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铁山:“讨袁护宪”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

作者:苏铁山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13-05-02

“讨袁护宪”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

苏铁山

2010年6月10日

一、一次正义的行动

   

袁腾飞在北京市海淀区”精华学校”讲文革史的两节课和文革前现代史的一节课的讲课视频长达数百分钟,点击量数千万次。在袁腾飞数百分钟的讲课视频中,有大量歪曲历史事实的讲述,也有大量诽谤开国领袖,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性,丑化中华人民共和国,污蔑革命先烈,污蔑社会主义制度,反对共产党,公开鼓吹“台独”和“藏独”,侮辱诽谤他人的违法内容。

袁腾飞在讲课中说:“我们说二十世纪三大魔王……毛泽东是靠谁杀人呢?谁想杀人就可以杀人,人人都可以杀人……”;“毛泽东纪念堂不是不可以去,你可以去,但你要记住纪念堂是什么?是靖国神社……”;“一九四九年以后,毛泽东做的唯一的一件正确的事,就是他逝世”;“要不是美国飞行员把毛太子变成了挂炉烤鸭,今天中国就跟北朝鲜王朝似的,电视上整天就是大胖二胖三胖”;“毛泽东自己讲嘛:‘抗日战争急不得,解放战争拖不得’,抗日战争这玩意儿是打消耗的事……,解放战争是抢天下了,这不能拖这个!中国人……打自己人都厉害着呢”;“解放战争国民党怎么打共产党,共产党怎么打国民党啊,一场民族悲剧”;“我小时候,经常听到这话:‘牺牲了两千万先烈建立起来的人民共和国’,今天一想毛骨悚然啊,人民共和国是建立在骷髅塔上,白骨堆上……,是这样建立起来的血淋淋的国家”;“天安门广场我是从来不去……四千多万冤魂索命啊,太可怕了……,那个地方就应该改成——大屠杀纪念馆,那个纪念碑也是,把那碑文铲了……”;“中国从56年到78年,中共就没干人事,22年的时间就白白浪费了。56年之前,其实也没干多少人事。”;“马哲、毛概、邓论、江三、胡八,这些你上大学都得学,江泽民三个代表,胡锦涛‘八荣八耻’这‘三八’你都得记下了,你学不会‘三八’,你毕不了业”;“《人民日报》你敢看吗?那根本就不是报纸,那是宣传。新华社的稿件,世界各国都不予采纳,只有两个国家除外,朝鲜和伊朗,我们跟地球村的无赖关系很好”;“现在马英九提出来的词儿特别好——‘互不否认’。你不承认不要紧,不要否认”;“1989年达赖佛爷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因为他反抗中共对西藏的武装侵略”;“如果日本人灭了我们,我们就成了57个民族,多了一个日本族”;“美国人是上帝”;“中华民族是猪”;“我不怀疑社会主义中国什么邪事都能干出来”。

——这仅仅是袁腾飞大量违法言论中很小的一部分。袁腾飞是个历史老师,讲课是袁腾飞的职务行为,袁腾飞讲课内容违法,即是袁腾飞行为违法。所以袁腾飞是言论违法,也是行为违法。正是袁腾飞这些疯狂、极端的违法行为,引发了2010年5月22日下午四十多名普通群众分别自发前往北京王府井“商务印书馆”的“涵芬楼”书店,讨伐袁腾飞的“讨袁护宪”行动。这次行动是完全正义的。是群众维护宪法尊严的自然表达,是群众历史主动性的一次体现。

当几十名普通群众下午两点半钟前后分别赶到“涵芬楼”书店时,却发现由“看历史杂志社”和“涵芬楼”书店共同举办的“袁腾飞演讲并签名售书”活动已被取消。现场十分自然的便出现几十名群众与主办方交涉的局面。也十分自然的出现了群众与主办方言语冲突的局面。我作为这四十几名自发参与此次“讨袁护宪”行动的群众中的一员,便主动的站出来说明一些历史真相。我们这些自发前来的群众,事先并未想到主办方已提前准备了录像人员(这些录像人员自称属于“乌有之乡”网站的,后经了解“乌有之乡”网站事前并不知道此事,并未派出录像人员)。

于是,由主办方录下的现场部分录像便出现在网络视频上(本人还有一段批驳污蔑毛主席饿死几千万人谣言的长达十几分钟的发言及其他群众的发言的录像,主办方并未公布)。短短几天点击量达几千万次。之后,支持袁腾飞言论自由,痛骂苏铁山的网友与支持苏铁山,谴责袁腾飞的网友之间的网络大战便以几万人次参与的规模展开,成为一大网络热点。

            

二、“热点”背后的尖锐对立

其实,袁腾飞、苏铁山都不过是一些小人物。袁腾飞是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的一名高级教师;苏铁山是全国工商联的一名普通的退休干部,曾短期担任全国工商联技术发展委员会副秘书长的一个闲差,也曾兼任过一段国史学会副秘书长的社会身份。

