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青山:毛主席解放台湾的“武统”与“和统”的辩证法

岳青山 2022-06-11 浏览:

岳青山:毛主席解放台湾的“武统”与“和统”的辩证法

建国之后二十多年,毛主席念兹在兹,要解决台湾问题,实现中国的最终统一,费尽了心血,也经历了从“武力解放”,到“和平解放”,再从“和平解放”,又“恢复”到“武力解放”辩证过程。此时此刻,认真回顾和研究这种对台斗争的实践过程,对最终解决台湾问题,还是很有益的。

一、建国之后的头五年,是毛主席着重于武力解放台湾的阶段。

早在1949621日,毛主席在解放军百万雄师胜利渡江之后,就明令三野负责武力解放台湾,点将粟裕主持对台作战,甚至把解放台湾作为几个月内的“四大工作”之一。毛主席在为中央军委起草致电华东局、粟裕、张震、周骏鸣说:“在你们面前目前的几个月内有四件大工作:(一)经营以上海为中心的苏、浙、皖、赣新占城乡广大地区;(二)占领福建及厦门;(三)帮助二野西进;(四)准备占领台湾。”(《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下卷,第583-584页)

毛主席为解放台湾火速组建空军和海军。1949710日,他就致信周恩来,要组建一支空军攻击部队,“准备明年夏季攻取台湾。”信是这么说的:“根据朱德建议,可考虑选派三四百人去苏联学习空军。同时购买飞机一百架左右,连同现有的空军组成一个攻击部队,掩护渡海,准备明年夏季夺取台湾。同时须考虑在闽、浙两省建立飞机隐蔽库。”毛主席请周恩来召集有关同志商酌。726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以第十四兵团司令部及直属部队和军委航空局组成空军领率机关,并决定派刘亚楼等赴苏具体商谈购买飞机、聘请专家、顾问和帮助开办航校等事宜。731日,毛泽东在中南海听取刘亚楼等关于筹建空军情况的汇报。中央军委决定以十四兵团司令部及直属部队和军委航空局组成空军领率机关,并决定派刘亚楼等赴苏商谈购买飞机、聘请专家和帮助开办航校等事宜。(《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下卷,第595页)

19491216日晚上,毛主席在克里姆林宫拜会斯大林,在谈到建立中国海军和解放台湾问题时,他说:我们“缺少空军和海军,希望在解放台湾时得到苏联的援助。”但这一要求被斯大林婉拒了,斯大林说:“提供援助是不成问题的,但援助的形式必须考虑。这里的主要问题是不给美国提供任何干涉的口实。”

195024日,为抓紧抓紧组建空军和海军的同时,毛主席又提出,我们要训练一个伞兵部队,作为台湾登陆作战之用。毛主席在访苏住地同前来莫斯科商谈中苏民航协定的刘亚楼谈话时说:“我们不仅应该的强大的陆军,还应建立强大的空军,强大的海军。现在有起义的伞兵第三团,将来要归空军建制。有一支跳伞部队好,以此为基础,加强党的领导,结合跳伞技术训练,可以不断提高这支跳伞部队素质。”同日,又电粟裕:“(一)起义过来的的伞兵第三团,现在有多少人,跳伞技术程度如何,他们中间的政治工作进行得怎样,有无党员的发展,一般的政治情绪如何,望电告。(二)这批伞兵盼加强对他们的政治训练,我们需要以这批伞兵作为基础训练一个伞兵部队,作为台湾登陆作战之用。”(《毛泽东年谱》1949-19761卷,第89页)

1950210日,毛主席在苏联复电刘少奇,提到:“同意粟裕调四个师演习海战。”(《毛泽东年谱》1949-19761卷,第90页)

1950328日,毛主席还主持政治局会议,专门听取粟裕汇报华东军事情况和攻台准备。(《毛泽东年谱》1949-19761卷,第107页)

19506月上旬,在中央七届三中全会期间,毛主席不同意粟裕请中央派刘伯承或林彪主持解放台湾这一大战的建议。他坚持解放台湾之战必须由粟裕指挥。(《毛泽东年谱》1949-19761卷,第155页)

