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永远不能丢!

顾金钟 2018-04-27 浏览:

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永远不能丢!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暨《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学术报告会侧记

 

本网讯 顾金钟 报道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425日,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中国政治学会科学发展与政治和谐专业委员会在京举办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暨《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学术报告会。

中宣部研究室原主任刘祖禹,解放军某部少将、昆仑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宋方敏,著名知青问题研究专家葛元仁,著名爱国学者司马南、郭松民,国史学会原副秘书长苏铁山等150余名专家学者、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在京理事出席会议。

会场外春光明媚、和风骀荡;会场内气氛庄严而热烈。此时此刻,每一位与会者的内心都翻腾着历史的风雨,燃烧着征服未来的火焰。

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永远不能丢!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党组原副书记李慎明,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周新城,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求是杂志社原副总编辑刘润为作报告。

会议由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教授董学文主持。

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永远不能丢!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党组原副书记李慎明

李慎明报告的题目是《当代国内外的机遇与挑战》。他从大时代背景,当今国际方面的机遇与挑战,当今国内方面的机遇与挑战,我们应当怎样应对四个方面进行了深入分析。

他说,目前,世界主要大国、各大战略集团都在研究2030乃至2050年中长期世界发展大势和战略态势。我们中国要把握未来10年-30年的机遇与挑战,必须具有马克思主义的宏阔历史视野。马克思、恩格斯用占社会主导地位的阶级来确定和划分“过去的各个历史时代”、社会发展形态,明确提出了“资产阶级时代”这一概念。列宁继承了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理论。按照列宁划分时代的标准,还可以把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资产阶级这一“大的历史时代”分别细分为三个较小的历史时代:一是商业资本主义时代,二是工业资本主义时代。商业资本主义时代和工业资本主义时代同为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时代。三是工业资本和银行资本加速集中并日益融合为金融帝国主义的时代。金融帝国主义时代是垄断的、腐朽的资本主义时代。

2017年9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最后一次学习会上指出:“时代在变化,社会在发展,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依然是科学真理。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 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历史时代,既包括马克思所说的大的时代,又包括了列宁所说的帝国主义即金融帝国主义这一小的特定的时代。在当今,我们社会主义中国和世界上所有被压迫国家和被压迫民族的一切机遇与挑战都由此而来,都由帝国主义即金融帝国主义的垄断性、寄生性、腐朽性、垂死性而来。只有从这样的大时代的历史背景出发,才能透过纷纭缭乱的现象认清事情的本质,才能正确把握我们在国际、国内面临的发展机遇与严峻挑战,掌握新时代斗争的主动权,把民族复兴之舟驶向胜利的彼岸。当前,我们党和国家民族最大的机遇就是有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正确的领导。领导核心是政治的上层建筑中最为重要的部分。在一段时日内,它对经济基础起着决定性的反作用,对文化上层建筑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核心就是领袖,核心就是统帅,核心就是主心骨,核心就是掌舵人。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确立了习近平同志作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这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是众望所盼、实至名归。正如王岐山所说:“习近平总书记校正了党和国家前进的航向。”

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永远不能丢!

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周新城

周新城报告的题目是《坚持〈共产党宣言〉阐述的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兼论划清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界限》。他说,马克思、恩格斯所阐述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主要有这样几条:一、无产阶级必须组织自己的政党,并在自己的政党领导下进行革命和建设;二、无产阶级必须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三、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四、社会主义革命必须同传统观念彻底决裂。不懂得、不坚持《宣言》讲的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就不会懂得、更不会一以贯之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就是《共产党宣言》的当代价值所在。

中国共产党从一开始就是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建党原则建党的,历史上没有社会民主主义的影响。建党时的领导人全都反对社会民主主义,反对第二国际。这是我们党的一个优点。但是自改革开放以来,由于国际国内的形势,特别是苏东剧变的影响,由社会民主主义演变过来的民主社会主义思潮逐渐蔓延开来,成为国内主要的反马克思主义思潮之一。例如有人甚至公开提出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口号。

我们可以用三句话来概括民主社会主义的本质。从意识形态来说,民主社会主义并不是马克思主义中的一个流派,我们同民主社会主义的斗争并不是马克思主义内部的争论。民主社会主义是一股反马克思主义的资产阶级思潮,我们同民主社会主义的斗争是马克思主义与反马克思主义之间的较量。从社会制度来说,民主社会主义反对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和基本原则,因而不是社会主义的一种模式。它不否定资本主义基本制度,只是要求对资本主义作若干改良,因而是资本主义的一种模式。从历史作用来说,民主社会主义在资本主义国家中,是为医治资本主义弊病开出的药方,充当资本主义病床前的医生,起着延长资本主义寿命的作用。在社会主义国家里,民主社会主义是从社会主义过渡到资本主义的桥梁,社会主义国家搞民主社会主义,必然向资本主义演变,无一例外。习近平同志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这一科学论断是当前我们战胜民主社会主义思潮挑战的强大思想武器。

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永远不能丢!

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求是杂志社原副总编辑刘润为

刘润为报告的题目是《资本主义必然灭亡  社会主义必然胜利》。他说,中国古人讲: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这显然是一种认识的迷误。不过,倘若我们把这句话移到马克思头上,则是十分贴切的。马克思作为人类历史上的天才巨人,他的最大贡献就是和他的战友恩格斯一道,创立了以唯物史观为哲学基础,以剩余价值学说为经济学依据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从而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走向自由解放开辟了一条光明大道。

马克思、恩格斯不愧是历史辩证法的大师。他们一方面揭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趋势,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两个必然,另一方面又谆谆告诫全世界的无产者: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两个绝不会两个决不会两个必然,恰好构成了辩证的统一体。在面对两个决不会时,千万不要忘记两个必然;在坚信两个必然时,千万不要忽视两个决不会。如果我们面对两个决不会时动摇了两个必然的信念,就会丧失根本、迷失方向,像杨花柳絮一样随风飘摇不知所终;如果我们在坚信两个必然时忽略了两个决不会,就会脱离客观实际、急躁冒进,像揠苗助长一样招致实践上的失败。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周围,高举科学社会主义特别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旗帜,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就是我们每一位中国共产党人应当自觉承担的庄严历史使命。

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永远不能丢!

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教授董学文

董学文在作会议总结时说,三位专家的报告自觉贯彻习近平总书记4月23日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的重要讲话精神,从不同角度对《共产党宣言》的基本精神和现实意义进行了深刻阐述,使我们很受启发、很受教育。

“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一定要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教导,在“真学、真懂、真信、真用”马克思主义上下工夫: 一是要把马克思主义当作科学来对待。马克思主义既然是“科学”,就没有过时不过时的问题,我们要有充分理论自信。二是要明白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性质。“马克思主义是工人阶级根本利益的科学表现。”(斯大林语)一百多年来马克思主义理论之所以遭到资产阶级打压、奚落、攻击、诽谤,原因也在这里。那些把马克思的理论改造成同资产阶级学说相“吻合”、“一致”的做法,是有害的。三是要保持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纯洁性。恩格斯1890年在给拉法格的信中说:“马克思大概会把海涅对自己的模仿者说的话转送给这些先生们:‘我播下的是龙种,而收获的却是跳蚤。’”我们记取这个教训,努力做马克思主义精神的忠实传人。四是要原原本本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要下苦功夫熟读精思,学深悟透,真正把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活动扎实地开展起来。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46
0
1
5
5
2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