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王宏甲 2020-02-08 浏览:

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王宏甲

抗疫本身,最要紧的事有三件:医疗救治、防控隔离、自我保护。第一件,务必落实中西医结合,不能再贻误。第二件,防控使人不病,比治疗更重要。第三件,比医疗和防控更重要的是每个人做好自我防护,所谓匹夫有责!面对新冠病毒隐秘的传染性,每个人都要——

严防自己成为2B

远古瘟疫袭击人类,最伟大的智慧就是中国医学经典《黄帝内经》里讲的“治未病”——保护还没有发病的人群。落实到具体措施就是隔离。直到今天,当一种新型传染病爆发,最及时的还是要靠隔离防控。

今年我在福建老家过年,外出不便。初三那天我在公众号发了一文《最重要的是群防群控》,开篇第一个标题是《当务之急,建立“安全区”和“隔离区”》。以下我就这个话题再叙述。

什么是安全区?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坚决地建立起保障健康人群的安全屏障,刻不容缓地组织健康人群做这件事,就是群防群控!做到群防群控,严防严控,就可以建立起保障人们正常生活、工作的安全区。

一句话,要有“建立安全区”的意识!

怎么建安全区?

对确诊、疑似、发烧留观病人、密切接触者,分别实施隔离医治和隔离留观。对出现群发疫情的医院、学校、机关、宿舍、村庄等,分别实施整体隔离。医护人员实行阶段性轮休,走出医疗区先到征用的宾馆隔离两周,确认没有被感染才回家。送进医疗区、隔离区内的一切物资在消毒安全通道交接。医疗区和隔离区的垃圾也另有通道处理,避免污染隔离区外。做到这些,就建立起保障健康人群的安全屏障,就有了人们可以照常生活、工作的安全区了。

那时我很期望大家关注医疗的目光分一些给防控。关注电视上采访专家“什么时候会出现拐点”,莫如自己积极去做防控,创造拐点。唯有做好防控隔离,才能控制住疫情,人们才能在安全区内正常上班、开学,发展经济……当医疗区内最后一个患者痊愈走出定点医院,抗疫就结束了。

可是眼前依然严峻。

2月5日,全国新增确诊、新增疑似两项相加超过了9000例;其中湖北新增确诊和新增疑似超过了6200例。全国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超过18万人。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很强,也很隐秘,陆续出现的必有不少是新感染者,到底还有哪些防不胜防的地方……

此前手机信息里流传一个A.B.C.D四种人的说法,还有人制了图,分析得很有道理。相信很多人已经看过了。这里引述如下——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最近陆续看到有无接触史的确诊病例,问怎么回事?还有武汉的居家隔离,楼上或楼下出现没有接触史的感染者,于是问,隔离中的上下层居民也会被感染吗?这些疑问,可能都跟B有关系。由于潜伏期可以有14天,潜伏期就可以传染人,你不清楚自己遇到的任何一个陌生人或者熟人是不是已经是B了,所以你出门不管遇到谁,都要警惕自己成为2B,或3B。

由于“每一个人”才是最大的群体,所以每个人做好自我保护,比医院的医疗和政府组织的防控都更加重要!

那么,“每个人”还该注意些什么呢?

现在已知会接触性传染,还有粪口传染。聚餐中,如果有一人是尚未发烧的感染者,就可能通过筷子夹同一盘菜而造成集体感染。武汉那次“万家宴”造成的感染是个未知数,未知中是可以产生2B的。目前武汉的发病中,家庭整体感染是一个突出现象,当与共同用餐有关。口罩只是防止通过呼吸感染。防止“病从口入”,现在应该成为我们重新高度重视严格把好的一关。

即使很谨慎出门,鞋可能踩到路面的某一口痰,鞋就有可能把病毒带回家。你宅在家里不出去,你会点外卖吗?你不清楚做餐饮的人中是否有隐性感染者。且不说吃的东西有没有问题,一定有陌生人把饭盒装进塑料袋。既然电梯的按钮,你按一指头都要警惕,那么对送进来的盒饭,或者其他任何物件,你不要警惕吗?

