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耀邦:私有化与水--威立雅入侵中国

马耀邦 2014-04-25 浏览:

  马耀邦《美国批判美国主导的全球化混乱》摘抄.

  注:本网转载时有删节

  新闻:兰州市自来水被报苯含量严重超标:兰州自来水苯超标元凶之一威立雅入侵中国

  在全球化言论的背后,法国威立雅国际集团和苏伊士集团、德国莱茵集团以及美国柏克德集团等跨国公司巨头开始控制整个第三世界的公共供水工程。这当然也得到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帮助。为了减少债务,第三世界国家被迫通过私有化的方式把这些公共服务设施移交给跨国公司。[1]

  在《蓝金:全球化、水危机与世界自来水供应的商品化》(Blue Gold: The globalization water crisis and commodification of the world’s water supply)这项突破性的研究中,莫德·巴洛(Maude Barlow)描述了跨国公司如何就供水私有化向一些政府施加压力。据公共公民网(PublicCitizen.org)所说:“全世界的供水私有化计划将会成价格的飞速上涨、自来水质量问题、服务质量的下降和地方控制权的丧失。”这恰恰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和跨国公司的如下声称直接相反:私有化将会提高供水效率,降低消费者的成本,并且帮助当地政府减少债务。[2]

  第三世界国家自来水供应的私有化通常包括当地政府就当地居民供水问题同跨国公司达成的协议。第三世界国家的政府不仅软弱无力,而且债务缠身。因此,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压力下,面对外国公司的漫天要价,它们通常无力保护本国的公民。外国公司的首要考虑是利润的最大化和立刻获得投资的回报。由于私有化计划的结果,自来水价格的快速上涨导致第三世界国家的许多人无力支付日常用水的费用。因此,在自来水供应私有化后,这些国家普遍出现疾病,而这些疾病正是由于淡水短缺而导致的不卫生条件所产生的。[3]

  1995年,世界银行副行长伊斯梅尔·撒拉格尔丁(Ismail Serageldin)对未来战争作出了一个惊人的预测:“如果本世纪的战争是争夺石油的战争,那么下一世纪的战争将是争夺水资源的战争。玻利维亚供水自由化的经历充分证明了萨拉格尔丁严肃警告的原因。2000年4月初,玻利维亚科恰班巴市由于水价问题爆发了骚乱。1999年,在世界银行的建议和压力下,这个50万人的城市同美国柏克德集团的子公司达成了一项长达40年的供水许可协议。但是,柏克德公司立即把水价提高了2到3倍,无视消费者的收入。每月收入不到100美元的家庭被要求每月支付20美元的水费,否则就会被停水。[4]

  水价上涨的幅度让科恰班巴市人民别无选择,只能进行强烈的抗议。2000年1月,大罢工和交通堵塞使科恰班巴市陷入瘫痪。为了安抚抗议者,玻利维亚政府承诺降低水价,但从未兑现诺言。1月4日,抗议者为了引起政府的关注举行了和平游行。玻利维亚总统的回应是派遣防暴警察和催泪弹,导致175人受伤和1人死亡。抗议领导人奥斯卡·奥利维拉(Oscar Olivera)由此得出结论说:“柏克德公司的手指沾满了科恰班巴人民的鲜血”。[5]这种悲剧的最终结局是柏克德公司决定放弃投资,但它起诉玻利维亚政府,要求赔偿2.5亿美元的损失。[6]

  巴洛认为,水资源问题与其他许多生态和环境问题的根源都可以追溯到全球化。跨国公司向各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它们取消管制、实施私有化和消除出口贸易壁垒,因而加重了环境问题。为了保持竞争力,世界各国一个接一个地消除了对环境保护的管制,并且降低了税收。结果,税收的减少使它们无力为了本国公民的利益来保护水资源和建设基础设施。巴洛说:“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大规模地滥用和污染本国的内河,这就是经济全球化的代价。抽尽地下水和地下河来满足跨国工业的水需求则是经济全球化的另一个代价。”[7]

  然而,世界水资源短缺危机却为跨国公司巨头提供了独特的商业机会。事实上,《财富杂志》预测说:“水是21世纪的石油”。[8]它认为,目前水工业每年的利润将近1万亿美元,高于制药工业,相当于石油工业每年利润的40%。最吸引跨国公司的是世界只有4%的供水被私有化,因此,退一步说,潜在的利润是非常巨大的。[9]

  苏伊士集团是利用了这种商业机会的大公司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跨国公司之一:它的前身是19世纪开挖苏伊士运河的建筑公司。这家法国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几家公司合并的产物,2003年改为现名。现在,苏伊士集团向全世界1.15亿多人提供相关的水服务,1999年的销售额是320亿美元,利润达到15亿美元。苏伊士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梅斯特雷(Gerard Mestrallet)说得非常明白:他要向全世界推行一种“征服”哲学。这与过去旧殖民地的苏伊士公司没有什么不同。苏伊士集团的董事杜林坦言:“我们在这里赚钱。投资的公司迟早要收回它的投资,这意味着顾客必须为此付钱。”[10]

