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瞎扯蛋的房地产补丁调控

孙锡良 2013-05-02 浏览:

孙锡良:房地产的包袱只能丢给后人,补丁调控可笑  

   

去年,有人感叹中国经济陷入“十二两难”,政策不知道怎么出才好。今天看来,这“十二两难”不知是估计多了还是估计少了?我看是大大地估计少了, “120两难”都无法概全当今中国的经济难题。(周末转了趟超市,除食品以外,各类商品悄悄提价的幅度远比公布的数据可怕)。

中央党校的副校长 周天勇 教授说长三角株三角30%的中小企业面临倒闭风险,试图请国家能从政策上进行调整以解资金之渴;许小年、李稻癸、吴敬琏等市场派大佬又在不停地要求政府加息,以解通胀之忧;任志强呢,拼命让总理别限购了,让市场来解决一切问题,陈志武则在微博中表示支持任的市场论。到底听谁的?总理没有办法,总经理现在也办法不多了,老百姓当然就更没有办法了。当最底层的平民都把“调控”当笑话看的时候,政府的任何行动都难出效果,公信力一旦被消蚀,恢复起来难上加难,天天听“四郎探母”一曲戏,听多了也会腻。

今天如果谈论经济路线正确与否的话,可能我又会遭受有关方面的打击和批判,甚至有可能又要触犯个别人的权威,所以,我想回避路线选择问题,管它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先懒得理它。现在首先是要把中短期的问题给理个头绪出来,否则的话,国务院天天发《规划》、天天搞推试验区、天天开常务会议都是白费劲。

中国中短期到底要解决一个什么问题呢?其实很简单:政绩观的问题。全中国从上至下学习科学发展观已经学了几年,可是,那些学习的人就是不按这个“观”去办事。什么是科学发展观?不就是尊重客观规律保持经济可持续发展吗?瞎折腾的改革当然就不是科学发展观了。中国房地产调控搞了8年,已经无关普通人民,只关乎政绩数据,昨天限一线城市,今天限二三线城市,明天限四五线城市,后天将会是限农村,补丁继续往后打下去,直到把包袱丢给别人。如若不愿意GDP数据在自己手上降下来,经济转型就是空话大话,所谓的“大起大落”和“硬着陆”都是瞎扯淡,中国人谈“硬着陆”跟东施效颦就一回事,谁听了都觉得搞笑。可笑的政绩观导致可笑的调控政策。

有多大的智慧就按多快的速度发展,哪有年年高喊“较快”的道理嘛!人的创造力是有限的,总是要求快,怎么个快法?不就是卖资源、卖土地、卖市场、卖血汗、卖身体吗?近几十年来,没有一个关键的人敢于面对现实,做到该快的快、该慢的慢,人人都生怕经济速度在自己手上降下来,稍有点放慢滞涨就急匆匆地反复刺激,好象不刺激中国就此死去,甚至还有一种歪理论说:中国GDP增速低于8%,中国就要出大乱子。这是古今中外都找不出来的“科学道理”,偏偏中国有那么多人会相信!?现在又有一个新的可以获得经济诺贝尔奖的新理论在中国诞生了——房地产降不得,房价大跌,中国将彻底崩溃。照这种高深理论,未来1000年,中国就是“房子经济”,根本不需要什么科学技术。

   

 周天勇 教授生怕中小企业倒闭,我是不怕的,也许他比我更高明,也许他比我更有大局观,但是,我不得不作一个比较感性的结论:他的思维放在三年以后还没有我的结论更值得回味。我认为:就是要让一批不干实事的中小企业尽快倒闭,并且越快越好。长三角株三角,有一大批中小企业参与到房地产炒作中来,几乎60%以上的企业老板都手持大量房产,宁可企业破产都不愿意将房子变现,以图谋政府放松贷款限制可以“玩”银行的钱。我认识一个长三角做密封件的老板,本来几兄弟做着非常好的实业,但是,近几年经不住房产巨额利润的诱惑,把精力放在了地产炒作上,密封件是越来越不行了,企业已经接近破产,但他们不缺资产,他们还有大量的房产在等升值。这样类型的企业在经济发达地区非常多,不让他们破产,中国的实业界将完全空心化,永远都不会有未来。“玩”银行的钱说白了还是玩人民的钱,玩到最后,风险还是要转嫁到老百姓头上,老板们早已经把资产变现移民了,即便不移民,他们也比平民承受能力强。我是坚决反对放松对部分中小企业的贷款限制,当然,我也不赞成一刀切,对那些经营信誉良好、产品有竞争力的中小企业可以分类指导,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按赢利能力放松贷款额度和利息水平。

