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介入“疆独”问题的原因及其影响

作者:武磊 刘帅 来源:国际研究参考 2015-11-23

      “疆独”势力是一支奉行“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思想,打着“民族自决”、“宗教至上”旗号,以“建立‘东突厥斯坦国’”为政治纲领,运用 恐怖暴力等手段进行分裂新疆活动的恐怖势力。其从产生至今,给中国边疆的和平与稳定带来了极大的危害。在“疆独”势力的发展过程中,西方势力尤其是美国的 扶持与帮助一直起着重要作用。冷战后,随着国际政治格局剧变、对华政策深刻调整,美国对“疆独”问题的关注度进一步提高,介入程度不断加深。如今,作为 “疆独”问题中的国际性因素之一,美国已经成为影响“疆独”问题演变发展的一个重要变量。

一、美国对“疆独”问题的介入

     (一) 以美国国会为中心给予政治支持。在美国的官方部门中,国会对涉疆问题的关注力度最大,参与也最广泛。作为美国的最高立法机构,美国国会的地位和作用不容小 视,其关于“疆独”问题的立场和态度对美国官方影响深远。美国国会对“疆独”势力的公开支持和保护,是“疆独”势力得以在海外发展壮大的最直接因素。

美 国国会历来关注与中国民主人权相关的问题,在提供资助方面也一直是主导者之一。冷战结束初期,美国国会开始关注所谓新疆维吾尔族的人权状况,但只是偶尔涉 及。“热比娅事件”则成为美国会态度发生变化的转折点,针对此事,国会不仅连续通过与之有关的决议案,而且不断就此向美国政府行政部门施压。自“热比娅事 件”之后,国会开始积极关注“疆独”问题,不仅对“疆独”势力提供政治上的支持,还积极通过在国会举办听证会、提出决议案等方式干涉“疆独”问题,向中国 政府持续施压。如2009年6月以来,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就与涉疆问题有关的议题连续举行了三次听证会,选择的议题分别是:“维吾尔人:受迫害的历史” (2009年6月10日);“探寻维吾尔族民族主义的性质:自由战士还是恐怖分子?”(2009年6月16日);“中国的调查与国会的疏忽:关塔那摩的维 吾尔族人”(2009年7月16日)。可以说,在美国对“疆独”问题的干涉中,国会发挥了核心作用,是美国涉疆问题中的“带头人”。

      (二)以非政府组织为重点提供资金援助。美国非政府组织在“疆独”问题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不仅直接为美国政府出谋划策,更重要的是为“疆独”势力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技术援助,对其在海外的发展壮大起到了重要作用。

美国介入“疆独”问题的原因及其影响

热比娅

       二 战后,非政府组织开始成为国际政治舞台上的重要力量。美国非政府组织与美国政府的关系非常复杂,一般而言,非政府组织本身就是美国权势集团的一个支持部 分。因此,它与政府的关系在大方向上是一致的,在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上没有明显差别,在主要政策上配合默契。在“疆独”问题上,美国非政府组织也持同情和 支持的态度,并配合政府,积极帮助海外的“疆独”势力发展壮大。例如,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就在支持“疆独”势力的发展中提供了大量财力物力。2004年, 民主基金会以提高关于新疆人权报告的质量为名,首次向“疆独”组织“维吾尔美国协会”提供了7.5万美元的资助。截至2009年6月,民主基金会累计向该 组织提供经费近224万美元。其中,2004年度,民主基金会资助近8万美元;到2008年度,资助近60万美元,较2007年度增加了14%;2009 年度提供资金50余万美元。2006年,“疆独”组织头目热比娅曾在美国对《当今时代》杂志说过这样一番话:“当时我身无分文,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慷慨资助下,才得以在华盛顿设立了一个办事处,并在全球范围内开展活动。对民主基金会的支持,我极其感激。”由此可见,此类非政府组织对“疆独”组织在海外的发展发挥了重要的支持作用。

