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大培:必须打击反华企业,限制反华国家的在华企业

左大培 2022-06-06 浏览:

左大培:必须打击反华企业,限制反华国家的在华企业

一年多来,美国对中国的疯狂攻击,并没有随着拜登取代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而告终。事实证明,拜登比特朗普对中国更危险。他一上台就把美欧日等西方国家串联到一起,在政治外交上掀起反华浪潮。污蔑中国在新疆的民族政策,是这股反华浪潮的最新一波。20213月份,美国、欧盟、英国、加拿大还分别以所谓新疆人权问题为借口,宣布对中国的有关个人及实体实施单边制裁。中国政府则以反过来制裁欧盟、英国等国的反华个人及实体进行反击。202255日,美国国务院网站修改涉台论述,删除了先前版本中“不支持台独”等字样,引起轩然大波。拜登本人更是在媒体面前宣布美国要承担起台湾的战时军事防务,一度蛮横地干预我国内政。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对此事进行了强力回击,警告美国不要试图挑战中国政府维护国家统一的决心和底线。

左大培:必须打击反华企业,限制反华国家的在华企业

其实,除了外交上的严正交涉以外,中国还有一个反击西方的最有力武器,那就是重重惩罚反华的西方国家的在华企业。去年以来,许多西方国家的企业跟着本国政府利用新疆话题反华的风潮起舞,声言要抵制用新疆棉花制作的纺织品。恰恰是那些在华有业务的大服装公司,如耐克、H&M等等。他们在这场风潮中冲锋在前。这些反华外企为此遭到中国人民痛恨而受了些损失,但是我们仍然没有看到有关部门对涉事的反华外企采取足够有力的措施。事实表明, 惩治在华的反华外企,是反击西方的一个最有力武器。

左大培:必须打击反华企业,限制反华国家的在华企业

这个问题在中美贸易战中就显示出来了。特朗普大幅提高关税限制中国产品对美出口,损害了中国的出口和经济。当时中国方面为了在贸易战中反击美国,也提高了美国产品的关税以限制其进口。但是正如特朗普所说,货物贸易上中国对美出口是美国对中国大陆出口的好几倍,光限制美国产品进口不可能对美国形成足够的反击。这使中国在对美贸易战中陷入被动,而摆脱这样被动局面的最好方式,就是像美国打击华为、中兴那样狠狠打击在华的反华美国企业。

笔者一直没有查询到系统的数据,在华美企在中国大陆的销售额有多少,每年赚取了多少利润。但是种种迹象都可以说明,在华美企在中国大陆销售的产品和赚取的利润都是巨额的,中国甚至是美国某些巨型公司赚取利润的主要来源。采取措施沉重打击在华反华的美企的销售和盈利,肯定会给美国经济上反华的措施以足够的回击。而且这样打击在华美企,也一定会打到美国政府的痛处。保守派商人出身的特朗普,行事主要是为美国企业争利益。就是他发动的反华贸易战,说的是为保护美国工人就业,其实受惠的首先是美国的资本。也正因为特朗普政府是在为美国企业服务,它才会在反华贸易战中一边说要促使美国企业回归美国,另一方面却又对美国企业搞各种各样的“豁免”,以避免提高进口产品关税伤及美国自己的企业。这些各种各样的“豁免”,就是特朗普处处为美国企业着想的证明。而特朗普的贸易战政策,在过去一年半时间里,基本上被拜登当局继承了。

一些亲美经济学家还编造各种借口,继续鼓吹向外企甚至美国企业提供各种优惠。可以说,就是这个原因,才导致西方国家有恃无恐,在中美贸易战发生四年多来,还想以各种单方面制裁干涉中国内政。