然而,就在我军紧锣密鼓准备解放台湾之时,风云突变。1950626日,美帝国主义悍然发起侵朝战争,并于27日派第七舰队侵占我台湾海峡,不久还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解放台湾的准备只好暂停。10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毅然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经过三年浴血奋战,终于把美帝国赶回三八线以南,打得美国不得不第一次在没有取胜的条件下签定停战协定(美军司令卡拉克上将语)。

195211月,抗美援朝还在打打谈谈之时,毛主席审阅肖劲光等1117日报送的《1953年海军计划》时,他的批语是这样写道:“为了准备力量于适当时机收复台湾,最后统一全部国土;为了准备力量反对帝国主义从海上来的向我国的侵略,我国必须在一个长时间内根据工业建设发展的情况和财政的情况,有计划地逐步地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毛泽东年谱》1949-19761卷,第628页)

1954727日,毛主席致电在波兰访问的周总理时明确提出,“现在我们仍然存在一个任务,即解放台湾的任务”,并称:“朝鲜停战后,我们没有及时向全国人民提出这个任务,没有及时根据这个任务在军事方面、外交方面和宣传方面采取必要的措施和进行必要的工作,这是不妥当的。如果我们现在还不提出这个任务,还不进行一系列的工作,那我们将犯一个严重的政治错误。”(《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263页)

1954822日,中国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发表《为解放台湾联合宣言》

在此同时,毛主席指明解放台湾的长期性。1954729日,总政部务会议上传达毛主席关于加强对敌斗争和准备解放台湾的指示,一致认识到解放台湾的长期性,进一步明确边打边建的方针,特别是在准备解放台湾的战争中建设海军,这对我们鼓励很大,同时出是艰巨的任务。”(《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267页)

1954811日下午,毛主席出席北戴河人民政府委员会第33次会议,就关于解放台湾问题发表讲话时,指出蒋介石有两种,陆上的蒋介石和水里的蒋介石,打水里的蒋介石我们没有经验,从前在抗美援朝的时候,我们讲过边打边建,现在还是边打边建,在现在更应该是建。解放台湾的时间也不会很短。他还说:“我们要搞海军、空军。台湾能不能收复?我想是能够收复的。海、空两军搞强大起来了,就能够收复台湾。……我们是可以收复台湾的,因为台湾是我们的,美国在这个问题上是很孤立的。”(《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268页)

195492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解放台湾宣传方针的指示》(《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286页)

19541018日,毛主席在中南海紫光阁主持召开国防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致开幕词时更是尖锐指出:“今天是大敌当前,敌人很强大,他们包围我们、威胁我们,我们应当团结起来。……蒋介石卖国集团现在还盘踞在台湾,全国解放战争在台湾这一部分还没有完成。我们国家的国防任务很大,除了工业问题以外,还有建军问题,作战问题。我们现在的作战任务是解放台湾,将来的作战任务是防御帝国主义侵略。”(《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300页)

1954122日,美国政府不顾我国政府和人民的反对,同台湾当局签署《共同防御条约》,该条约规定:美国有权在台湾、澎湖及附近部署陆,海、空军的权利;台湾遭到“武装进攻”时,“美国将采取行动”,对付“共同危险”。128日,周总理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名义发表关于美蒋“共同防御条约”的声明,严正指出:“台湾是中国的领土。解放台湾,完全是中国的主权和内政,决不容许外国干涉。美蒋‘共同防御条约’根本是非法的、无效的。中国人民热烈要和平,但决不会拿自己的领土和主权作代价乞求主和平。”(《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320页)

1955124日,毛主席主持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讨论周恩来总理兼外交部长《关于美国政府干涉中国人民解放台湾的声明稿》,严正指出:“解放台湾是中国的主权和内政,决不容他人干涉。”“中国人民必须解放台湾,美国必须停止对中国内政的干涉,美国的一切武装力量必须从台湾和台湾海峡撤走。”(《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339-340页)

