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秀林:先正达了进中国门,我们的反对有用吗?

顾秀林 2017-05-09 浏览:

先正达了进中国门,我们的反对有用吗?

顾秀林

顾秀林:先正达了进中国门,我们的反对有用吗?

  一、静悄悄的背后

  从四月初到五一前后似乎风平浪静,关于转基因的事消息很少,连科普都不冒泡了。

  其实消息早就来了。如果我们用读情报的眼睛去读新闻的话,4月12日消息就来了——中国商务部批准中国化工集团以430亿美元收购先正达。(2017-04-12 22:27:52来源:FX168财经网http://finance.ifeng.com/a/20170412/15298607_0.shtml

  消息很短,还是转述外媒(这是一贯手法),闪烁其词,让人看轻了新闻分量。事实是:十几个外国政府国际机构批准后,中国商务部也批准了此案,虽然新闻中马上又说“还要等待印度的首肯”,似乎连阿三的脸色我们都得看;然后文中又用了“几近完成”这样的措辞,似乎还没有走到最后的结局。

  我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按照“几近完成”去接受了它。从那是到现在,我还写过备忘录六《转基因华夏国倒计时》(4月25日)等,就是潜在接受了“几近完成”的思路下写的。

  真是不应该。

  刚刚看到网友的疑问,也是被迷惑了,不相信终局已到。

  短短的新闻报道还透露了重大军情:“目前还有两个同行业内的大型并购正在进行中”:

  1.上周(即4月初),欧盟委员会有条件批准了美国化工公司陶氏化学和杜邦价值1300亿美元的合并——欧盟批准中化收购先正达也在此时;欧委会竞争机构的附条件批准在2月份就做了

  2.德国制药及化工集团拜耳也在去年与美国农药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达成了660亿美元的收购协议——这是很久以前的消息,也就是:没有任何进展。

  此时此刻,先正达一只脚已经在中国国门的这一边了,而开始最早、鼓噪声最高的陶氏杜邦合并,才走了一半程序;比中化要约收购先正达更早就唱高调,要收购先正达的孟山都公司,佯攻之后一转身一变脸,去求德国的拜耳收留。先正达已经入中国国门之时,拜耳收购孟山都,八字连一撇都没描完。

  这就是最大的军情:中国又一次被狠狠地耍了。

  所谓的全球农业种子农药转基因公司大规模重组中,只有一单“买卖”是真的,即中化收购先正达,别的都是假的——杜邦和陶氏化学合并与否都无关紧要;孟山都想去德国、但德国不想要。德国做得很绝门:去年立法严格禁转(2016-11-2),今年放纵老百姓上街游行(2017-1-21),旗帜上标语上直接写满“孟山都滚”。(30张照片 http://t.cn/RXjKM6G)。尽管还有五十多个美军基地戳在德国国土上,德国老百姓上街反对转基因和孟山都还是可以的。孟山都恶贯满盈,连自己的母国都容不了它,卖身没人要,我很乐见它死无葬身之地。

  我早就这样分析过,也表达过,即所谓的全球重组,别看那么多唱高调的,其实都是为中化收购先正达敲边鼓的,一到先正达落地中国,那两台戏就会散场。我的预言实现了一半,下面的戏我们边等边看可也。

  先正达落地中国的事一确定,台面上的大戏马上进入新的高潮。4月24日,彭博新闻热情洋溢地报道,美国6万农民集体起诉先正达公司“抢跑违规”,导致中国退运了含有中国没批准的转基因成分的玉米,因而耽误了他们挣钱。见“先正达趁并购将农民怨气转送到中国门口为转基因玉米辩护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7,04,24/syngenta,defends,gmo,corn,as,

  @陈一文顾问

  【美数万农民与粮商巨头起诉先正达,赔偿罚款总额可能达130亿美元:由并购先正达中国化工集团承担】中国化工集团并购先正达成本为此可能从430亿美元剧增为560亿美元!如不紧急阻止该项并购,竭力推动该项并购高官载入史册美名:致中华民族自残,送大礼做冤大头!【中国化工集团并购先正达:亡国灭种!】 