非典时期,发现电话,甚至发热门诊医生用的圆珠笔,拿一下就可能被感染,于是医生的圆珠笔绝不放在桌上,电话座机每天都要消毒好几次。

电视上看到医疗区医生护士吃盒饭,哪里买来的?必须是医院自身隔离状态下的炊事员做的,才是安全的。北京非典时期集合了大批炊事员都是在隔离状态下上班,食宿都不能回家的。

现在地方干部从事严防严控工作,也多有吃盒饭,同样要考虑保护好炊事员不被感染——炊事员必须是隔离状态下操作。因此,隔离工作,不是只隔离“疑为被感染者”。健康的医生护士,就是在隔离状态。

再说群防群控

我在老家,了解的情况有限,但我期望人们更多地关注防控,于是在《最重要的是群防群控》一文中就近介绍了我家乡和我比较熟悉的贵州省毕节市县乡村的群防群控。

我的家乡在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初三那天我了解到,就在初二,建阳区的公安部门和防控人员已查出春节前经由铁路购票离开武汉返乡的建阳籍人员共781人!

这个数据把当地领导吓一大跳。781人从武汉回来,还有不是坐火车回来的,他们是谁,此刻都在哪里?这里面要爆出确诊和疑似,那该有多少啊!

从正月初三到今天过了十天,那时我不可能知道他们今天会怎样。现在我告诉你,建阳目前有一例疑似病人,还没有一个确诊病例。贵州呢?先看一眼下面这张图——

读图,您能看到贵州与湖北虽然没有接壤,但距离很近。目前贵州正在周围五个省(区、市)较高一个级别或一个以上级别的疫情的包围中。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福建建阳在闽北山区,贵州毕节在乌蒙山区,如何阻止疫情向医疗资源薄弱的农村地区蔓延,是各地都极其重要的防控任务。一旦失守,如何检测谁是确诊、谁是疑似,乡下还没这条件,救治也难。如果往大城市送,会扩大传播,不可!领导们感到责任重大!

看这十天的全国形势,比较城市和我所知的乡村防控,比较电视上的专家说和乡村防控中的话语,我感到很受教育,感觉基层群防群控中的话语更智慧。

我家乡的群防群控

正月初一起,城区步行街空空荡荡,乡间没人串门拜年,没人去庙里烧香,街巷锣声则镗镗地响着,那个敲锣的人敲一锤,用本地土话喊,不是说“不要恐慌”,而是敲一声锣,喊一声:“不要出来——哐!不要去赶圩——哐!不要去赶庙会——哐!”

还有的边敲锣边喊:“不敢打扑克哦——哐!不敢摆酒哦——哐!不要去拜年哦——哐!”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这些走在街上敲锣的情形,都是在手机视频里就能看到的,它比敲锣者走街串巷地喊更扩大了宣传。

建阳区委、区政府的通知出现在无数村民的手机里,宣布从即日(正月初三)起,全区各乡镇所有赶圩一律取消,正月庙会一律取消,各宗教场所一律停止开发,民间酒席一律停办。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建阳各村(居)、街巷等显眼处挂上通俗易懂的防控标语

“防控疫情,消杀先行。”建阳区疾控中心响应市民需求,在街道设置消杀药品免费领取处,请广大市民自带容器前来领取。

再说那从武汉回来的781人,查出有姓名有身份证有居住地,干部们戴着口罩连夜挨家挨户去查是不是都到家了,一一登记造册,安排就地隔离。

建阳称这些人员为“登记人员”。乡村两级干部和医生护士组成的工作组每天早晚两次上门给武汉归来者的家人测体温,做记录。同时嘱咐尚未回乡者的亲属和邻居,一旦从武汉来人立即上报。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建阳各村(居)干部走村入户摸排、劝导

