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德常:也谈谁是我们屁民的真正敌人

岳德常 2013-05-02 浏览:

也谈谁是我们屁民的真正敌人

——接着寒江春梦网友的贴子谈点看法

[寒江春梦]于2011-10-28 17:02:39在强国论坛上帖,提出了一个问题:“谁是我们屁民的真正敌人?”这个问题很重要,小时候看过《毛选》,记得第一句话就是“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在过去的革命战争年代,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现在搞建设了,也要问清楚,要不然我们辛辛苦苦,仍然“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生老病死皆连条狗都不如”,假如最后还不知道是谁把我们置于这种境地的,那就只能认命。

所以[寒江春梦]网友提出了这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很是了不起。我也狗尾续貂,就这个问题谈点看法。

[寒江春梦]网友的结论是:[谁是我们屁民的真正敌人呢?是那些卷款逃往美国加拿大等欧美国家的贪官污吏吗?是那些亲属子女皆已移民欧美的“裸官”吗?是那些包庇、窝藏裸官并与裸官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的美国加拿大政权?是那些“我爸是李刚”的李刚们吗?是那些嚣张跋扈的黑恶势力吗?是那些搞强拆杀人的房地产官商吗?还是那些欠薪不给反而打死打残讨薪者的血汗厂资本家老板吗?]

不过我们感觉到,该网友对自己的看法还缺少信心,并不是斩钉截铁的肯定的判断,而是一连串的疑问句。本来我对这些人也很反感,认为他们就是与屁民作对的敌人,但寒网友这么一疑问,我也不敢肯定他们就是敌人了。

我首先要强调的是,那些贪官、裸官、资本家、精英们也都是从屁民中成长起来的。看到过有些报道,介绍了很多贪官的成长经历,也是放牛娃出身,如果不是辛辛苦苦奋斗,不会成为贪官;还有那些资本家、精英,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坏蛋,也是一步步地爬到与人民作对的位置上去的。美国屁民举着牌子在华尔街搞占领,所反对的那1%的人也是奋斗多年才占领那个有利地位的。

因此我们就可以断言,即使仁慈的上帝此刻来到人间,替屁民把这些敌人收拾掉,那么,从剩下的屁民中间还会产生出新的分化,绝大部分人继续当屁民,一小部分人上升为贪官、精英、资本家,一阔脸就变,过上高居于屁民之上的好日子。

因而就可以理解,有那么一些小朋友,选班长时也像模像样的搞起了竞选,也送礼收买选民,看来想当官、不想当屁民是人类的天性;还有一些网友,自己也是屁民,吃的是咸菜泡饭,但却也把自己当成精英,与屁民作对,这是因为他们也很想成为精英,结果就把自己想像成真正的精英了。还没有阔起来,脸就已经变了。

所以我的结论是,屁民的敌人来自自己内部。人类其实不过是自我折腾,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就像割韭菜一样,上面的那一部分与下面的根作对,需要割掉,然后又重新长出来,一茬一茬地割,无休无止。

我的这个结论,估计寒网友也会赞成,因为我注意到,其签名档上有一句很重要的话:“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红尘俗事,可怜轮回债难偿。”如何从这种轮回中走出来,这是人类面临的紧迫问题。

在当今的政治家中,能够接触这个轮回问题的是毛泽东,其他的人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包括现在在世界舞台上表演的人物,都不过是在这个轮回中折腾,就像在如来佛的手心中翻跟头一样。毛主席则想跳出这个手掌心,这是他高于一般政治家的杰出之处。

他首先想到的是依靠民主,我们必须承认,他老人家对民主的推行是真诚的、卓有成效的,从当年根据地的民主选举,到解放后制定宪法,召开人民代表大会,再到后来发动民主党派给共产党提意见。但是,遗憾的是,他发现,事情不是完全按照他所设想的那样发展。一方面党内的那些人并不喜欢民主,他们当了大官,自然要摆上大官的谱,毛主席的阻力很大;另一方面,民主党派则要共产党下台,让他们上台,而他们一旦上台,能够引导社会政治从政治轮回中走出来么?只能是重新回到原来的政治轮回中去。所以后来毛主席不再寄希望于这种民主,因为此路不通。

然后他就继续探索,搞大民主,通过发动人民群众直接揭批党员干部的办法抑制党员干部中的错误倾向,这就是搞运动,直到最后搞了文化大革命,但也不成功,人民群众被动员起来,其内在的劣根性也被唤醒,也不能按照毛主席所设想的方向发展,毛主席要求人们搞文斗不搞武斗,触及人们灵魂,但人们热衷于武斗,依然是争权夺利。现在人们都说搞文革是毛主席的晚年错误,但实际上把这个错误都算在他一个人头上是不合适的。大家都不理解毛主席的思路,如何又指望他一个人领导这样的人群去实现其伟大的目标?

