斗争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尽管反革命在那一刻取得了胜利,提出了对它有利的宣传历史事件。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提醒我们的那样,迄今为止所有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当今世界没有社会主义的堡垒(以前由苏联占据的位置),意识形态霸权已经在美国、欧盟、北约等帝国主义巨头集团周围联合起来。对于任何旨在维持资本主义"和谐"发展的"教育"体系来说,对这种意识形态领导的服从和屈从是一个先决条件,而每当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不可避免地产生另一场危机时,它总是准备将责任转嫁给工人阶级。

如果青年要扭转过去几代人的这些趋势,如果他们要摆脱资本主义无情灌输的桎梏,那么志同道合的公共教育工作者必须肩负特殊的责任,他们应始终坚定地站在反对种族主义、反对帝国主义、反对仇外心理和促进社会进步的阵营中。在不危及我们工作的情况下,我们作为公共教育者必须承担起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角度教授社会科学的任务,这将有助于削弱美国的激进教师运动。正如斯大林同志所说:

一切都取决于条件、时间和地点。显然,如果没有这种对社会现象的历史研究方法,历史科学就不可能存在和发展,因为只有这样的方法才能使历史科学免于成为事故的堆积和最荒谬错误的集合体。

如果我们继续让学生的世界观为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所支配,我们将找不到摆脱当前危机的出路,因为这只会让我们回到我们已经走过的摇摇欲坠的道路上。相反,我们必须勇敢地面对国家的意识形态机器。我们必须坚持原则,不发表任何反苏反共的言论和教义。时至今日,培养这些能力的最佳途径是一个名为马克思列宁主义人民学校PSMLS)的教育机构。该机构继承了过去几代人的共产主义教育遗产,每周提供免费课程,向公众开放。学习是一项终生的事业,很少有人能比教育工作者更能证明或欣赏这一事实。作为敬业的革命者,特别是作为教师,我们必须将马克思列宁主义人民学校(PSMLS)视为我们意识形态发展的指导源泉。

作为专业教育工作者,我们必须始终敦促我们的学生质疑美国全球霸权的合法性,质疑反共原因的滑稽程度,或者正如马克思最喜欢的格言所说的一样:怀疑一切。只有孜孜不倦地从事严谨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教育,我们作为公共教育工作者才能完成这项极其重要的任务。马克思列宁主义,由于其世界观的科学性,是唯一能够发展成功反对资本主义国家意识形态灌输所必需的阶级意识水平的意识形态。

正如列宁同志所说,马克思主义学说是无所不能的,因为它是真理。通过足够的谨慎和不懈的研究,我们可以而且必须向这个国家的广大学生证明这一真理,从而为真正进步的教师运动奠定基础,这种运动将强大到足以直接对抗美国政府的意识形态机器。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 付睿思编译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3
0
0
3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