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斌:学习政府工作报告后的几点担忧

余斌 2014-03-12 浏览:

  1.金融灵活度增加,大大提升腐败空间,抑制市场活力。

  “全面放开贷款利率管制”。这到底是激发市场活力的行为,还是限制市场活力的行为?

  在西方国家的经济调控中,为了刺激经济,都是要压低利率。而我国的全面放开贷款利率管制会降低利率吗?只怕会适得其反,导致实际贷款利率上升,甚至出现高利贷,增加经济风险。同时,这个做法,还方便了银行系统的人以权谋私。本来可以高利率的放贷,故意低一点利率放贷,并将利差与贷款人私分。

  与此存在同样问题的是“推进利率市场化,扩大金融机构利率自主定价权。”其后果已经表现出来了,富人的大额存单可以享受较高利率,导致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同时,也使得银行系统可以对某些人定向提高利率,进行合法的腐败。较高的存款利率会增加银行成本,而这个成本如果银行不向贷款者转嫁,就会带来赢利下降的经济风险,无论哪一种都不利于激发市场活力。

  总的原则是,灵活性越大,腐败的空间会更大。

  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存在让全体人民为极少数私有银行股东买单的问题。因为保险成本是由全体人民负担的,但获益的是私有银行的股东。如果没有私有银行就没有存款保险成本。如果要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就需要将国有银行的存款与私有银行分开,前者不参与存款保险制度,后者参与,成本全部由后者承担。

  最重要的是,金融越活,实体经济的负担越重,越受打击。

  2.“增长预期目标定在7.5%左右”,还是有点高。

  这有可能会导致一些地方政府为完成经济增长计划,沿用过去的办法,错失结构调整的时机。同时,在反对四风,严格控制三公消费的情况下,财政赤字增长率高达12.5%,远超经济增长率,而且专项转移支付项目也要减少三分之一,不清楚为何增加这么多赤字?这么高的赤字,也给中国经济转型带来沉重负担。应当规定,每届政府在五年任期完成时,要实现财政赤字总体平衡,也就是说前几年的赤字欠债必须在后几年偿还完成。不要一直累积到下届政府。

  3.混合所有制的片面性与腐败问题

  报告指出,要为民间资本提供大显身手的舞台,但没有提出为国有资本提供大显身手的舞台。两个不可侵犯,强调了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和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但强行在国有企业中推进混合所有制就存在明显的侵犯公有制经济财产权的问题。毕竟如果国有企业不让向私有资本输送利益,私有资本是不肯参与到国有企业中搞混合所有制的。同时,由于不是所有的私企都有机会平等参与混合所有制,也存在很大的寻租和腐败的空间。搞不搞混合所有制应当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政府不应强推。

  4.淘汰落后产能需要完善配套措施

  报告强调淘汰钢铁2700万吨、水泥4200万吨、平板玻璃3500万标准箱等落后产能,但是淘汰下来的设备、厂房如何处理,尤其是下岗失业职工如何处理,需要配套措施。本来说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现在又用政府强力来淘汰,而不是让市场来淘汰,有些说不过去。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余斌
余斌
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1
0
0
0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