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从用《红色娘子军》招待尼克松谈起

作者:郭松民 来源: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2023-05-13

用源自西方的芭蕾舞讲述中国革命故事,《红色娘子军》由此成为毛主席提倡的洋为中用的典范。

01

现在人们都喜欢谈论文化自信的话题。

其实,新中国成立后,我们一直都不缺少文化自信,只是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又把文化自信遗失了。

至于遗失的原因,要完全说清楚,需要一篇长文章,这里暂不展开。

话说半个多世纪前的1972222日,北京城出现了相当有文化自信的一幕:前一天刚刚到访中国的美国总统尼克松,被中国方面招待观看革命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郭松民:从用《红色娘子军》招待尼克松谈起

《红色娘子军》,由一群挥舞着大刀和马枪的男女红军战士表演的芭蕾!

如果联想到几十年后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只有宽袍大袖的古典中国人形象,却没有现、当代中国人(更不要说革命军人)的形象,我们就更能感受到这场演出的卓尔不群了。

郭松民:从用《红色娘子军》招待尼克松谈起

二十世纪接待外国元首的礼仪,包括检阅仪仗队、国宴、观看文艺演出等等。

而用《红色娘子军》招待来访的外国元首,尤其是西方国家领导人,的确再合适不过了。

郭松民:从用《红色娘子军》招待尼克松谈起

首先,从形式上看,《红》采用的是芭蕾舞剧。

这一艺术形式孕育于十四世纪的意大利文艺复兴,降生于十七世纪后期路易十四的宫廷,十八世纪在法国日臻完美,到十九世纪末期,在俄罗斯进入鼎盛。

经过近五百年的流行与发展,芭蕾已经被世界大多数国家所接受,成为一种世界性的艺术语言,是一种公认的高雅艺术。

其次,从内容上来看,《红》讲述了被压迫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通过武装斗争赢得自身解放的故事。

用源自西方的芭蕾舞讲述中国革命故事,《红色娘子军》由此成为毛主席提倡的洋为中用的典范。

《红》包含了双重主题:一是阶级解放,二是女性解放。

其中阶级解放是女性解放前提和必要条件。没有阶级解放,吴琼花最好的前途,也无非是做南霸天的通房丫鬟,比起被鞭打、被关进水牢,这不过是换一种形式受压迫罢了。

更重要的是,《红》通过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的公开宣示以及不断响起的《国际歌》旋律,最终指向的是世界革命与人类的解放。

不言而喻,这同时意味着要推翻美帝国主义在全世界的统治。

郭松民:从用《红色娘子军》招待尼克松谈起

02

但是,中国方面并不担心《红色娘子军》会让尼克松感到不适,也不觉得有必要为了照顾尼克松的情绪而对剧情或主题做任何修改。

无疑,中国方面也不是为了故意让尼克松感到尴尬才请他看《红色娘子军》。

一切都是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不存在任何的刻意。

郭松民:从用《红色娘子军》招待尼克松谈起

是的,没有什么客气的,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这就是我们的核心价值观!

我们追求的就是全人类的解放,是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这比尼克松喜欢谈论的抽象的自由(见尼克松著《六次危机》)要高许多——岂止是高许多,简直是霄壤之别。因为抽象的自由通常会蜕变为少数人的自由,变成南霸天压迫吴琼花的自由,而这正是红色娘子军们所深恶痛绝,绝不接受的!

不知道尼克松在观剧时有没有想过美国和南霸天的关系?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一幕让我们看到了什么叫文化自信,也让我们领悟到了,文化自信是怎么来的。

郭松民:从用《红色娘子军》招待尼克松谈起

03

简言之,对中国而言,1840年以来的历史证明,没有革命文化,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文化自信。

所谓文化自信,无非就是对自身文化优越性的确信,而只有以人类的彻底解放为出发点与归宿的革命文化,才优越于迄今为止的一切人类文化,包括普世价值

郭松民:从用《红色娘子军》招待尼克松谈起

1992年,中央芭蕾舞团讨论要不要重新排演《红色娘子军》。

当时,有人以《红》是样板戏为由反对重排,但最后这种意见被否定,原因就在于,中国真正达到世界水平的芭蕾舞剧就这一部。

时间像流水一样快,倏忽三十多年过去了,《红色娘子军》仍然是就这一部

真不知道是应该为此感到骄傲,还是为此感到悲催?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郭松民
郭松民
《国企》杂志社研究部主任
10
2
0
0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