去武汉打工和从武汉回来的人员,建阳童游镇最多。调查摸底工作不仅登记已经回来过年的人,还电话联系没回来的人。

“喂,您好!我这里是建阳区童游街道营前社区,请问您是徐(某某)吗?我们了解到您现在还在武汉。我们对您表示慰问,将每日对您的健康情况进行登记。您有需要帮助,可以联系我们。”

就这样,他们对武汉返乡人员,未返乡在武汉务工、上学的村(居)民,通过入户和远程电话、微信,进行摸底排查登记,每日一报。不是报有没有确诊、疑似,而是报有没有新回乡的,从哪里回来,有没有发烧的。

童游街道南林村村医李晓东和他的父亲李世宝都是村医。自政府发动群防群控以来,他们父子就加入了疫情防控工作,入户摸排、体温随访。他们说:“我们既是党员又是村医,应该出来搞防控。”

建阳区徐市镇壕墩村驻村第一书记的妻子刚做完剖腹产,他就跟妻子道别,投身到防控中去了。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建阳各村(居)干部走村入户,劝导居民节日期间减少外出,取消酒席宴请

你所看到的这些工作,都是需要有人去做的。建阳区委书记、区长始终在群防的队伍中,通过“书记抓、抓书记”的工作方法,组织了“三级力量”,即区委书记负总责,成立领导小组,组建八个专项小组,实行区镇村三级书记抓防控的责任机制。加强统一领导、统一指挥,形成“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责任体系,挂乡镇的区领导迅速到乡镇,包村的乡镇干部迅速到村庄,精准下沉基层一线,全力以赴。

建阳区委宣传部门显得特别忙。短短几天时间,各类实用的防控知识宣传标语挂到大街小巷。到2月3日,建阳区启用户外电子显示屏180多面,LED走字1000多处,宣传栏760个,黑板报150多个。微信公众号文章500多条。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建阳各村(居)干部走村入户贴标语

“共产党员站出来!”这个声音在全区喊响。

自疫情发生以来,建阳区有3600多名在职党员奔赴疫情防控一线,从事宣传排查、巡逻值守、服务群众,为全区人民生命健康构筑安全屏障。

2月1日还发生了一件事,建阳区莒口镇上布村有个农机合作社将1万斤大米送到建阳区红十字会。他们想到隔离的人要吃饭吧,就送大米来,希望能为防疫做点贡献。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建阳区莒口镇上布村为民农机合作社捐赠1万斤大米

还有一件事很打动大家的心。

有一群摄影者,拍下了阳光下宁静的建阳城。他们称疫情下的建阳,用“空城计”阻击新冠病毒。借他们的镜头,我可以向你介绍我家乡的城市。往日,没有任何一个白天,能够拍出这样的宁静。

建阳上演“空城计”众志成城抗疫情

这是你从未见过的建阳,阳光灿烂,宁静而坚定的模样。

一夜之间,变成一座空城。全城人民待在家里,从容而自律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建阳观书园

配图的文字说:我们用安静的力量,对抗那无形的病毒。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建阳建平大道与潭山大道交汇口

往日热闹的商业街区

几乎没有顾客

但那点亮的橱灯

依然放着光芒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建阳万达广场

真正有人去购物的地方只有四店一场:卖米的店,卖面(粉)的店,卖药的店,卖水果的店,卖蔬菜的四面通风的菜市场。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建阳潭人街

站在阳台看旭日东升

站在窗前看夕阳西下

在我们心里,家乡建阳

永远是最美的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建阳考亭书院

很多干部、医护人员,流调的、测体温的、打锣宣传的,还有很多隔离中的,都在群防群控的一线。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建阳朱熹大道

我们还该记下这些摄影者的姓名:张梁、龚晓辉、杨健、游彬、陈琦辉。

2月5日,《福建建阳众志成城打好疫情防控狙击战》的报道出现在人民网、人民日报公众号,随即被经济网、搜狐、网易等媒体转发。

我所知的贵州省毕节市的群防群控

毕节在贵州高原之脊,有930万户籍人口,46个民族,是全国人口最多的地级市,也是全国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贫困人口最多的地级市。由于贫穷,毕节外出打工人口就高达200多万,春节前夕正是乡亲们纷纷返乡过年的时候,会有多少人把新冠病毒带回来呢,领导们顿时感到危险就在身边!