苏铁山的父亲是一名老红军,是一名开国将军,于是自然就成为了一个被有些人称之为的“官二代”。不过,苏铁山这个“官二代”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曾被打成“思想反动份子”,从1966年10月(当时20岁)至1969年10月曾被关入监狱,后又戴着“思想反动份子”的帽子在农村的两家国营农场和县城一家国营工厂当工人。1975年平反后一直是一个普通干部直到退休。

改革开放以来,苏铁山既未升官又未发财。1996年曾向党中央写过一篇名为《忧思录》的“谏言书”(另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忧思录”)。该文比较尖锐的批评了改革开放以来的一些理论和实践偏差。成为当时海内外流传的几篇“万言书”之一,引起了较为广泛的注意。近些年来也有一些小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及其他的一些报刊、内部刊物和网络上。也有些演讲录音的整理稿被发表在网络上。苏铁山的部分文章和演讲,对现实社会的一些现象多有批评,因此成为了一个有争议的并一直被打压的人。

同是小人物的苏铁山和袁腾飞为什么会成为网络热点。

苏铁山坚定的拥护毛泽东,捍卫社会主义制度,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捍卫宪法尊严与袁腾飞完全彻底的否定毛泽东,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分裂国家,违反宪法行为的尖锐对立,触动了三十多年来,中国社会政治对立的最敏感的神经,引发了两大阵营的激烈交火。苏铁山和袁腾飞不过是短兵相接的两个小卒子而已。历史在偶发的事件中,包含着历史的必然。苏铁山和袁腾飞被历史不自觉的推到了前台。他们均不再仅仅属于他们自己,他们已经成为当今中国社会的政治符号。

三十多年以来,妖魔化毛泽东,妖魔化社会主义制度,妖魔化中国人民反对剥削压迫、建立公平合理社会的革命历史,是帝国主义者、殖民主义者、汉奸买办、内外反动派精心策划,周密实施的一个系统工程。因为他们要把中国殖民地化,要把中国重新变成剥削压迫合理的少数人天堂和多数人地狱,要恢复三座大山压迫下的旧中国,就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否定中国人民的革命历史。以李锐、辛子陵、杨继绳等为代表的右派就是实施这个系统工程的干将,而袁腾飞们正是他们培养出来的马前卒。

善良的人们只能从表面上看到这些人疯狂的反对和否定毛泽东。并不知道他们否定毛泽东背后的政治逻辑。第一步,完全彻底否定毛泽东;第二步,完全彻底否定中国共产党;第三步,完全彻底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第四步,完全彻底否定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反对剥削压迫、建立公平合理新社会的革命斗争的合理性和正当性;第五步,在中国重新确立剥削压迫有理的资本主义制度。

三十年来,在主流的政治语汇中,讳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然而,在现实的社会中,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却始终存在着,并尖锐地进行着。同样,三十年来,作为不同阶级利益代表的不同政治观点之间的斗争也从未停止。当我们对复杂的政治观点进行浓缩和提纯,使其简单化后发现,所有的政治观点最终归结到只需回答剥削压迫是有理还是无理。毛泽东说,剥削压迫无理。于是,所有赞成剥削压迫有理的人和政治势力全都疯狂地反对毛泽东。当我们剥开那些反毛代表人物的画皮,看到他们最终的政治主张,无一不是坚决拥护剥削压迫有理的资本主义制度的。

所以网络上两大阵营的尖锐对立,实际上是整个社会两大阵营尖锐对立的反映。而这个对立最终归结到中国社会的制度选择上,中国未来是选择反对剥削压迫的社会主义制度?还是选择剥削压迫有理的资本主义制度?这才是“热点”背后的实质。

在浏览网络后,我确信绝大多数网友是正直和善良的,是追求真善美和反对假恶丑的。但是有些人轻信了“史上最牛的历史老师”袁腾飞歪曲历史的讲课。袁腾飞把毛主席和共产党说成“不干人事”,说的血淋淋,网友善良的心被触动了,因此产生了仇恨,自然口诛笔伐了。但历史的真实是不容篡改的!当所谓饿死几千万的天大谣言最终被揭穿的时候,当真实的毛泽东为绝大多数人认识的时候,我相信绝大多数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三、驳袁腾飞的两段话

袁腾飞在他的讲课视频中说:“59年到61年,保守的估计,中国饿死了两千万人,活活饿死了两千万人!现在有的国外学者统计说是四千三百万!”辛子陵、杨继绳等人也在他们的文章中坚持说饿死了几千万人。这是起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延续到二十一世纪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谎言,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诬陷。

如果真是饿死了几千万人,任何执政者均不可宽恕,如果造谣者拿不出实实在在的证据,则必须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历史真会捉弄这些造谣者,快三十年了,这些造谣者,拿不出实实在在的饿死人的来自基层的真实的事实和统计数据。59年到61年的时候,全国有29个省市、几百个地区、两千多个县、几万个人民公社。在哪个省,哪个地区,哪个县,哪个人民公社,哪个生产队,饿死了谁,都叫什么名字?什么人证明?各级政府机构的原始档案在哪里?饿死的人埋在了什么地方,怎么处理了?

