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晓光:“体制问题!绝对的体制问题”

彭晓光 2013-05-02 浏览:

网络论战:“体制问题!绝对的体制问题”

《环球财经》副总编辑 彭晓光

原教旨自由主义者、假先知及其“体制问题论”

原教旨自由主义者天天谈论中国社会存在的问题,这并不是他们的目的,他们是以此为手段,目的是为了证明“这都是中国的体制问题造成的”,并象传说中的假先知一样,天天预言“不改变体制问题,中国必将崩溃”。(网友们戏言“中国怎么还不崩溃啊?很多洋大人土大人和自以为是的大人们好着急啊!”)

与此同时,对于世界各地资本主义国家存在的任何问题,假先知们一概坚称:“都不是体制问题,因为(万能的)民主有(法力无边的)自我纠错机制”。

原教旨自由主义假先知们,幻想以这样的方式把“自由民主人权”绑在自己身上,可以在面对中国国家、公众及青年时,占领“道德高地”。

其实,他们这套偷换概念的诡辩术,其逻辑死穴,在多年的网络论战中早被众多年轻的网友们看穿了。

逻辑死穴:“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

新中国建国60年,虽然还是发展中国家,但中国已经是世界最重要的政治、军事大国之一,经济上拉开了同“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的距离,超越了(苏联因放弃社会主义而解体后的)俄罗斯,极大地缩小了同“世界最发达民主国家”美国的差距,这是举世公认的基本事实。这个基本事实,无论如何也不支持原教旨自由主义者们的“体制问题论”,而是支持完全与他们相反的观点。

同时,中国坚持自己的发展模式,无意对外输出,也始终在借鉴美国西方及其他国家发展模式适合中国的合理部分,也始终承认自己的发展模式存在很大的改进和升级空间。

 “因为现在美国比中国发达,所以中国体制不如美国体制”,这样的论点,同样缺乏逻辑常识,因为60年中国模式极大地缩小了中美两国的发展差距,今天中国依然同美国存在发展差距,只能证明旧中国留下的底子太差太低,证明推翻腐败无能的旧中国政权完全是正确的。

因为存在“逻辑死穴”,原教旨自由主义者越是洋洋洒洒长篇大论“体制问题!绝对的体制问题”,他们的论述就越像郭德纲相声里的“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他们的行为就越是让年轻网友们,以诸如“美国今天就差两个人了”这类奇文,把网络论战转向娱乐化。

中国青年近卫军:爱国主义与反腐败没有矛盾

拥有社会主义爱国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中国青年近卫军,同样也是追求社会公正,反对腐败的网络主力军,这个基本事实是任何人也否定不了的。

但是,中国青年近卫军们看得很清楚,美国的资本专政腐败是世界上最大的腐败,印度、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的腐败与贫富悬殊也极为严重,中国需要大大加强反腐力度,但假先知们传销的“体制问题论”,不仅解决不了中国的腐败问题,而且只能使中国的腐败问题更严重。

这可犯了假先知们的大忌,原教旨自由主义者们不惜违背基本事实,硬说爱国的中国青年近卫军是“既得利益者”、“为腐败辩护”,这么做只有一个结果:让他们自己显得特别荒唐和不可理喻。

“我反中国体制才是有良心的,你不反中国体制,就是没良心;你反腐败也是在支持腐败”,持续多年的、毫无逻辑与理智的偏执的原教旨自由主义者,已经让“良心”、“真相”、“自由”、“启蒙”、“普世”这些词在各大网络论坛上变了味,走了样。

难怪网友们只能感慨:“唉,普世价值把多少人都恶心成了自带干粮的五毛”。

模式比较之:“国家控制资本,还是资本控制国家”

美国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走向了“资本控制国家”,欧洲大陆莱茵模式与日本模式,因为缺乏美国的货币霸权及国际资本市场控制权,资本还离不开与实体经济、工会及公众的相互关系协调;俄罗斯模式、拉美模式、印度模式中的国家与资本的关系,也各有不同特点。

