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斌: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灌输的论述及其启示

余斌 2014-08-29 浏览:

 摘要: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等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于灌输有着诸多的论述。他们不仅提到了封建统治者和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的反面灌输,也谈到了社会主义者的正面灌输,并说明了正面灌输应当注意的一些问题。他们的论述对于在今天的思想政治教育中灌输什么、谁来灌输和如何灌输等问题给出了启示。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的精神与此是相一致的。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教育;灌输

    灌输曾经作为思想政治教育的原则,而笔者曾在《试论思想政治教育的目的、本质、原则和方法》一文中分析表明,思想政治教育的原则应当是说服,而灌输则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方法[1]。作为思想政治教育的方法,灌输本身也是思想政治教育这门学科的研究内容,是这门学科独立性的标志之一。要对各种灌输形式的针对性、有效性、时间性、所需要的条件和实施步骤及其反馈,以及灌输与反灌输等进行系统的研究。下面我们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论述中进一步全面考察他们关于灌输的理论并从中得到一些启示。我们发现,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的精神与此是相一致的。

一、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灌输的论述

    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和书信中,多次提到“灌输”这个词。这首先是因为,尽管“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2]P52,但这种思想能够占统治地位即为广大被统治阶级所顺从,靠的主要是“灌输”这个手段。例如,“资产者认为道德教育就是灌输资产阶级的原则”[3]P648。同时,“灌输”的不仅是思想和意识,还包括谎言。在巴黎公社事件后,恩格斯在给他妈妈的信中就提到,“你们只有从《科伦日报》和《爱北斐特日报》上得到消息,而这两家报纸简直是向你们灌输谎言。”[4]P307

    为了保证灌输的实施,统治者还在现实生活中采取了种种措施。例如,中国古代君主实行科举制度,从接受统治阶级儒教思想的人员中选拔官员,鼓吹半部《论语》治天下。而当年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威廉四世为了向几乎已经不信教的重理智的官僚国家灌输基督教思想,也是想尽一切办法鼓励大家去做礼拜:“他就采取措施使一般人、特别是使官吏们更经常地上教堂,要求人们更严格地遵守礼拜日的规定,拟定出更严峻的离婚法;整顿(有的地方已经开始)神学院,在神学考试中虔诚重于知识,许多官职大半由信教的人接任;此外他还采取了许多其他众所周知的办法。这些措施和办法可以证明:弗里德里希-威廉四世是怎样顽强地力图重新把基督教直接灌输到国家里去,按照圣经道德的诫命制定国家法律。”[5]P537然而,“弗里德里希-威廉四世在1848年之后,尽管有‘英勇军队’,却不能把中世纪的行会制度和其他浪漫的狂念,灌输到本国的铁路、蒸汽机以及刚刚开始发展的大工业中去”;“经济发展总是毫无例外地和无情地为自己开辟道路,最近这方面最显著的例子,就是我们已经提到过的法国大革命。”[6]P199

    另一方面,灌输并不是统治阶级的独享的专利。恩格斯在给马克思的信中曾提到艾韦贝克“不得不把千辛万苦地印入自己脑海里并且同样千辛万苦地灌输给工人们的一些空话,又从自己和工人头脑中再清除出来。”[7]P59恩格斯在给库格曼的信中也曾指出,“要想清除掉李卜克内西系统地灌输给工人的南德意志共和主义小市民的狭隘观点,那就困难得多。”[8]P609而反对马克思的巴枯宁分子也主张灌输:“用彻底研究社会生活现象的办法从我们时代的要求中,从人类深心的愿望中引出这一思想,然后力求将这一思想灌输到我们的工人组织中去——这就是应抱的目的,等等。”马克思和恩格斯对此批评道,这些先生们“将用它绝不会有任何成果的‘彻底研究’的办法引出思想。‘然后’由他们将它‘灌输到我们的工人组织中去’。对他们说来,工人阶级是原料,是一堆杂乱的东西,要使它成形,须经他们的圣灵的吹拂。”[9]P45

    当然,灌输其实是一个中性词,灌输的东西并不都是不好的、错误的东西。例如,恩格斯曾提到优秀的德国画家许布纳尔的一幅画:“从宣传社会主义这个角度来看,这幅画所起的作用要比一百本小册子大得多。它画的是一群向厂主交亚麻布的西里西亚织工,画面异常有力地把冷酷的富有和绝望的穷困作了鲜明的对比。……这幅画在德国好几个城市里展览过,当然给不少人灌输了社会的思想。……事实上社会主义今天在德国所占的地位已经比它在英国所占的地位优越十倍。”[10]PP589-590