房地产这个经济毒瘤不切除,我敢肯定地说:中国推出的七大新兴产业也都将泡汤。有人说,中国高铁属先进装备制造业,在世界都算最好的,哪会泡汤呢?别高兴,两年后,大家再来听真实的故事吧。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水平有多高呢?不是很高,而是很低,大概相当于日本、美国1995年的水平,目前国内推出的产品算不上创新,南方某个汽车公司炒作的非常厉害,它的技术自己心里有数,他们没有人敢说自己的产品超过了日本1995年电动汽车的水平。日本、美国、德国、法国为什么没有搞电动汽车大跃进呢?原因是多方面的,以后我将专门论述一下专业内的问题(有很多参数图表不方便在本文刊载)。其它新兴产业是不是就更加理想呢?不,几乎所有的技术,中国都不具备原创性,每一次升级,中国都要花钱买核心技术,自己的配套小技术只能作为补充。产量最大并不意味技术最好。

不管什么新兴产业,核心技术是否为自己拥有,告诉大家一个判别方法:同一产业在同一时期是否有大跃进现象,如果有,注定核心技术不在自己手上。道理很简单,因为一项重大技术创新一旦率先在中国企业取得成果,其影响力绝不亚于获得一个诺贝尔奖的效应,官方还不得吹上天;另外,任何原创技术所有方,刚开始绝不会让自己的技术在国内遍地开花,不率先赚几年超额利润,它会把技术卖给别人吗?全国范围内搞大跃进的上项目多半都是买来的技术,你买我也买,大家拼命上生产线搞内耗。我就不知道中国为什么有那么多官员和百姓这么容易被市场和企业忽悠?大家不妨回过头来再看看中国的电视机行业、汽车行业、PC、手机等,世界第一产量是做出来了,然而有哪一项新技术产生于中国呢?不花钱买技术,中国现在能生产出什么电视机?哪一个家电厂商推出了影响世界的新技术?新兴产业重走家电、汽车、家电行业老路的迹象已经非常明显。

中国产业界为什么要搞研究?有那个必要吗?我认为没有必要,如果我是企业老总也不敢搞,至少目前不会,搞房地产是稳赚大钱,搞科研则存在巨大风险,成功了,市场还不一定卖帐,中国是个讲钱的地方,是个以短期利润论英雄的国度,你不能给企业快速带来利润,你的战略再高明,你的眼光再长远,就是没有人会认可你,国家也不会认可你,因为你会影响GDP的速度,会影响很多很多人的政绩,没有人有耐心听你的战略,“短、平、快”才是硬道理。

不要以为只有企业老板会搞房地产,不要以为只有富人知道炒房地产,农民现在也知道炒作房地产。如果中央领导和地方领导真的愿意考察国情,不妨派一大批参事到农村走走,多少农民在城镇买房?以前只是县城炒房,现在连小乡镇也开始了,一些小乡镇的商品住宅区一年到头都空着,为什么?农民都不在那里住,买着放那儿。有的则是外出打工去了。这些农民在原村落都有一栋到两栋住宅。多大的资源浪费官员们可以去算算。

当这个国家的人民都懂得“炒房”是第一战略的时候,其它的所谓战略也就显得不值一提了,多半是文件性质的战略,所以我每次听到某部门开会讨论又要振兴什么产业就感到好笑。

据说最近高层天天开“重要会议”,天天议重大经济问题。很累呀!一些问题都反复了五、六年,有些问题则是拖了七、八年,如果开会能解决早就解决了,哪等到现在如此被动?如果不把“较快”的要求给去掉,开会、印票子、画圈、出规划都解决不了中国问题。

快有什么用?吃激素的小孩8岁可以长到200斤,那又怎么样?能活很久吗?

中国房地产的包袱未来两年将越变越大,不知道哪个倒霉者要接下它?天助他吧!

   

——孙锡良(下一篇文章:时局观察——思考形似神似的战争历史)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孙锡良
孙锡良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