美国介入“疆独”问题的原因及其影响

2009年7月6日,“世维会”现任主席热比娅在美国华盛顿召开记者会,试图混淆“7·5”事件真相。法新社

      (三)以学术领域为辅助探讨计谋对策。美国学术界介入“疆独”问题的方式主要是通过提出各种政策建议影响政府的决策,为“疆独”势力在海外的生存和发展提供理论上的支持。

美 国学术界对“疆独”问题的关注由来已久。美国学者在不同时期、不同阶段对新疆相关问题的关注程度和关注内容以及焦点都有所不同。总体上说,20世纪90年 代之前,美国学术界主要关注、研究的是新疆的历史、文化问题。90年代后,美国学术界更多地关注新疆的现实问题,特别是所谓新疆的人权和民族自决问题,并 将“疆独”问题放在美国的全球战略、大中亚计划及其对华政策中进行分析研究。近几年,随着中国综合实力和国际地位的迅速提高,以及“9·11事件”之后的 反恐新形势,美国学术界对“疆独”问题的关注度大大提升,“疆独”问题逐渐成为美国一些学术机构和学者关注与研究的热点。一些智库向美国政府提出了各种政 策建议,试图对政府决策造成更多的影响。例如,臭名昭著的“新疆工程”(全称《新疆:中国穆斯林聚居的边陲》)就是由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保罗·尼采等 国际问题研究院的中亚与高加索研究所所编写。“新疆工程”的核心思想就是谬称中国在新疆主权的合法性大有问题,这为美国干涉中国内政、支持将新疆从中国分 裂出去提供了理论依据。该书出版不久,其思想便很快影响到了美国的政界人士,并最终影响到了美国对新疆问题的决策。此类学术研究机构在美国还有很多,如美 国亚洲协会、美国东西方研究中心、兰德公司等。这些机构的研究成果基本上都对中国对新疆的统治提出质疑,支持新疆独立。从另一角度来说,这也为“疆独”势 力在海外的发展提供了理论上的支持和帮助。

    (四)以舆论媒体为工具扩大舆论声势。美国媒体通过在有关“疆独”问题的报道中混淆视听、歪曲事实,为“疆独”势力在海外的发展扩大了声势、提供了舆论支持。

美国介入“疆独”问题的原因及其影响

图 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官方网站评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的吉普车碾轧行人和冲撞金水桥事件。文章回顾了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的“压制”,并且质 疑中国警方对这起事件的定性,公开提出这件事究竟“是一起精心准备的恐怖袭击,还是一个挣扎在中国巨大发展机器边缘的民族仓促组织的绝望呐喊”。

       美国的众多舆论媒体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华盛顿邮报》等在“疆独”问题上的立场一向偏袒“疆独”势力,对事件的报道往往歪曲事实,抹黑中国政府。这 种做法不仅损害了中国的国家形象,造成其他国家对中国政府的误解,而且为维吾尔人塑造出一个长期遭受压迫、欺辱的形象,使“疆独”势力得到了更多西方人民 的同情,为其在西方国家四处游说、开展活动提供了便利。关于“7·5事件”,美国媒体用大量篇幅通过对“某些维吾尔人”及所谓“目击证人”的采访,制造了 与中国方面完全相反的、违背事实的另一种叙事版本。CNN等主流媒体都采访了“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简称“世维会”)在美国的发言人。该发言人将暴力犯 罪描述成“和平示威”,并称遭到“残酷镇压”。一些美国媒体将暴力事件的起因归咎于中国政府的新疆政策和警察的“武力镇压”,有的报道甚至为暴力分子的罪 恶行为开脱,这无疑是颠倒是非,起到了误导美国观众和读者的作用。在天安门金水桥恐怖袭击事件后,CNN发表了题为“天安门冲撞案:恐怖主义还是绝望的呐 喊?”的新闻报道,在报道中,恐怖分子成了“值得同情的被压迫者”,而死在他们车轮下的无辜者都不值一提。CNN通篇大谈新疆汉维民族矛盾,诬称中国政府 觊觎新疆丰富的资源,并在新疆遍布警察,监视维族人民的活动,大肆逮捕新疆维族人并限制其宗教自由。

二、美国介入“疆独”问题的意图

      美国积极介入“疆独”问题的背后有着多重意图。美国希望借此牵制中国崛起,也有相关地缘战略的考量,同时也是为了推广所谓“普世价值观”。

     (一) 牵制中国的崛起。美国暗中支持“疆独”势力的主要意图之一便是借此牵制中国,阻碍中国发展,维护其全球霸主的地位。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 国,无论是在政治、经济上还是在军事、科技等实力上都远远领先于其他大国。面对新的国际形势,美国的全球战略也随之发生了重要改变。总体上说,就是遏制和 防范任何大国或大国集团成长为挑战美国唯一超级大国地位的力量,长久维持美国世界霸主的地位,维护美国统治下的国际秩序。因此,在苏联解体后,具有不同意 识形态的大国中国便成为美国的“眼中钉”和“假想敌”。从冷战结束至今,尽管美国与中国有了更进一步的交流、合作,但其对中国的警惕和防范心理却从未消 失。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取得的长足发展,国家实力的快速崛起,国际地位的逐步提高,进一步加深了美国的担忧和警惕。