在这种情况下,文革在动机上不管是多么的正当,其后期确实是难以为继的,有那么一些人确实是想看他老人家的笑话的。然而,这样的混乱局面也有利于促进问题的暴露。毛主席就发现,仅仅关注人的世界观问题还不够,还有一个如何改造社会的运行机制的问题。毛主席晚年所思考的正是这个问题。“总而言之,中国属于社会主义国家。解放前跟资本主义差不多。现在还实行八级工资制,按劳分配,货币交换,这些跟旧社会没有多少差别。所不同的是所有制变更了”。又说:“我国现在实行的是商品制度,工资制度也不平等,有八级工资制,等等。这只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所以林彪一类如上台,搞资本主义制度很容易。因此,要多看点马列主义的书”。

当时的人们并不理解,毛主席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现在看来,正是社会生活中所司空见惯的东西,潜藏着把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制造出来的机制。回到主题上来,屁民的敌人是什么,正是这种制造两极分化的社会机制。它不仅是屁民的敌人,而且是所有的人的敌人,包括那些贪官精英们,在这种机制下,也只能苟安于一时,风光于一时,稍不留神也会成为生存竞争中的牺牲品,正如红楼梦中所说的那样,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最终结局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人类是一个整体,在这种机制之下,没有人能够独自幸免。

随着革命事业的深入,对旧世界的改造也要不断深入,挖到其老根上。其实它也就是老子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发现的那个东西:“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人类要想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建立起损有余以奉不足的“天之道”。假如毛主席能够继续沿着这个方向继续探索下去,一定能够找到深入改造社会运行机制的办法。但可惜,不是因为他革命意志衰退,而是因为他的生命已到尽头,没有能力继续领导这场人类进步事业了。

很显然,随着毛主席的逝世,中国革命事业就停滞了。后来的人缺少他那种彻底改造旧世界的理想,只关心如何富起来,他们认为闹革命是要改善人民群众的生活,不改善人民的生活就是死路一条。所以就不搞革命而搞改革,听任原有的社会运行机制发展起来,它就必然要把旧社会的一切重新恢复起来。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个机制非要自我表现,把问题制造出来,迫使人类理性关注它。如果生产力发展了起来,却没有一个文化上的革命,仍然也有可能是死路一条。人类要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找到制服它的办法。它是全人类的敌人。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们看清了问题的症结,人民的敌人实际是社会生活中存在的一种机制,它损不足以奉有余,制造两极分化,把人民的敌人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培育出来。党中央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目标,这确实是抓住了社会稳定运行的关键,提出了当今人类的紧迫问题,演奏了哲学上的第一小提琴。下一步的任务就是在实践中落实这个目标,我们相信,正确地提出问题就是解决问题的一半,古人说“知难行易”,关键是人民群众的觉悟。只要大家都觉悟了,那个机制也就瓦解了。

如何驾驭这种制造两极分化的机制,改造这种机制,这是当今时代的紧迫问题。当今世界的各种问题,各个国家所遇到的各种疑难杂症,其最后的根源都在这里。当然还有地震水灾病毒等自然灾害,它们属于天灾,但人类能否正确地有机地凝聚起来以应对这些灾害,同样要取决于这种机制。

所以我们可以这样来说,能否认识到这种机制,并找到根治这种机制中的弊病的办法,进而建立起一种完善的机制,这是判断任何一种社会理论的科学性的标准。

有大量的人,只看到了各种现实问题的现象,却没有能力深入进去找到问题的根源。比如说欧洲人美国人都在应付危机,在救助与紧缩财政开支上争斗不休,并且到处制造冲突,借助于民主人权的名义,为转嫁危机寻找打仗的机会,他们没有能力深入认识社会运行的深层机制,所做的也不过是在热锅上跳舞,大难临头之前,能挣扎一下就算一下。

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也面临着大量的问题,诸如腐败现象、两极分化等等,面对这些问题,也有大量的主张,诸如一些人从西方学来的民主理论,不管面对什么问题,他们都是以不变应万变地提出“政治体制改革”的主张,其目标也无非是想当官,把共产党从执政地位上拉下来,他们也上台捞一把。他们没有能力深入认识社会运行的深层机制,反过来却被这种机制控制着,正如马克思在批判庸俗政治经济学时所说的那样:“庸俗政治经济学无非是以学理主义的形式来表达这种在其动机和观念上都囿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外在表现的意识。而庸俗政治经济学愈是肤浅地抓现象的表面,仅仅用一定的方式把这种现象的表面复制出来,它就愈觉得自己‘合乎自然’,而与任何抽象的空想无关。”[1]

能够深入认识这个机制的人不多,第一位应当是老子,他认识到了“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提出了一套如何把大道“修之于天下”的系统的政治学理论,所以两千多年之后,其理论仍然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只要他所反对的“人之道”仍然存在,人类就仍然还要去他那里寻找智慧。

