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平:新乡村建设的理念方法

李昌平 2017-08-24 浏览:
内因是根本,重建农民和农民组织的主体性,始终是新农村建设的第一任务。重建农民及农民组织的主体性更要抓住重点。

  农民及农民组织的主体性建设

  内因是根本,重建农民和农民组织的主体性,始终是新农村建设的第一任务。重建农民及农民组织的主体性更要抓住重点。

  第一,必须基于土地集体所有制为基石的农民村社共同体重建,以增强农民及农民组织的主体性。

  第二,村社共同体内置合作金融是激活村社共同体的捷径。村社内置金融是将农民再组织起来、将资源资产资金集约经营起来、让财产权金融化证券化实现起来和产权交易起来、让成员权信用发达起来的最好办法。

  第三,将农民主导的统分结合双层经营体制完善起来——农民,农民组织为生产产品及其价值最大化做服务。

  本质目标及关键着力点

  协助农民建设有品质的生产和生活方式暨“建设未来村、共创新生活”。既要保留传统,又要创新适应未来发展。

  其核心是把人的建设放在第一位,靠人的提升来实现生产生活品质的提升。人的建设,就是建设有品格和品味的人——懂得尊重自己,懂得尊重别人,懂得尊重自然的人。乡建的根本目标主要是通过人的建设来实现,市场经济条件下,分散的小农是“主体性不足的人”,组织起来的小农才是“有主体性的人”,人建设的关键是农民组织建设。

  让垃圾不落地、污水不出村,形成小闭环。把创新放在第一位,让农民生产生活品质比城里人高,农村才有希望,这就是乡建的本质。

  新农村,有好山有好水有文化都很重要,但再好的山水文化,去一次不会去第二次。乡村民俗、旅游、休闲,但最重要是人与人间的关系。离开了人好这一条,其他条件再好也没有意义。

  乡村复杂系统梳理、修复和激活的过程

  复杂系统包括生态系统、生计系统、人文系统、治理系统和基础性支撑体系(包括金融)。

  在当下农村产品、产业和资金总体过剩的背景下,知识增量投入比资金增量投入更有效。

  新乡村建设需要不同专业背景的、有经验的人组成团队为复杂系统的修复与激活提供综合性“组织乡村、建设乡村、经营乡村”的解决方案,并协作农民及农民组织主导实施。这是一个有始无终的过程,更是一个需要长期、在地服务的过程。

  乡村规划设计也是农民和农民组织自己的事情

  乡村的硬件规划设计建设要以三生共赢(生产、生活、生态)为最基本的原则。乡村的基本组织制度、基本经营制度、基本治理制度等软件规划设计建设要以坚守土地集体所有制、村民共同富裕和党的领导为基本底线。

  村庄发展建设和治理的规划设计营造,是专业的人,协作农民及农民组织依据一定的原则、底线和规律自主创造的过程。

  新乡村建设是一个有始无终的过程

  需要农民组织主导、职业乡建人士长期陪伴

  规划设计部门和机构给农民一个规划设计文本后收钱走人的乡村规划设计服务,对农民的乡村建设几乎没有任何意义。

  把城市建设的一套规划设计服务与管理办法套用到乡村建设是不靠谱的。乡建需要在地化的综合服务供应商——中国乡建院,让不同专业背景的人员一起做,并且是一个长期落地式、陪伴式的过程。

  破解乡建“千斤拨不动四两”难题,服务才是王道

  村社内置金融有效将农村农民的组织体系、信用体系和产权交易体系建立起来,农民能够自主将资产资源资金集约经营起来,产生强大内生动力,激活乡村自然就可“四两拨千斤”了。

  “千斤拨不动四两”是当下乡村建设中的普遍状态,花成堆的金钱把乡村打扮得再漂亮,但很快也会变成新的存量。新乡村建设,必须探索“四两拨千斤”的乡建方法。硬件配置再好,如果软件不行,照样运行不起来。道路、水系等是农村各种系统有效运行的硬件基础体系。而乡村的组织体系、信用体系和产权交易体系等也是乡村各种系统有效运行的软件基础体系,甚至是更加重要的基础体系,更加稀缺的基础体系。很多村庄差的不是硬件基础体系,差的是软件基础体系的建设运营。

  学习型村庄是经营村庄的捷径

  对至少30%的村庄而言,建设村庄就是为了经营村庄。未来村、新生产生活,是经营村庄的基础条件之一。

  乡建既要留住优良的乡愁,更要勇于创新符合生态文明价值观的生产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学习型的示范村是经营村庄的捷径。

  把乡村建设成开放的价值创造平台

  ● 不同主体(全社会所有主体)能够在这个平台上创造价值、实现价值共振。

  ● 新乡村是各种要素(包括集体成员权)可以自由流动的村民共同体。

  ● 村社内置金融是支撑村社要素(包括成员权)流动的基础。

  ● 封闭的乡村,不是新乡村,是没有前途的乡村。

  乡建服务专业机构要有情怀和信仰

  信仰就是“为人民服务”,延安时期的共产党能单枪匹马在农村建立起党支部、农会、根据地,为游击战争和人民战争提供大后方,正是因为有信仰。

  技能+信仰=事半功倍,就能找到四两拨千斤之法。所以,职业化的专业乡建机构,最好的体制是“社会企业”。

  当今的新乡村建设也是县委书记的乡村建设

  乡建是对复杂巨系统的修复和激活,除资金外,要动组织、制度、体制、政策等,只有县委书记才有能力做整合和优化配置。县委书记必须懂得乡建、并且亲自抓、乡建才能事半功倍。

  不懂乡建的县委书记,专业的乡建服务机构必须对其进行培训,然后才能启动双方的合作乡建。否则,就只能在其领导的点上搞千斤拨四两的乡建面子工程。前些年搞的农民上楼就是笨蛋县委书记的乡建,真正的乡建机构要抵制这样的乡建。

  只有在“三起来”充分实现之后

  把乡建的重点放在生产和产业发展上才有意义

  在生产和产业过剩的背景下,所谓的调动农民生产积极性或发展产业优先的乡建,往往是劳民伤财的乡建。必须通过村社内置金融、创建内置金融村社新型组织体系——把农民组织起来、把资源资产资金集约经营起来、把产权交易起来,实现“三起来”。

  生产是农民的事情,农民生产有没有积极性是由收入所决定的,农民组织和政府永远要记住。

  为农民生产生活需要服务服务再服务,千万不要直接搞生产,也不要刺激农民搞生产。

  文 / 李昌平

  文章内容根据郝堂·乡村复兴讲坛授课录音整理而来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李昌平
李昌平
三农问题学者
2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