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耀邦:中国钢铁产业私有化,后果很严重

马耀邦 2014-11-26 浏览:

 核心提要:在钢铁行业等公用企业的私有化中,最严重的后果之一是,利润传统上交给国家进行再投资或社会支出,现在被私人或外国资本所掌握。根据自由市场的原则,许多私有化的企业将很快向外国转让所有权,外国将最终实现对中国产业的控制。由于中国的钢铁行业等民族产业的解体,外资跨国公司控制了中国经济,这预示着中国经济出现外资垄断,其结果是中国丧失主权和中国人民遭受奴役。

 马耀邦:中国钢铁产业私有化,后果很严重

巩献田:宪法权威与通钢事件

  2009年7月27日,从中国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中国东北吉林省国有企业通化钢铁集团的工人,将一位高管打死。该高管名为陈国君,是北京一家收购公司的经理。在一次员工会议上,陈曾宣布,大部分工人将在三天内解雇。陈的公司建龙是在中国参与钢铁行业收购的私有公司,自2005年以来已经持有通钢公司相当大的股份。然而,在2008年通钢公司遭受亏损后,建龙放弃了该公司的股份。2009年,随着钢铁行业的反弹以及利润预期上升的前景,陈的公司想重新控制通钢公司,并开始重组和裁员。1

  工厂的大规模裁员已经使许多工人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因为他们一般得不到遣散费,每月只领到仅300元(相当于40美元)的生活费,这不足以维持甚至基本的生活水平。私有化计划证明是充斥着腐败,因其对中国劳动人民的福利漠不关心而臭名昭著。

  尽管如此,私有化已经在中国持续很长时间。在上世纪90年代初“抓大放小”的口号下,经过十年的政策实施,国家仅控制1000家大型国有企业。近年来,中国加快了私有化步伐。到2004年,中国政府已经决定,它不保持国有独资企业,因此指示地方政府处理其控制的中国90%的国有企业。2

  因此,中国工人一度被祝贺为在中国社会扮演领导角色,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其当前的生计受到进一步直接的攻击,他们不仅失去了就业保障的工作安全,而且丧失了其全部社会福利,甚至生存权利。2

  根据中国政府2003年的资料来源,“之前的政策是‘抓大放小’,但现在大企业也可以放掉了。”这为中国处置战略产业铺平了道路,这一度是被视为不可侵犯的。2

  对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而言,“战略一词越来越没有什么意义,其基本路径是,只要是私人部门能够做得更好的,政府就应该退出”。2

  毫不奇怪,根据这种新自由主义私有化议程,许多地方政府纷纷出售其管辖的企业。在南部城市深圳,市政府官员正在与法国跨国公司威立雅(Veolia)——原名维旺迪(Vivendi)——谈判,出售该城市供水设施的主要股权。这是令人震惊的消息,根据公民网(publiccitizens.org)的报道,“全世界水资源私有化计划都有如下可循的记录:水价暴涨,水质问题,服务恶化和本地丧失控制”。3这是对普通中国人生活水平的另一个打击,他们将被要求向用水这一基本服务支付更多,而他们曾将这些基本服务视为免费的基本权利。有人会认为,自称社会主义政府的中国会从第三世界国家的经验中汲取教训,这些国家的水资源私有化已经引发了暴动和流血事件。

  显然,中国决策者没有从中国、俄罗斯和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私有化中汲取教训,其过程都可以定性为腐败和内幕交易。在俄罗斯,能够通过私有化收购资产的人只有外国人或圈内人士,当国有资产被拍卖时,“他们基本上是免费地得到,或者也许只花费少许的美元”。4

  同样,来自北京的一家私有公司建龙在不透明的情况下完成了对吉林省国有企业通化钢铁集团的收购。令人震惊的是,这可以发生在如此一个战略产业。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钢铁一直是该国最重要的战略性产业之一。钢铁是一种商品,是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必需品,广泛应用于汽车业、消费电器业和其他许多行业。钢铁工业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首先是保障国防的支柱。因此,这是不可想象的,像中国这样一个周边日益被外国军事基地和敌视性联盟所围绕的国家,将允许外资收购这一战略性产业。

  令人惊讶的是,2006年2月,阿塞洛-米塔尔(ArcelorMittal)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制造商,其营业收入高达1050亿美元,宣布了一项协议,收购中国莱芜钢铁38%的股份。之前,阿塞洛-米塔尔收购了中国湖南华菱钢铁37%的股份,并计划收购另一家中国包头钢铁公司49%的股份。5

  阿塞洛-米塔尔是一家全球化公司,其公司裁员策略众所周知。在全球经济危机之后,它宣布在美国和德国的大规模裁员计划,裁剪了9000个工作岗位,大部分为白领。6

  在法国,听说阿塞洛在美国裁员8万工人后,“工人们愤怒地冲进这个钢铁巨头在法国东部的工厂,洗劫了希米·米塔尔(Laxmi Mittal)的办公室,把他的家具和文件扔出窗外”。7

