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乡知青:只有蹉跎的人生,没有蹉跎的岁月

范学新 2022-06-12 浏览:

当年城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是一段重要的历史,特别对于1700多万知青来说更是青春芳华的付出,刻骨铭心的记忆。正常的学业被中断,从繁华的大城市一下来到偏远落后的边疆、农村,突然地变故,巨大的落差,心有不甘,迷茫彷徨,使许多人难以承受和适应,把这一段历史定格为蹉跎岁月似乎已成共识。更有甚者,有一些人认为这段历史不堪回首,悔青断肠,造就了失落的一代,陷入了历史的迷思。

岁月,就是时间,就是历史,是客观存在,天然公平,对谁都一视同仁。岁月本身没有对错,关键要看每个人对岁月的认识和态度。把一切错误、怨恨都撒向岁月、人间,是懦夫、愚蠢的不负责任言行,是历史唯心主义的表现。

下乡知青:只有蹉跎的人生,没有蹉跎的岁月

蹉跎岁月面前,一些人确实蹉跎了、失落了迷失了。从根本上说来,不是岁月”“蹉跎了人,而是人蹉跎岁月。但更多的人选择了坚强、奋斗、向上、有为,在顺境中乘风破浪,在逆境中磨砺成长。有的人只管奋斗,不问前程而前程似锦,事业有成;有的人不思奋斗,只问前程而蹉跎岁月,一事无成。历史的辩证法就是这样相反相成,看似无情胜有情。事实证明,不是岁月使人蹉跎,而是人自己蹉跎了岁月。

下乡知青:只有蹉跎的人生,没有蹉跎的岁月

在成千上万的知青队伍中,他们的主流是以奉献体现价值,以奋斗书写人生。他们中的不少人,在兵团、边疆、农村时是响当当的五好战士、劳动模范、先进标兵、知青典型,是最早入党、入团、提干的楷模先锋。返城以后,少数人通过高考、刻苦学习,实现人生的华丽转身,成为社会精英;多数人把上山下乡的经历当做自己的宝贵财富和人生奠基,面对失业、下岗、再就业和家庭、社会的重重重压、改革阵痛,永不言败,苦中作乐,不怨天尤人,艰苦创业,继续奋斗,闯出了一片新天地。有的开办了新的企业,成为企业家,有的成为各条战线的领导、技术骨干、先进模范,一大批人成为城市街道、社区的顶梁柱,以及各行各业的奋斗者,服务百姓、稳定社会的压舱石。放眼望去,华夏大地,是知青一代顶起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民族脊梁,到处都是他们艰苦奋斗的倔强身影、铿锵足迹和华彩篇章。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心怀高远,始终如一,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从不藏奸耍滑,从不虚度年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的每一步都脚踏实地,每件事都掷地有声,蹉跎、失落永远不属于奉献者、奋斗者。当然,不容讳言,也确有少数人至今也没有走出自己蹉跎岁月的阴影,只留下了可怜可悲的一声叹息。

下乡知青:只有蹉跎的人生,没有蹉跎的岁月

从更广阔的视角、社会历史的发展进程来看,大千世界,跌宕起伏,气象万千,每一代人都有不同的岁月和时代,都有不同的时代特征。我们知青所处的时代虽然也有许多不同的特点,但总体上是处于一个比我们的前辈更好的岁月和时代,是中国百年难得的和平年代,不要人为地夸大时代的特殊性、差异性。

下乡知青:只有蹉跎的人生,没有蹉跎的岁月

在同一个岁月和时代里,人生可以如此的迥然不同。在大革命时期,有的加入了共产党,有的投身国民党;在抗日战争时期,有的成为抗战英雄,有的卖身成为不齿的走狗汉奸;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涌现出可歌可泣的毛岸英、黄继光、邱少云等一代英雄,也有的成为可耻的祖国叛徒、民族败类;在改革开放的一代青年人中,许多边远深山里的孩子走出大山,从贫瘠的土地考进了清华北大,而多少大城市的学子凭借优势资源却名落孙山,可望而不可及;同在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有的不忘初心,一身正气,荣誉等身,成为国之重器。有的信仰丧失,理想沦丧,成为苍蝇老虎和阶下囚,……。在相同的岁月时代里,人们可以有无数的选择,各种不同的前程。这就如同在原始森林里行走迷失了方向,你不应埋怨山高林密、走投无路,只能怨你缺乏像鄂伦春人那样明辨方向、向死而生的能力。

下乡知青:只有蹉跎的人生,没有蹉跎的岁月

世上从没有蹉跎的岁月,只有蹉跎的人生;没有失落的时代,只有自我的失落。人无法选择国度、岁月、时代、家庭、环境,但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选择人生的理想、追求和生活方式。当然,任何人都不可能离开当时的时代和环境作出选择,主观必须与客观相符合、相适应,在特定的时代舞台上欢歌起舞。

现在,我们知青一代都已进入老年、耄耋之年,上苍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在这特殊的时期,我们更没有蹉跎岁月的理由,必须抓紧分分秒秒,充实而不虚度,无欲更有追求,奉献社会,活出自我,发出生命的光芒。

下乡知青:只有蹉跎的人生,没有蹉跎的岁月

我们都应铭记伟大导师马克思的名言:在科学的探索上,没有平坦的大路可走,只有那些在崎岖的小路上不畏艰险奋勇攀登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

我们都应将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言作为座右铭: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人来说只有一次。因此,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能够说,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人生最宝贵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

下乡知青:只有蹉跎的人生,没有蹉跎的岁月

(本文作者范学新,19472月生于哈尔滨,1966届高中毕业,1968年下乡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四团屯垦戍边,曾任连队指导员;1983年以后在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工作,历任组织部副部长、人事局长等职。)

下乡知青:只有蹉跎的人生,没有蹉跎的岁月

(来源:知青问题研究)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2
2
1
8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