造谣的人心里明白,表面上说,毛泽东饿死了几千万人。实际上当时中央的负责人还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邓小平,还有几百名省市以上的领导同志,还有几千名地级领导同志,还有几万名县级领导同志,还有更多的公社和生产队的领导同志,这些人构成了当时共产党各级领导班子。如果饿死了三千万,平均每个省市一百多万人,每个县一万多人。多大的罪过,谁没有责任,应该追究多少人,枪毙多少人。造谣者们实际上在说,整个共产党要不得。

三年困难时期,由于有些地区存在“浮夸风”、“高征购”等问题,造成了非正常死亡的严重后果。根据认真负责的学者的研究,比较严重的省份是河南、安徽和四川。根据准确的历史记载,河南的”信阳事件”全国闻名,是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最严重的地区。学者们告诉我,根据他们的调查研究,“信阳事件”非正常死亡的人数为十几万人,估计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大约在几十万到百万人左右。这是让人非常痛心的。(1962年1月,时任河南省委书记的吴芝圃在给中南局的检查中承认:“对河南五八、五九年粮食产量,我曾经作过远远高于实际的估算……不止一次向主席作了河南粮食数字的假报告……反映全省群众生活只有5%安排不好,其实,那个时候正是信阳地区大批发生浮肿病和死人的时候。”吴芝圃沉痛地说:“省委和我犯的错误严重得很,罪恶也大得很……组织上无论如何严肃处理,我都没话讲的。处以极刑,我也应引颈受戮。”吴芝圃后来还数次心痛地表示:“我欠河南5000万人民的债一辈子也还不清。”)

二十几年来,驳斥饿死几千万人的谎言的文章、专著至少有几十篇,请朋友们看一看,另外新的专著也即将问世,让我们拭目以待。(请看“乌有之乡”中黎阳、邋遢道人、云淡水暖、星逝夜潭等人有关这方面的研究文章)

袁腾飞在讲课视频中说:“有个小女孩,给毛主席挂袖章,毛主席有个特点,他比较热爱女青年,皇上都这样,毛主席挺高兴,问那个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啊?很亲切嘛,领袖。小女孩讲我叫宋彬彬,彬彬有礼的彬,领袖一挥手,革命要武斗,不用彬彬有礼,小女孩改名叫宋要武。文革当中,宋要武亲手打死了7个人,文革一结束就跑到美国去了,她爸爸是宋任穷上将,所以不可能逮她……”。袁腾飞给中学生讲历史课,却不尊重历史事实,真实的历史是:

1966年8月18日,毛主席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当时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现名北京试验中学)的四十名中学生与其他学校的几百名中学生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宋彬彬作为师大女附中高三年级的学生也是其中之一。当时天安门上的很多中学生给一些领导人戴红袖章,其中也有刘少奇和邓小平。当时很多学生都说要给毛主席献红袖章。宋彬彬就问毛主席身后的谢富治,可不可以给毛主席献红袖章,谢富治同意了,宋彬彬就过去给毛主席献了红袖章。毛主席并不认识宋彬彬,当时毛主席问:“你叫什么名字呀?”宋彬彬答:“我叫宋彬彬”,毛主席又问:“是文质彬彬的彬吗?”宋彬彬答:“是”。毛主席接着说:“要武嘛”。此外再未说其他的话。

1966年8月18日下午,《光明日报》社的一位男记者到师大女附中采访宋彬彬,问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的情况,宋彬彬将上述情况对记者叙述了一遍,记者让宋彬彬写一写,宋彬彬说,就这么两句话,有什么好写的,就没有写。1966年8月20日《光明日报》发表文章“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袖章”,署名宋要武(宋彬彬)。8月21日《人民日报》转载了《光明日报》的“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袖章”署名宋要武(宋彬彬)。于是“宋要武”全国闻名。于是数以千计的写给“宋要武”的信,从全国各地寄到了师大女附中。于是从未改名叫“宋要武”的女孩子宋彬彬为“出名”所累,只好又起了一个别名“宋岩”。于是又叫“宋彬彬,又叫“宋岩”的有两个名字的女孩子走上了下乡插队、工作、求学……的漫漫人生路。

然而别有用心的人是不会放过“宋要武”的。他们不管毛主席在文化大革命发动之初就制定了“要文斗,不要武斗”的政策。将文化大革命发生在全国的原因复杂的武斗的事件的责任全部强加在毛泽东的头上。他们的根据就是幽默的毛泽东在1966年8月18日对一个女学生说了一句“要武嘛”。

在这些别有用心的人的言说中,与所有的普通女中学生一样的宋彬彬,必须变成一个恶魔“宋要武”。在文化大革命中从未参加或组织过抄家、打人等暴力行为的宋彬彬,必须变成杀了七个人、八个人红卫兵头子“宋要武”。历史就是这样荒唐,为了政治的需要,可以不顾事实,可以编造“事实”;为了政治的需要,可以让一个从未参加过武斗更未杀过人的女孩子背上杀了七个人、八个人的恶名,从青年走到了中年,从中年又走到了老年。

谁能把“公道”和“清白”还给宋彬彬?!(请参阅《记忆》2010年4月28日第七期 <总第四十七期>)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苏铁山
苏铁山
11
1
0
0
2
2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