    而马克思恩格斯本人也进行灌输。马克思曾经提到,他曾把反俄情绪作为最无害的抗毒素灌输给波克罕[8]P178。恩格斯在给马克思的信中曾经提出,“如果你能向波尔恩灌输一点东西,他将能写出很好的演讲词。”[7]P124而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提到哈尼时曾指出,“他有两重精神,一是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灌输给他的,一是他自己固有的。前者对他来说是一件约束疯人的紧身衣。后者是他的本性。”[7]P215马克思还批评《哥达纲领》起草者歪曲了“那些花费了很大力量才灌输给党而现在已在党内扎了根的现实主义观点。”[11]P23

    不过,马克思恩格斯对于灌输也存在着清醒的认识。“即使掌握了从一个大民族本身的生活条件中产生出来的出色理论,并拥有比社会主义工人党所拥有的还要高明的教员,要用空谈理论和教条主义的方法把某种东西灌输给该民族,也并不是那样简单的事情。”[12]P314恩格斯指出,“对于三年来新补充的七十万人(只计算参加选举的人数),不可能象对小学生那样进行注入式的教育;在这里,争论、甚至小小的争吵是必要的,这在最初的时候是有益的。”[12]P435恩格斯还指出,“不要硬把别人在开始时还不能正确了解、但很快就会学会的一些东西灌输给别人”[13]P576;“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愈少从外面把这种理论硬灌输给美国人,而愈多由他们通过自己亲身的经验(在德国人的帮助下)去检验它,它就愈会深入他们的心坎。”[13]P584“不能一开始就硬塞给他们理论,但是他们自己的经验、自己的错误和这些错误的可悲后果最后会教育他们重视理论,那时一切都会就绪的。”[12]P339

二、列宁关于灌输的著名论断

    关于灌输,列宁有一个著名论断,成为后来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教育灌输理论的肇始:“工人本来也不可能有社会民主主义的意识。这种意识只能从外面灌输进去,各国的历史都证明:工人阶级单靠自己本身的力量,只能形成工联主义的意识,即确信必须结成工会,必须同厂主斗争,必须向政府争取颁布对工人是必要的某些法律,如此等等。”[14]P29。

    而列宁的这个观点源自考茨基谈到奥地利社会民主党的新纲领草案时所说的一段话:“在我们那些修正主义批评派中,有许多人以为马克思似乎曾经断言经济发展和阶级斗争不仅造成社会主义生产的条件,而且还直接产生认识到社会主义生产是必要的那种意识。于是这些批评派就反驳道,资本主义最发达的英国,对这种意识却是最陌生的。……现代社会主义意识,只有在深刻的科学知识的基础上才能产生出来。其实,现代的经济科学,也象现代的技术(举例来说)一样,是社会主义生产的条件,而无产阶级尽管有极其强烈的愿望,却不能创造出现代的经济科学,也不能创造出现代的技术;这两种东西都是从现代社会发展过程中产生出来的。但科学的代表人物并不是无产阶级,而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现代社会主义也就是从这一阶层的个别人物的头脑中产生的,他们把这个学说传授给才智出众的无产者,后者又在条件许可的地方把它灌输到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中去。可见,社会主义意识是一种从外面灌输到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中去的东西,而不是一种从这个斗争中自发地产生出来的东西。因此,旧海因菲尔德纲领说得非常正确:社会民主党的任务就是把认清无产阶级的地位及其任务的这种意识灌输到无产阶级中去。假使这种意识会自然而然地从阶级斗争中产生出来,那就没有必要这样做了。”[14]P37

