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士乐 2022-05-16 浏览:

易面事敌英雄胆,血洒台湾为使命

——聂世民烈士的壮烈人生

聂士乐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烈士的亲弟弟聂士荣代替哥哥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烈士证明书

2019126日上午,阳光灿烂,温和如春。我和孩子们一块儿到北京西山游玩,买好票,入景区。这里风景优美,位置显要,可以俯瞰北京市区全貌。不远处,一幢亮眼的无名英雄纪念广场建筑呈现在我们眼前。逐渐走近,迎面是以黑白两色曲线隐喻海峡两岸的巨幅景观墙,中间刻有伟人毛泽东的题词“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两边花岗岩墙壁上,镶刻着846位当年牺牲于台湾的烈士英名。刹那间,我的眼前浮现出几十年前,在上小学的路上,经常看到一个裹着小脚的老太太,自言自语“我儿子不是叛徒,是到台湾执行任务去了……”。当时,我不谙世事,也不知老太太说的是啥事?但这场景,始终植根于我心中,每时每刻都在想,她的儿子究竟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老人天天如此?看到此景,我就在探究,这846位烈士有没有她的儿子?碑刻上烈士英名是用阴文刻写,光线暗淡,不显眼,不好找。我发动儿子、儿媳、甚至几岁的孙子也帮着找,终于在景观墙上第三十二组,发现了“聂世民”三个字。突然间,我心潮澎湃,激动万分,奔走高呼“找到了,找到了!”周围游客用异样目光看着我,还认为我精神不正常呢,他们哪知我心中几十年的疑惑在这里得到了答案。

转眼间,年关将至。我回到安徽寿县老家,找到村、乡、县、市、省有关部门,找到当年认识聂世民,至今还健在的部分老人,但还不能证明,碑刻上的聂世民,就是老太太的儿子。后来,又有好心人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了解,告知聂世民是安徽寿县人,其它材料已移交相关部门,再问没有答复了。万般无奈之下,想到两岸早已实行三通,六十多年前的台湾警备司令部,台湾国防部的档案及媒体报刊,也早已解密。如今,好心人通过多种渠道,帮我们翻开尘封已久的档案,才知道这位烈士惊心动魄的英雄壮举。

少小跟党走 机智杀敌军

聂世民,安徽寿县张李乡韩店村人,生于192910月,出身农民家庭,自小生活在淮河支流淠河岸边。解放前,这里是寿县、霍邱、颍上三县交界处,处于三不管地带。中共领导下的董完白游击队经常在此活动(董完白,解放后安徽寿县第一任县长),一次偶然机会,游击队发现仅有10来岁年纪的聂世民,聪明机智,便叫他做交通员。许多次,聂世民假装为国民党军队带路围剿游击队,他不动声色,悄悄将敌军带入游击队伏击圈,致使敌军受到沉重打击。 194678月间,聂世民探得驻寿县迎河集余家圩子有国民党军某团一营的兵力部署后,便化装成国民党军的勤务兵,与化装国军团长的游击队小队长聂宗良混入敌军营区,采取里应外合战术,与埋伏在周围的游击队员,全歼一营敌军。

19472月聂世民正式加入董完白游击队,仍然负责收集国民党军队情报。同年6月与游击队员王永珍假称姐弟,在淠河西岸边的霍邱县郭家圩子以行医为名,刺探敌情。王永珍身材姣好,楚楚动人,一天巧遇国民党军黄营长,黄营长被王永珍的美貌所倾倒,急与王永珍建立恋爱关系,王永珍顺水推舟,假装答应黄营长的请求,乘机探悉该营所守驻军和仓库情形后,又与王永珍各自怀揣短枪一把,以探访黄营长为由,混入敌军营区内,乘黄营长不备,将其击毙,并与埋伏游击队相呼应,制服全营敌人。19477月,皖北游击队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194811月,聂世民为三野第四纵队(纵队司令陶勇,安徽霍邱人)侦察大队侦察员,参加淮海战役。在淮海战役中,他深入敌后,侦察敌情和敌军的军事目标位置,为我军有效打击敌军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于聂世民的出色表现,1949年元月,他被提拔为侦察分队小队长,渡江战役开始前,聂世民与另外两名队员化装成渔民,在江苏段长江江面上,侦察江阴一带沿岸地形时,强掳国民党军巡逻艇一艘,并击毙敌军全艇人员。华东军区司令部成立后,聂世民为司令部直属通讯排排长,1949921日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久经考验后,聂世民正式成为一名优秀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解放后的华东地区,尤其是安徽农村,地方党组织尚未建立起来,土匪猖獗,国民党残余势力还在兴风作浪,华东军区为配合地方土改工作,安排部队中的骨干分子转业到地方工作。19501月,聂世民担任寿县瓦埠区干事,兼大顺乡乡长,并督导长岗、上奠、小甸、兴隆四乡行政工作。19512月担任寿县瓦埠区政府政委,兼任中共瓦埠区支部书记和大顺等5乡指导员,他不辞辛劳,积极建立农村组织,推行土改运动、镇压反革命叛乱活动。由于他年轻精干、政治表现好,19536月组织上安排聂世民到六安工农干校学习,培训学习期间被评选为学生代表,到北京参加1953年的“国庆典礼”活动,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195511月培训结束后,担任安徽六安专署治淮指挥部指导员,兼河东水闸党支部书记,带领300多名民工积极参加治理淮河流域的水患,造福于淮河流域人民。