中国模式下,政府、金融与实体经济的相互关系是(相对)合理的。需要认清的是,缺乏货币霸权与国际资本市场控制权的国家,一旦出现“资本控制国家”的局面,就很容易沦为货币霸权国家的资本狩猎场,过去几十年的拉美地区就是典型。

国家与资本的关系,是目前世界发展模式比较的焦点,在全球化,在虚拟经济远大于实体经济十倍以上的当今世界,年轻网友原创的“国家控制资本,还是资本控制国家”命题,恐怕才是真正的更本质的“体制问题”。

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资本

本文中的“资本”,既指一般意义上的资本,更指控制了霸权货币发行权与国际资本主导权的“大资本”,离开了对“资本”本质的认识,人们是根本无法理解和预测世界实体经济、能源、粮食、环境、卫生乃至地缘政治军事格局走向的。

美国资本专政的变异:从“阿纳金”到“黑武士”

美国社会中,资本始终处于主导和支配地位,但是,最近十年来,金融衍生工具的大规模出现(很多这类工具被巴菲特称之为“金融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导致了世界虚拟经济远大于实体经济十倍以上,并终于使得美国的资本专政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异:资本专政的力量远远压倒了政府、实体经济与公众。

原教旨自由主义者最爱吹嘘的是什么资本主义社会“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是的,行政、立法、司法可以相互制衡,但谁也制衡不了高高在上的资本专政的力量,不论公众选谁上台,绝大多数议员、官员们甚至根本搞不懂资本专政手中的大杀器:极端复杂的金融衍生工具体系,更别说把资本权力关进笼子里了(当然,必须承认,还是有若干金融衍生工具对推动经济的发展作用是很大的)。号称“言论自由”的第四权力新闻传媒机构,其实只不过是资本控制下的企业而已,至于大吹大擂的所谓“客观公正”的评级机构和审计会计机构,这次危机前后也象浮士德一样,纷纷“把灵魂出卖给了魔鬼靡菲斯特(制造了这场危机的大资本)”。

这里借用一下军迷们熟悉的《星球大战》的场景:原教旨自由主义者对资本专政下的社会,拼命堆砌“自由、民主、宪政、制衡”这样美好的词藻,“快看啊,走过来的是阳光灿烂青春正义的天行者阿纳金”,可惜,公众和青年们看到的,却是“(由阿纳金变成的)阴森森的黑武士达斯·维达”。有意思的是,美国霸权与军事、能源、金融利益集团的捍卫者,前副总统切尼,对于自己被公众称为“黑武士”,还觉得颇为受用。

围绕着对美联储的审计问题,美国国内存在着激烈对抗资本专政变异的强大公众力量。“黑武士”能象在《星球大战》里一样再次转变吗?目前下结论还显得为时尚早。

中国模式:当前尤其需要冷静理性的现实主义

中国模式发展道路,在政治经济与社会方面存在很多改进和升级的艰巨任务,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比重中的持续上升,又给中国同世界各国的关系,同时带来重大的合作机会与尖锐的矛盾冲突两个方面的影响;美国资本专政的变异未来将如何演进,“制止”次贷泡沫破灭的“政府债务泡沫”,是否会象“制止”IT泡沫破灭的次贷泡沫一样,在某个时间段也发生破灭呢?

对上述世界经济走向的重大不确定因素,目前回答“是”或“否”都是十分困难的,这就特别需要中国在发展模式上“不折腾”,保持冷静理性的现实主义态度:戈尔巴乔夫的前车之鉴并不遥远,俾斯麦说过“只有傻子才总是从自己的失败中吸取教训,我们宁可从别人的失败中吸取教训”。

向年轻的网友们致敬

《环球财经》将增设网络论战专栏,持续关注介绍年轻网友们的思想、观点和实践活动,本刊上期《中国青年近卫军》,引用了包括但不限于以下网络论坛网友们的众多原创:天涯,中华,乌有之乡,四月青年,SonicBBS,西西河,飞扬军事,超级大本营,鼎盛中华/王朝,网友天地,兴华,铁血,环球、儒学、国学、CTN等,当然新华,人民,新浪,搜狐,和讯,凤凰,百度,谷歌是肯定少不了的。在此我们表示特别的感谢。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彭晓光
彭晓光
人民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9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