    但是,考茨基的这段话明显地将科学与意识混为一谈了。如果说在马克思恩格斯所领导的国际工人协会在英国创办之后,英国工人还缺乏现代社会主义意识,那么,这既不是由于缺乏马克思主义者的灌输,也不是由于自发的工人运动只能形成并且只会坚守工联主义的意识,而是由于英国的其他特殊条件造成的。早在1845年,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中,恩格斯就指出,“贫困教人去祈祷,而更重要得多的是教人去思考和行动。英国工人几乎都不会读,更不会写,但是他们自己的和全民族的利益是什么,他们却知道得很清楚。资产阶级的特殊利益是什么,他们能够从这个资产阶级那里得到些什么,他们也是知道的。虽然他们不会写,可是他们会说,并且会在大庭广众之中说。虽然他们不会算,可是他们对政治经济学概念的理解足以使他们看穿主张取消谷物税的资产者,并且驳倒他们。虽然他们完全不了解教士们费尽心机给他们讲的天国的问题,可是他们很了解人间的即政治的和社会的问题。”[10]PP398-399“英国人的积极抗议是不会不发生影响的:它把资产阶级的贪得无厌的欲望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使工人对有产阶级的社会的和政治的万能权力的反抗不致消沉下去。它同时也向工人证明,要粉碎资产阶级的势力,除了工会和罢工,还需要更多的东西。”[10]P506也就是说,现实的斗争已经教育工人阶级去超越工联主义。而在1854年英国工人阶级就在曼彻斯特创办了工人议会并邀请马克思作为名誉代表参加,这个工人议会要比俄国工人创办的苏维埃早了半个世纪。但是,英国资产阶级的世界垄断地位,使得他们得以用小恩小惠来收买本国工人阶级中的一些上层人士,消解工人的社会主义意识。恩格斯曾就此指出,“参与世界市场的统治,过去是而且现在依然是英国工人在政治上消极无为的经济基础。他们既然充当了资产阶级在经济上利用这种垄断地位的尾巴,并且毕竟总是分享资产阶级的利润,那他们自然就会在政治方面充当‘大自由党’的尾巴,而这个党又给他们一些小恩小惠,如承认他们有建立工联和罢工的权利,不再坚持无限制的工作日,并给予那些报酬较高的工人以投票权。但是,一旦美国和其他工业国家的联合竞争,对这种垄断打开一个相当大的缺口(在铁的方面,这已为期不远;在棉花方面,可惜还很远),那时你就会看到,这里将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13]PP59-60

    事实上,尽管第二国际的领导人在一战爆发时用机会主义取代了马克思主义来向各国工人阶级进行灌输,尽管考茨基在报刊上硬要工人相信各交战国的社会党人之间就反战行动达成协议是不可能的,但交战的英德两国的工人士兵却举行了联欢,在两军战壕之间的地带进行了友好接触。[15]P182这一联欢事件所表达出来的决不是工联主义意识而只能是列宁所说的社会民主主义的意识。这个意识也不能算是谁从外面灌输给英德两国工人的。相反地,倒是列宁知道这个消息后,才号召支持各交战国士兵在所有的战壕内和整个战场上举行联欢。而当苏俄红军反击波兰白军的攻击,兵临华沙城下时,英国政府对苏维埃俄国政府提出了最后通牒。这时,“虽然英国工人的领袖中十分之九是奸诈的孟什维克,工人们还是用成立‘行动委员会’回答了这一举动。……‘行动委员会’也是不分党派的全体工人的联合组织。这个联合组织同政府分庭抗礼,而其中的孟什维克也不得不采取半布尔什维克的立场。”[16]P278尽管这个超越工联主义的行动委员会的创立与苏俄红军的胜利进军有关,但很难说这种意识是谁从外面灌输给英国工人的。

    其实,列宁也曾提到,不能说工人不参加创立思想体系的工作。“但他们不是以工人的身分来参加,而是以社会主义理论家的身分、以蒲鲁东和魏特林一类人的身分来参加的,换句话说,只有当他们能在某种程度上掌握他们那个时代的知识并把它向前推进的时候,他们才能在相应的程度上参加这一工作。”[14]P38既然如此,那么当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科学理论时,同样可以认为他们也不是以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身分,而是以社会主义理论家的身分来创立的。

    应当说,现代社会主义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头脑中产生出来时,并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与工人阶级的实践活动有着密切的关系。事实上,《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被人邀请的情况下写出来的,而邀请者显然不会只有工联主义的意识。

    总之,马克思和恩格斯并不认为他们在社会主义意识方面对工人阶级进行了灌输,他们也一再强调工人阶级的解放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事。恩格斯在马克思去世后评价马克思的贡献时也没有提到马克思曾经灌输了什么意识。

