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特在当今中国都有哪些间谍活动?从谍战剧《对手》说起

安全研究 2022-01-14 浏览:

谍战剧《对手》展现了哪些间谍活动?

安全研究

2021年岁末,当代谍战剧《对手》引起众人关注。在这部剧以富有“人间烟火气息”的方式,向观众展示了“间谍就在身边”“窃密无处不在”并不是危言耸听。在“安全研究”小编看来,这部剧中描绘的很多间谍活动,在现实中也都是有所体现的。今天就与大家聊聊这部剧中的间谍。

敌特在当今中国都有哪些间谍活动?从谍战剧《对手》说起

相对于电影中挥金如土、科技加成、上天入地无时无刻都在执行任务的间谍而言,《对手》这部剧用大量篇幅展示了一对奔走在“讨薪”路上的间谍夫妻,这对间谍夫妻也被观众们戏称为“贫穷版史密斯夫妇”,剧中这对夫妇的“谍囧”之路,其实也是现实间谍活动的真实写照。

间谍真的很落魄

剧中,不论是李唐、还是丁美兮,这对夫妻既是间谍、也是普通人,由于“上头”的经费常常不能到位,他们一边为生活中的柴米油盐而发愁、一边还要时不时的拿出自己的收入来倒贴间谍活动。回到家里,这对间谍夫妻关心最多的就是垫付的费用能否报销、什么时候能够拿到不菲的退休金,经过日积月累,这一笔笔糊涂账成了算不清、且遥遥无期、甚至无法兑现的数字。

敌特在当今中国都有哪些间谍活动?从谍战剧《对手》说起

现实中,从国家安全机关公布的案例不难看出,一些人受“高薪”诱惑充当间谍,真正的报酬确实是少的可怜。大学生吴某窃拍某军工单位和飞机的照片,每次任务获得的报酬却只有300到800元。

国家安全机关2020年11月披露的黄娟、李宏伟夫妇间谍案,两人从事间谍活动20年,接受的情报经费总共折算下来也就60来万人民币,看起来还不少,但是平摊到每个月,也就相当于每月每人1000多一点。

敌特在当今中国都有哪些间谍活动?从谍战剧《对手》说起

窃密目标不仅限于军工科研领域

《对手》剧中的李唐、丁美兮,最初的任务是绑架军工导弹专家,获取相关军事技术,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窃密的领域也更加广泛,不仅还包括核电站资料、科技集团公司的科研成果,还涉及到经济领域,上至进出口贸易清单和批文,下至银行内部资料和高端客户名单等。

敌特在当今中国都有哪些间谍活动?从谍战剧《对手》说起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不断提升,境外间谍情报机关窃密活动从传统领域向非传统安全领域不断延伸。据国家安全机关对外发布的信息显示,2020年破获的经济金融领域间谍案件是之前5年前的7倍。国家安全机关公布的一起间谍案显示,境外间谍指使刘某进行窃密,不仅涉及雄安新区整体规划和建设情况,还包括搜集中国某核电站涉密资料。

敌特在当今中国都有哪些间谍活动?从谍战剧《对手》说起

间谍拉拢策反手段是多种多样的

在各式各样的间谍任务中,除了丁美兮最常用的美色勾引手段,一帮间谍为了完成任务,还针对不同的人使用了不同的策反手段。间谍小头目林彧,为了策反公职人员林处长,组局吃饭、喝酒、唱歌、按摩,背后却藏着间谍设下的金钱美色陷阱。化名“金世达”的间谍打着喜欢黄梅戏的幌子,以邂逅的方式与银行行长秘书陈若曦靠近,获取信任,在窃取资料后消失的无影无踪,陈若曦无法交代,最终选择轻生。

敌特在当今中国都有哪些间谍活动?从谍战剧《对手》说起

在很多真实案例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剧中类似的策反手段。2011年,18岁的小哲赴台湾义守大学学习交流期间,遭到台湾女子许莉婷的搭讪,这个“台湾小姐姐”的真实身份是台湾军情局的间谍人员,主要的任务就是通过实施美人计、金钱诱惑等手段,拉拢、策反和控制赴台大学生。

在间谍情报活动中,国外间谍还会以咨询、请教、采访、交友等方式为切入,一步步对境内人员开展拉拢策反,并通过感情拉拢,甚至是威逼利诱等手段,对境内人员进行控制,胁迫开展间谍犯罪活动,一些人经不起金钱、美色诱骗,越陷越深,最终沦为间谍棋子。

