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对《现代货币理论在中国》的无知评论的回复

作者:贾根良 来源:贾根良经济学 2023-10-11

我是《现代货币理论在中国》的第一作者贾根良,偶然机会看到观察者网登出了该书序言开头的一部分内容(不到该序言的四分之一),我希望所有的拙文评论者读一读我在这里的答复。

我逐条阅读了对该文的评论,感觉到绝大多数评论者不仅可悲,而且可笑!现代货币理论(MMT)是经济学的哥白尼革命,其意义远大于凯恩斯革命,对于这场新的宏观经济学革命,我已经研究十多年了,我深知人们一开始往往凭直觉拒绝它,特别是一些出于一己私利的人不断地对它进行攻击,使得MMT在中国已经被污名化了。因此,一直以来,我一再提醒学生:人们接受MMT要到2030年之后了,虽然MMT是解决中国目前经济困难的良方,但老百姓要么因为受西方经济学错误理论所蛊惑而拒绝它;要么凭自己错误的日常经验不接受它,中国老百姓要受苦,然而这又能怪谁呢?只能怪他们自己。为什么这样说呢?术业有专攻,拙文后面绝大多数评论者的无知评论就说明了这个问题,这些评论者不去读MMT,不去读我们写的这本书,就在这里妄加评论,难道这不是对我上述说法的证明吗?马克·吐温曾说过:“让你陷入麻烦的,不是你不知道的事情,而是你自以为知道但却错误认识的事情。”我可以理解,绝大多数评论者受西方主流经济学和新自由主义毒害太深,写出这些评论是情有可原的,我不怪他们,只觉得他们可怜。看来,打破传统理论的禁锢,启迪民智,对于中国的现代货币理论学者来说,任重而道远!

在这些评论中,不乏对我的人身攻击,如被推为“热门评论”、署名“天目”的说:贾教授不愧是新时代的公知,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假教授”。这种人身攻击不好,我是经济思想史专业第一位长江学者,而且是在可以自由申报之后凭自己真本事被评上的,如果不是可以自由申报,我所在单位绝不会推荐我,因为我从不人云亦云。该评论说我是研究西方经济学的,难道他不知道我是也是一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吗?不知道我一直在对西方主流经济学进行批判吗?这种没有事实根据的评论是要不得的。

在这条评论后面的一条跟帖说我“这些人天资有限,学习能力和领悟能力也差,除了迷信符合常识和本能认知的所谓西方经济学理论体系之外,其他的东西一无所知,不是所谓现代货币理论,就是搬出来过时老旧的李斯特,混的左不左、右不右,不南不北,学校里课堂上误人子弟,社会上胡说八道不知所云。” 不知这是从何说起的?

至于我所创建的新李斯特经济学,在这里不需要“老王卖瓜”,国外学者自有公道评论:“贾根良教授是过去十年中国最重要的经济学家之一。他的理论框架‘新李斯特经济学’为理解中国当前的发展挑战以及全球经济结构提供了一个令人信服的分析框架。此外,他提出的发展议程‘国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不仅呼应了中国目前的政策方向,而且为中国的政策制定者提供了一个全面而连贯的政策蓝图。”(有人已将该学者对我研究的长篇专题论文翻译成中文,不久将发表)

在这里,我要给读者透露一个信息,我撰写本书序言和导论的目的是为了给中国经济复苏和长期繁荣提供一个初步的“政策蓝图”,在随后几年我将提供“一个全面而连贯的政策蓝图”,这是我作为中国经济学家的天职!

有一条不断重复推送的评论混淆视听,不知出于何种目的?这条评论说:“2022年收入22.82万亿 ,支出26.19万亿, 财政赤字3.37万亿,赤字率14.76%。去年赤字接近15%了,将它降为5%吗?”这个评论者连财政赤字率概念都弄错了,只要百度一下就知道,赤字率是当年财政赤字占当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有人提醒了该评论者,但他仍不断在推这条评论。这种缺乏常识的评论在评论者中是不少见的。

需要说明,该文编辑在文中配了一张图将我的观点曲解为“破局房地产困境,成为中国经济复苏的关键”,以至于有评论者评论说:就四个字:“救房地产”。在这里我要申明,我从不认为“破局房地产困境,成为中国经济复苏的关键”,而且我反对这种观点。

还有评论说,MMT“核心观点就是举债”,这与MMT的实际观点更是南辕北辙。具有主权货币发行垄断权的政府开支不需要举债,这是MMT的一条基本常识。

总而言之,不去读MMT就对其妄加评论,这是目前中国流行的最恶劣的学风!

当然,评论也有极个别有见地的观点。如以下两条:

1、“只要名义需求增长与实际生产能力增长一致,财政赤字的增加就不会导致通货膨胀。只有在实现充分就业的时候,主权政府支出才不再有财政空间。”———这是对现代财政货币的正确认知。对我们这样一个超大型国家来说,不摒弃所谓的“3%”,这些陈旧的财政货币理论,人民的美好生活不会得到实现。

2、早前,在观网很多次关于中国的经济问题的相关文章的评论中,我就指出解决当前经济困境的措施就是大幅增加中央财政赤字来大幅增发国债,用于提高教师、公务员工资以拉动国民收入水平提高;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军队装备升级以直接拉动经济增长;用于军警扩编、医院扩员以解决就业。并指出中国经济不能以牺牲速度来搞高质量发展,还要几十年时间维持在8%以上的经济增速才能满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要求!  再一次,有知名学者的公开言论与我的观点契合!   ——注:这个评论的观点我并非完全赞同的,如增加财政开支甚至不需要发国债(请看本书第一章),发国债是给金融机构的福利。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2
0
0
0
2
0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