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供给侧改革,岂是马桶盖那点事

赵磊 2016-06-30 浏览:

摘要我必须强调的是,促进健康消费意义怎么估计都不过分。因为只有提升和扩大健康消费,中共承诺的人民立场才能真正落到实处,老百姓才会真实感受到反腐倡廉带来的积极变化,人民群众才会真心诚意地支持反腐倡廉、坚定不移地拥护共产党的领导。

赵磊:供给侧改革,岂是马桶盖那点事 

“悠悠万事,需求为大”,这是市场经济的法则。萨伊说:“供给自动创造需求”。如果说“供给创造需求”,何以需求却成了市场经济的法则?

(一)“价值实现”很重要

需求之所以成了市场经济的法则,乃是因为“价值实现”(注1)的重要性,一点也不亚于“价值生产”的重要性,甚至越来越超过了“价值生产”的重要性。这里面的逻辑是:生产力越不发展,价值生产就越重要生产力越发展,价值实现就越重要。

这是生产力惹的祸吗?不是,是生产关系惹的祸。导致“价值实现”成为问题,其根源不在于生产力的“发展”,而在于生产关系的“不发展”。在资本主义社会,“价值实现”之所以成为难题,是因为“价值实现”不仅经常被磕磕碰碰的流通过程打断(注2),而且周期性地被“有购买力的需求不足”(有效需求不足)搞得死去活来——而后者,正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软肋所在(注3)。

可是,有人就是不认马克思这个帐。正在流行的观点拍着胸脯保证:“不是有效需求不足,而是效供给不足”。拿出来的钢鞭材料是什么呢?就是国人海淘马桶盖。

(二)何谓“基本需求”

国人海淘马桶盖,究竟是因为海外的马桶盖便宜呢,还是因为海外的马桶盖优质?我暂且不论。但我要澄清一个误区:说到需求,就必须讨论“基本需求”,而不能只拿马桶盖说事。

现在老百姓最基本的需求、最大的需求、最重要的需求是什么?是加碘盐、金龙鱼混合油、塑料拖鞋、T恤衫,还有卫生间的马桶盖子吗?未必然。

需求的内容和层次不是永恒不变的,而是一个历史范畴。在不同的历史阶段,需求的内涵以及层次是大不相同的。比如,古代社会的需求与现代社会的需求有很大的区别,这个区别,不仅表现在现代社会的需求内容远比古代社会更为丰富,还表现在现代社会的基本需求、必要需求,大多属于古代社会的奢侈需求(比如电视、手机和汽车)。总之,过去的需求与现在的需求大不相同,不能一概而论。

因此,要把握一个社会的需求状况,就必须把握这个社会的基本需求和必要需求。无视社会的基本需求,拿某些非基本需求和非必要需求说事,由此得出的判断能科学吗?对于老百姓的必要需求熟视无睹,却津津乐道于马桶盖的故事,这如果不是有意混淆不同层次的需求,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三)几座大山,成就了国人的“基本需求”

那么,在今天中国人的需求中,什么需求才是基本需求、必要需求呢?我以为不是马桶盖,不是体血衫,而是教育、医疗、住房、就业和养老!也就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几座大山”。这些需求的状况究竟如何?大家心知肚明。

有人说,现在中国“不是‘有效需求不足’,而是‘有效供给不足’”。若从“绝对需求”(不考虑购买力限制的需求)的角度看,教育、医疗、住房、就业和养老这些需求“充足”的很但是,若从“有效需求”(有购买力的需求)的角度看,这些需求却严重不足!

如果教育、医疗、住房、就业和养老的有效需求严重不足,那么请问:何来的“不是‘有效需求不足’”呢!

教育、医疗、住房、就业和养老,这些需求为什么是今天民众的基本需求呢?道理很简单,这些需求决定着广大民众衣食住行的数量和质量。换言之,这些需求中的任何一项如果出了问题,都会严重威胁民众的基本生存。

(四)供给侧改革不能拒绝政府作用

供给侧有没有问题?当然有,比如教育的供给。举个眼前的例子,现在幼儿教育供给奇缺,居民小区开设的公益幼儿园严重不足。如果一个小区有100个幼儿,公益幼儿园却只有40个名额,那60个幼儿咋办?问:“不是有市场竞争吗?”答:“私立幼儿园倒是很多,但费用太高,且质量低下。”

如果说,这是供给侧的问题(有效供给不足),那么,市场与政府谁该负责呢?A说:“政府干预不到位”B说:“政府办更多的公益幼儿园,能有效率么?”C说:“问题在于市场唯利是图、盲目竞争”D说:“如果限制私立幼儿园市场定价,符合市场竞争的逻辑吗?”E说:“高收费的私立幼儿园本身就是市场选择的结果,你没有银子当然就没资格消费啦”。

上述争论的分歧在于:问题的症结到底是供给侧结构不够优化呢,还是需求侧没有银子呢?或许,计划经济的逻辑更倾向于关注供给侧,市场经济的逻辑更倾向于关注需求侧。问题是,我们身处市场经济,在市场经济的语境下谈供给侧结构改革,如果不敢强调政府(计划)的作用,甚至否定并拒绝政府的作用,这样的供给侧改革,恐怕就只能是理想主义而已。

不论供求矛盾的要害在哪里,供给侧的问题也不能忽视。比如教育和医疗,说是(供给)“过剩”并不为过(注4),说是(供给)“短板”也有理由。现在的学校和医院的“供给”不可谓不多(这是教育产业化和医疗市场化的丰硕成果),可是,为什么广大民众就是得不到的基本且有保障的有效供给呢(别说满意了)?如果不从体制和机制上在供给侧结构做文章,对需求侧投入再多的银子,也会被私有化和市场化的黑洞吸食殆尽。

问题的症结在于,体制和机制的问题,很多并非私有化和市场化不够,而是市场经济本身内生的问题。所以,供给侧结构改革,不仅仅是减税简政以提升资本的利润率,更理应发展公益教育、公共医疗,并提升社保水平,而不是发誓要将私有化和市场化进行到底。

(五)增加“有效需求”,必须的

有人对政府作为天然地反感:“市场经济效率优先,坚决反对政府干预!”