  阿塞洛-米塔尔一旦控制中国钢铁厂,工人的就业保障将是该公司的目标,这样的想法是不现实的。2008年9月,在预测到前9个月会产生210多亿美元的现金流之后,米塔尔公司宣布了一项计划,通过“由减少冗余人员、自愿退休、正常分流和精简而来的生产率提高和裁员”又节省40亿美元。8

  显然,利润,只有利润,而不是工人的福利是阿塞洛-米塔尔的唯一目的。允许这样的企业巨头进入中国市场,将引发中国钢铁行业的激烈竞争,裁员和减薪将接踵而至。这尤其意义重大,考虑到阿塞洛是用于汽车、家用电器和建筑行业的钢产品的全球市场领导者,“拥有相当大的稳定的原材料供应,并经营广泛的分销网络。”9

  讽刺性的是,原材料稳定供应的缺乏是中国钢铁行业的主要问题之一。该行业受到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力拓等公司的压榨,炼钢的主要原材料铁矿石的价格在至2008年的这五年增长了五倍。中国认为原因主要在于投机者,但这也是中国过度扩大本国钢铁产量所造成的。10从而,中国2008年生产了5亿多吨粗钢,“中国生产的钢比包括美国在内的七大产钢国还要多。”112000年至2007年,中国的钢铁生产能力增长了4倍。

  对中国来说不幸的是,其生产能力的提高,没有把中国推上铁矿石价格谈判的强势地位。相反,兼并和收购强化了铁矿石供应商的地位,现只有三个主要公司——澳大利亚的力拓、必和必拓和巴西的淡水河谷,中国已将本国置于接受越来越高要价的弱势地位。对中国更加不利的是,在各方进行认真谈判时,力拓公司谈判小组负责人被发现占有中国谈判“底线”的信息。据中国媒体报道,“调查人员从力拓驻上海办事处缴获的电脑显示,它掌握了几十个工厂销售、产量和采购的机密数据”。12

  从历史上看,腐败行为已经成为西方跨国公司的标准操作程序,因为在海外掠夺资源和剥削人民被视为是实现利润增加所必要的。不幸的是,由于拥护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中国经济精英正中西方跨国公司的下怀。因此,中国钢铁行业的工人都受到中国资产阶级的攻击,他们利用其强大的关系,采用管理层收购、企业重组和裁员等策略,结果使工人的生活陷入痛苦的困境。中国钢铁行业,由于不计后果的扩张,最终带来生产能力过剩且不掌握可靠铁矿石稳定供应的局面,与掠夺性的西方矿业巨头谈判时具有较小的议价能力,从而使其利润空间被挤压到最小程度。钢铁行业利润率的降低和由建龙等收购公司所证实的中国资产阶级的贪婪行为,带来了中国劳动人民的公开反抗。

  此外,在钢铁行业等公用企业的私有化中,最严重的后果之一是,利润传统上交给国家进行再投资或社会支出,现在被私人或外国资本所掌握。根据自由市场的原则,许多私有化的企业将很快向外国转让所有权,外国将最终实现对中国产业的控制。由于中国的钢铁行业等民族产业的解体,外资跨国公司控制了中国经济,这预示着中国经济出现外资垄断,其结果是中国丧失主权和中国人民遭受奴役。

  

  原题: (加)马耀邦著 林贤剑译、林小芳校 

    作者:马耀邦(Ben Mah),加拿大战略投资家,政治经济评论家。马耀邦先生出生于中国,在加拿大读书。受爱国华侨父亲的影响,自幼对中国事务、中美关系、商业、金融和国际事务有着浓厚的兴趣。长期在风起云涌的金融

  注释:

  1. Branigan, Tania: “Chinese steel workers beat takeover boss to death over job cuts.”, Guardian.co.uk, July 27, 2009.

  2. Pan, Philip P.: “China Accelerates Privatization, continuing Shift from Doctrine”, November 12, 2003.

  3. Publiccitizen.org: “Why oppose privatization of water”.

  4. Hudson, Michael: “Debtor Nation”.

  5. Asia Times: “Foreign firms acquiring Chinese steel makers”, February 18, 2006.

  6. International The News: “ArcelorMittal unveils 9,000 job cut plan”, November 28, 2008.

  7. CNN-IBN: “Arcelor-Mittal office ransacked/ job cuts in U.S.”, April 5, 2008.

  8. Agence France-Presse: “Job cuts are included in the 5 year cost-cutting plan”, September 17, 2008.

  9. Wikipedia: “ArcelorMittal”.

  10. Embass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hina demands bigger say in setting commodity prices”, April 21, 2009.

  11. www.cnsteelpipe.net: “China driving global steel industry”, July 6, 2009.

  12. McDonald, Joe: “China tightening control over steel industry”, The Associated Press, July 26, 2009.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马耀邦
马耀邦
战略投资家、政治经济评论家
2
0
0
1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