遴选潜入台 肩担重使命

上世纪50年代初,由于叛徒出卖,台湾岛内地下党组织遭到了几乎毁灭性的破坏,大批地下党员被捕入狱。中共中央政治局急于了解岛内形势,发展岛内地下党组织,配合解放台湾岛的总体决策部署,需要进一步派遣得力的党员干部,潜入台湾岛内工作。中国人民解放军按照中共中央关于解放台湾的决策部署,决定秘密派遣大批共产党干部入台。1956年春天,华东军区司令部急电召回聂世民返回部队,执行更艰巨更重要的任务。聂世民由于自幼在淮河岸边长大,水性好,擅长游泳,又是侦察员出身,精明强干,枪法准,有丰富的侦察经验。作为模范革命军人、优秀共产党员,当然被选拔为中共地下党员骨干分子,参加到解放台湾岛的祖国统一大业中去。19568月聂世民被党组织安排到北京参加潜台前三个月的培训,培训内容包括:自称亲见高饶事件、匈牙利事件、发表不当言论、被共产党停职、禁闭、审讯、开除军籍,心生愤怒和不满,伺机逃出共产党辖区等。受训完毕即赴华北、西北、东北等地参观各种生产建设。参观结束,聂世民在中南海,获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的接见,并勉其“此行任务非常艰巨繁重,要做好思想准备,祝你胜利归来。”[1]聂世民牢记总书记的盈盈嘱托,没有回寿县老家与父母、妻女告别,直接由北京经上海,抵达深圳,为前往台湾作准备。为了顺利潜入台湾,中共组织为聂世民一行准备假口供,假证件、假纪念章,整套沙盘推算,并约定通讯密码(例如“7.3元”,指本月73时在公园见面)等,然后送他们到深圳与当地共产党干部商定如何偷渡。

1957319日深夜,聂世民带领地下党员47名同志,别亲离子而赴水火,易面事敌而求大同。由深圳边防检查站检查员引导,从宝安县福田乡赤尾村游泳偷渡到香港,向港英警方请求庇护。4月间,聂世民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两次与中共地下党驻香港人员邹予香会面,商议到台湾后的联络方法。56日,聂世民等47名同志以“反共义士”身份,由台湾“大陆灾胞救济总会”安排,乘坐来往台、港间的四川客轮,从香港到达台湾,途中聂世民乘机描绘金门地图标议、军事设施等情形。

壮士志未酬 从容赴法场

红色特工聂世民带领47名“反共义士”到达台湾后,台湾当局进行大肆宣传。台湾《中央日报》记者姚立民就发了一篇特稿《回头是岸:聂世民痛心疾首话沧桑》,报道他“痛苦自新”的经过。隔天安排他们“在台北市区游行,接受全市数十万市民之热烈欢迎,”之后前往“总统府”,“反共义士”们向蒋介石呈敬书:“我们从地狱升到天堂……我们只有把这虎口余生,来贡献给予攻打大陆……”云云。接下来几天,台湾当局安排“反共义士”们到台湾各地游行、视察、演说和赶场赴宴。然而,台湾当局的特务们表面上让他们风光无限,暗地里却成立了调查专案组,对他们进行跟踪、考查和甄别。

