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根先:由《阿Q正传笺注》出版而想到的

全根先 2021-12-14 浏览:

全根先:由《阿Q正传笺注》出版而想到的

北京崇贤馆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近期策划出版了《阿Q正传笺注》,并委托我捐赠国家图书馆一部,我感到十分欣喜!2021年是鲁迅先生诞辰140周年,12月4日是《阿Q正传》在《晨报副刊》发表100周年,又是连环画《阿Q正传》作者程十发先生诞辰100周年、《阿Q画传》发表60周年,所以我觉得这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一件事情。

鲁迅是中国现代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是新文化运动的主将。“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毛泽东)《阿Q正传》发表不久,即被翻译成英文、法文等,介绍到美、法、日、俄等十多个国家,至今已有四十种不同文字的翻译本。1926年,法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罗曼·罗兰在读到敬隐渔先生翻译的法文本《阿Q正传》手稿后说:“这部讽刺写实作品是世界性的,法国大革命时也有过阿Q,我永远忘不了阿Q那副苦恼的面孔。”《欧洲》杂志主编之一巴萨尔耶特在给罗兰的信中说:《阿Q正传》“称得上是一部形神兼备的不可多得的上佳译品”。

全根先:由《阿Q正传笺注》出版而想到的

毛泽东同志曾多次谈到《阿Q正传》。在中央苏区与冯雪峰同志的一次谈话中,他说“阿Q是个落后的农民,缺点很多,但他要求革命。看不到或者不理会这个要求是错误的。鲁迅对群众力量有估计不足的地方,但他看到了农民的要求,毫不留情地批评阿Q身上的弱点,满腔热情地将阿Q的革命要求写出来。我们共产党人和红军干部,许多人看不到,对群众的要求不理会,不支持,应当读一读《阿Q正传》。”在延安会见美国女作家史沫特莱时,毛泽东同志说:“国内有一部分带着阿Q精神的人,洋洋得意地把我们的这种让步叫做屈服、投降与悔过,阿Q在任何时候他都是胜利的,别人则都是失败的。”由此可见,毛泽东同志在谈到《阿Q正传》时经常是联系实际,针对革命队伍中的一些错误倾向而进行有的放矢的批评。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可以说没有一部作品能够像《阿Q正传》那样在世界文学史上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也没有一个典型人物能够像阿Q那样不仅在国内妇孺皆知,而且跻身于世界文学的典型画廊。据说,英国BBC近期评出77部在世界上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文学名著,中国有三部,分别是《三国演义》《水浒传》和《阿Q正传》。

全根先:由《阿Q正传笺注》出版而想到的

《阿Q正传》发表后,由于其塑造人物的典型性和形象的丰富性,曾以多种文艺形式广为流传,并不断有画家以插图、连环画等方式对作品加以阐释,形成蔚为壮观的文学和美术现象,诸如陈铁耕、刘岘、丰子恺、叶浅予、刘建庵、丁聪、郭士奇等,都画过《阿Q正传》。1939年由开明书店出版的《漫画阿Q正传》是丰子恺漫画的代表作之一。建国以后,以《阿Q正传》为创作题材的绘画作品更是层出不穷,诸如1950年胡亚光的《阿Q画传》、1955年艾中信的《阿Q正传》、1958年顾炳鑫的《阿Q正传》、1958年沈原野的《阿Q正传》、1960年科冈俄译本《阿Q正传》、1961年程十发的《阿Q正传》、1977年范曾的《阿Q正传》、1979 年敦邦、春彦、红倩的《阿Q正传》、1980赵延年的《阿Q正传》、1981年裘沙、王伟君的《阿Q正传》等。这些作品,或以插图、或以连环画的形式流传,深受人们的喜爱。

《阿Q正传》能成为享誉世界的文学经典,与小说所塑造的人物阿Q身上所揭露的国民性弱点——“精神胜利法”不无关系。阿Q到最后,在大革命中糊里糊涂地被枪决了,而他唯一感到难过的是,人家要他在判决书下面画个圈儿(因为他不会签字),他画得不够圆。这样的确结局无疑是辛辣的幽默,令人悲悯和深思。1951年,冯雪峰在《论阿Q正传》一文中说:“鲁迅由于他自己所选定的历史岗位,是政论家,是战斗的启蒙主义者,所以他越是像他对付杂文一样,以一个政论家的态度,战斗的启蒙主义者的态度,去对付他的小说,则他的小说也就越杰出,越辉煌。”冯雪峰认为,阿Q主要的是一个思想性的典型,是阿Q 主义或阿Q精神的寄植。

人类区别于其他生物的主要标志就是精神。有了精神,人们学会了思考,产生了文明。其中,当然包括对人类对自身的反思。古希腊神庙上镌刻着一句对后人的警语:“认识你自己!”德国哲学家卡西尔说:“认识自我乃是哲学探究的最高目标——这看来是众所公认的。在各种不同哲学流派之间的一切争论中,这个目标始终未被改变和动摇过:它已被证明是阿基米德点,是一切思潮的牢固而不可动摇的中心。”鲁迅先生在《摩罗诗力说》中写道:“首在审己,亦必知人,比较既周,爰生自觉”。一个民族,乃至个人,有这样或那样的不足并不奇怪,关键是要反思,自省,自信,自强,克服自己身上的弱点而不断前行。

《阿Q正传签注》一书由北京鲁迅博物馆(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常务副馆长黄乔生先生“笺注”,对《阿Q正传》进行全文解读,拉近了当代读者与鲁迅先生的时空距离,为读者阅读鲁迅著作提供了一个捷径。同时,此次出版还得到程十发先生公子程多多先生和黑龙江博物馆专门授权,将程十发先生代表作《阿Q画传》作为本书插图隆重推出,并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原作风貌,修旧如旧,并经多次试印调色,最后才达到现在这个效果。此书以手工宣纸线装、崇贤古体字竖排,图文并茂,限量发行,颇具收藏价值。笔者有幸将此书代为捐赠给国家图书馆永久收藏,故草成此文以记之。

2021年12月13日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全根先
全根先
11
0
0
2
3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