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匡其人:顽固到死的反共分子

冷月葬花魂 2022-07-05 浏览:

倪匡死了,很多人感到如丧考妣,各类公知们更是如同哭爹喊娘一样的哀嚎遍地,其死亡的话题也瞬间飙到了互联网热搜榜的顶端。

倪匡其人:顽固到死的反共分子

倪匡的大名自然是大大的有的,毕竟香港四大才子嘛。又是香港玉女掌门周慧敏的公公,其知名度自然在华人世界是公认的。

很多人对倪匡的熟悉源自于其创作的著名“科幻”人物“卫斯理”,卫斯理系列,倪匡用心极深,居然写了上百部的卫斯理小说,这个系列是以第一人称方式写的,所以卫斯理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倪匡的代名词。

各种国内外媒体们对倪匡的卫斯理科幻小说大加赞赏,认为倪匡的卫斯理是追求脑力激荡乐趣的结晶,它的原创力与丝丝入扣的张力,无疑令人沉醉在整个情节之中,特别是神秘的结局和充满敏捷与智慧的描写更是为人注意,使人感受到悬疑、紧张、提心吊胆、有趣、富幻想、具娱乐性、十分古怪……,一种使人敬佩的古怪。

但是冷月要说的是,很多人读倪匡的卫斯理科幻小说,仅仅只能停留在表面上的稀奇古怪,天花乱坠,但却对倪匡的卫斯理小说的背后隐藏内容无从知晓,更不可能去看透倪匡这个人背后隐藏的内心世界。

倪匡自称“自有人类以来,汉字写得最多的人”。很多媒体评价他是最有职业道德的专业作家,倪匡从不拖稿、欠稿。但稿费、版税奇高,并有两大原则:请先付钱;货出不改。小说绝对不准人改,剧本则是随便别人怎么改,自己绝不动手。

可见,从倪匡的种种言谈举止都可以看出:倪匡是一个原则性极强的人。

评价一个人原则性极强,很多人可能单纯的认为这是对人的褒义性评价。其实,说一个人原则性极强,换成另一个熟悉的概念,就是这个人思想极为固执,几乎无法改变!

所谓顽固分子是也!

而这种顽固分子,就不要指望能够用上毛主席的“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思想对其进行“思想改造”。

因此,像倪匡这个原则性极强的物种,其人生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指向哪儿,就决定了倪匡这种人的脑袋里,能够生产出什么货色的思想食物。不一定是正能量的,也有可能是比海洛因还上瘾千百倍的饕餮大宴!

如果要用一个词评价倪匡终生一直坚持的所谓“思想指引方向”,那就是“反共”!

倪匡的反共立场十分坚定,即使在民国遍布的反共分子时代,倪匡如果能穿越回去,论资排辈,都是可以排在前面数得着的。

冷月要说的是:倪匡这个人是一贯的反共分子,在过去反共,现在反共,目前刚刚已经下地狱了,他还会反共!

倪匡的反共不仅是一贯的,而且几乎是与共和国建国之年同步的。

倪匡其人:顽固到死的反共分子

一九五一年,出生在上海的倪匡初中毕业后,以十六岁半之龄进入华东人民革命大学受训三个月,自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毕业”后,继而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公安干警,并先后参与“土地改革”、“治理淮河工程”后至苏北、内蒙古垦荒,足迹并远至东北大兴安岭。

从倪匡刚一出道的表现来看,似乎一颗根正苗红的革命火种即将诞生。但是历史却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倪匡在内蒙古时因“故意破坏交通线路”被打成“反革命”,遭隔离软禁数个月。从此在倪匡心中,反共的思想日益增长并加深,并着手开始准备“逃出大陆”的各种秘密行动。

1957年,倪匡伪造各种通行章子,骑着一条瘦驴由内蒙古逃亡至广州,七月间偷渡澳门再逃进香港,从此义无反顾,加入所谓的“反共人士”行列,再也没有回过神州大陆。

1962年,倪匡在金庸的鼓励下,开始用笔名“卫斯理”写小说,第一篇小说名为《钻石花》,在《明报》副刊连载,直至第四篇《蓝血人》起,卫斯理系列小说正式走向科幻系列。

倪匡一发而不可收拾,卫斯理系列科幻小说写了上百部,在这些小说里面,倪匡本人通过多种手法肆意污蔑攻击和敌视社会主义中国和社会主义制度。

但是倪匡的卫斯理小说却大张旗鼓的被各种媒体广为宣传,读者受众遍布全球,并成为所谓华人世界“独一无二的科幻世界小说”。

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国家级官员诚心实意邀请他访问大陆,让他来感受下中国大陆发生的巨大变化,但是倪匡居然回答说,要凑五到十个真正的“反共作家”,组织一个“反共作家回国考察团”,才能回中国大陆,于是此事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1992年,倪匡移民美国,加入美国国籍,因为香港1997年年回归是定局了,倪匡声称自己绝不住在共产党当政的地方,所以他要去美国!

2007年,声称不愿意待在共产党当政地方的倪匡,又厚颜无耻的高调宣布回到香港生活,但是却不改其美国国籍。

最近10余年,倪匡在香港更是一个支持“港独”、支持各种反对派,对港府极端仇恨仇视的舆论宣传鼓动家。

2014年香港发生违法“占中”事件时,倪匡就是违法者的大力支持者。

2016年梁颂恒、游惠祯在立法会宣誓时,公然发表辱华言论、鼓吹“港独”引起全球华人愤怒时,倪匡又公开支持梁游二人的可耻行为。

2019年,倪匡再跳出来播毒、煽仇,在被医生已经查处患有皮肤癌,行将就木的人生末路中,进行着自己的最后的疯狂!

倪匡在采访中对香港局势妄加评论,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对反对派发动的骚乱大加赞赏,对香港警察制止暴徒的行为大肆歪曲、抹黑,其言论已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倪匡将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与当年西藏解放后实行自治相比较,称中央政府“不要说50年不变,过去二十多年都已经改变了”,所以他称“早已看死‘一国两制’”。

倪匡故弄玄虚称“训练香港警察的人是谁?我们完全不知道。”同时又蛊惑性称“我想要共产党全面接管改组警察部门之后,那就可以定义了。”故意引导社会大众朝“香港警察是内地训练”的这个方向去想象,从而起到散播仇共的目的。

倪匡又煞有其事地用煽动性语言称:特首“不过是傀儡,XXX已逐步掌控香港”,今后“大屿山填海不知道是会做个集中营?”云云。

可见,倪匡的言论已经只能用丧尽天良,完全颠倒黑白来形容了。

倪匡越到老,越口不择言的反共反大陆,只能说明倪匡本人,内心早已经彻底是一个黑化分子。

冷月真心的为80年代的那位国家领导人鸣不平,倪匡这种老顽固后来的所作所为,真的白瞎了那位老领导人的诚心,要知道那位老领导人当时顶住了多大的舆论压力才诚邀倪匡来大陆访问的。

如今,2022年,香港回归25周年,大领导刚刚去了香港,诚心实意的讲了很多心里话。

结果,今天73日,倪匡死了,冷月此时内心不怀好意的私下认为:这算不算是老天爷给出的一个重大信号呢?

因为反共老顽固倪匡的死,代表着一个大时代的彻底结束……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55
1
2
3
5
0
1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