市场竞争带来的效率,在经济增长上已经得到了证明。可问题是,市场竞争激励效率的另一面,大家也正在领教:教育、医疗和养老的私有化加市场化,化了之后“效率”的确很高,它们已经成了压在老百姓头上的N座大山。

坚定不移地反对政府用“公益”和“计划”手段来优化供给结构,这似乎成了市场经济唯一正确的立场选择。可如此一来,供给侧结构改革除了减税简政之外,政府还能有什么作为呢?如果“私有化”是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唯一选项,那么我料定供给侧结构改革很难有什么出息。

把宝压在“私有化加市场化”,前景未必光明。结果,政府最终不得不从需求侧发力,以增加“有效需求”来消化盲目竞争带来的过剩产能。这恐怕就是政府“必须的”次优选择了。

从哲学的角度看,供求关系是主客体的关系。我并不否认,供给在供求关系中“先在”的主体地位。但是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看,供给侧的主体地位就值得质疑了。从市场经济的逻辑而不是从计划经济的逻辑出发,供求矛盾的要害不在供给侧,而在需求侧。

(六)坚持两点论,做好两件事

习近平同志强调要坚持辩证法的两点论。我的理解,供给侧结构改革既要“做减法”(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也要“做加法”甚至“做乘法”(补短板)。这就是坚持辩证法的两点论。

问题是短板在哪里?我认为,短板不是马桶盖,而是教育、医疗、住房、就业和养老。因此,供给侧结构改革的要义不是消极等待“市场出清”,政府不能无所作为。当务之急,应当在供求两端做好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供给侧而言,优化供给结构与其把眼光聚焦在马桶盖上,不如把精力用在教育、医疗、住房、就业和养老上。比如房地产的供给结构如何优化?现在的决策空间基本被锁定在市场自发调节的窠臼而不能自拔,已经束手无策。其实,如果加入政府的元素和能量,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加减乘除”大有作为,未必就只能任由资本家“炸掉”了事。

在当代资本主义发展历史上,鲜有不被房地产给绑架了的国家经济。中国经济也是“成也房地产,败也房地产”。但是,德国的低房价和新加坡的组屋,却有些另类。这些国家为什么没有出现房地产绑架经济的情况?其中的道理很简单:房地产不能任由市场说了算。

各国当然有各自的国情,但只要符合社会经济发展规律的经验,我们就应当借鉴——关键是如何把恶性膨胀的房地产泡沫变成无利可图的东东。我感到不解的是,重庆公租房的效果事半功倍,为什么就不能在全国推广?好的做法不在于是谁搞的,而在于它是否符合国情,是否得到民众拥护,是否能解决问题。

第二件事:就需求侧而言,堵住“腐败消费”之后,必须畅通“健康消费”的渠道。堵住腐败消费是“做减法”,畅通健康消费是“做加法”。什么是健康消费?健康消费就是事关民生的消费,也就是人民群众的生存消费、发展消费以及享受消费。总之,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的消费,就是健康消费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的消费——比如少数人的腐败消费和奢侈消费,就是畸形消费(注5)。

反腐倡廉的目的,不是要压制民众的正常消费和健康消费,而是要压制腐败消费和畸形消费。进一步说,反腐不仅仅是要抑制腐败消费,更要把少数人的腐败消费,转换成多数人的健康消费。畅通和发展健康消费,就是要大力增加、而不是缩小民众的有效需求,就是要大力提升、而不是压制民众共享发展成果的水平。陈毅有诗云:“青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借用一下就是:“健康消费多多益善,腐败消费斩尽杀绝”。

鼓励和促进健康消费的路径很多,关键是要明确和摆正立场。这个立场就是习近平多次强调的“人民立场”。只要立场摆正了,健康消费就会取代腐败消费的“空场”,成为进一步促进中国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

我必须强调的是,促进健康消费意义怎么估计都不过分。因为只有提升和扩大健康消费,中共承诺的人民立场才能真正落到实处,老百姓才会真实感受到反腐倡廉带来的积极变化,人民群众才会真心诚意地支持反腐倡廉、坚定不移地拥护共产党的领导。

注1:价值实现,指生产出来的价值得到市场认可和接受。

注2:由于商品生产与商品交换是买和卖的分离,所以价值生产与价值实现是相互割裂的不同阶段,或者说是对立统一的过程。

注3:关于价值实现的重要性,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卷中有相当深刻的分析。其基本逻辑是:价值的存在既取决于价值生产,也取决于价值实现。如果人们对商品没有欲望和需求,或者没有足够的货币来购买商品,那么,商品就不能实现自身的价值。

注4:参我的博文:《过度医疗是另类的生产过剩》。

注5:参我的博文:《经济下滑说明反腐初见成效》。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教授
3
0
0
1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