可见,毛主席从解放大军胜利渡江之后,就明确提出“解放台湾”的战略任务,并点将粟裕负责解放台湾的军事指挥和准备工作;与此同时,火速组建人民空军和人民海军,并展开了攻台海战演习。只因美国悍然发动侵朝战争,我们只好暂停准备解放台湾之战。而抗美援朝胜利之后,毛主席即重提解放台湾,从政治、军事等各方面作好解放台湾的准备。只是同时他也又指明“水里的蒋介石”不同于“大陆上的蒋介石”,提出解放台湾的长期性。

二、从1955年至1971年,是毛主席力争取和平解放台湾的时段。

1955年之初,毛主席就修改并同意发表梁漱溟的《告台湾同胞》和卫立煌的《告台湾袍泽朋友书》,拉开争取和平解放台湾的序幕。

1955127日,毛主席阅陆定一119日关于修改和发表梁漱溟《告台湾同胞》一文给周恩来的请求报告,批示:“陆提各点均不可改,只在文尾倒数第三行第二删去‘事不宜迟,……’几句。此文可在北京、香港两处报上发表。”(《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340页)后来,梁漱溟的这篇以自己的所见所闻赞颂共产党、呼吁祖国统一的文章,发表在二月三日的《人民日报》和二月五日的香港《文汇报》。

1955313日,毛主席审阅卫立煌回国声明《告台湾袍泽朋友书》,批示“此件一字不动。照原文待卫到广州时即行发表为好。在广州发时,即送香港登报,并登广州报纸。同时由新华社发来北京,播发北京及全国登报,并以口语广播,译成外语发表。此件完全可用,不须要修改。”(《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352-353页)

1955521日,毛主席审阅周总理报送的中国出席亚非会议代表团同印度等几个国家代表团团长关于台湾问题的谈话情况的报告,提出只有美国从台湾撤走一切武装力量,和平解放台湾才有可能。批示:“此件可用。”报告指出:“中国人民有权使用一切方法解放台湾,但只有在美国放弃侵略和干涉、撤走一切武装力量后,和平解放台湾以完成中国的完全统一,才有可能。”(《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378页)

1955526日,毛主席会见印度尼西亚总理沙斯特罗阿米佐约时首次公开向国际正式提出,“台湾问题也可以用谈判解决。”他说:“就是西方国家,只要他们愿意,我们也愿同他们合作。我们愿意用和平的方法解决存在问题。打仗总是不好的,特别是对西方国家是没有好结果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正是考虑了这一点,我们说,用谈判来解决问题,试试看,况且朝鲜和印度支那战争最后都是用谈判解决的。台湾问题也可以用谈判解决。”(《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381页)

1956930下午,毛主席在中南海勤政殿会见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在谈到台湾问题时提出,我们希望同蒋介石进行第三回合作。毛主席说:“一方面,我们要把自己建设强大,另一方面,要尽快收回台湾。有两个收回的时间,早一点,当然最好;迟一点,也可以。这不是一二天,也不是一二年,而是十年八年,甚至还要多。我们要同蒋介石恢复友好和合作的关系,我们过去合作过二回,为什么不能合作三回呢?但是蒋介石反对。”(《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643页)

1956128日,毛主席在中南海颐年堂主持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周总理的政治报告稿。毛主席审阅并修改周总理的政治报告稿时修改加写了一段话:“我国政府一年来曾再三指出:除了用战争方式解放台湾以外,还存在着用和平方式解放台湾的可能性。这样,我国大陆人民和台湾人民就有一种共同的爱国责任,这就是除了积极准备必要的时候用战争的方式解放台湾以外,努力争取用和平解放台湾。”报告稿指出:“凡是愿意走和平解放台湾道路的,不管什么人,中国人民都将宽大对待,不究既往。”毛主席在“不管什么人”之后,加写“也不管他们过去犯过多大的罪过。”(《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522页)

1956429日,毛主席在中南海勤政殿会见拉丁美洲几个国家共产党代表时说,对于在外面的人,管他以前犯多大的罪,我们希望他们回来,“蒋介石愿意也可以”。他说:“对于在外面的人,我们的方针是争取,不管他以前犯多大的罪。我们争取一切愿意回头不帮助美帝的人。我们希望他们回来,回来看看再走也好,回来找工作也好。蒋介石愿意也可以,但他很顽固,不肯回来。”(《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573页)