美国介入“疆独”问题的原因及其影响

       新 疆位于中国西北部,处在中国北部安全战略地区的核心位置。根据传统地缘政治学理论,其既是世界政治心脏地区欧亚大陆的一部分,也是至关重要的边缘地带的一 部分,是中国与南亚、中亚、西亚以及欧洲之间的枢纽和交通要地,发挥着战略桥头堡的作用。从经济角度看,新疆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是中国举足轻重的能源工 业基地和能源的后续战略接替区,对于中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稳定发展意义重大。总而言之,新疆的局势和发展,将会对中国未来的崛起起到关键作用。因此,在 “疆独”问题日益凸显的背景下,美国企图将其作为制约中国的战略手段,不断介入此问题,为“疆独”势力提供各种支持和帮助,利用“疆独”问题破坏新疆的稳 定局面,进而削弱中国对新疆的控制力,阻碍、延缓中国的发展进程和速度,从而达到维护、延续美国全球霸主地位的目的。

    (二)服务美中亚地缘 战略。削弱中国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从而进一步加强对中亚地区的控制是美国介入“疆独”问题的另一个意图。冷战结束以后,随着苏联的解体,中亚地区的地缘政 治形势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原先属于苏联亚洲一部分的中亚五国相继成为独立的新国家。在俄罗斯对中亚影响逐渐减弱的趋势下,美国对中亚地区的兴趣和控制欲望 却越来越强烈。美国战略学家布热津斯基认为,美国是目前唯一的全球性超级大国,而欧亚大陆是全球的中心舞台,因此欧亚大陆力量分配的变化,对美国全球的首 要地位和美国的历史遗产,都将具有决定性意义。“中亚地区有可能成为种族冲突和大国角逐集中的场所”。除此之外,中亚丰富的资源也是美国关注的重点。因 此,美国加强了对中亚地区的渗透和控制。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凭借着新疆的地理优势,与中亚国家在政治、经贸和文化等领域展开了多方面的交流 合作,双边关系发展迅速。上海合作组织的成立和不断壮大更为双方的沟通与合作搭建起了一个有效的平台,中国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也因此不断增强。中国在中亚 地区的一系列举动使美国备感紧张。美国担心中国在中亚地区的行为会干扰其中亚战略部署,削弱其对中亚地区的控制和影响。因此,美国试图通过支持“疆独”势 力来牵制中国,借“疆独”势力影响新疆的稳定发展,削弱新疆“战略桥头堡”的作用,使中国忙于国内维稳而无暇顾及与中亚的联系,进而加紧完成其在中亚地区 的战略落实。

     (三)推广“普世价值观”。帮助新疆少数民族摆脱汉族的“打压”,支持其追求民主和人权,是美国公开宣称的介入“疆独”问题的 目的之一。美国价值观体系中对人权和民主的极度重视,以及长久以来整个美国民族所具有的“天赋使命”观,再加上对新疆实情缺乏正确的认识,导致了美国以帮 助“疆独”势力追求自由民主为己任,不断插手“疆独”问题。由于从建国伊始到成为世界强国,美国始终认为其以财产所有制和人权为核心的美式民主政治制度是 全球民主政治的典范,其价值观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价值,因此其整个民族始终具有一种“天赋使命”的责任感,将在海外支持民主和人权作为美所谓的“道义 与责任”,积极在世界各地推销美国的人权观和民主价值观。对于中国,由于两国在意识形态、宗教文化等方面存在根本性差异,因此美国始终无法消除对中国的不 信任及敌视,在对实际情况缺乏了解的背景下,断然宣称“疆独”问题是因中国政府对少数民族的“打压”而引起的。受其价值观驱使,美国不断插手“疆独”问 题,试图帮助“疆独”势力追求民主自由。

三、美国介入“疆独”问题的影响

     美国在“疆独”问题上的介入为“疆独”势力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最 主要的帮助和支持。在美国的介入和支持下,以“世维会”为首的部分“疆独”组织获得了优越的政治生存空间,其所谓的“流亡政府”也因此得以在海外落脚、发 展。在美国的宣传和支持下,这些“疆独”分子摇身变成了为民族独立而奋斗的“人权斗士”,在西方打着民主、人权的幌子四处游说、积极活动,从而提高了其国 际地位和影响力。可以说,没有美国的支持和纵容,这些“疆独”组织必然寸步难行,绝对没有如今的发展。正如上文所说,部分“疆独”组织获得了来自美国以非 政府组织为首的各类组织所提供的大量资金和技术援助,直接推动了其自身的发展。另外,部分“疆独”组织得到了美国媒体的大力声援,其思想和不实言论得以被 宣传,并凭借诸多捏造的“事实”获得了更多的同情和支持。美国对“疆独”势力的介入,还对全球、中亚地区,更对中国的局势产生了诸多负面影响。

