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难道你们都比毛泽东高明?

赵磊 2016-09-11 浏览:

难道你们都比毛泽东高明?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编辑部)

毛泽东同志离开我们已经40周年了。40年来,历史究竟是在不断地证伪,还是在不断地证实毛泽东同志的深远预见?

1980年,黄克诚同志有一个关于如何评价毛泽东同志的讲话(注1)。36年来,历史究竟是在不断地否定,还是在不断地验证黄克诚同志生前的忧虑?

下面,我摘几段黄老的讲话与大家分享,以此怀念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

——毛主席当时在政治上、军事上创造了一套路线、方针和政策,现在看来似乎很简单,但那时大家都没有经验,能搞出一套简单的东西就很了不起呀!那时的党中央就没能提出来。毛主席当时比我们不知要高明多少倍。我这里再举个小例子。我到井冈山后,毛主席提出军队不能发饷了,要搞供给制。我当时想:这个办法行得通吗?对于有觉悟的共产党员来说,这样做不成问题但很多战士不发饷怎么行呢?当兵的发饷、当官的发薪是一切旧军队的惯例。北伐时的国民革命军也是这样,当个少校每月就有一百几十块大洋。现在一下子交过来,队伍能带下去吗?我有些怀疑。可是后来,事实上这个办法行通了,只要干部带头、官兵一致,就行得通。

——现在有人讲这段历史,想用其他人来代替毛主席,好像别人比毛主席更高明、功劳更大,我说这完全是对历史开玩笑!

——红军到了闽西,在路线上争论很激烈。大概有三种意见:一种是拥护朱德同志的一种是拥护毛泽东同志的一种是中间的,这主要是陈毅同志。争论的结果,多数人不赞成毛主席的路线。毛主席的前委书记当不成了,只好下台休息养病。结果部队到了广东梅县,打了一个大败仗。只好派人请毛主席出来。毛主席说,我是搞政治的。他要求开党的代表大会,他来作报告。后来按照他的意见召开了红四军的第九次代表大会,形成了古田会议的决议,也就是《毛选》中的《关于纠正党内错误思想》那篇文章。这个决议解决了党内思想上、路线上的许多关键问题,对我军后来的建设起了很伟大的作用。

——有的人现在把古田会议说成是别人领导的,不是毛主席领导的。我听了以后真是啼笑皆非。我们党内现在有些人不顾历史事实,一说毛主席有错误,就好像什么正确的事情都不是他干的,错误的事情就都归他。这怎么行呢?

——紧接着敌人的第二次“围剿”就来了,蒋介石采取“步步为营”的方法,筑堡前进。项英没有什么作战经验,他主张跑,要离开苏区,把红军带走。开始,就毛主席一个人反对项英的逃跑主义,反对离开苏区,主张就地打仗。……毛主席当时以政治部主任的名义下命令指挥了部队。别人没有办法嘛!如果实行项英的办法,那就糟糕了,红军就要离开中央苏区,根据地就会丢掉。在这个关键时刻,毛主席的决策比任何人都要高明,这是明摆着的铁的历史事实。这段历史毛主席不好讲,别的人也没有讲。所以,很多同志都不知道。第三次反“围剿”时没有争论了,完全听毛主席的。

——遵义会议的情况是毛主席到三军团亲自传达的,我听到传达后很不满足。因为遵义会议上毛主席只批判了军事路线的错误,没有批判政治路线的错误。中央领导改组时,毛主席只当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总书记是洛甫同志,我觉得这样做还不够。经过了半年多实践。我才放弃原来的看法。才懂得不谈政治路线,只谈军事上的指挥错误,伤害的同志就不多,有利于团结。当时就是博古、李德这两个同志下了台,中央政治局的其他同志仍保留在领导岗位上,博古同志也保留在政治局内。特别到了同张国素作斗争的时候,我才更加认识到毛主席这个决策的无比正确。

——毛主席对中国革命的贡献,远远不止我讲的这些。我讲这些历史,只是想具体说明:“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绝不是颂扬、溢美之词,而是对历史公正的科学的论断。毛主席作为我们党和国家的主要缔造者,多次在危机中挽救了革命,这是我们党内任何其他人都不能比拟的。

——现在有人在批判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主席的这篇讲话无非是说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这与我们现在讲的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在实质上是一个意思。怎么能把这两个提法对立起来呢?离开了工农兵还谈得上什么人民?搞社会主义搞四化难道不是无产阶级政治吗?

——有人打着思想解放的幌子,否定毛主席的文艺思想。他们不愿为占我国人口百分之八十的农民服务,不愿为广大的工人服务、也不为勤勉工作的广大知识分子服务……。文艺创作和文艺介绍拿什么样的精神食粮给中国人民?拿什么来影响教育青年一代?

——如果丢掉了毛泽东思想,拿什么东西末代替呢?在我们中国的历史上,占统治地位长达二千年之久的是孔夫子的思想。这个思想经过民主革命后将近六十年时间,在我们国家已经起不了多少作用了。另一种思想就是孙中山先生的思想。孙中山是一个伟大的革命先行者,他提出的三民主义,对中国民主革命起过积极的作用。很多老一代的人包括我本人在内,在青年时代部信仰过三民主义,但是,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相比,则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我们这样大的一个党,这样一个十亿人口的大国,总要有个思想武器作指导。有些人要丢掉我们自己的宝贵财富,难道要请孔夫子、三民主义回来?那是过去的历史已经证明过了时和行不通的!如果既不请孔夫子,又不请三民主义,那是不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那一套搞来呢?我看是绝对不行的!

——我记得一九五六年苏共二十大以后,赫鲁晓夫那个秘密报告送到我们中央,中央讨论《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时,毛主席给我们念了一首杜甫的诗:“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这首诗的意思是:王勃等四人的文章是他们那个时代的体裁,现在一些人轻薄地批判耻笑他们,将来你们这些人身死名灭之后,王、扬、卢、骆的文章,却会象万古不废的江河永远流传下去。毛主席念这首诗,是针对赫鲁晓夫反斯大林的问题。我想,这首诗今天仍值得我们借鉴。

1:黄克诚:《共产党员要同诋毁毛泽东思想的现象作斗争》(摘录),引自《乌有之乡网刊》2016年9月6日。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教授
6
1
0
24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