  这说的是著名的2013年中国退运美国转基因玉米事件。起因是2011年先正达在美国推广自己的抗虫转基因玉米新品种MIR162时,事先说好就是向中国出口的,但是据中国农业部官员披露,先正达并没有依法【及时】向中国提出进口转基因新品种的安全审批申请,而是直接把转基因船货送到中国。起初卸过几船,后来被我国海关查出“非法转基因成分”而被拒收。说是拒收,也就是暂时储存在港口,既没有倒海里也没有运回美国,只是没有马上入关而已。这样的退运,总量140万吨左右。2014年底奥巴马总统在官方场合亲自过问过此事,然后退运的就不退了,再往后中方是一路开绿灯。

  先正达卖种子,居全球第三,年销售额150亿美元;而美国农民索赔退运损失这一项,总额就达到了130亿美元。

  先正达农药杀死蜜蜂的事情也被提起了诉讼,索赔多少我们还不知道。

  诉讼开始之时,先正达已经不再是瑞士公司,而是中国中化的了。该谁负责赔偿呢?

  再细看交易信息,原来430亿美元只是“股权对价”,只是收购总代价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根据“界面新闻”:【图解】中国化工430亿美元“拿下”先正达,(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283546.html) 另外还有三大项合计74亿美元的支出:20亿美元的“财务收入”(怎么看它像传说中的分手费呢),50亿美元“债务重组贷款”,4亿美元“流动资金贷款”,因此真实的总价是504亿美元。

  这里面包括先正达一旦败诉要赔的130亿美元吗?我看不出来。不像。

  先正达农药毒死蜜蜂的事情刚刚开始算账,也会被索赔。总共要赔多少呢?天知道。为了先正达,中国要付出多少冤枉钱,恐怕只有天知道。

  三周前先正达已经悄悄走下花轿,掀开盖头,坐在炕上了。

  现在不管说什么也没法改变了。

  二、我们的反对有用吗?

  从2016年2月3日开始,中化要收购先正达的消息我们一直高度关注、并且坚决反对,为此四次发出公开信,由92岁高龄的前化工部长秦仲达带头,征集到的签名第一次1700,到现在有3000(http://www.shiwuzq.org/portal.php?mod=view&aid=1103),刚才又收到800个。

  当然我们还是没有能力阻挡。3800这个数字,相比于十万百万来说很小,但绝不是微不足道。

  我们一日不停地反对了一年零两个月,最后先正达还是来了。我本人很清楚地知道,我们没有能力阻挡这件事,签名的人再多也挡不住,就像今天哪怕人民群众中90%不接受转基因食品,也扭转不了已经走了38年的转基因路线一样。我们一时还不能改变局面,因为中国在转基因的路线上走得太远,在转基因的泥潭里陷得太深了。

  有没有用,我们也必须表态。我们已经反复表明了态度和立场。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因为事关生死存亡。就像我从第一次发言就提出并坚持至今极端反转的立场和态度一样。

  我必须坚持这个立场:中国应该对转基因一刀切,应该立即拉闸,必须永远不在农业中运用转基因技术。我明知一时做不到也要这样坚持。我们反转已经反了8年,群众的大多数已经认同了我们,但还是不能扭转局面,不但没有改弦易辙,还把先正达高价请到中国来了。

  放眼往前看,也许我们即使再反对5年甚至更久,也许到了全世界都脱离了转基因泥潭的那天,中国也还是不一定能实现一刀切拉闸,因为转匪科匪越是没有退路就越是要继续走这条死路;我则必须而且只能坚持这个最基本的立场。如果没有人坚持的话,就是到了全世界都一刀切拉了闸很久之后,中国也还是不一定会找到上岸的路径,而是只会更悲惨地在更深的深渊里更绝望地挣扎。而全世界无处可去的转基因黑手党,多么希望有一个像中国这样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最后堡垒,把这个科学加商业的大骗局延续得尽可能长久?