     当然,列宁主张从外面把社会民主主义即现代社会主义意识灌输给工人阶级,尤其是相对落后国家的工人阶级,也没有错。毕竟,要让工人阶级自发地产生这些意识,需要经过漫长的岁月和付出不断遭受挫折的巨大代价。既然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已经发现了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就要利用这个发现推动历史的进步,加速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意识的形成,就像如今学校的课堂上会讲授科学知识和灌输科学意识,而不是等着学生们自己去重新发现人类花费了上千年的时间早已发现了的科学道理并自发地产生科学意识一样。

三、列宁关于灌输的其他论述

    按照前面引述过的恩格斯的说法,不要把别人很快就会学会的一些东西灌输给他们,但是对于别人不是很快就会学会的东西,灌输无疑会起到节省时间,进而大大降低在黑暗中摸索的代价的作用。而列宁也曾指出,“俄国社会主义者越是迅速了解在现代知识水平上,不可能有马克思主义之外的革命理论,越是迅速集中他们的全部力量来把这个理论在理论上和实践上运用于俄国,革命工作的成功就会越可靠越迅速。”[17]P293他还批评,“有人说我们应该把政治自由思想“逐渐地”灌输给群众,好象我们一直把这些思想向群众灌输得太快了,应该放慢一点,节制一点,这不能不说是态度冷淡和目光短浅!!”[18]P293他还强调,马克思为了推动德国发生革命,也曾在“《告同盟书》中向共产主义者同盟的盟员们强行灌输(请原谅我这么说)现在我们看来是初步常识的真理。”[19]P227

    的确,俄国十月革命能够迅速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俄共(布)在俄国人民中间进行了有成效的灌输。“正是我们灌输到广大人民群众意识中去的这个政策,‘政权归苏维埃’这个口号,使我们能够在十月间在彼得堡十分容易地取得了胜利,并把最近几个月的俄国革命变成了一次全面的胜利进军。”[20]P2

    在这里,我们看到被灌输的不仅仅是意识和思想,甚至还可以包括政策和口号等;而且灌输的对象也不仅仅是工人阶级,还包括更广大的人民群众。“为了向工人灌输政治知识,社会民主党人应当到居民的一切阶级中去,应当派出自己的队伍分赴各个方面。”[14]P76“保持知识分子和小市民急于抛弃的革命斗争传统,发扬和巩固这种传统,把它灌输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意识中去,把它带到必然到来的民主运动的下一次高潮中去。”[21]P32而为了进行有成效的灌输,列宁强调要把“理论通俗化”[17]P284。而为了吸引无产阶级中水平低的最不开展的部分,列宁指出,要“善于适应最低的理解水平,习惯于把‘眼前的要求和利益’提到首位”[18]P233,“要善于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并且能够借助于日常生活中他们所知道的事实”[18]P277,“”。当然,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工人的觉悟程度,而不是忽视工人的“先进部分的利益和要求,企图把它降低到水平低的部分的认识水平”[18]P277。

    在列宁关于灌输的论述中,一个值得注意的方面,就是他多次提及来自资产阶级方面的反面灌输。例如,“‘批评自由’就是机会主义派在社会民主党内的自由,就是把社会民主党变为主张改良的民主政党的自由,就是把资产阶级思想和资产阶级因素灌输到社会主义运动中来的自由。”[14]P8“俄国解放联盟中央委员会打着非党立场的幌子向工人抛出资产阶级论调,向他们灌输资产阶级思想,用资产阶级的烟雾模糊他们的社会主义意识。”[19]P269“立宪幻想,这是现在立宪民主党的数百万份报纸趁社会主义报纸被迫沉默的时机,向人民头脑中灌输的政治机会主义的和资产阶级的毒素。”[22]P314等等。还有一些反面的灌输则来自当年俄国社会民主党内部一些成员的错误主张。例如,“普列汉诺夫的这种估计引起了数不清的背叛性的评论!无数双龌龊的自由派的手抓住了他,要把有害的思想和庸俗的妥协精神灌输给工人群众!”[21]P40“亚·波格丹诺夫的整个写作活动不外是企图向无产阶级意识灌输经过粉饰的资产阶级哲学家的唯心主义概念。”[23]P366

    除了反面灌输之外,列宁也注意到了灌输中一些错误做法。例如,他批评,过去和现在“都有一些人肆意歪曲学校不脱离政治的原则,简单生硬地把政治灌输给尚未准备好接受政治的正在成长的年青一代。毫无疑问,我们将坚持不懈地同这种随心所欲地运用基本原则的行为作斗争。”[24]P422

