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农业没有前途

顾秀林 2017-01-30 浏览:

 

转基因农业没有前途

顾秀林

转基因育种技术,曾被誉为农业的第二次绿色革命、21世纪最有开发潜力的新技术,甚至可能是农业技术进步的终点站。然而争议一直存在并愈演愈烈,商业化应用20年,转基因不但没有被逐步接受的迹象,相反遇到了来自科学和实践两个方面的更深刻的质疑、挑战和否定,并且被60多个国家不同程度地禁止。第一代转基因技术仅20年已失败。转基因危害环境、危害人畜健康,破坏农民生计,孟山都公司犯了众怒。

第一代转基因农业技术,只有抗除草剂和抗虫两大类,连带捆绑应用的草甘膦除草剂,三者都已经在实践中失败。最近5年来,国际科学界对转基因技术危害性的认定越来越明确,各国不赞成继续应用该技术的舆情也越来越明朗,40多国几百城市数百万群众连续四年上街游行,所表达的诉求都是:拒绝转基因,反对孟山都。十几年来转基因快速推广的趋势,已在2014年停止。

第二代转基因技术以基因编辑法为重心,以抗旱抗涝抗病虫害改变产品品质为研发方向,但是目前还没有第二代技术能造成新的应用趋势的迹象,没有出现像第一代技术那样的可供大面积推广的新品种。

全世界与转基因渐行渐远。全球科学界对转基因技术危害性的认定越来越明确,实践的后果越来越不利于转基因技术的继续应用,拒绝转基因是各国一致的民情表达。

仍然坚持第一代技术、走全盘转基因化路线的,只有中国。

此时此刻,我们应当怎样预期长期趋势?怎样判断农业技术的长期走向?是否应该调整不适应新局面的现行有关政策?

一、转基因技术失败了

转基因商业化推广20年,全世界种植转基因作物的耕地占全部耕地11%,全世界三分之一的玉米、90%的大豆和80%的棉花是转基因产品。西方的主粮作物小麦,没有实行转基因商业化,亚洲主粮水稻,未经批准非法的转基因品种正在中国大规模种植和消费。 

转基因农业技术推广应用的20年,伴随着愈演愈烈的矛盾。实践的结果表明,转基因技术是失败的技术。最近国外主流媒体开始刊登真实的报道,这是一种征兆:公开承认转基因技术失败的时刻已经临近了。

1. 20161020日,美国纽约时报发表整版报道指出:转基因技术承诺的好事——增产和减药,都没有兑现。相反在美国和加拿大,大规模应用转基因技术造成了减产,与抗除草剂的转基因农作物捆绑应用的草甘膦除草剂用量大增,对环境和人类健康的恶果已经无法掩盖。(转自光明网 2016-12-27 15:39 :http://yp.gmw.cn/2016-12/27/content_23349922.htm

2. 抗除草剂的转基因产品是不安全的。20161219英国《自然》杂志在线刊物发表法国科学家塞拉利尼和英国科学家安东尼奥的论文指出:在欧洲被批准种植的孟山都转基因抗除草剂玉米NK603,其营养结构发生了本质上的改变:117种蛋白质和91种代谢产物不同于非转基因的亲本,有害物质尸胺腐胺明显增高;这个结果彻底颠覆了转基因生物工程唯一的理论依据——“实质上等同也就是说,认为转基因农产品可以是安全的理论依据崩溃了(见:《耐受农达的转基因玉米NK603多组学整合分析,揭示:转基因过程引发代谢紊乱》,刊登于光明网 2016-12-27 14:25 http://yp.gmw.cn/2016-12/27/content_23349068.htm

3. 转基因抗虫技术也失败了。靶标害虫迅速产生了抗药性,转基因玉米和转基因棉花都不再有抗靶标害虫的功效,次生害虫泛滥。几年前,美国错误地调整了抗虫转基因作物的种植规则,非转基因作物的混合种植比例即避难所20%缩减到5%,逼迫昆虫以更快的速度演化出抗性。抗虫的转基因技术已经失去了继续应用的理由。(来源:20161230日,英文网媒Plos One  http://www.gmwatch.org/news/latest-news/17395-growing-pest-resistance-shows-gm-bt-crop-technology-not-sustainable,美国大报赫芬顿邮报刊载)。