  放眼往全世界看一看,一刀切拉闸禁止转基因,正在浩浩荡荡地进行。把转基因从地球上彻底消灭掉,或早或晚,一定会实现。

  中国为什么在这个骗局里落得这么悲惨?首要原因为它挟持了巨大的政治合法性。我反复提到1979年1月31日d和卡特签署的中美科技战略合作协定。正是从这里开始,作为一项技术的转基因,被赋予了无与伦比的巨大的政治合法性,开始了它在中国的旅程。仅仅用了38年时间,转基因技术就把4000年之久的中国农业传统基本上连根拔起来了。40:4000,以一当百。

  转基因在中国得到的政治合法性,为它遮盖了技术上和科学原理上的每一个陷阱,也给转基因技术的打手们以明亮的光环、使转基因帮伙能鼓起巨大的气势。这是一个物质的力量,所以只能用物质的力量去摧毁。我们今天还没有扭转局面的力量,但是将来一定会有。

  我们反对收购先正达有用吗?我们要求禁止转基因用于农业,有用吗?反对了一年多先正达仍然如期而至,我们是不是失败了?反转反了8年,转基因基本上普及到了全中国,我们是不是失败了?

  现在就论输赢,还早了一点。转基因所挟持的政治合法性和技术合法性,和伪科学的欺骗性,是新的三座大山,我们只有搬倒它们才能赢。我们唤醒全国人民的时候,全世界反转在科学领域取得更大胜利的时候,就是三座大山倒掉的那一天。

  具体一点,俄罗斯为什么能率先一刀切拉闸,中国却不能?因为俄罗斯两只脚站在磐石上,中国两只脚站在泥潭里,这是没法比的。俄罗斯也是修行百年才得了一个正果:从斯大林时代就拒绝了遗传决定论的错误科学方向,没让转基因科匪帮在俄国成气候,也没养出成建制的转基因伪军;俄罗斯科学家因此获得做老鼠遗传实验的政治合法性,所以拿得出转基因断子绝孙的科学证据。俄罗斯经历了巨变之后,再次把第一政治合法性放到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一边,把斗争哲学捡起来。这样一环扣一环,一步接一步,哪里是普京说一句话签一个字那么简单?

  三、诛心和心魔

  先正达一旦变成中国的公司,6万美国农民就敢来起诉索赔了。照我看,那些资本主义的农场主,虽然也被转基因势力利用、也受草甘膦之害,但是他们所处的地位使他们与中国人民的利益相对抗,而且他们应属于被“诛心”的一族。诛心族是不讲理的,跟他们打交道,和气点用法律,不行就得来更硬的。

  瑞士公司先正达,和美国公司孟山是一路货。早在2000年,有个德国农民格洛克纳就起诉过先正达公司,因为他种了先正达的转基因玉米喂牛,结果牛全死了。先正达是怎么回应的?它不仅不承认它的转基因玉米有毒、不仅指使检测实验室出假报告,还把原告关到监狱里呆了一年。格洛克纳曾当面告诉我,那些牛拉的屎都有毒,牛屎落地造成土壤中毒,7年不能耕种。

  当“人民食物主权”2017年4月22日在微博发布我们的第三次公开信时(http://www.shiwuzq.org/portal.php?mod=view&aid=1103 ) ,有一个跟帖评论这样说:

  说句两边都得罪的话,因为反对转基因而反对收购先正达是因噎废食。先正达总部在瑞士。瑞士人民公投禁止种植转基因农作物,但瑞士人民要求关闭先正达了吗?先正达作为全球数一数二的植保公司,其领先的技术可远远不限于转基因。 反对转基因不应该变成反科学。 

  这是一个非常高明的评论,119个字编成了一个连环套。

  作者提到几个事实:第一瑞士是最早实行严格禁转的国家,经过前后两次公民投票决定严禁在本国种植转基因,也不许把转基因用于食品。第二次公投有效期还有三四年,到期时瑞士还会再搞全民公投、还会继续禁转,也就是永远不给转基因在瑞士消费的政治合法性。第二个事实:先正达是一家瑞士公司,是搞转基因和农药的巨头;第三,一个衍生的事实:瑞士人民坚决不吃转基因,瑞士这个国家却养着一个干转基因的巨头公司;第四,一个隐含的事实:至少有一部分瑞士人民(也许是大多数)不反对先正达弄出转基因去给任何一个国家人民吃。