毕节市在除夕夜就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大年初一(25日)晚再次召集相关领导干部布置防控工作,初二(26日)上午10点召开覆盖到乡镇的防控疫情电视电话会议。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市委书记在会上说:要坚决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部署,落实省委有关会议精神。要坚决抓好“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大排查、大筛查,确保不漏一户、不漏一人,坚决守牢疫情不扩散不蔓延的底线。要加大对高铁站、机场、客运站等人员密集场所的检查力度,坚决做到应查尽查、全面登记、严防死守,对与疑似病例同车、同机的人员要全力跟踪查找,切实做好医学观察等工作,工作方式要坚决有效。

今年是脱贫攻坚任务必须完成之年,如果没有防控住疫情,势必严重影响脱贫攻坚,这是输不起的两场攻坚战!会上要求,我们叫群众不要串门,但我们党员干部要出来做防控工作。保一方父老乡亲平安,是每个干部的重责大任!会议一结束,市委书记和常委们都到各区县防控一线去了。

毕节2017年就在脱贫攻坚中成立了农民讲习所,全市各乡村的广播都在那时候恢复起来,这次在群防群控中迅速发挥了很大作用。28日村干部自创的广播喊话,有当地汉族土语、苗语、彝语等多民族语言,大喇叭就喊开了。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有干部形容,由于有广播硬件的存在,有新时代农民讲习所的普及,几乎是电钮一按,整个乌蒙山腹地都响起了警报!

大喇叭整天循环播放着疫情相关内容,武汉疫情,全国疫情,可以说是不到半天,全区城镇和穷乡僻壤里的人民全都知道了。有干部说,广播一响,就打通了防控抗疫宣传的“最后一公里”。

29日,毕节城区所有公交车停运。

接着是出现在全市各乡镇的大标语横幅,有些内容我也曾经在微信里见过,那些话语也不知道是谁创作的,它们现在如此集中地出现在毕节的乡村,有地点,有内容。

许多内容都是在实际工作中遇到问题,突然想出来的。比如让戴口罩,不少老年人一辈子都没戴过,感到别扭,就是不愿意戴。可是宣传又说这病毒容易感染老人。于是就有人创作出这幅标语:

“口罩还是呼吸机  您老看着二选一”(七星关杨家湾镇)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诸多标语,您自己看。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阿市乡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八寨镇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柏杨林街道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碧阳街道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大屯乡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大银镇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何官屯镇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林口镇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清水铺镇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水箐镇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小吉场镇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杨家湾镇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野角乡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长春堡镇

 

尽可能把防控隔离做好,就有了相对的安全区,就可以在空旷的田野里搞生产了。毕节恢复生产的头一件事,就是给武汉捐献了26万斤白萝卜。

1月30日,当城市里说呆在家里就是做贡献的时候,毕节纳雍县阳长镇的村民却在热火朝天地收萝卜。漫山遍野的白萝卜地里,随处可见村民采收白萝卜的忙碌身影。萝卜采收了,农民用皮卡车、电三轮运到镇政府办公大楼前。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毕节纳雍村民把萝卜背到公路上装车

这里一个个硕大的白萝卜已经堆积成山。乡镇干部们正和村民们一起将刚刚运来的白萝卜从三轮车上卸下,等待收齐了就运往武汉。

“听说武汉隔离中的群众急需生活物资,我们就倡议全镇干部群众募捐,准备采收10万斤白萝卜送过去。”阳长镇镇长高庆说。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毕节乡镇干部和村民一起卸萝卜