4. 与转基因抗除草剂技术捆绑应用的草甘膦除草剂,对它的危害性之争和转基因的争议同样激烈,抗草甘膦的超级草已泛滥成灾,抗除草剂的转基因技术失去了意义。世界上有两个国家禁止了喷洒草甘膦,第一个斯里兰卡(2014-3-16,全面禁止),第二个是法国(20161229,部分禁止,见福克斯新闻1229日报道http://www.foxnews.com/world/2016/12/29/france-bans-pesticides-in-public-green-spaces.html)。

5. 草甘膦除草剂造成实验鼠肝损伤,表现为没有酒精因素的脂肪肝。

第一代转基因技术的三个支柱全体失败:抗虫,抗除草剂,草甘膦除草剂。仅仅经过20年的应用,曾经被看好的生物技术就走向了自己的反面。

二、转基因大趋势已退潮

转基因农业技术1996年开始商业化,在高额补贴下,初期的推广的速度很快,至2014年停止扩张。共有28个国家批准种植和应用(食用、工业加工原料、做饲料或生物能源),除了中国以外,其他国家进口转基因农作物的用途都是饲料和工业加工原料,在中国主要是做食品,其次是饲料。

转基因农作物的种植高度集中在五-六个国家里。在地理分布上高度集于南北美洲。排名前五的是美国,巴西,阿根廷,印度,加拿大;前五国合计占转基因种植面积90%;发达国家仅美、加、澳、西班牙和葡萄牙5国,其余23个是发展中国家。其余23国中11国种植面积很小,可忽略其贡献。

中国目前排名第六。如果包括非法种植的面积,很有可能排名第四。

转基因的农产品以大豆为主(年产总量3亿吨),其次是棉花和玉米;在技术上,以抗除草剂类型为主(85%),其余为抗虫;种植地以美国(近一半)和南美洲为主(南北美洲合计80%以上)。参与其中的国家,批准种植一种以上转基因农作物的国家,2009年达到最高,为28个;2015年古巴退出、越南加入,仍是28个。转基因借助高补贴而推广,最高补贴水平达40%;转基因扩张的大趋势2014年停滞;2016年许多国家抵制和退出,颓势已成,今后再难反弹。

与任何一种新技术的推广历史完全不同,转基因技术的推广时间越久、范围越大,反对就越激烈;特别自2013年以来,全球反转的势头越来越高涨。2013524日,全球首次四十多国近500 城市的数百万群众同一天举行示威游行,提出反对转基因、反对孟山都的口号;随后连续年,每年的5月下旬都发生了相同方式相同口号的游行示威,参与的城市以美国最多,欧洲次之。中国为零。预计此行动会延续下去,并且得到加强。

在广泛的民意基础上,欧洲多个环保组织发起了拒绝转基因的区域(县市区镇)群众代表大会,已连续7年集会,会议规模越来越大。借2015年12月在巴黎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之机,二十一个关注食物安全、农药、环境问题的各国NGO发出联合声明,提出修订国际刑事犯罪相关法律、对孟山都提起国际公诉;其中有《再生国际》、《百万人反对孟山都》、美国有机消费者协会、国际有机农业联合会、《九种籽(Navdanya)》等。

此即20161014-16日在荷兰的海牙举行的人民集会和孟山都审判。 

    三、国际舆情反转:海牙审判孟山都  

二十一个发起机构之外,参与海牙的孟山都审判的各国各类群众组织和机构(NGO)多达1,166个。签名支持者89,028人,与会者来自司法界、法律界、政界、学术界,有科学家,农民,官员,媒体,消费者组织和独立个人。

德国前农业部长和法国前环境部长是两位核心人物,她们不仅参与筹备,还全程参加了会议。700多位到会者来自30多个国家。大多数参与者费用自理(除了受邀演讲人以外)。

孟山都公司在全世界犯了众怒,但是没有一个国际法庭或国家的法律系统能够把它作为被告加以审判。美国的一些相关国内法律被称为孟山都保护法,连美国最高法院也不能限制孟山都公司的任何活动;生物技术灭绝生态的罪行,至今还没有正式的定义,也不曾入刑。

国际司法界正在讨论将生态灭绝罪归类于种族灭绝。

此次审判虽然是民间组织的非正式审判,但是在程序上做到了尽可能正规和严谨。当事者对孟山都公司提出了指控、非正式法庭听取了证词,律师进行了法庭陈述,案卷将由法学教授和研究生整理成可提交给未来的正式庭审用的卷宗。

对孟山都提出的指控分为六类:

1. 触犯了人类享有安全,清洁,健康和可持续环境之权利 

2. 触犯了人民特别是儿童享有安全食物的权利

3. 破坏了人类享有尽可能高的健康标准的原则

4. 破坏独立科学研究所必须的思想自由和表达自由

5. 孟山都犯过战争罪

6. 灭绝生态罪。这个罪名正在被列入国际法典的反人类罪的路上。

以上信息表达的意义是:转基因技术和孟山都公司遭遇的反抗是国际性的、广泛的,并且性质十分严重,矛盾具有对抗的性质。

五位法官简介如下:

1.  阿根廷人,EleonorLamm,阿根廷门多萨市最高法院人权问题主任、巴塞罗那大学生物技术和法学观察组成员。

2. 加拿大人,Steven Shrybman,议会成员,农业和贸易政策研究所成员

3.  比利时人Francoise Tulkens,知名刑法专家,本庭主审法官,曾任欧洲人权法庭副厅长,联合国科索沃人权事务顾问团成员。自2013年起担任欧盟基本权力署科学委员会副主席。涉足的领域包括比较法学、欧洲刑法、青少年犯罪、人权保护体系等。

4. 塞内加尔人,Dior Fall sow ,塞内加尔第一位女性法官,曾任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法律总顾问,国际刑事法庭顾问,塞内加尔法学会创立者和荣誉主席。

5. 墨西哥人 Jorge Abraham Fernandez Souza ,墨西哥联邦法院行政法法官,2011-15年在常设人民法庭墨西哥分庭服务,在大学担任法学系主任。

 二十多个听证结束之后,对孟山都的罪行总结如下:

1. 破坏生物多样性和物种完整的内在价值的罪行。

2. 破坏授粉昆虫的生物多样性罪行;一些地方蜜蜂减少了75%

3. 破坏土壤罪——土壤肥力下降以及荒漠化。

4. 反农民罪——孟山都导致超过30万的印度农民自杀。

5. 搞政治宣传和撒谎,误导公众,掩盖罪行。

6. 攻击科学家和独立研究——如法国的塞拉利尼博士和英国的普兹泰博士。

7. 攻击民主——孟山都不断攻击印度、阿根廷、墨西哥等国家政府。

8. 剥夺人民的知情权。

9. 攻击民主制度——孟山都攻击了很多国家的反托拉斯机构、司法和政府福利机构。

10.  攻击生物安全和生物多样性公约——孟山都制造的基因污染严重违反了生物多样性公约以及所有的生物安全规范。

11.  反地球罪行——孟山都及其同行有毒产业集团是气候变化的罪魁祸首。

听证记录将被整理成诉讼材料卷宗,将来用于正式起诉。

2017年计划在德国科隆召开第二次人民的集会,继续审判孟山都。

这些足以表明,孟山都与广大人民有巨大的利益冲突,矛盾不可调和。

海牙人民集会对于农业发展的方向提出了再造合理的农业,即拒绝转基因和慎用化学投入品,回归传统。全球去转基因化、回归合理的农业技术路线的新趋势,已初现端倪。这条道路意味着去化学化去转基因化,也同时包含着一种时间顺序上的先后差异:发达国家先走一步,落后国家会继续农业的化学化和转基因化路线,包括中国在内,直到将来的某一个时刻,更多的历史条件具备之后出现转型。总之,美国式农业现代化不是将来农业发展的方向,连美国人自己都持这个观点。  

四、转基因农业的地缘政治格局 

美国早在1992年就宣布,生物技术全球战略对于美国而言,是21世纪仅次于金融的第二大全球战略。转基因在美国商业化8年后的2004年,孟山都公司在美欧推广转基因食品的计划受挫严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份研究报告提出,转基因生物技术的价值取决于中国。如果中国接受它,它就是黄金技术,否则就是垃圾技术。

非常重要的一件事:2001911事件后美国马上组建了国土安全部,并制定了生物国防法。这是迄今为止全球唯一的一部生物国防法。

2015年,转基因商业化进行到第19年。自201510月以来,发生了几起具有地缘政治意义的国际大事件。

1. 201510月,欧盟迫于成员国内的反转民意将转基因审批权下放至各成员国,欧洲主要国家全体即刻停止了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准许,欧盟28国只剩5国(西班牙、葡萄牙、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继续准许转基因种植。

2. 2016-7-4  俄罗斯通过立法严禁转基因作物的开发、种植、应用和交易;