1956628日,毛主席审阅并修改了周总理准备对第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发言稿《目前国际形势、我国对外政策和解放台湾问题》,该文提出,中国人民“争取用和平的方式解放台湾”,希望台湾当局在他们认为适当的时机,派遣代表到北京或其他适当的地点,同我们开始商谈“和平解放台湾的具体步骤和条件。”发言稿还指出:“我国政府再三指出,中国人民解放台湾有两种可能的方式,即战争的方式和和平的方式;中国人民愿意在可能的条件下,争取用和平的方式解放台湾。毫无疑问,如果台湾能够和平解放,那么,都将是最为有利的。”(《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588-589页)

19568月,在起草党的八大报告时,毛主席对政治报告作了这样的修改:“我们希望一切有爱国心的台湾军政人员,同意用和平谈判的方式,使台湾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之后,加写:“而避免使用武力。如果不得已而使用武力,那是在和平谈判丧失了可能性,或者是和平谈判失败以后。”(《毛泽东年谱》1949-19762卷,第603页)

1956103日,毛主席会见文史学家、暨南大学、复旦大学等校教授、香港《星岛日报》编辑曹聚仁,张治中、邵力子等在座。曹聚仁说:“台湾方面了解第三次大战已无可能,反攻大陆了也没有可能,他们曾表示,国共和谈,条件成熟时,可能在一个晚上成功。”毛主席说:“也可能很快,也可能很慢,但我们并不着急。台湾以前说,一年准备,二年反攻,三年扫荡,四年成功。现在四年已经过去,又改说十年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是越来越远了……台湾只要同美国断绝关系归还祖国,其他一切都好办。现在台湾的连理枝是接在美国的,只要改接到大陆来,可派代表参加人民代表大会和政协全国委员会,台湾一切照旧。台湾何时民主改革和和社会主义改造,则要取得蒋先生同意才做。现在可以实行三民主义。可以同大陆通商,但是不要派特务来大陆破坏。最近他们派特务从香港运来几十个定时炸弹来,企图破坏八大和国庆节。我们也不派‘红色特务’去破坏他们。谈好了可以定个协定公布。我们现在不骂蒋介石了。大陆上的人民对蒋介石的仇恨也慢慢淡了。他们也不会拿以蒋对我们的办法对付他。因为没有必要。目前台湾为了对付美国和国内,可以反共,因为他们要生存。台湾可以派人来大陆看看,公开不好可以秘密来……反对‘两个中国’这一点,台湾和我们是一致的。(张治中:反对越南占领西沙也是一致的)。”(《毛泽东年谱》1949-19763卷,第4-5页)谈话结束时,毛主席告诉曹聚仁,去台湾见到熟人时代他致意。曹聚仁出门时,张治中提醒说:今天主席提到蒋时称“蒋先生”,请注意。

19571116日,毛主席在莫斯科会见印度共产党代表团时说:“我们解决台湾问题,有两种办法:一为和平解放,一为武力解放。他们总是要打,我们总是要和。打也打不成,和也和不成。”(《毛泽东年谱》1949-19763卷第247页)

195811月毛主席执笔起草,在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彭德怀名义发表的《三告台湾同胞书》指出,“周恩来总理两年以前即向你们建议举行和谈,合理解决国共两党历史纠纷,和平解放台湾地区,未获你们积极响应。美国人下死劲钳制台湾当局,不许你们和我们举行和谈,一心一意要干涉中国内政……我们相信,在美国人要把国民党置之死地的时候,国民党就会觉悟起来,和谈就有可能成功”。“我们希望台湾当局有一天甩掉美国人那只钳制魔手,派出代表,举行和谈。我们的和谈是真和谈,谈成了,内战就可以宣告结束,全体中国人民团结起来,一致对付外来的威胁,岂不是一件好事呢?美国人同国民党之间所谓团结、互信云云,讲讲而已,归根到底是靠不住的。尽管申明一千次,连你们自己都相不信。同胞们,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相信,在美国人要把国民党置之死地的时候,国民党就会觉悟起来,和谈就有可能成功。”(《毛泽东年谱》1949-19763卷第540页)

