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金利:如何解决挨骂问题

祁金利 2022-01-31 浏览:

祁金利:如何解决挨骂问题

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的100多年时间里,我们经历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飞跃。与这三个阶段相对应的,是要分别重点解决挨打问题、挨饿问题和挨骂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挨饿,失语就要挨骂。现在我们把前两个问题基本解决了,必须下决心重点解决“挨骂”的问题。

要解决挨骂问题,先得正确理解挨骂问题。首先,挨骂问题不是挨打、挨饿问题解决之后新出现的问题。近代以来,中国人就被列强骂作“东亚病夫”。在中国革命历史上,国民党和蒋介石也骂过共产党。

待到新中国建立之后,我们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坚持和平发展的道路,不屈服于任何大国的操控,于是我们也被人骂作“黄祸”。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国力进一步提升,我们又被人骂做“威胁”“极权主义”,等等。当然,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也都回敬过去。比如,尼克松总统访华的时候,也看到了北京大街上“打倒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标语。所谓“骂”,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是矛盾斗争的一种形式,解决挨骂问题,不是说要消灭骂架这种事,而是说要在“骂架”中掌握工作的主动权。

其次,不是所有的国家、所有的人都骂我们,骂我们的国家也不是整齐划一的,也不能简单等量齐观。在这个名叫“世界”的班集体里,有对我们好的铁哥们儿,也有大批态度友好的人士,也有谁也不得罪的中间派;有对我们不友好的铁杆反对者,也有迫于压力、跟着敲边鼓又不那么坚定的摇摆者。即使是不友好的国家里面,也不能看作是铁板一块,这里面有统治阶级,也有被统治阶级。有政策的制定者,也有政策的执行者。因此,需要我们有所分析,区别对待,分类施策。历史经验证明,对于敌视我国的某些国家的上层顽固势力,就不要抱太大幻想了,还是应当寄希望于这些国家的人民,他们是我们的朋友。

这样看来,骂我们的人至少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敌视我们并不遗余力付之于行的铁杆,另一种是跟着大流随声附和的,第三种是因为不了解而误解的。我们要解决挨骂问题,就要善于针对各种情况。

对此,首先要敢于表达。失语就要挨骂,是个真理。不能因为要韬光养晦,就忘记了有所作为,把消极被动回避问题作为应付之策。打嘴仗,如同动胳膊一样,有时候也是“打得双拳开,免得百拳来”。再者,灯不拨不亮,话不说不明,嘴仗还需嘴仗对。就像革命战争年代,我们有武的、文的两手一样,今天我们必须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把解决挨骂问题当作重要工作切实抓起来、实起来。

其次,明白我们要表达什么。当然我们要讲我们需要世界了解的东西,不仅要讲中国文化、中国故事、中国精神、中国贡献、中国政策,还要讲人类命运共同体,讲“一带一路”,讲世界人民的团结合作和友谊。同时,要讲世界需要了解中国的东西,对于不同对象,我们要有针对性,人家想听的如果正是我们想讲的,我们想讲的正是人家想了解的,效果才能更好。还要问题导向,增强工作的针对性,特别是对人家对我们误解的、有疑问的、有异议的问题,要多做解释沟通工作。

第三,明白如何表达。这是要解决善于表达的问题。一是既要通中国,也要通世界,通半拉子是不行的。没有完美的个人,只有完美的团队,要建立双通的团队。二是要善于讲故事,切不可以用党八股、官僚主义的做派去表达。三是要保持斗争的主动性。讲究战略战术,秉持文化自信,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切不可陷入西方话语陷阱。四是要认真研究世界上不同国家和民族具体情况,必须一国一策、一地一策、一族一策,精准宣传。五是必须建立大宣传格局,在今天媒体技术日新月异发展的时代,绝不能单纯依赖主流媒体,而要广泛发动社会各界力量,包括敌视我们国家的友好人士和人民群众。

就像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谈判桌上也得不到一样。表达绝不是嘴皮子上的功夫,也不是单纯的技术问题。要把表达作为对外工作的重要方面,统筹谋划,和实际工作结合起来,争取最好效果。

作者:祁金利,中共北京市委统一战线工作部副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