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河:他们是怎样“挺直中国人民的腰杆”的?

宗河 2022-10-03 浏览:

宗河:他们是怎样“挺直中国人民的腰杆”的?

“两弹一星”元勋程开甲,1946年,被英国文化委员会科学史大师李约瑟博士推荐留学英国,幸运地成为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爱丁堡大学教授玻恩的学生。虽然他成绩突出,但时不时有同学用鄙视的口吻对他说“中国太落后了,你回去饭都没得吃。”满怀“科学救国”理念的程开甲,每当听到这样的话,虽然心里不得不承认当时的中国积贫积弱的事实,但他回国的信念始终没有动摇。他和英国同学争辩时说:“你们不要看今天,要看今后!”

1949年的一天,在苏格兰出差的程开甲,看到电视播出英国“紫石英号”军舰在长江游弋阻扰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遭解放军数十枚炮弹击伤、举起了投降的白旗。那一刻,程开甲腰杆挺得笔直。“我当时真是高兴啊!我就知道,我们有一天能够这样子的!”90多岁时,程开甲还时常提及此事,他说:“就是从那一天起,我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

新中国成立后,以美国为首的的西方国家对新中国实行全方位的封锁。1972年以前,新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史,实际上就是封锁与反封锁的历史。但是,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毛泽东那一代领导人,总能在西方严密的封锁中发现机会。科技交流是最重要的方面之一,新中国的与外部世界的科技交流始终没有中断过。除了订阅大量的西方科技报刊资料这样的渠道外,中国科技人员与西方国家科技人员面对面的交流也一直在进行中。1962年,“两弹一星”元勋的“土专家”于敏,在接待外国物理学家并进行交流时,外方邀请他到丹麦工作。但于敏正在进行氢弹理论研究,于是婉言谢绝。

宗河:他们是怎样“挺直中国人民的腰杆”的?

陈佳洱,1934101日出生于上海,核物理学家、加速器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物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致力于粒子加速器的研究与教学,是低能加速器物理与技术方面的学科带头人。

中国科学院院士、核物理学家陈佳洱是新中国成立后咱们国家自己培养的大学生。1963年至1966年在英国牛津大学和卢瑟福高能研究所做访问学者。前不久,陈佳洱在报刊撰文回忆了他在英国是怎样将“腰杆子都挺得更直”的:

“到英国后不久,我就通过不懈努力,成功使加速器中心区的束流传输效率突破了当时的纪录,赢得英国同事的赞誉和尊敬。但他们并没有因此改变对中国的固有印象,时常问我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问题。例如,有同事问我,‘你在这里的研究工作做得很好,这个加速器的磁铁你要不要带回去,以便回国后能有条件继续开展研究?’我回答说,我们国家有能力制造这样的磁铁,但是英国同事就是不信。”

1964年,一件让中国人扬眉吐气的大事发生了。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1016日晚上,当地电视台突然中断了英国大选竞选宣传节目,屏幕上插播一则突发新闻,赫然就是‘中国今天爆炸了一颗原子弹’。这一消息让很多英国人震惊不已,有些朋友向我打听该消息是否属实。对此,我也吃不准,于是就连夜赶到中国驻英国大使馆询问情况。当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我高兴得跳了起来。”

“第二天中午,我到饭厅就餐时,明显感觉到英国同事的态度悄然间发生了变化,对我这名中国科技工作者平添了敬意。显然,英国方面确认了那则消息的真实性。事实正是如此,据了解,英国哈威尔的原子能部不仅测到了此次爆炸尘埃,而且发现中国成功试爆的是铀弹,而不是他们之前猜测的钚弹。这表明,新中国的核工业体系已建立起来。”

“原子弹试爆成功,为我们赢得了英国友人发自内心的尊敬,连给我看牙的医生都说:‘你们中国了不起!’这让我倍感光荣,不论走到哪里,腰杆子都挺得更直了。”

陈佳洱在文章中还写道:“经过几十年奋斗,中国经济总量已位居世界第二。然而从科学技术这一国际竞争力的核心要素来看,从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的水平与创造能力有了长足的发展,但与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还有相当大差距,仍然受到巨大的压力。”

我们相信,在新时代,我们一定会创造更多的科技奇迹,我们中国人的腰杆子一定会挺得更直!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3
2
0
1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