两个月后,47名“反共义士”被狡猾的国民党特务侦破。随即,台湾保安司令部在1957715日对聂世民进行传讯。当天的传讯,台湾安全局里的档案有一段颇为戏剧性的描述:“起初,聂匪以记得滚瓜烂熟之一套假口供,尚能沉着应对,企图搪塞过关;但均为我侦讯人员及时运用机智,掌握其疏漏矛盾之处,连续反覆诘询,终使其渐感不支,无法自圆其说。”[1]面对敌人两昼夜的穷追猛问,严刑拷打,聂世民深知这次落入虎口,难以活命,他早已做好牺牲的准备,便大义凛然,高喊一声“我就是中共派来的地下党,要杀要剐随你们便!”这是一个血性男儿喊出的最后一声吼声。紧接着,敌人让他写自述书,叙述自己潜台的经过和目的。台湾“警备司令部”1958820日有一段精彩的审判记录:“被告自幼为匪党工作达17年之久,在大陆先后刺杀国军官兵、巡逻艇,复又接受匪帮之命来台执行地下任务,从事暗杀及破坏,已属罪大恶极,其于来台之后政府予以优遇,仍利用机会自绘金门地图、标议军事、设备情形,备交匪帮,狱中唱匪党歌,纪念匪党建党、尤足证明被告随时随地均在执行匪帮颠覆工作,恶性重大,无可宽恕,应处死刑,褫夺公权终身。”[2]台湾警备司令部根据严刑拷打聂世民的审讯结果,上报台湾国防部,国防部部长俞大维、参谋总长王叔铭考虑此案案情重大,又亲自将审讯结果上报台湾总统府,总统府复核审议批复,根据当时的审讯记录,蒋介石作为主审亲自参与了两次审讯。[2]红色特工聂世民于19581023日被台湾当局绑赴马场町刑场,英勇就义,时年29岁。

浩然正气存 红色代代传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长啸兮,成白虹。

生前壮举无人知,死后尸骨无人领。红色特工聂世民,血洒宝岛就义后,大陆中共组织和当地政府及家人并不知情,尤其是以“反共义士”身份潜入台湾。由此,家人遭到种种迫害,诬告有海外关系,聂世民通敌叛国。文革时期,红卫兵深夜到家翻箱倒柜,搜查证据,加扣反革命家属之帽。其父聂盛德遭受批斗,受尽折磨,后含泪九泉;其母张家兰哭瞎双眼,精神失常,后含冤去世,其妻刘本英远走他乡,下落不明,其女英儿缺乏营养,不幸夭折;其弟聂世荣民兵队长被开除,在生产队里被批斗,尽干脏活、累活、苦活,遭人侮辱;其侄聂传龙、聂传凤因历史不清,当兵当不了,入党入不了,甚至无人敢提亲。整个家庭种种磨难,历说不尽。

身投孤岛,壮志匹夫生死外;心存统一,萧寒淮水古今流。

聂世民,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了共产主义信仰,为了祖国的统一大业,血洒宝岛台湾,在死亡面前,表现出铮铮铁骨和浩然正气,他的英名将被永远铭记在共和国的史册中。英雄聂世民牺牲60多年后的今天,家人多次奔走呼号,好心人多少次帮助、申请,历经千辛万苦,直到202156日,安徽省退役军人事务厅才发给一张烈士证书。其弟聂世荣虽年近90,但仍健在。当他拿到哥哥聂世民的烈士证书时,心中感慨万千,热泪盈眶,哥哥在天之灵终于得到慰藉。正义虽然迟到,但终究没有缺席。他祈盼有生之年看到哥哥的英雄事迹昭告家乡,祈盼能够在台湾找到哥哥的尸骨,魂归故里,祈盼国家给予烈士家属应有的公正待遇,也期待烈士聂世民大义凛然、为党为国的不怕牺牲精神,永远激励家乡人民,永远教育下一代,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注释:

[1]李祯祥:《国共长恨“反共义士”聂世民的因果之路》民报,2016-8-28

[2]台湾国防部军法局档案,《聂世民叛乱案》,民国47109日。

(作者是烈士的堂弟,20216)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图/联合报195837日头版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图/中央日报1957.05.07一版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聂世民:一位不应忘却的血洒台湾的红色特工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4
4
0
0
1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