滥木桥村的农民党员李权听说要向武汉捐萝卜,把留在地里的200多斤上好萝卜送到了镇政府。

小坝子村村民袁峰花了一天时间组织家人把家里的5000斤萝卜全部运到政府。第二天,袁峰又去帮助其他村民收萝卜。做这些,大家都是义务的。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毕节纳雍小坝子村村民袁峰卸萝卜

镇政府原计划募捐10万斤白萝卜,没想到不到两天时间就募捐到26万斤萝卜。2月1日下午,这些萝卜全部转车运往武汉。

前来捐萝卜,把萝卜装上车的农民,都是放下萝卜就走,不会说什么话的农民。现在有毕节报社的记者,拦住农民问他们为什么要捐萝卜。他们也说不清楚,综合起来的意思是:“我们是贫困地区,政府对我们有很多照顾,现在城里人有难,我们也要帮忙。”

是的,毕节是贫困地区。

毛主席《长征》诗说:“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毕节就在莽莽乌蒙山腹地。那里的干部和群众尽职尽力地严防严控,努力保一方安全。1月27日,毕节还派出第一支医疗队6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到武汉后,他们6人全部被分配到鄂州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他们用微信告诉家人,他们穿一整套二级防护服,大约需要20至30分钟时间,所以是保护得很安全的,请家里人放心。他们穿上这套防护服后,不吃不喝不上厕所连续工作8小时。如果有要上厕所的需要了怎么办?他们都穿着纸尿裤。

他们也必须把姓名都写在防护服外面。万一有什么情况,一看就知道是谁。所以也不能说都没有什么危险。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6人全部是毕节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他们的姓名是:涂伟、钟珺、单继宣、吉丹丹、邱兰婷、刘光舟。

毕节在十分繁忙紧张的日子里还做了一件事。

在全国上下万众一心抗疫救危的时刻,各地都口罩告急,毕节市投资促进局、金海湖新区成功引进日产20万只医用口罩生产项目。这个项目投资5000万元,利用毕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标准化厂房建设4条口罩生产线,其中2条一次性医用口罩生产线、2条N95型口罩生产线,还有1个环氧乙烷消毒车间,1个存储仓库。项目预计2月下旬建成投产,届时将对本市口罩紧缺和外地需要提供支持。

对遥远的毕节我了解不多。我发此文主要是想表达群防群控非常重要,特别是阻止疫情向广袤的农村蔓延非常重要。

以下节选《非典启示录》中的群防群控

非典时期的群防群控

王宏甲: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

 

1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北京市“流调大队”2500人覆盖18个区县,凝聚京城千万众群防群控,是北京保卫战中最大的一个战场,同时也是防止疫情从北京扩散到全国各地最重要的一条战线。

4月17日后,北京成立了“流调组”,这个组在全局的战略地位逐渐被认识到“极端重要”,因为没有比保护广大健康人群更重大的事了,这是狙击战最核心的任务,是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最科学的武器。领衔这个组的是市委副书记杜德印。

“上线,谁传给你?下线,你接触谁?”

这是他们要向每一位患者进行调查的基本问题。

进病房,亦如医生问诊那样,面对面的问询使他们也随时有被感染的危险。正是这艰险的侦察,才使散落社会人群中的一条条传染链清晰起来,才可能阻断它与健康人群的联系。

“流调”工作就是侦查疫情的工作,侦知了疫情的流窜线索和“密切接触者”等,才能实施隔离,从而创造出安全区。

仅靠2500人的流调大队是不够的。发动群众,建立社区安全屏障、村镇安全屏障……发动千百万群众,这是共产党最有力的本领。社区严格进出,挂出“本小区零感染进入第几天”的牌子,村庄站岗放哨……村自为战、校自为战、社区为战、工地为战,一场狙击非典的人民战争真正波澜壮阔地展开了。

