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德常:我明白了右派所说的民主是什么了

岳德常 2013-05-02 浏览:

我明白了右派所说的民主是什么了

在本人的《怎样才能减少人类的无知与无耻──评张维迎先生的获奖演讲》(  老花镜  11-12-03 11:39:36 )的后面,有一位右派网友跟贴说:

反民主的老东西 ( 世界人权公约  11-12-03 16:53:13 ) 7字 ( 0/7/0 )

又一次被年轻人骂为“老东西”,心情很愉快,所以就仔细地研究了一下这个跟贴。它说我“反民主”,但在本人的贴子里并没有反民主啊,甚至于连“民主”这个字眼都没有出现,我怎么会成了“反民主的老东西”了呢?

后来,我终于发现了这里的奥秘。我那个贴子所反对的是精英们用市场经济的幌子来放纵人性中的无知无耻,这位网友则说我反对“民主”,采用数学上的等量代换的公式,我发现,原来右派所说的“民主”也就是放纵人性中的无知无耻,谁要是想要引导人性向上,那就是“反民主”。我这个逻辑应当是没有问题的,估计右派朋友们不会说我胡联想。

理解了这一层意思,也就可以很容易理解右派们为什么要反毛非毛了,因为毛主席对人民群众寄予了太高的希望,希望孩子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希望年青人“关心国家大事”,希望党员领导干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做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这都与右派们的价值取向相矛盾;而且这位老人家不仅倡导,而且还搞运动,和右派们的愿望对着干,所以就要被右派们骂为“专制”、“独裁”。

理解了这一层意思,也就可以很好地解释,为什么右派对美国那么亲了,因为美国人主张的就是放纵情欲物欲的生活方式,并且热心地在全世界推广这个价值体系,他们有一个针对中国的“十条诫命”,其中的第一条说的就是:“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藐视,鄙视,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思想教育,特别是共产主义教条。替他们制造对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进而鼓励他们进行性的滥交。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羞耻。一定要毁掉他们强调过的刻苦耐劳精神。”这很对右派们的胃口,所以就不惜当带路党,当汉奸。

理解了这一点,也就可以理解毛主席当年所说的“世界上只有具体的自由,具体的民主,没有抽象的自由,抽象的民主”,也就是说,从抽象的层面上来谈自由民主,无法判断其正确与谬误,只有涉及到具体内容之后,我们才能判断其是否正确。如果你说的民主是放纵人性中的无知无耻,成为一名带路党和汉奸,这个民主就是有害的;如果你说的民主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这个民主就应当鼓励的支持的。

理解了上述意思,也就可以知道,一人一票并非天然合理,支持者的多少并不是判断某项主张是否合理的决定因素;是促进了人性的进化还是推动了人性的退化,这才是最终的标准;这就像要比较两个数的大小一样,不仅要看绝对值的大小,首先要看绝对值前面的符号是正号还是负号。

根据上述观点,我们要进行民主政治建设,就必须保证一人一票的合理性,执政者就必须细心地从事于价值体系的建设,及时地发现社会生活中有利于人性向上的倾向,及时地打压那些堕落腐化的倾向,就像毛主席当年严惩刘青山和张子善的腐败一样。如果没有做好这种经常性的工作,听任人性堕落的倾向成了气候,社会生活就会陷入一片混乱,右派在民主的旗号下宣传带路党的主张,官员们在一心一意谋发展的旗帜下办着以权谋私的实事,在这种对立与冲突之中,没有正确的选项。在这种一盘散沙的情况下,不管搞不搞一人一票,都不过是折腾。

上述认识是在右派网友的启发下得到的,所以应当感谢右派朋友。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岳德常
岳德常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