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为学:“中国化”决不是“封建化”

作者:高为学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23-07-06

高为学:“中国化”决不是“封建化”

近年来在进行中西文化比较研究时,有人在文章中提出:“马克思主义作为‘西学’传到中国以后,经过一场农民革命,的确是中国化了,但同时在一定程度和范围内,也封建化了,以致产生大量的用封建小生产意识,披着社会主义外衣来反对资本主义的现象”;“马克思主义结合中国革命实际取得了胜利,这场胜利实质上是通过一场农民战争获得的,因此在这过程中就把中国封建主义的一些东西,封建小生产者的意识也带进马克思主义”;“西学搬进中国完全变了样,被顽固强大的中国传统封建力量给融‘化’掉了。马列主义本是西学,它的中国化既有伟大的成功一面,在一个农民国家里共产党领导革命取得了政权,但也有将马列主义封建化的惨痛教训的一面。”把这些话概括起来,就是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也就是封建化的过程。

把“中国化”称之为“封建化”,这是近些年一些人竭力鼓吹的事情。早在1980年前后我国出现过贬低毛泽东哲学思想的现象,有人认为《实践论》有经验主义的倾向,《矛盾论》是“斗争哲学”的萌芽,“两论”都是“极左错误的理论基础”。有人在分析产生这些问题的社会根源时,就认为都是由于中国科学文化落后、封建思想影响根深蒂固、小生产者占绝对优势,因而“我们在把马克思主义民族化的过程中,往往给马克思主义理论添上个狭隘经验论和历史唯心主义的尾巴”,渗入某些“唯心主义、经验主义和以绝对化为特征的形而上学的杂质”。他们甚至断言,这些所谓“尾巴”、“杂质”,“在本质上是反马克思主义的”,“正是以农民为代表的小生产的世界观”,是“马列主义封建化”的表现。

可见,把“中国化”混同于“封建化”的问题确实是存在的。

那么,能不能讲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封建化”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究竟是“化”好了,还是“化”糟了呢?是在中国具体化了,还是“封建化”了呢?我认为这是一个严肃的原则问题。我们知道,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哲学思想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如果说“中国化”也就是“封建化”,那不是等于说毛泽东思想(包括它的哲学思想)是封建的马克思主义了吗?“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的观点和学说的体系。”①毛泽东思想则是作为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以毛泽东为代表的观点和学说的科学体系无疑是同“封建化”根本对立的。至于说在宣传和贯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过程中,有时会受到封建主义残余和其他各种错误思想的影响,使之遭到了曲解,导致了错误,那是属于另一个范畴的问题,并非毛泽东思想本身变成了“封建化”的东西。对于两种不同范畴的问题是不能加以混淆的。

高为学:“中国化”决不是“封建化”

为什么说“中国化”决不是“封建化”呢?就哲学来说,我想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

其一,毛泽东哲学思想作为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就其根本的理论内容和世界观体系来说,完全是马克思主义的。

毛泽东在1937年撰写的《辩证法唯物论(讲授提纲)》中曾明确指出:“由于中国社会进化的落后,中国今日发展着的辩证唯物论哲学思潮,不是从继承与改造自己哲学遗产而来的,而是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学习而来的。”

这说明,中国虽然具有优秀的哲学传统,但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条件下,经济、政治、思想文化和科学技术都很落后,不可能在这种土壤上直接产生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这样科学的哲学学说。

因此,毛泽东哲学思想的直接理论来源只有一个,即马克思主义哲学;而中国的传统哲学,则是它产生的必要条件,不能把它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并列为两个理论来源。这个客观事实,有力地说明了毛泽东哲学思想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属于同一个哲学体系,有力地批驳了那种认为毛泽东哲学思想是纯粹中国民族的东西,是中国农民小资产阶级的世界观甚至是“封建化”的哲学等错误观点。

其二,毛泽东哲学思想对中国传统哲学的继承,只能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的批判继承,并非不作分析的全盘继承。

恩格斯说:“任何意识形态一经产生就同现有的观念材料相结合而发展起来并对这些材料作进一步的加工”②。这就是说,后人在继承前人的思想资料时,要进行加工、改造和发展,以形成自己的思想。

一般地说先进阶级的意识形态继承的是历史上优秀的文化成果,反动阶级的意识形态则继承历史上的落后的、反动的东西。毛泽东哲学思想是最先进的无产阶级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它对于中国古代哲学遗产,当然要继承和发扬其合理的、进步的思想,并彻底清算其消极的落后的、腐朽的东西。这说明,它是与中国哲学的优良传统相结合,怎么会用封建主义的东西来“化”马克思主义哲学呢?

例如对于《汉书》中的“相反相成”一语,不同阶级的意识形态就进行完全不同的加工、改造。梁漱溟在《东西文化及其哲学》一书中,说什么“一切事物都成立于此相反相成之调和的关系之上”。这就把本来具有朴素辩证法因素的“相反相成”,歪曲成为折衷主义的“调和”论,否认矛盾双方的斗争性,因而也就在实质上取消了辩证法。

而毛泽东同志则与之截然相反,在《矛盾论》中,对于“相反相成”作了马克思主义的阐发。他指出:“我们中国人常说:相反相成’。就是说相反的东西有同一性。这句话是辩证法的,是违反形而上学的。相反就是说两个矛盾方面的互相排斥,或互相斗争。‘相成’就是说在一定条件之下两个矛盾方面互相联结起来,获得了同一性。而斗争性即寓于同一性之中,没有斗争性就没有同一性。”③这就精辟地阐述了矛盾的同一性和斗争性的辩证法。这些富于哲理的论述正是以马克思主义的哲学为指导,对“相反相成”进行加工革和发展的结果。

这说明,毛泽东哲学思想对于中国哲学传统,真正坚持了批判地继承的科学态度,因而在实现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过程中是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纯洁性的基础上进一步丰富它、发展它,而不是用封建主义的东西去玷污它。

注释:

①《列宁选集》第2卷第580

②《马克恩恩格斯选集》第4250

③《毛泽东选集》第1333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高为学
高为学
0
0
0
8
5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