  评论者本人的立场,显然是支持中化收购先正达,原因可以找出三点:(1)先正达的农药技术全球领先,潜台词是“这是好事情”;(2)反对转基因就算了,还反对收购先正达,这叫因噎废食;潜台词“反对收购先正达是无理取闹”,(3)反转可以,反科学不行。潜台词就是“文傻”反转。

  我感觉这是遇到了比著名滚刀肉方舟子更能搅合的辩手。

  评论者还发了一问:瑞士人民要求关闭先正达了吗?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提问的。言下之意,先正达公司之存在所依托的政治合法性,谁能反对?谁敢反对?

  是的,现在没人敢反对。

  瑞士人民,多么高大上的北欧优等种族,都不反对关闭先正达,那么先正达从瑞士搬到中国(法律意义上),在中国继续发展,又怎么啦?反什么反?

  这问题提的真好,大大激发了我的思考。是的,先正达的转基因,同孟山都拜耳的转基因一样,是给挨饿的穷人和无知的科盲吃的,今后主要就是给中国人吃的,瑞士人民当然不用管。转基因的毒害性,因其缓慢而难以捕捉,转基因的政治合法性,因超级大国的霸道和WTO的蛮横而强势;把转基因撒出去、利用危害逐渐暴露的漫长过程合法地大赚钱,是各国转匪科匪干了二十年的行当,成为合法常态,谁来反?

  转基因时代是一个黑白颠倒的世界。

  有“以邻为壑”一说。以邻为壑只是小害。今日大害是以邻为敌,并设科学技术商业之计慢慢杀灭之。地球上的民族是相互为邻的。今天却以邻为敌了。本人四年前写过一篇《2016备忘录(二十)共济会与转基因》加以分析(http://t.cn/R5fvJJ5

  整个世界在改革和全球化浊流中被诛心。

  洗心革面,脱胎换骨,浴火重生,也许是人类的21世纪必修课。

  己所不欲强施于人,是战争逻辑。

  通过市场通过散布转基因而非动用枪炮打仗,是新帝国主义新殖民主义,

  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回答“瑞士人民要求关闭先正达了吗”这个问题:只有到了瑞士人民要求关闭先正达、德国人民要求关闭拜耳巴斯夫、美国人民亲手关闭杜邦陶氏孟山都那天,全世界人民的反转战争才能得到最终胜利。这一天距今天还远,科学教市场教、把先正达称为植保公司的蒙眼教,现在还太多。

  四、草甘膦渗透了你我它

  这是昨天贴出的博文题目(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88d2520102yu8c.html )

  草甘膦进入人体后,会模拟一种蛋白质——甘氨酸的功能,强占甘氨酸在蛋白质合成中的位置,合成一种功能不同而又难以水解的另类蛋白质。通过这个机制草甘膦能渗透到动物体内,全身,制造出一种全新的污染:内涵性污染。

  这种奇异物质在人体内的存在,会激发免疫攻击,造成一系列自身免疫疾病:从自闭症到I型糖尿病、多种硬化症、炎性肠道疾病、水泻、脊髓炎性视神经缺陷,等等。这里还没有涉及癌症。

  更令人不安的是,草甘膦普遍存在于疫苗中。因为制做疫苗的材料,来自猪牛的皮骨蛋白血清,由于动物吃的转基因饲料含有草甘膦残留,由于草甘膦模拟甘氨酸而渗透动物全身,但是草甘膦进入人体会重演在动物体内发生的一幕……

  人类真切地暴露在转基因和草甘膦等所带来的死生存亡的威胁面前。不采取行动是有严重后果的。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顾秀林
顾秀林
云南财经大学特聘教授
0
0
0
0
0
15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