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生态环境恶化与发展战略失误

仲大军 2013-05-02 浏览:

中国的生态环境恶化与发展战略失误

                                                            -----在世界地球日座谈会上的发言概要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 仲大军

我是搞经济研究的,从不同的角度谈谈这个问题。坦率说,我对我国的环境问题、我们地球的这个状况非常关心。本人做过记者工作,80年代初大学一毕业就到了新华社陕西分社,在那里就是了解生态环境状况,在座的有林业部的同志,秦岭的林场到了1982年已经没有什么可砍的了,几个林场的作业面已经上升到海拔2500米的高坡之上,大巴山的森林植被也已经荡然无存,黄土高原的水土流失问题十分严重,这都是当年我关心的事情。当时就写了很多内参文章,譬如要求国家对大巴山和黄土高原这些山区实行优惠政策,不要再以粮为纲,减少这些地区的负担。

但是像我这样的对生态环境的关心,在一个以经济增长为目标的时代根本就不会被关注。90年代初我还到日本开了一次环保会议,同去还有国家环保局的领导和几个大学的学者,都是谈环境问题。现在看这么多年过来了,成效不是很大,我们国家的生态环境在继续恶化,水污染问题,沙漠化问题,日趋严重。包括上海这些最发达的地区,水已经很成问题。

一、第一个失误:片面追求GDP和物质享受消费

我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环境保护工作出现了两大失误,第一个失误应当从经济角度来看,我国这些年里的目标就是要把经济搞上去,但是凭什么资源呢?高科技的资源我们没有,只有劳动力、生态环境、矿产资源这几种最廉价的资源。这些年我们拼命地采矿挖煤、放羊放牧,廉价利用农民工,所有的GDP都是建立在这三种资源的消耗上。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引以自豪的18万亿的GDP大部分是靠自然资源、生态环境、廉价劳动力换来的。

在我国拼命追求物质增长的同时,整个国家也出现了两个两极分化。一个是社会的贫富分化,第二个是生态环境的优劣分化。社会上出现了赤贫和巨富,自然环境出现了漂亮的沿海城市和日益严重恶化的西部地区。这是中国当前发展的非常明显的两个特征,我希望引起在座的科学家们引起注意。

分析我国的环境问题和发展问题,我认为更多的原因还不是我们的科技不发达,而是因为发展观的愚昧,发展战略的错误,我们的政治追求有错误。譬如各级地方政府,都以GDP来当做自己主要的政绩,这些目标都导致了不遗余力的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和掠夺式的发展。

在这样一种政府发展目标追求下,我们的科学家们再做努力能有什么用,只能空喊,并且只剩下一些老同志在呐喊,而年轻一代都干什么去了?就是吃喝玩乐,就是发财致富,就是金钱致至上,整天琢磨的就是怎么挣钱,怎么成为富翁,这是这一代人追求的目标。

前两天我到过北京一个高级住宅区参观,全是大豪宅,六七百平米一套,小区面积建成后要有一百多公顷。试问一个四五口人之家住这么大的房子不是浪费吗?难道我们的现代化追求就是这种生活方式吗?我们消费了这么多能源,破坏了这么多生态环境,换来的就是这样少数人的富裕吗?西部地区的煤炭电力就为了供应这种生存方式而存在吗?

这些年里,东部地区的发展靠的就是西部地区提供能源和其他土特产资源,并且是廉价的掠取,东部地区建设的繁华似锦,而西部地区在一片片的沙化,荒漠化。这是真正的发展吗?所以,中国的生态环境问题和地球问题不是科技不发达问题,也不是经济落后和吃饭问题,而是发展思路问题,政治追求失误问题。我还有足够的理由证明20多年间我们的第二个失误。

二、第二个重大失误:未能及时实行生态移民

譬如西部生态脆弱地区的人口移民问题,早在80年代初我就提出要适当地进行移民,从生态环境脆弱地区撤出居民,让自然环境进行自我修养生息和恢复。这是因为通过我对西部地区的研究,发现只有撤离这些生态脆弱区才能产生生态环境恢复的最大效应。

但是,20多年间,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主动地进行过移民。内蒙有些地区是在实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将一部分牧民进行转移安置。但是,从国家大的发展战略规划上看,从来就没有将生态移民提上规划考虑的日程。这是一个重大的国策失误。

1994年8月,我到内蒙恩格贝沙漠去考察,汽车从包头渡过黄河后就进入一片干燥赤热的不毛之地,走着走着,我发现在这片几乎寸草不长的荒地上,居然还有零星的羊只在啃食着沙地上稀疏的绿色植物,这片土地已经退化到几乎万劫不复的荒漠地步了,居然仍然还有人类在活动,在放牧!因此,结合1982年在陕北黄土高原的调查,我认为人类活动是生态环境恶化和退化的根本原因,与什么大的自然气候变化毫无关系。

