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瑟三垂冈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

仲大军 2013-05-02 浏览:


《三垂冈》,清代严遂成作七言律诗。

英雄立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  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犹拥晋山河。   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  萧瑟三垂冈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


  中国古人留下了浩如烟海的诗歌,其中咏史诗所占的比例不大;而在咏史诗中,写战争而且令人过目难忘的,比例就更小。而严遂成这首七律,写的恰恰是中国历史上战乱最多的五代的一次典型战役。

  三垂冈是座奇山,在中国历史上大有名气。它位于山西省长治市郊,亦称三垂山(或二冈山)。据欧阳修所撰《新五代史·唐庄宗本纪》载:"初,(李)克用破孟方立于邢州(今河北邢台),还军上党(今长治市),置酒三垂冈,伶人奏《百年歌》(西晋诗人陆机的组诗,共十首,每十岁为一首,唱人一生从幼到老的景况与悲欢),至于(唱到)衰老之际,声甚悲,坐上皆凄怆。时(李)存勖在侧,方五岁,克用慨然捋须,指而笑曰:"吾行老矣,此奇儿也,后二十年,其能代我战于此乎!""李存勖自幼随父征战,善骑射,胆勇过人。

  他23岁(公元908年)时,李克用死,临终嘱托三事:解潞州(即上党)之围;灭梁(朱温)报仇;恢复唐室宗社。李存勖戴孝出征,恰恰就在三垂冈大战而胜,为称霸中原举行了奠基礼。三垂冈于是载入史册。   上党古称天下之脊,战略地位极为重要,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谁占据了上党、太行的地利,就可以囊括三晋,跃马幽冀,挥戈齐鲁,问鼎中原。因此,从公元883年至907年,二十多年间,朱温等与李克用反反复复争夺上党,主要城池、关隘先后五度易手,战事惨烈。到了公元907年,朱温(本是黄巢部下大将)篡唐自立,国号梁(史称后梁)。在开封做了皇帝的朱温,派兵10万再攻上党。守将李嗣昭闭关坚守,梁军久攻不克,便在上党(时称潞州)城郊筑起一道小长城,状如蚰蜒,内防攻击,外拒援兵,谓之"夹寨"。两军相持年余,战事进入胶着状态。   李克用死,李存勖继晋王位于太原。他召集众将说:"梁人幸我大丧,谓我(年)少而新立,无能为也,宜乘其怠击之。"他亲率大军,疾驰六日,进抵三垂冈。他感叹道:"此先王置酒处也!"随即将全军隐蔽集结,梁军毫无察觉。次日凌晨,天下大雾,李存勖借大雾的掩护,挥师前进,直捣梁军"夹寨"。此时梁军尚在梦中,仓促不及应战,被晋军斩首万余级,余众向南奔逃,投戈弃甲,填塞道路。符道昭等将官三百人被俘,只有康怀英等百余骑出天井关(一名太行关)逃归。朱温在开封闻讯,惊叹道:"生子当如是。李氏不亡矣!吾家诸子乃豚犬(猪狗)尔!"
意义
  三垂冈之战,使李存勖最终占有上党,把三晋大地作为稳固后方,进而兵下太行,逐鹿中原。此役是长途奔袭,以隐蔽奇袭取胜。毛泽东一生用兵如神,奇谋妙算,远逾古人。他饱览古代典籍,对三垂冈之战的史事烂熟于心。挥笔书写《三垂冈》诗,也说明了他对这次奇战颇为欣赏。   这首诗不仅以战争为题材,而且写了父子两代英雄。唐末天下大乱,群雄逐鹿,李克用从代北沙陀族少数民族中崛起,一生征伐,创立了"连城犹拥晋山河"的基业。在他身后,李存勖父死子继,又是一生征讨,消灭后梁政权,统一中原,建立后唐。古代封建史家,是把这二人视为英雄父子的。