  由于这种经营哲学,难怪苏伊士集团的经营记录令人厌恶和担忧。这家公司的腐败和其他不法行为已经记录在案,并且该公司的经理在法国被指控行贿。[11]英格兰、马尼拉和雅加达的水价据说由于私有化而变得过高。在雅加达,居民们声称,市政府和苏伊士集团之间的供水协议既没有公平对待雅加达市民,也没有公平对待该公司的雇员,因为就业尤其是工资上存在着歧视。人们对苏伊士集团为什么在当代仍然推行旧殖民地的做法感到奇怪。1999年4月,雅加达的工人举行罢工,要求所有水务工人同工同酬和结束供水私有化。[12]

  从这一切来看,让人感到非常惊讶的是,中国竟然会选择一家拥有殖民征服、剥削、腐败行为和价格欺骗的公司——苏伊士集团——作为合资伙伴。2004年10月7日,在中国国家主席和法国总统面前,苏伊士集团首席执行官梅斯特雷同青岛市政府签署了一项新的水务协议。根据苏伊士集团的新闻稿,合同要求苏伊士集团建设一家新的自来水工厂,为青岛市200万居民提供供水服务。此外,苏伊士集团将在上海建立并经营一家处理工业废水的工厂。这份为期30年的新合同将会给该公司带来6亿欧元的收入。苏伊士集团在上海的其他合资企业包括处理工业废水和污水。[13]

  30多年来苏伊士集团一直活跃于中国,并且通常签订长达20年到50年的合同。它每年在华的收入超过4亿欧元,并且它所设计和建设的废水处理厂为20%的中国城市人口提供服务。此外,苏伊士集团目前经营着16个市的自来水公司,向将近1200万人提供供水服务。[14]梅斯特雷说:“中国是苏伊士集团重要的增长引擎。中国如今提供了稳定而又连续的经济发展机会。我们刚刚签署的合同不仅符合我们的赢利标准,也与中国的经济发展直接相关。”[15]

  由于开放政策和依赖出口作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中国的农田用水已经转而用于为出口部门服务。在不远的将来,这将会对中国的粮食供应造成灾难性的影响。中国北方的一些地区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水短缺。因此,对中国人民来说,获得可以买得起的供水将成为极端重要的问题。有人认为,这个自称社会主义的政府将会保护中国人民,使之免遭贪婪的跨国公司的剥削。[16]

  因此,令人非常困惑的是,作为一个拥有大量工程人才和高达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国家,中国竟然会把水处理工厂的建设和经营交给一家拥有不良经营记录的跨国公司。

  Notes:

  [1] Barlow, Maude: “Blue Gold: The globalization water crisis and commodification of the world’s water supply”, June, 1999, International Forum on Globalization.

  [2] PublicCitizen.org: “Why oppose privatization of water?”.

  [3] Ibid.; Barlow, Maude: “Blue Gold: The globalization water crisis and commodification of the world’s water supply”, June, 1999, International Forum on Globalization; Polaris Institute: “Water Privatization by Permit”, April 12, 2007.

  [4] Otis, Ginger Adams: “A World Without Water”, August 21-27, 2002, Village Voice; and Barlow, Maude: “Desperate Bolivians Fought Street Battles To Halt A Water-For-Profit Scheme”, May 9, 2000, Globe and Mail.

  [5] Ibid. and Olivera, Oscar: “Water Rebellion in Bolivia”.

  [6] Schultz Jim: “Bolivia’s Water War Victory”.

  [7] Barlow, Maude: “Blue Gold: The globalization water crisis and commodification of the world’s water supply”, June, 1999, International Forum on Globalization.

  [8] PublicCitizen.org: “Our Water is Not For Sale to the Highest Bidder”.

  [9] Fortune Magazine, May 15, 2000.

  [10] PublicCitizen.org. “Who are the Major Water Companies?” and Barlow, Maude: “Blue Gold: The globalization water crisis and commodification of the world’s water supply”, June, 1999, International Forum on Globalization.

  [11] BluePlanetProject.net: “Fact Sheet 2: Top Water Companies Haunted by Bribery”.

  [12] Hall, David et al: “Water privatisation and restructuring in Asia-Pacific”, December, 2004, Public Services International; and Barlow M and Tony Clarke: “Blue Gold: The Battle Against Corporate Theft of the World’s Water”.

  [13] Suez Press Release: October 11, 2004.

  [14] Ibid.

  [15] Ibid.

  [16] Lim, Le-Min: “China Water Shortage May Spur Unrest, Threaten Growth”, February 23, 2006, Bloomberg.com.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马耀邦
马耀邦
战略投资家、政治经济评论家
0
0
0
1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