一些气象学家说什么6000年以前地球是个温暖时期,那个时期出现了许多人类繁荣,今天的环境恶化与气候变冷有关,因此,地球生态环境的变坏是大的自然气候的原因,言外之意是,人类的活动无关紧要。这些气象学家根本不了解人类活动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因此也无视人类破坏行为的严重性。我必须提醒大家:他们得出的治理结论完全是南辕北辙式的东西,与国家大的宏观决策没有一点好处,反而在误导人们的思路。

移民和生态环境自然恢复,是保护西部环境最好的手段,比任何人工的方法都要好,但就是不实行。是东部地区容纳不了一定数量的移民吗?绝对不是。这些年里,我国每年流动打工人口一亿多,东部地区对劳动力的需求每年在5000万人以上,这种状况足可以将西部1000-2000万的人口移到东部地区。既满足了东部劳动力的需求,又缓解了西部生态环境压力。这是一项利国利民的重大工程。

但我国的各个决策部门没有一个部门向中央政府正式提出这一建议。相反,提供意见者总是在千方百计地解决如何在西部地区生存下去的问题。譬如,研究什么沙产业理论,什么向沙漠要效益,这仍然是人定胜天思路的翻版。已经沙漠化了,还要向沙漠要效益,怎么可能?并且要付出多少代价?

所以,根本的问题是思路问题和转移人口的问题,我们一些部门的思路出现了问题,不了解实际,不敢大胆想象,缺乏综合思考,各个部门只看自己专业内的问题,其结果,林业部管不好生态植被,环保局管不好环境,只有一任让环境恶化下去。

三、城乡二元结构仍然不能打破,发展仍然建立在非均衡基础之上

另外不幸的是,计划经济时期打造的城乡二元格局至今象符咒一样束缚着我国人口的自由迁徙,而赶超战略的实施只能靠地区发展不平衡来维持。这就是我国环境恶化的根本制度原因。

宁夏的腾格尔沙漠和内蒙的恩格贝沙漠我都去过,我是非常关心生环境的一个经济工作者,但是我认为,中国的生态环境是政府发展战略造成的。我早就发现黄土高原的环境破坏就是人为的因素,减少人的经济活动生态就可以自然恢复。我国每年从西部到东部地区打工的人口有6千万,包括中部地区的4千万,就是一亿多的流动人口,这是一个巨大的人口流动,我国的工业化足够容纳一亿人的迁徙,可是我们国家居然做不出一个规划来,把西部那些不适宜生存的地区人口迁移出来。移出一千万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九牛一毛嘛,我们没有能力安排这些人吗?

现在我们把北京打造的像花园一样,结果怎么样呢?是连年的沙尘暴。黄土高原就是被风吹出来的,将来的北京会不会成为第二个黄土高原?一年几百万吨的尘土,多少年下去北京市还能存在吗?所以我认为中国现在的发展需要深刻地反思。可惜我们这样的声音太小,力量太小,我们的呼声十分微弱。

你看中央电视台的节目,看看时下各地频频举办的各种论坛,全是在研究如何赚钱,如何消费,如何吃喝玩乐,我们的发展统统集中在对钱的追求上,保护性和控制性的声音很微弱,科技力量的声音也非常微弱。这么一个搞法,我对生态发展的前景怎么能乐观?

四、经济制度与社会保障的不配套加大了环境压力

今天是韩蒙先生邀请我到这儿来,我只能呼吁一下,才说这么多话。我还要指出经济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的关系。如果中国仅仅建立起经济上的市场经济制度,而没有相应建立起与之相配套的社会保障制度,那么这个市场经济一定是十分残酷的,竞争也一定是十分激烈的,由此产生的对环境的破坏一定是相当严重的。

因此,我再次提醒大家,我们不能仅建立一个纯粹市场竞争的制度和纯粹追求金钱的社会,还要完善相应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制度,培养公民的道德意识和环保意识。否则,这个社会是非常严酷的,破坏是不顾一切的,所有的社会压力都会倾注到生态环境身上。譬如前几天焦点访谈栏目播放的福建漳平市乱砍乱伐的事件,计划经济时期保留的原始森林和培育的人工林,到了市场经济时期被砍得精光。人类的原始野蛮和兽性得到了突出的疯狂爆发。

这叫什么发展?什么进步?就是因为穷吗?为什么贫困时代几千年都能保留下来的生态资源到了富裕的发达社会却遭到灭顶之灾?不可思议!

总之,改革开放以来,为了使部分部门与国际看齐,为了发展城市工业集团,我国继续以西部环境资源为代价,以计划经济时期形成的二元结构为屏障、走了一条部分人得到发展而另一部分地区环境持续恶化的道路。另外,计划经济时期形成的城市利益集团力量十分强大,他们之所以能牢牢地维护着既得利益,也正是因为其力量的强大。而西部力量越是微弱,越难以改变目前的状况。

不过环境灾难正在向我们逼来,用不着多久,城市利益集团会感到自己的生存环境已受到威胁,人们会被逼着认识清楚城乡关系和上下游的关系。今天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仲大军
仲大军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公司主任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