美国介入“疆独”问题的原因及其影响

资助疆独组织的美国“非政府组织”国家民主基金会,其资金来源主要是美国政府拨款

      首 先,影响了全球和平与发展的氛围,给全球的和平稳定埋下了不稳定隐患。作为世界头号强国,美国在“疆独”问题上的立场和做法不但违背了其自身支持反恐的主 张,出尔反尔,没有树立正确的榜样,还在大国交往中起到了非常明显的负面示范作用。一方面,美国在“疆独”问题上的态度和一系列做法使得一些追随美国的国 家在“疆独”问题上的态度和做法多以美国为准,将矛头直指中国。这不仅影响了大国间的团结互信,而且使得国家间的防范意识因此不断增强。另一方面,美国的 做法还使冷战思维得以延续,并继续在世界范围传播,导致意识形态的碰撞和国家间的对抗不断加强。同时,美国的做法助长了国际恐怖势力的嚣张气焰。由于美国 的纵容和默许,“疆独”国际恐怖势力愈加猖狂,活动频繁,在国际上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不仅如此,“疆独”势力打着“人权”、“民主”的口号寻求美国扶持的 行为还起到了一定的负面示范作用,为国际恐怖势力躲避本国及国际制裁和打击提供了可能性。另外,美国的做法也阻碍了国际反恐合作。“9·11事件”后,美 国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反恐热潮,各国在美国的带领下彼此协作,共同打击国际恐怖势力。然而,在“疆独”问题上美国却出尔反尔,持双重标准的做法严重影响了 国家间的反恐合作,阻碍了反恐合作的有效推进。

     其次,对中亚地区造成的负面影响尤显突出。美国的做法将加剧中亚地区的动荡,严重影响其稳定 与发展。众所周知,中亚地区生活着大量的穆斯林。同时,这里也是“双泛”思想盛行的区域,存在着大批宗教极端以及民族分裂恐怖组织,恐怖活动时有发生。恐 怖势力的暗流涌动给中亚地区的稳定与发展埋下了深深的隐患,美国对“疆独”势力的支持则对中亚地区恐怖主义的蔓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随着“疆独”势力 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提升,“伊斯兰教民团结,伊斯兰教建国”的思想必定会得到更多关注,这将刺激潜藏在中亚地区的各个极端恐怖组织,使其更加频繁地制造恐怖 活动。另一方面,近年来中国与中亚各国联系紧密,双方开展了各方面的合作,促进了彼此的发展。然而中亚地区毗邻新疆,新疆不稳定的形势势必影响到中亚地 区,从而影响双方在贸易等领域的往来,进而对中亚各国造成负面影响。

      再次,严重影响了中国的稳定和发展。美国的介入加剧了“疆独”势力的分 裂活动,对中国的稳定造成了严重危害。由于美国的纵容和支持,“疆独”势力在新疆的活动愈加频繁,屡屡通过境外指挥遥控、网络渗透、煽动群众闹事等方式在 新疆大肆开展渗透活动,不仅影响了民族团结,而且严重破坏了新疆的稳定发展局面。同时,美国的介入加大了中国解决“疆独”问题的难度。一方面,“疆独”问 题本是中国的内政问题,应由中国自行解决,但由于美国的介入,“疆独”问题迅速国际化、复杂化。随着美国的支持和“疆独”势力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提升,越来 越多的西方国家对“疆独”势力持同情和支持态度,严厉抨击中国的民族政策,从而加大了中国在处理“疆独”问题上的难度。另一方面,美国在对“东突”组织的 定性问题上迟迟不表态,频频拒绝中国的合理要求,拒绝遣返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东突”分子等一系列举动,使中国的反恐行动难以得到国际社会的全面有效配 合,明显增加了中国处理“疆独”问题的难度。另外,美国的介入牵制了中国的发展,阻碍了中国的和平崛起。新疆的稳定与发展对于中国的意义重大,中国绝不允 许新疆出现动荡、国家出现分裂。因此,在新疆问题上,中国投入了大量的精力、物力,这必然会影响到中国的整体发展,阻碍中国的崛起步伐。新疆的动乱和不稳 定也使中国发挥其“战略桥头堡”的作用不断被削弱,中国与中亚各国的联系和经贸往来因此受到影响,国家利益受到损害。“疆独”问题也成为美国制约中国的有 力工具。美国通过对“疆独”问题的态度改变来牵制中国,在重要问题上换取中国的妥协和让步,这使得中国顾此失彼,施展不开拳脚。

      出于维护自 身霸权地位、价值观及相关战略等种种考量,美国今后必将继续介入“疆独”问题。但也应该看到,美国的介入更主要的是服务于自身战略利益,因此在“疆独”问 题上不会一味地介入,只会将其作为一个牵制中国、与中国讨价还价的工具。从中国的角度来说,美国的介入无疑增加了解决问题的难度。面对美国的介入和牵制, 中国必须坚持原则,利用全球一体化所呈现出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时代特点,凭借自身优势,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对美施加压力、进行有效反制。对美国的反介 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必须在此问题上积极作为,有效化解“疆独”问题中的美国因素。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3
0
0
0
0
2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