此作为被称作群防群控,当时共分为六大战区:街道(社区)、学校、工地、农村、企业、城乡结合部。

第一战区:街道(社区)

街道(社区)是一座城市躯干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要统一对住宅楼的公共场所、公共部位定时消毒,这里就有很大的工作量。街区还需要加强对三类人群的管理,即返乡大中专学生、外来务工人员,以及外出打工返乡人员,要建立跟踪档案,要监测记录他们是否发烧的健康情况。

每个街区的工作人员都成为高速运转的机器。挂着臂章的居委会老太太,不辞辛苦地日夜工作,比比皆是。想一下,不远处的医院里正进行着死去活来的救治,医院的SARS病房已经扩建再扩建仍然紧张,为了尽最大努力减少感染者,街道、社区的紧张工作,俨然是真正的战区工作。因工作量巨大,密云县还抽调了529名机关干部,走进29个重点社区,当起了589栋楼的防非典“楼长”。

非典时期,也出现了不少幽默的抗非典短信,不知道那是谁的作品,但知它在社区里广泛传播,以下是之一

哥哥你上班,口罩要捂严。

上楼爬楼梯,午饭快熟面。

两眼别乱看,眼神也传染。

第二战区:学校

北京是中国最多高等院校的城市,还有137万中小学生。非典疫情爆发后,有不少大学生已经返回家乡,后来又陆续有大学生返校。北京是重点疫区,大学生返回家乡的时候,是否会把疫病带回家乡?学校需要建立与该学生家乡防控部门的联系,这是必需的负责任的做法。一旦失职,就会受到公众的指责。大学生回校的时候,学校已建立起严密的防控秩序,他们会不会在路上把疫病带回学校?所有这些都需要在防控之中。

非典时期的网上授课,空中课堂,则是一个新事物。

北京市教委从4月24日起就开通了专题学习网页“课堂在线”,以北京市教委信息网为主体,依托人大附中、101中学、汇文中学等六所网校,帮助学生解决在家自学期间遇到的问题,指导学生自主学习。教学范围从小学到高中,涉及语文、英语、政治、物理、化学、历史、地理、生物等学科。

5月6日开始,北京市中小学生继续放假两周。北京教育部门联合多媒体开办了“空中课堂”。

包括三部分:一是电视课堂。由中国教育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提供平台,北京市教委组织一批特级教师指导学生自学。二是广播课堂。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开辟6小时广播教学,安排英语听力、艺术课堂、科普知识等学习并组织答疑。三是继续推进网上学习。“国家基础教育资源网”6日正式开通,由教育部基础教材课程发展中心与中央电教馆共同开发,为全国中小学师生提供教育教学资源。

第三战区:工地

流调工作再进一步就推进到:不能等到发病了再调查,要主动出击到广大人群中去排查。

“人群高聚集”场所是最容易群发疫情的地方。学校已经放假,工地就是人群高聚集场所。深入北京三千二百多个工地进行排查,使成建制的七八十万民工进入有效防控序列,这里有极其巨大的工作量。不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截至5月24日,北京市确诊民工病例累计199人,疑似病例174人,先后被隔离的民工近四千人。北京爆发SARS之初,医务人员被感染者大大高于其他群体,到5月24日,在北京务工的农民工已上升为发病最多的一个群体,并且仍在上升。如果没有安置在北京,就地隔离、就地诊断、就地治疗,而是带回他们的家乡,后果也将是严重的。

第四战区:农村(略)

第五战区:企业(略)

第六战区:城乡结合部(略)

以上六大战区,每一块都是千军万马,每一块都轰轰烈烈,充分体现出卫生工作与群众相接合有多么重要。

2没有群防群控,挡不住SARS蔓延

全国各地也因群众的广泛参与而处处显出成效。

5月6日,河南郑州火车站、汽车站,一些酒店、宾馆门前,河南项城市城乡的一些路口、村头、小旅店,以及汽车站,贴着一张紧急协查通知,内容是:5月5日,河南项城人刘克祥,男,47岁,在北京海淀区医院确诊为SARS患者,在北京市转运非典防治专科医院途中逃匿。为防止该病人在返乡途中传播疫病,河南省非典防治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出协查通告,请各方查堵此人。