19581013日,毛主席在中南海颐年堂再次会见曹聚仁,进一步阐明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具体步骤和条件。毛主席说:“看了曹先生写的几个东西。你写给蒋介石他们的信是真的还是假的?”曹聚仁说:“是真的。”毛主席说:“如果是真的,那就不能那样写,先写我们好,他们会听不进去的。你还是当自由主义者好。只要蒋氏父子能抵制美国,我们可以同他合作……只要不同美国搞到一起,台、澎、金、马都可由蒋管,可管多少年,但要让通航,不要来大陆搞特务。台、澎、金、马要整个回来”……当曹聚仁说台湾有人问及生活方式怎么样时,毛主席回答:“照他们自己的方式生活。水里的鱼都是有地区性的,毛尔盖的鱼到别的地方就不行。但是美国不要他时,蒋可以来大陆,来了就是大贡献,就是美国的失败。……要告诉台湾,我们在华沙,根本上不谈台湾问题,美国代表没有台湾的证书,又没有介绍信。”毛主席还说:“蒋介石为什么不再做总统?我们都是‘拥蒋派’,问题是美国要整他。我们不同美国谈台湾、澎湖,只谈美国人走路。蒋不要怕我们和美国人一起整他。大陆这么大,台、澎、金、马只是一大点点几小点点,让他在那里搞他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天天吹反共,我们也天天吹收复,商量好。他们同美国的连理枝解散,同大陆连起来。枝连起来,根还是你的,可以活下去,可以搞你那一套。一不整风,二不反右,不同美国搞在一起,就是伟大的胜利。”当章士钊说到如果这样美国对台湾的援助会断绝时,毛主席回答说:“我们全部供应,那有几个大钱?他的军队可以保存,我们不压迫他们裁军,不要他简政,让他搞三民主义。要等到美国踢开他们的时候,才有可能同我们结合。……准备他十年、二十年吧。美国要压蒋,要以金、马换台、澎,我们不干,让蒋委员长多守几年。”当曹谈到台湾方面要组织回国观政团时,毛主席回答说:“他们来,我们欢迎。”(《毛泽东年谱》1949-19763464-466页)在台湾,“他搞三民主义”;在大陆,我搞社会主义,这其实就是“一国两制。”

1959105日,毛主席在中南海勤政殿会见巴西等17个共产党代表团指出,台湾问题有两个解决办法,和平解决或武力解决;我们准备同蒋介石谈判,但他不干,可能有一天会打起来。他说:“台湾问题很复杂,又是国内问题,又是国际问题。……就对蒋介石来说,台湾是一个国内问题。是否一定要用武力解决?也不是。我们准备同蒋介石谈判,但他不干。我们没有办法,可能有一天会打起来……(但)我们反对‘两个中国’,蒋介石也反对‘两个中国’,我们有一致的地方,有共同点。”(《毛泽东年谱》1949-19764卷第199-201页)看看,那时的海峡两岸都明确反对两个中国。

19601022日,毛主席在中南海颐年堂同斯诺谈话时,强调:“解决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这点我们是要坚持的。虽然如此,我们不打。美国人在那里,我们去打吗?我们不打。美国人走后,我们就一定打吗?那也不一定。我们要用和平的方法解决台湾问题。我们好多地方是用和平的方法解决的,还有湖南、云南、新疆。”(《毛泽东年谱》1949-19764卷,第467页)

19631月,周恩来将毛主席提出的有关和平统一台湾的这些原则概括为“一纲四目”,由张治中转给台湾当局。其主要内容,一纲是:只要台湾回归祖国,其他一切问题悉尊重台湾领导人意见妥善处理。四目是:(一)台湾回归祖国后,除外交必须统一于中央外,所有军政大权人事安排等悉由台湾领导人全权处理;(二)所有军政及建设费用,不足之数,悉由中央拨款;(三)台湾之社会改革,可以从缓,必俟条件成熟,并尊重台湾领导人意见协商决定,然后进行;(四)双方互不派人进行破坏对方团结之事。”(张治中给陈诚的信,196314日,《中国共产党党史》第2卷下卷,第639页)