左大培:必须打击反华企业,限制反华国家的在华企业

其实,那些在最近投身于反华浪潮的国家,从美国、英国到欧盟中的经济大国甚至日本,都有大批企业在中国赚大钱。而这些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从来都不可能不积极为本国企业谋利。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所说,“过去我们把你们(美西方)想的太好了”,才使这些西方国家坚信反华不会给本国在华企业造成多大损失,导致它们肆无忌惮地在军事、政治甚至经济领域打压中国。而让它们变老实的最好手段,就是要好好整治一下它们在华的反华企业。

三十多年来的实践证明,外企来华投资虽然有利拉动中国经济增长,但对中国本土产业的自主研发能力一直就是弊大于利。而在1993年后,中国变为经常项目持续顺差,从而一直有资本净流出之后,这种负面效应就更加明显。外企对中国本土产业的自主研发能力的害处,首先就抢走中国企业的产品销售市场和生产资源,由此夺走中国企业的投资机会,妨碍中国企业的成长;外企的另一大害处就是把中国国内产出可以带来的中国国民收入变成了外国人的收入。正因为如此,对外企本来应一直采取利用、限制、改造的方针,在中国变为资金净流出之后,更应当对外企以限制和改造为主。

必须限制和改造外企。即使兼顾对外企的利用,也应当明令原则上不准外企参与政府采购,政府采购要首先采购本土企业产品,只在无法靠本土企业满足需要的前提下才能考虑采购在华外企产品和进口的产品。对外企征收的所得税税率,更应当明显高于本土企业的所得税税率,因为对外企征收的所得税实际上是对外国人征税,是直接增加中国人民的收入。商务部这样的主管部门更有责任研究并实施限制外企在华产品销售的措施。

但是,多年来,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我们在许多方面不是有利于中国民族企业构筑自主研发能力的,而是让外企享受到了比国内企业更优惠的待遇。外企长期比中企享有更优惠的税收政策,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这种对外企的税收优惠现在虽然终结了,但是亲美经济学家却又扛起“国民待遇”、“平等对待中企和外企”的招牌,继续鼓吹实际上保护外企的勾当。对外企的这种保护不但继续妨碍中国企业发展、减少中国的国民收入,而且使西方发达国家一直不担心会失去其企业在华赚钱的利益,因此变相鼓励了西方政客大胆反华。

正因为如此,在急需反击西方反华行为的当下,应当尽快拿起反击西方的最有力武器,狠狠打击在中国的西方反华企业,叫它们在中国捞不到钱。

左大培:必须打击反华企业,限制反华国家的在华企业

俄乌冲突后,在各方压力之下,西方各大跨国企业接连退出俄罗斯市场。戏剧性的是,并不尽如西方所愿,这些品牌的撤离非但没有重创俄罗斯市场,反而给俄本土品牌商创造了大量机遇,各大西方品牌空出的市场也逐渐被俄罗斯品牌代替。对于撤离俄罗斯的这些跨国企业来说,即便日后西方决定解除对俄方的打压,这些跨国企业失去的俄罗斯市场,也很难再夺回来了。都说福祸相依,对于俄罗斯来说,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打压和制裁,还真不一定都是坏事儿,因为对于过去数十年始终对西方抱有幻想态度的俄罗斯来说,小到本土企业的发展,大到本国多领域的自强和突破,不得不说,要不是本轮西方这么大的制裁,还真未必能把它逼出如此的决心。

如果说将西方企业“驱逐”出俄罗斯,俄罗斯是被动的在制裁西方在俄企业的话,那么它的效果无疑是在给中国反制西方制裁打了个样板。

对于中国而言,首先应当做的是,原则上禁止反华外资企业和从反华国家进口的产品参与中国国内的政府采购(这一点其实已经在执行),并且要对反华国家的在华企业征收更高的所得税税率,严格限制反华国家在华企业的经营和产品销售。应当以法规的形式明确规定,中国企业有权申诉其受到的外企的任何打压,而相应的主管部门必须做出使本土企业足够满意的回应。只有对中国足够友好的国家的企业,才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享受到放宽这些限制措施的待遇。

总的原则是: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左大培
左大培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29
2
0
12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