3. 2016-7-29 美国联邦立法,强制标识第一代转基因产品。

4. 2016-11-2 德国议会批准了禁种转基因农作物的联邦法案(几乎没有报道)。

5. 2016-12-29 法国通过立法,禁止在公共空间喷洒草甘膦。 

6. 2016-12-18 中国黑龙江省人大通过立法,禁止省内种植、应用和交易转基因玉米小麦和大豆。

截至目前,以立法等形式禁止转基因种植的国家达到37个,部分禁止和限制转基因/草甘膦的国家近30个,两者相加总数超过60

俄罗斯禁止转基因的措施最彻底,全面停止一切生产、应用、消费和交易,连饲料中都禁转用转基因,只允许在严格控制的实验室里进行研究。俄罗斯的转基因科学研究不是服务于转基因农业的研究;俄罗斯事实上掌握着足以向他国发动生物战争的技术和材料,以至于美国对俄罗斯的一刀切禁转国策始终三缄其口;今天包括东欧在内的欧洲主要国家大都采取了反对转基因的立场,俄-欧联结,跨两大洲的无转基因的宽广地带已经出现。相邻的的中国,转基因生物的大规模应用造成的生物污染,为今后两大类区域之间产生矛盾埋下伏笔。

俄罗斯农业一旦限制和禁止了转基因,就呈现出很好的发展形势,一跃超过美国居小麦出口第一位;法国农业去化学化本已成就斐然,禁止了转基因和草甘膦除草剂之后,将会有更好的表现。

中国是全球唯一留在主粮转基因技术路线上的国家,更是唯一主动决定把农业体系进行转基因化并付诸实施的国家;在全球贸易格局中,中国又是转基因的大宗产品最大的目的地。转基因的危害将随时间的推移而积累,今后退出转基因的国家也会越来越多。中国在此国际格局中非常被动,今后的处境将更加艰难。

五、科学家的贡献

生物科学界、生命科学界对转基因的态度一贯分为两派,既有坚决支持的,也有坚决反对的。支持的多,反对的少。媒体的态度和科学界一致。

俄罗斯禁转、欧洲禁转,科学家做出了关键性的贡献。俄罗斯科学家2006年报告,转基因大豆导致实验鼠第三代雄性绝育,多次重复试验,结果完全一致,所用饲料就是我国大量进口的转基因大豆。英国科学家早在1998年就报道转基因马铃薯导致实验鼠发育不良和免疫干扰,转基因食品很快退出英国市场;法国科学家报道抗除草剂的转基因玉米导致实验鼠肝肾损伤、罹患肿瘤;特别是从未接触酒精的实验动物,仅因为饮水中有极低浓度的草甘膦,竟然患了脂肪肝。

这些科学家人数很少,发表研究结果后都遭遇了压力,或被边缘化,或遭到攻击,有的论文被撤稿,有的人失去学术前途,但恰恰因为他们的研究和发现被公布而引起的争论,把问题摆上桌面,奠定了俄罗斯和欧洲多国政府新决策的科学基础。事实表明,持反对立场的科学家人数虽然少,但是他们的观点是符合事实的正确观点,大多数科学家支持转基因的观点是不合理的。占多数的科学家也一定不代表真理。真理不在于人数多少,真理是辩出来的。

六、中国的判断和立场

全世界的科学界和商业界都曾经对转基因技术抱有很高的期望。随着应用推广,转基因的毒害性也推广开来,直接暴露在广大人民面前。虽然滞后了很多,美国和欧洲各国还是逐步调整了政策,从期望-支持-约束-禁止。俄罗斯彻底禁止一切应用,欧洲国家禁止种植,但是允许进口做饲料和工业原料。美国主流刊物去年以来大量发表不利于转基因的重磅报道,可以说停止转基因应用的趋势已经开始。目前带头的是俄国和法国。

我国对转基因的政策调整与其他国家方向相反,正如一家媒体所说:中国拥抱了转基因农业。为了维护这个政策的合理性,媒体和科学界都不情愿承认应用中发生的问题,反而试图去掩盖,对人民群众拒绝转基因的态度进行压制,以至于在拥抱转基因的路上走得很快。中国和正在脱离转基因的世界渐行渐远。

黑龙江立法禁止转基因,受到全国欢迎,但是按照十三五科技规划,转基因农作物商业化推广已经进入实施阶段,与大多数群众的愿望正相反。打破僵局的办法,第一措施是公开讨论:转基因的危害到底有多么危险,中国农业要不要跟随国际大趋势走去化学化去转基因化的路?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顾秀林
顾秀林
云南财经大学特聘教授
10
0
0
8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