1964528日,毛主席在人民大会堂8厅会见印度尼西亚共产党第二主席维尔多约,在谈到蒋介石集团时,他说:“现在他们在台湾,我们还是主张与他们和谈,但他们不干。虽然他们不干,我们还是推动他们。台湾主要是美国人在控制。”(《毛泽东年谱》1949-19765卷,第355页)

1965727日,毛主席在中南海接见李宗仁和夫人郭德洁时,毛主席说:你们回来,很好,欢迎你们,台湾总有一天会回归祖国来,“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潮流。”当李宗仁谈到海外的很多人渴望回到祖国来时,毛主席说:“跑到海外的,凡是愿意回来,我们都欢迎。他们回来,我们以礼相待。”谈到台湾问题时,毛主席说:“不要急,台湾总有一天会回到祖国来的,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潮流。”(《毛泽东年谱》1949-19765卷,第515页)

19704月中旬,毛主席决定邀请美国乒乓队代表团访华之后不久,同意周恩来关于当前外交政策的报告提出的“这个部署,势必给台湾蒋介石打一招呼”。报告说:从主席决定邀请美国乒乓球队来华十多天来,世界形势连锁反映非常突出。访问,总理提出三项外交政策后说:“这个部署,势必给台湾蒋介石打一招呼,告以台湾坚持反对‘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立场是值得称许的。我方也坚持这一主张。”毛主席批示:“已阅,同意照此部署。”(《毛泽东年谱》1949-19766卷,第379-380页)

19715月底,毛主席审阅同意的周总理报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中美会谈的报告(送审稿)》提出中美会谈的“八点方针”,有一点就是“中国人民力争和平解放台湾”。这“八点方针”主要是:美国一切武装力量和军用设施,应规定期限从中国台湾省和台湾海峡撤走;台湾是中国的领土,解放台湾是中国的内政,外人不容干预;中国人民力争和平解放台湾;中国政府和人民坚决反对进行‘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活动;美国如欲同中国建交,必须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毛泽东年谱》1949-19766卷,第382页)这是毛主席给美国人划得底线。

可见,从1955年以后的16年间,毛主席千方百计、想方设法争取“和平解放台湾。”毛主席反复指明:解放台湾有两种可能,即和平的方式和战争方式;打仗总是不好的,我们希望与蒋介石进行第三回合作,和平方式统一台湾,利国利民。并且,毛主席还提出实现和平统一的具体方案,这就是周总理概括的“一纲四目”。应当说,毛主席和平统一台湾的主张,诚心诚意,宽宏大量,不究既往,利国利民;只是,不管“我们反复提出同蒋介石讲和,他就是不干”;因为他把枝连在美国,受制于“美国人那只钳制魔手”;只怕“有一天会打起来。”

三、进入上世纪70年代之后,毛主席对统一台湾问题的战略思考,发生了重要的转折

进入上世纪70年代之后,毛主席重提“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统一台湾,“没办法和平解决”,还得靠武统,靠战争解决问题。

19711112日,毛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会见越南总理范文同,在谈到解决台湾问题时,重提“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他还说:统一台湾,“我看也是长期的问题。蒋介石有六十万军队,中间隔着一个海峡,我们又不能去,他还是呆在那个地方。”(《毛泽东年谱》1949-19766卷第420页)