而严遂成的这首诗,正是以李克用父子的史事为蓝本的。毛泽东是中国大地上前所未有的大英雄,对于古代的非凡人物特别是军事奇才的业绩,他都了如指掌。这首为李克用父子而发的诗篇,自然引起了毛泽东的关注。就诗歌本身而言,此诗自是佳构。前人称严遂成"长于咏古,人以诗史目之","格高调响,逼近唐音"。《三垂冈》一诗虽然只有短短五十六字,却气势宏阔,写出了李克用父子气盖万夫的英雄风貌。它囊括史事,融贯古今,起首、结尾非同凡响。对仗工整,用笔老辣。"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二句,更是神来之笔,活画出人物形象,给人予人世沧桑之感。称之为"奇诗",并不为过。正因为此诗颇具优长,所以才获得诗名远播中外的毛泽东的青睐。
编辑本段毛泽东手书《三垂冈》
  原文:"英雄立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犹拥晋山河。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萧瑟三垂冈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此诗是清代诗人严遂成的七律。(毛泽东手书《三垂冈》手迹已在中央档案馆所编《毛泽东手书古诗词选》一书中公开发表过)1964年12月,毛泽东读《五代史》时,想起自己早年读过的一首诗《三垂冈》,因记不起作者名字,于29日写信请田家英帮忙查出,并附该手书。信中原文“近读五代史后唐庄宗传三垂冈战役,记起了年轻时曾读过一首咏史诗,忘记了是何代何人所作。请你一查,告我为盼!”
编辑本段《李克用置酒三垂岗赋》
  漳水风寒,潞城云紫;浩气横飞,雄狮直指。   与诸君痛饮,血战余生;命乐部长歌,心惊不已。   洒神京之清泪,藩镇无君;席部落之余威,沙陀有子。   俯视六州三部,须眉更属何人;悬知万岁千秋,魂魄犹应恋此。   方李克用之克邢州也,大敌既破,我军言旋;霓旌渐远,露布纷传。   虽贼满中原,饮至之仪已废;而师归故里,凯歌之乐方宣。   更无围驿连车,醉教水沃;除是临江横槊,着我鞭先。   有三垂冈者,一城孤倚,四战无常;远连夹寨,近接渠乡。   于是敞琼席,启瑶觞。举烽命釂,振衣远望。   快马健儿,是何意态!平沙落日,无限悲凉。   听百年之歌曲,玩五岁之雏郎。   空怜报国无期,慕麒麟于汉代;未免誉儿有癖,傲豚犬于梁王。   座上酒龙,膝前人骥;磊块勘浇,箕裘可寄。   目空十国群雄,心念廿年后事。   玉如意指挥倜傥,一座皆惊;金叵罗倾倒淋漓,千杯未醉。   无端长啸,刘元海同此丰神;未敢明言,周文王位已先置。   胜地长留,厥言非偶。   问后日之墨缞,果当年之黄口。   壮猷乍展,誓扫欃枪;陈迹重寻,依然陵阜。   怅麻衣之如雪,木主来无;皎玉树以临风,山灵识否?   峰峦无恙,还当陟彼高冈;桮桊空存,岂忍宜言饮酒。   雏凤音清,鼎龙髯去。   先君之愿克偿,佳儿之功益着。   临风惆怅,何处魂招;大雾迷漫,定知神助。   生子当如是,孙仲谋尚有降书;杀人莫敢前,朱全忠闻而失箸。   三百年残山剩水,留作少年角逐之场;五千人卷甲偃旗,重经老子婆娑之处。   世有好古幽人,耽吟健者;时载酒而题诗,试登高而望野。   云霾沛郡,莫寻汉祖高台;日照许都,空拾魏王片瓦。   回忆一门豪杰,韵事如新;剧怜五季干戈,忧怀欲写。   茫茫百感,问英雄今安在哉!了了小时,岂帝王自有真也。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仲大军
仲大军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公司主任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