    显然,正面的灌输如果不克服错误的做法,不与种种反面灌输进行斗争,就不能顺利地进行。而正面的灌输要能最终达到效果,还得依靠实践的验证来说服群众。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需要通过革命斗争的实践灌输给工人群众。”[25]P24“不能采用向工人劈头盖脑地灌输一大堆理论论证的办法。”[16]P329“资本主义愈发展,政治斗争愈尖锐,就有更多的人相信我们的话,相信我们的话被实际生活(或者说被历史)所证实。”[26]P166“我们提出的‘全部政权归苏维埃’的口号已经经过群众长期历史经验的实际检验而成为他们的切身要求。”[20]P3

    最后,在谈到培养共产主义青年时,列宁深刻地指出,“培养共产主义青年,决不是向他们灌输关于道德的各种美丽动听的言词和准则。……训练、培养和教育要是只限于学校以内,而与沸腾的实际生活脱离,那我们是不会信赖的。”[16]P307

四、几点启示

    一直以来,有人把灌输视为思想政治教育的原则,但是,在上面所引述的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论述灌输的地方,灌输都是不能当作原则来使用的,而只能当作方法来使用。当然,这里所说的“方法”,不是指具体的操作方式,比如如何在课堂里进行讲授,要不要进行街头宣讲,如何借助记录片和电视剧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等等,而是指总体意义上的方法。也就是说,这些课堂讲授、街头宣传、电视教育都只是在进行灌输。

    因此,这些几乎都是在《试论思想政治教育的目的、本质、原则和方法》一文所不曾提到的论述,但仍然支持该文的结论即“思想政治教育的方法是灌输,是同一切巩固非社会主义思想体系的企图作斗争,使马克思主义理论能够持续和高强度地接触广大人民群众。”

    而从本文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引述中,还可以得到以下一些问题的启示。

    一是灌输什么的问题。首先要灌输的还是社会主义意识和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要排除资产阶级思想对于人民群众的社会主义意识的干扰。其次要灌输的是共产主义思想、现实主义的观点和马克思主义理论。这都要求使马克思主义理论能够接触到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要“接触到无产阶级中水平低的最不开展的部分”[18]P233。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宣传思想工作就是要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要深入开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宣传教育,把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和凝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之下。”、“坚持团结稳定鼓劲、正面宣传为主”等等都是与此相一致的结合当前中国实际的具体指示。

    二是谁来灌输的问题。除了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以及党员干部,理所当然地要负责对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工人群众进行灌输外,还要特别注意沸腾的实际生活对于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对青少年的影响。最终要通过社会实践活动来使得我们所灌输的思想意识等成为广大人民群众自身的要求和追求,并使其重视和自觉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也是为什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做好宣传思想工作必须全党动手”的原因。

    三是如何灌输的问题。首先要按不同的理论和觉悟水平区分群众,分类进行灌输教育。对于尚未准备好接受政治的正在成长的年青一代,要先使其准备好;对于觉悟水平和理论水平较低的群众,要善于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并且能够借助于日常生活中他们所知道的事实;对于觉悟水平和理论水平较高的群众,则要引导他们完全掌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相关理论,并使之能够运用于实践。总之,“要用最有效的方式影响自己的听众,在阐明某个真理时,要尽可能对他们有更大的说服力,使他们更容易领会,并且给他们留下更鲜明更深刻的印象。”[27]PP21-22而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中也强调“把握好时、度、效,增强吸引力和感染力,让群众爱听爱看、产生共鸣,充分发挥正面宣传鼓舞人、激励人的作用。”

    总之,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灌输的论述,对于我们深入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的精神,进一步落实习总书记的讲话具有十分现实的意义。

参考文献:

[1]余斌:《试论思想政治教育的目的、本质、原则和方法》,载《中国高等教育》2011年第7期。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61年版。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3卷,人民出版社1973年版。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人民出版社1971年版。

[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7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8]《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人民出版社1964年版。

[1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

[1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人民出版社1963年版。

[1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卷,人民出版社1971年版。

[1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6卷,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

[14]《列宁全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15]《列宁全集》第26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

[16]《列宁全集》第39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17]《列宁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18]《列宁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19]《列宁全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20]《列宁全集》第34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21]《列宁全集》第17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

[22]《列宁全集》第12卷,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23]《列宁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24]《列宁全集》第35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25]《列宁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26]《列宁全集》第13卷,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27]《列宁全集》第21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余斌
余斌
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1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