敌特在当今中国都有哪些间谍活动?从谍战剧《对手》说起

间谍其实就藏在日常生活中

《对手》剧中,为了长期潜伏,李唐成了一名出租车司机,丁美兮进入学校当起了教师,李春秋夫妇伪装成商人潜入大陆,而林彧更是常常转换职业身份,化装成各种样貌活动。与这些间谍相关联,或被策反充当间谍的人,职业也是各式各样,开公司的、修车的、送外卖的、便利店员工、公职人员、鱼贩子,以及一些不务正业的人。这也体现出了“间谍就在身边”,“渗透”与“策反”就发生在最寻常的生活里。

敌特在当今中国都有哪些间谍活动?从谍战剧《对手》说起

据媒体披露,2015年以来,先后有数十名日本人因涉嫌间谍犯罪被捕,这些人有的打着交流的旗号在中国开展间谍活动,有的以旅游者的身份潜入中国开展情报搜集,还有的以考古研究名义在中国境内开展非法测绘。

国家安全机关在”迅雷—2020“专项行动中破获数百起间谍案,台湾间谍蔡金树、施正屏打着“学术交流”名义在祖国大陆搜集情报,台湾间谍李孟居则以赴祖国大陆经商为由,从事分裂破坏和军事窃密活动。

敌特在当今中国都有哪些间谍活动?从谍战剧《对手》说起

间谍最终只是任人摆布的棋子

《对手》剧中,李唐、丁美兮、林彧组成间谍小组,在18年前秘密潜入中国大陆,任务失败后,李唐和丁美兮被要求继续潜伏。一年又一年,为了回去,他们只得听令服从。李唐认识到,自己和丁美兮成了“风筝”,能不能回去,得由牵线人决定,他们即使意识到自己不可能有好下场,但仍不敢轻举妄动。面对不听话就要被“处理掉”的现实,他们甚至却无法抉择自己的命运。他们不知道的是,幕后“上峰”其实早已经将他们当成随时可弃的棋子。

敌特在当今中国都有哪些间谍活动?从谍战剧《对手》说起

李唐曾对丁美兮说”间谍被抓判刑后,等出来的时候,台湾政府都不知道换了几个了,哪有人管他们,混的最惨的,在街上捡垃圾“。李唐所说的,其实是真实存在的。例如台湾间谍姜建国,曾在台当局威逼利诱下沦为间谍,被抓后服刑数十年,即使终获自由,也并未被台湾“军情局”所承认,余生只能靠拾荒凄惨度日。而这也并非个例。下图:姜建国(左起)、周国骙及韩蔚天等老台谍向台湾当局讨要“承诺”的补偿。

敌特在当今中国都有哪些间谍活动?从谍战剧《对手》说起

再专业的间谍也会露出马脚

在《对手》这部剧中,派遣进入中国大陆的间谍大多都是隶属于间谍机构的专业“制内”间谍,这些人经过专业的格斗、救护、速记、间谍器材使用和安装、跟踪与反跟踪、秘密联络与接头等训练,同时每个人也具备一些单独的技能。但间谍总会因为从事与身份不符的事情而暴露,丁美兮的特殊包扎技能,明显不是一个普通老师所能掌握的。李唐作为出租车司机,不好好出车,时不时的换假牌照,这些都使其可能随时暴露。林彧即使伪装的很好,但不论其如何纠正,也戒不了“左撇子”的习惯。

敌特在当今中国都有哪些间谍活动?从谍战剧《对手》说起

事实是,再高明的间谍,再怎么谨慎行事,也终有露馅的一天,或是因为无意识的一句话、一个习惯,或是随手丢弃的外卖单、生活垃圾而暴露。例如,国家安全机关二级英雄模范陈昕茹,就是从嫌疑人王某出门倒垃圾的一个反常举动中现了端倪。陈昕茹在王某丢弃的垃圾中找到了一张字条,上面手写着一串模糊的电话号码,这个号码属于一个曾与王某见面的某国在华人员,顺着这一线索,陈昕茹带领团队终于成功固定了王某的犯罪证据。

敌特在当今中国都有哪些间谍活动?从谍战剧《对手》说起

谍战剧《对手》,也从多个不同视角,展现了国安警察的日常,对那些默默无闻护卫国家安全的国安警察们也有细致入微的刻画,这些细节更是打破了国安警察的“神秘”滤镜,描绘了国安警察神秘之外的另一面。下一期,“安全研究”将继续与大家聊聊剧中的国安警察。

本文内容来源于人民日报客户端。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7
0
0
1
1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