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在最坏的可能性上建立我们的政策

司马南 2022-09-17 浏览:

司马南:在最坏的可能性上建立我们的政策

截图转自宋晓军。

截图的核心内容是忧患意识。

忧患意识在我们党有传统啊,你弱小,人强大,面对老蒋“4.12”大屠杀那样的背叛,没有忧患意识怎么行?

胜利条件下更需要忧患意识。

1945年在党的七大,那是马上要胜利了,面对抗战即将胜利的局面,毛主席在指出光明面的同时,告诫全党要“准备吃亏”、“准备困难”。毛主席列举了可能出现的“十七条困难”,强调“要在最坏的可能性上建立我们的政策”。

这两天上合组织开会,在最坏的可能性上建立我们的对内政策和对外政策,有哪些文章要做?

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刚开始的时候,有党校博导大教授泣血上书,要我们在两个星期之内“降美弃俄”,他危言耸听,不马上投降美国抛弃俄罗斯,就来不及了,我国族灭顶之灾即将到来。

司马南:在最坏的可能性上建立我们的政策

现在回头看,当时若听了他的话,那才是灭顶之灾。

思想政治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党的七大制定了一整套正确的路线、纲领和策略,为夺取抗日战争胜利和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奠定了坚实基础。今天,如何增强忧患意识、防范风险挑战,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大家应该多出些主意。

我们的民族是一定要实现伟大复兴的,百年未有之变局下实现复兴,内外困难多到难以计数,大的风险挑战一并俱来,忧患意识、总体国家安全观,即在忧患意识总体国家安全观指导之下的努力,一刻也不能放松,需逐渐深化之完善之。

40多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房子大了,房子贵了,人变胖了,尿糖加号了,老人多了,孩子少了,身子骨越来越娇贵了,贫富差距也拉大了,部分有钱人晃着膀子野蛮生长,你还说不得呢。体制内外很多潜藏的敌对分子,大大小小的雅科夫列夫、丘拜斯、盖达尔们嘚吧嘚吧不肯消停,有人藏得比较深,但是像西游记里面的孙悟空一样,尾巴变成一根旗杆,藏得再深,也有迹可循。

司马南:在最坏的可能性上建立我们的政策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是不死的问题,而是张牙舞爪打上门来,死扼我们咽喉的问题,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他们的青面獠牙。

有什么破解之道啊?

那些对中俄战略合作有二话的人,你们能说出一个好的道道来吗?你说咋办?作为一个老党员,我个人坚决支持俄罗斯打赢这场战争,俄罗斯抗击美国霸权,打他一个乌眼青,弄它一个心神不宁,美国霸权就很难维持下去了,反之,如俄罗斯失败,中国必将会受到美国北约更大裂度的的围攻,这个道理叫唇亡齿寒。

司马南:在最坏的可能性上建立我们的政策

我们有些同志,例如不乏正确见解的胡锡进同志,很善良,也可以说迂腐。

昨天胡锡进表态:“我们不是任何国家的敌人。敌意经常存在,但成为敌人却是一系列互动的结果。中国这么大的力量,只要我们决心不做谁的敌人,对方就单独完成不了与中国完全敌对关系的塑造。”这话,充分释放了善意,但也只是他一厢情愿罢了。敌人是你“决心不做”就不做的吗?一部残酷的近代史,中国什么时候决意“做别人的敌人”了,中国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这样被人宰割?

中国人也是人,中国要发展,中国要过好日子,中国想活得有滋有味有尊严,你就是人家的敌人,这个世界上,资源是有限的,你这么大个儿头,人家不容你,要弄死你,反复标榜“我不是你的敌人”,人家就会放过你吗?

对俄罗斯和乌克兰我们采取“平衡立场”;对美国建立单极世界的霸权主义,北约东扩,我们必须坚决反对;对俄罗斯反抗霸权主义的行动,我们必须给予有力的策应。

昨天买了一袋俄罗斯高筋面粉,贸易上支持俄罗斯,是策应的重要方面。大家注意到一个数字没有啊,今年中俄贸易创历史新高了,去年跃升35%,达1400多亿美元后,今年前七个月又增长了25%。接下来,除却美元,以卢布人民币结算,中俄贸易会有更大的增长空间。

司马南:在最坏的可能性上建立我们的政策

列宁是俄国人,他说了一句名言,这句名言今天愈发闪现着真理的光辉,帝国主义就是战争。

一度有人不相信这句话了,以为这话过时了,一度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早晨起来也不跑步了,一副慵懒的懈怠状,以为可以纸醉金迷地享受了。

猛然间才发现,帝国主义的本性没有变,是我们太幼稚了。苏联亡党亡国30年,美国依然没有放过它。同理中国就是亡党亡国了,只要还是一个统一的经济体,美国依然不会放过我们。

中国俄罗斯为什么联手啊?

我们面对着共同的敌人,有人欺负我们并威胁整个世界。事情逼迫我们我们必须手挽手肩并肩展示负责任世界大国的榜样,让这个憋死牛陷入死角泥潭的世界稳定下来。

只要中俄齐心协力,只要上合组织诸国努力,迅速变化陷入混乱和绝望的世界,是有可能走上可持续和积极发展轨道的。

指责今天中国摒弃邓小平路线的人,有的是脑子有问题,多半是屁股坐歪了。绝不挑头,绝不出头,绝不抻头,绝不当头,人家刀砍过来,你不抻头就不挨宰了吗?人家捏你的软肋,捅你的心脏,断你的胳膊,敲碎你的脑壳,你反抗不反抗啊?

司马南:在最坏的可能性上建立我们的政策

总而言之,还是毛主席的话有道理。老虎是要吃人的,你怕他,他要吃你,你不怕他,他也要吃你。我们只有一条路,那便是于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应对新矛盾新挑战,只有敢于斗争,善于斗争,逢山开道、遇水架桥,才能战胜一切风险挑战。

不起而行起来斗,或将被风险挑战斩于马下,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据昨天晚上居委会中心理论组老张的视频发言整理。2022916日早饭前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司马南
司马南
主持人,学者
13
0
0
56
3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