第二位是马克思。他提出了消灭私有制、建立共产主义社会的主张,并且找到了实现这一目标的道路,建立了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支持着这个理论的正是他对社会生活的深层机制的深刻洞察。他在这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比如他说:“社会生产过程既是人类生活的物质生存条件的生产过程,以是一个在特殊的、历史的和经济的生产关系中进行的过程,是生产和再生产着这些生产关系本身,因而生产和再生产着这个过程的承担者、他们的物质生存条件和他们的互相关系即他们的一定的经济的社会形式的过程。”[2]

“正是同样一些关系____决定资本主义生产的关系____的不断再生产,使它们不仅表现为这一过程的社会形式和结果,而且同时表现为它的经常的前提。但是只有作为这一过程本身不断确定、创造、生产的前提,它们才是这样的前提。因此,这种再生产决不是有意识的,相反,它只是在作为前提和支配生产过程的条件的这些关系的经常存在中表现出来。┅┅由此可见,资本主义生产的当事人是生活在一个由魔法控制的世界里,而他们本身的关系在他们看来是物的属性,是生产的物质要素的属性。”[3]

“共产主义和所有过去的运动不同的地方在于:它推翻了一切旧的生产关系和交往关系的基础,并且第一次自觉地把一切自发形成的前提看作是前人的创造,消除这些前提的自发性,使它们受联合起来的个人的支配。因此,建立共产主义实质上具有经济的性质,这就是为这种联合创造各种物质条件,把现存的条件变成联合的条件。”[4]

在《资本论》第一版序言中,马克思说:“我的观点是,社会经济形态的发展是一种自然历史过程。不管个人在主观上怎样超脱各种关系,他在社会意义上总是这些关系的产物。同其他任何观点比起来,我的观点是更不能要个人对这些关系负责的。”

第三位是毛泽东。他在领导中国人民实际地改造旧世界、建设新制度的过程中,遇到了社会运行的深层机制问题,在他面前,这不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实实在在的紧迫的现实问题,一个现实的危险,即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这种危险并不是来自过去的那些的敌人──地富反坏右,而是来自日常生活过程,来自共产党内,来自自己所领导的人民。记得有这样一种说法,他要求人们要文斗不要武斗,而有些地方武斗则很厉害,他就很感慨,大意是,说什么中华民族酷爱和平,看来不是那回事啊。为了保持自己所开创的革命事业继续下去,毛主席孤独地与这个无形的妖怪进行艰难的博斗,但却得不到其他人的理解,他要求大家“每一个人都要改造”,“灵魂深处爆发革命”,大家都不理解,不知道怎样做才行,于是便认为他犯了“晚年错误”,所以他的努力必然地归于失败。

第四位应当是胡主席和他所领导的这一届党中央,提出了以人为本、科学发展和构建和谐社会的目标,并进一步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目标。这是对老子、马克思、毛泽东等前辈的理论与实践的继承与发展。不仅能够认识到问题的存在,同时也找到了根治这种机制中的弊病的办法,在历史上是第一次把这个目标上升为政党的意志,国家的意志,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人类才能真正地战胜这个无形的妖怪,进而建立起一种完善的机制,在我看来,这就是历史之谜的真正解答,其意义十分巨大。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党中央不仅认识到了这个机制的存在,并且掌握着执政权力,有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条件,同时还具有另一个特别重要的条件,与毛泽东时代相比,人民群众觉悟大大提高了,胡主席和党中央不再像毛泽东那样孤独。比如有几位网友的观点就极其深刻:

真正的敌人是人性中的弱点,或者说是人类未进化完全遗留下来的动物性。没有高尚的思想境界,人和猴子没有什么区别。[右派司令2011-10-29 10:53:34 ]”

“从根子上看当今世界人类的敌人就是私有制度,从眼前看屁民的敌人就是想推行私有制的人;私有制违反天道,损不足而补有余。[ 陶君 2011-10-30 03:55:39 ] ”

“屁民的敌人就是制造两极分化的社会机制的精英![彩云长在2011-10-2920:12:59 ] ”

人类必须尽快觉悟过来。由于人类进入了一个濒临自我毁灭的时代,我们今天面临的一些重大的问题,世界经济已经陷入恶性循环,欧盟也因债务危机,以债养债,终于走向债务崩溃的边缘;美国同样也有债务危机,它还能撑多久,也是个问题,此外还有安全问题、资源问题、粮食问题等等,这些问题也异常复杂。中国的问题和世界的问题交织在一起,和全球所面临的问题交织在一起,如果不能找到一个彻底的解决办法,人类就无法继续生存下去。我们已经不能像过去那样把解决问题任务推给下一代,得过且过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1]《剩余价值理论》第三册,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第538页。

[2]《资本论》第三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927页。

[3]《剩余价值理论》第三册,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第571页。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22页。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岳德常
岳德常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