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红兵:遵义会议对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启示

陈红兵 2015-02-05 浏览:

 遵义会议对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启示

  ——纪念遵义会议八十周年

  陈红兵

  遵义会议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尊重实践,服从真理,在党内两条路线斗争中,选择和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和他的正确路线在党内的主导地位,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最终引导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这证明了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在中国现代史上具有不可磨灭的重大意义。

  正确的政治路线,就是正确认清社会的主要矛盾和革命的主要对象,以及革命的具体道路。正确的思想路线,就是用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这个认识论和方法论,来认清革命阶级自己的历史使命,一切从实际出发,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去争取胜利。

  我们回顾历史是为了今天的斗争,我们隆重纪念遵义会议八十周年,主要是因为党内资产阶级排斥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彻底否定文革,又把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事业带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们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和生产力决定论,告别革命,抛弃理想,造成官僚贪污腐败,社会两极分化,社会黑恶势力和黄赌毒沉滓泛起,工人阶级、广大劳动人民由国家主人重新沦落为社会公认的被压迫被剥削的弱势群体等严重恶果,使共产党在人民心中的威望降到了历史的最低点。如果不改正方向,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就会在中国重演。中国共产党需要一次新的遵义会议!中国需要再次重新确立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在党内的主导地位。持续发展的毛泽东热,就已经表达了人民的意愿。

  但是,为什么新的遵义会议还迟迟没有到来呢?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1,党内长期存在的两条对立的思想政治路线的提出者都已经不在人世,现在的斗争已经转换成继承人、接班人之间的斗争,是毛泽东说的“你们怎么办”和邓小平说的“不改革死路一条”之间的斗争。毛泽东本人没有对继续革命理论作系统阐述,革命派对毛主席路线的理解还不一致,比如什么是当前社会主要矛盾,现在事实上就有多种理解。继续革命理论在今天是不是还适用,毛泽东时代是不是已经解决了什么是社会主义和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反封建是不是当今的主要任务,要不要搞什么新社会主义,这些问题,还在争论。2,革命派还没有像遵义会议召开前那样形成坚强团结,像当年毛泽东和围绕在他周围的一批领袖人物群体还没有形成和成熟,还需要在斗私批修中提高。3,现在和战争时期不同,战争时期党内错误路线的领导者同样面临生死存亡,现在,既得利益使搞错误路线的人较难认错。

  正确路线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客观实践中来。马克思说过:“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的看法为根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识为根据;相反,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全民所有制企业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企业占到国民经济百分之九十以上,生产资料所有权基本归工人阶级广大人民所有,但生产资料的管理权还掌握在党和国家少数管理人员手中。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了但还没有建成。少数人管理生产资料,和生产资料公有,和社会化大生产显然都是矛盾的。这个矛盾,就是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的具体表现,就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这个矛盾,在经济上表现为扩大生产资料管理权与所有权分离,还是保证管理权与所有权本质上保持一致的斗争;在政治上同时表现为工人阶级、广大人民群众同党内死不改悔的走资派的矛盾。这是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它推动着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及其实践文化大革命,并不是毛泽东脑子里凭空想出来的,而是客观存在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发展的必然要求。毛泽东顺应了这个要求,动员获得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人民,起来保卫胜利果实,提出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开展向党内走资派夺权斗争的政治路线;提出造反有理,反对血统论,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的思想路线,引导文化大革命取得了伟大胜利。“文化大革命失败”论,不符合实际,不是无产阶级的观点。

  毛泽东关于继续革命的思想政治路线,因其预言的苏联“卫星上天,红旗落地”、预言的中国社会两极分化,在毛泽东逝世后都变成了事实,显示出无可辩驳的正确性、真理性。文化大革命胜利的最重要标志是颁布了1975年宪法,完善了生产资料由人民公有公管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和工人阶级为主体的广大人民民主管理国家并对党内走资派实行专政的基本政治制度,树立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新价值观,并将这些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法律化制度化。文化大革命的核心思想——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人民主体思想,为新世界的建构提供了哲学依据。左派要尊重实践,服从真理,高举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伟大旗帜,以毛泽东思想衡量一切,不能以个人或者小团体的思想衡量一切。

  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是党内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意志的反映。但彻底否定文革也掩饰不了他们日益暴露的、疯狂掠夺人民财产的罪行,反而证明文革打倒走资派是正确的。所以,他们注定是要失败的,而且已经失败。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和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党群矛盾,官民矛盾,劳动者和管理者之间的矛盾,是客观存在的社会矛盾,但都不是主要矛盾。主要矛盾只能是,工人阶级广大人民同死不改悔的党内走资派之间的矛盾。由于在党和国家的领导层中,也可能出现毛泽东那样的马克思主义者,也有一般犯错误的好人,所以,我们必须把党内走资派和共产党分开,把他们和广大党员与干部分开。无产阶级在今天的历史任务不是打倒共产党,而是打倒党内走资派——即新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不是直接依靠权力发家的民族资产阶级,由于他们在今天还具有两面性,因此,除了极少数大资产阶级顽固派之外,仍是无产阶级团结的对象。只承认毛泽东1956年提出的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矛盾,不承认毛泽东在1976年的补充——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还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无产阶级如果不凝聚成团结统一的革命阶级,如果不团结其他革命阶级和群众,都是不能完成其历史使命的,甚至还会产生资本主义。波兰团结工会、南斯拉夫工人自治导致资本主义复辟的历史经验教训,都需要我们认真研究和汲取。在宋江还没有投降的情况下,宋江打方腊和方腊打宋江,都是不对的。在革命队伍内部只能采取批评自我批评的方法。以斗争求团结,也要分清两类不同性质矛盾,也要集中力量打击最顽固的势力。不允许革命,不承认党内有健康力量,在革命派内部拨弄是非、势不两立,唯我独左,唯我独革,与我们今天担负的历史使命极不相称。现在革命派还没有统一起来,无论那个山头都无法约束其他山头行动,因此没有必要在革命派内部“反修正主义”,如果还没有形成一贯的右倾机会主义,就不能叫修正主义。谁能带领人民在恢复社会主义的实际斗争中取得一个或者几个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谁就能成为革命派的领袖,成为新遵义会议的主角。

  无产阶级革命派要在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紧密团结起来,牢牢掌握斗争的大方向,充分利用毛泽东留给我们的政治遗产——党章中强调的党的宗旨和宪法中规定的公有制为主体,以及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条款,广泛发动群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集中力量揭露和打击一小撮最顽固的党内死不改悔的走资派,为新的遵义会议的召开准备思想力量和物质力量。这就是我纪念遵义会议的一点感想,不对的地方希望大家批评。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5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