两年以后,19731112日,毛主席会见基辛格时进一步指明,台湾问题“我看没办法和平解决”。基辛格《论中国》一书有过这样记载:在谈到北京与台湾的关系时,“毛主席警告道:关系相当复杂,我看没办法和平解决。他随即转问外交部长姬鹏飞:‘你认为能吗?’在与在场的其他中国人进一步交谈后,毛泽东说明了他的主要论点——并不存在任何时间压力:毛泽东说:他们是一帮反革命分子,怎么会跟我们合作?依我看我们可以暂时不管台湾,等一百年以后再说。世界上的事情不需要如此匆忙。有什么必要这么急呢?不就是个千把万人口的一个岛嘛。”对此,基辛格说:“用毛泽东典型的矛盾论来解读,这里有两个同样重要的主要论点:第一,北京不会断了自己对台用武的后路——其实还预期有朝一日必须动武;但是第二,起码就目前来说,毛泽东把这个日子往后推,他甚至还说愿意等上一百年。”(《基辛格论中国》第276-277页)

在这里,毛主席指明解决台湾问题,实现中国领土最后统一,“是长期的问题”,甚至“可以等一百年”,此其一;其二,“蒋介石有六十万军队”,“他们是一帮反革命分子,怎么会跟我们合作”;其三,大陆和台湾“中间隔着一个海峡,我们(暂时)又不能去”;其四,故而,“我看没办法和平解决”,还是“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跑掉”!以后,还是着力准备武统台湾;至于何时武统,决于时与势;但不管怎样,“台湾总有一天会回到祖国来的,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潮流!”

这是建国后20多年“解放台湾”的斗争经验的总结!

这是在解决台湾问题上,从武统,到和统,再从和统又“回复”到武统的辩证过程!

这是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的辩证法发展的规律!

那么,毛主席究竟为何公开断言统一台湾,“没办法和平解决”?

又为何又重提还是“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历史不会重复,但又常有惊人的相似之处。这就使我们不能不憶及毛主席开初提出“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的情景。那是抗战胜利后,苏、英、美都希望国共两党和谈,不要打仗。斯大林甚至接二连三电告党中央,中国如再打仗,民族就会灭亡;全国人民也渴望和平,休养生息。然而,就在这种历史转折的重要关头,1945813日,毛主席在《抗日战争后的时局和方针》中明确提出“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的经典名言。

他说:“人民靠我们去组织,中国的反动分子,靠我们组织人民去打倒。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陕甘宁南面有条介子河。河南是洛川,河北是富县。河南河北两个世界。河南是国民党的,因为我们没有去,人民没有组织起来,龌龊的东西多得很。我们有些同志就是相信政治影响,以为靠影响可以解决问题。那是迷信。一九三六年,我们住在保安。离保安四五十里的地方有个地主豪绅的土围子。那时候党中央的所在地就保安,政治影响可谓大矣,可是那个土围子里面的反革命就是死不投降。我们在南面扫,北面扫,都不行。后来,把扫帚搞到里面去扫,他才说:‘啊哟!我不干了。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131-1134页)

蒋介石被赶到台湾岛后,我们又是诚心诚意提出国共两党进行第三次合作,“和平统一台湾”,而蒋介石就是不干,还是同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实践是检验认识的真理性的唯一标准。实践证明毛主席的论断是正确的。

重庆和谈果然失败。蒋介石悍然发起内战。中国人民进行自卫解放战争,就是靠“扫帚”前扫后扫,左扫右扫,才把国民党扫到台湾岛上去了。

邓小平上任伊始,就曾把和平统一台湾作为上世纪80年的的“三大任务”之一,结果落得“一厢情愿”。以后29多年,我们争取和平统一台湾,力度不可谓不大,结果呢?以台独作为党纲的民进党在台湾反倒越坐越大;原本承认“一中各表、九二共识”的国民党的影响却越来越小;美帝国对“一中原则”底线的挑衅越来越猖狂,和平统一的希望更加渺茫,遥不可及。

近些年来,习近平总书记把“扫帚”扫到了台湾这个大“土围子”的周边,台湾当局民进党的反动头目,竟然叫嚷“以武谋独”,“以武抗统”,如同当年保安“那个土围子里面的反革命就是死不投降”一样,就是死心塌地推行“台独”。

看来,这就还真是毛主席讲的:“只有把扫帚搞到里面去扫,他才说:‘啊哟!我不干了。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

这就是历史本来的辩证法!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6
0
0
5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