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教材成因有二:一曰教育西化,二曰教育产业化

作者:蔡历 来源:甲骨蔡 2022-06-04

教材有毒,其毒有二,其一是西化,其二是产业化、生意化。尽管西化和产业化是相关的,但两者又相对独立,所以需要分开说。

西化之毒体现在小学数学教材中的丑陋插画中,但绝不仅限于毒插画。产业化之毒体现在小学语文教材上,文章入选语文教材象艺人登上春晚,能够带来巨大流量,然后就以课文作家、教材配套读物之名,将这种流量最大化地变现,大肆向学生和学生家长售卖各种书籍。

有毒插画的代表人物是吴勇,而教材产业化课文作家的代表则是曹文轩。

毒教材成因有二:一曰教育西化,二曰教育产业化

郑渊洁举报曹文轩两大罪状,一是作为教材主编,将自己的文章选入教材,是公权私用;二是,利用课文作家、教材配套推荐之名,卖书敛财。这让作为小学语文教材总主编的温儒敏挂不住了,在自媒体上进行了义愤填膺的回应和批驳。但是他这个批驳问题很大,不禁让人觉得他这个总主编也德不配位。

毒教材成因有二:一曰教育西化,二曰教育产业化

首先,温儒敏从根本上否定了这次人民自发的反毒教材运动,把这场人民关心作为百年大计基石的小学教材的舆论讨论,说成是网上爆炒人教版数学教材插图事件,是网络戾气。试想,如果没有网上爆炒网络戾气,教育部怎么会关注,并迅速决定进行调查。教育部的及时回应说明,他们还是以人民为本位的,还是关心人民的呼声的,绝不是以人民的呼声为网上爆炒网络戾气的。

温儒敏此种表态说明,他已经距离人民太远,距离德高望重更远。

其次,温儒敏仅仅将数学教材中的毒插画归因于前些年美术界那种刻意偏离写实,追求漫画卡通造型的所谓现代主义风尚,而压根没有注意到其中的西化因素。毒插画偏离写实是没错的,但绝非什么现代主义风尚,而是崇洋媚外的西化风尚,以美国人心目中的眯眯眼标准去虚构中国人的形象,以致于那些插画不像中国人,甚至不像健康人,而是丑陋的眯眯眼式的唐氏患儿。

其实,反毒教材事件是去年兴起的反眯眯眼事件的延续和深化。眯眯眼是美国人、西方人所建立的对中国人形象的刻板印象,但是盲目崇洋媚外盲目西化的中国的艺术家们,却东施效颦地将美国的这一刻板印象当成先进的审美标准引入中国,并以此标准在各种艺术形式上去构造眯眯眼式的中国人形象。有眯眯眼式模特,有眯眯眼式绘画,也有眯眯眼式电影。

毒教材成因有二:一曰教育西化,二曰教育产业化

其实,眯眯眼现象在中国已经存在很久了,但是,在2021年却出现突变,中国的老百姓对这种针对中国人的丑陋造型再也无法忍受了,于是就出现了一个反眯眯眼运动。今年这场运动则蔓延至小学教材上。

反眯眯眼运动,是中国文化自信突变性增强的结果,也是中国文化领域格局性的变化。显然,温儒敏对此是一无所知的。

这说明,作为教材的总主编,温儒敏距离当前中国文化的实际太远。

更何况, 教材中眯眯眼式中国人形象的插画,仅仅是中国教育系统严重西化之冰山一角。实际上,中国学术和教育在范式上就是西化的, 这始于民国的新文化运动。中国需要做的绝非把那几幅眯眯眼式的插画去掉,而是变革整个的眯眯眼式的学术和教育范式。去掉眯眯眼插画易,而变革眯眯眼学术和教育范式难。

这显然更超越温儒敏的认知,对他来说这更是匪夷所思、天方夜谭。

再次,温儒敏的整篇回应却对曹文轩的借课文作家卖书敛财之事只字未提。为何?一丘之貉耳,他自己也利用教材总主编之名大肆卖书敛财!打开任何一家卖书的网站,键入温儒敏搜索,便有一堆。对于教材产业化,他也是当事人、局中人。

毒教材成因有二:一曰教育西化,二曰教育产业化

为何说曹文轩是教材产业化、课文作家的代表?因为对全国很多小学生的家长来说,他们可能没读过曹文轩的书,但一定买过曹文轩的书,而且可能不止一本,甚至十几本。为何?因为各种官方半官方的推荐,作为课文作家,作为教材配套。

毒教材成因有二:一曰教育西化,二曰教育产业化

在这个过程中,作为负责国家统编教材的人民教育出版社,是主力推手。它既出版和发行教材,又以课文作家、教材配套为名出版和兜售书籍。

毒教材成因有二:一曰教育西化,二曰教育产业化

毒教材成因有二:一曰教育西化,二曰教育产业化

于是国家免费的教材反而被弄成教材产业的流量入口,甚至一个诱饵,主要目的是卖课文作家的书,卖教材配套的书。

针对教材产业化,我有三点建议。一是,对作者还健在的入选中小学教材的作品,一律匿名;二是,禁止任何人、任何出版社、任何经销商以课文作家教材主编教材总主编的名义兜售书籍,以及禁止任何人以课文作家教材主编教材总主编标榜和宣传自己;三是,人教社去产业化、商业化,市场化的业务分拆剥离,另行单独成立公司,而只保留政策性发行板块。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蔡历
蔡历
5
0
0
25
0
1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