四川省叙永县与云南贵州接壤,是个“鸡鸣一声闻三省”的地方,但也历来是川滇黔三省商贸集散地,全县有60多万人口。叙永县恐外出打工的农民返乡带来非典,本县未及时察知,一旦发生传染不好办,于是设置奖金鼓励全县人民举报非典患者和可疑对象。

叙永镇一位乡村医生向县医院举报了一例“非典疑似”。

县医院立刻根据线索找到那个“疑似”。

他正在发烧。立刻将他隔离治疗。后确诊为非典患者。

这个举报的乡村医生受到县政府表扬,并获得了200元奖励。同时也使那位患者及时得到治疗。

山西省疫情之重,甚至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疫区。山西农村医疗资源也很弱,诸多市县不得不使用了战争年代“民兵”的方式,来设岗防堵疫情。吕梁全区就组织起十万民兵,制作了统一的标识,配备防护用品和交通工具,在农村各主要路口,对务工返乡和流动人员进行检查、检疫和登记。此举对于防止非典流入村庄效果明显。

河北张家口外出务工农民达26万人之多,且大部分在北京、山西。从4月上旬开始,外出务工人员就有返乡的,并迅速增加。张家口全市组织了三万多名市、县、乡村干部,包村包户死盯死守,市、县、乡、村建起了四级防疫系统,8000多名乡村医生进村入户消毒、体检。村村路口设立检查站,实行24小时监控。

可以说,各地运用了具有当地特点的防控方式来堵截非典,有收集不完的故事,不胜枚举的例子。共同的特征即鲜明的无可替代的群众性。

当这年夏天,电视不再报还有新的SARS感染者时,人们说“非典走了”。好像非典是自己走的。有专家说,病毒都有自限性,好比病毒性感冒,到时候它就走了。在一些人看来,你不抗击SARS,它也会走的。也许专家有专家的科学真理。我写下这一章,只想提供一个备忘——

有很多证据可证疫情已经从北京沿着铁路、公路和航空,南下、西进、北上,疫情已经在许多城乡的旅店里栖息,已经乘着车在许多环山公路上奔驰,已经抵达很多村庄的路口,在村口被截住!

“站住,不许动!”就在村前,突然冒出来防控人员对跑回来的同村人一声喝,然后就把他们带去隔离。

如果不是从北京开始就有成千成万的人们,投入到各个社区和角落去,做了许许多多蒙着口罩默默无闻至今也不为人知的截留防控工作;如果不是沿途有许多发烧者被发现、被截住、被隔离;如果不是有数不清的群众投入到村自为战、校自为战、社区为战、工地为战……如果不是老百姓严防死守,非典疫情蔓延到广袤的农村,这并非杞人忧天。

如果没有“卫生事业和群众运动相结合”这个法宝,科学将会怎样告诉我们SARS的传染性有多严重,死亡率有多高,中国农村有多少人被感染;当大量的感染者运送到医院,又有多少医生护士被感染……

SARS是会走的,就像曾经横行人间的鼠疫、霍乱都走了。但不能忘记,十四世纪被欧洲人称为“黑死病”的鼠疫大流行,曾致使欧洲损失三分之一到一半人口;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也是“阶段性”的,就那个“阶段”,就造成至少两千五百多万人死亡。

我想说,SARS走了,在中国城乡许多人都还严阵以待准备着打持久战时,SARS走了。但我们不能忘记那成千成万投身到防疫中来的群众。没有“群防群控”,光靠医疗,是不可能挡住SARS蔓延的。中国在2003年4月20日后,抗击非典取得艰难卓绝的成就,首先是相信群众、依靠群众的成功。

莫忘他们!

莫忘毛泽东主席说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4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