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东:中华祖先最高贵的血仍旧流淌在我和像我这样的中国人的血管中(旧文)

作者:王小东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13-05-02

中华祖先最高贵的血
仍旧流淌在我和像我这样的中国人的血管中

王 小 东

 

中华复兴,先从揍美国流氓做起。

          ——王小东

 

这两条新闻我几乎是同时看到的:一条是中国人赵薇因穿了日本军旗装上了湖北省中小学及学前班的《公民道德建设读本》的第一章第一节;另一条是美国人马克在深圳大巴上非礼中国妇女。对于这两件事,我实在有话要说,我要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说。

赵薇穿日本军旗装是不对的。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传媒和公众批评她也是理所当然,否则就没有了是非。然而,竟然把这件事小题大做到弄上《公民道德建设读本》,实在是太滑稽了。古往今来,中国有的是比赵薇对于国家损害大得多的人,却把赵薇拿来做例子,这简直是把“爱国主义教育”当儿戏,搞滑稽戏。何况赵薇已经道歉了,至少从照片上看,比那个美国流氓诚恳得多。

那个美国流氓呢?在大巴上猥亵了中国妇女之后,十分嚣张,到了派出所,警察竟然是“调解”了事。于是这个美国流氓一脸坏笑地(有照片为证)道了个“歉”,又去深圳一餐馆撒野,巡警随后赶到,对该美国流氓进行了“批评教育”。

太舒服了!我是指那个美国流氓在中国太舒服了:他在他自己的国家肯定没有这么舒服。在中国,只要道个“歉”,就可以随便扒开妇女的衬衫;在中国,只要接受一下“批评教育”,就可以到餐馆去打人、抢酒喝、砸东西。中国真是一个“好客”的“泱泱大国”!

我不是法律专家,我不知道根据法律应该怎么处理这个美国流氓。但我很想知道,如果是一个中国人非礼了妇女,他会不会得到同样的待遇,他会不会有机会马上再到下一个地方去耍流氓?我想他不会,在我的印象中,一般不会。

那么,为什么一个美国流氓就可以在中国得到这样的特殊优遇?这难道不是对于中国公民的歧视吗?如果在我们自己的国土上,我们的人民还要受到歧视,那所有的“爱国主义教育”还有什么用?

那些“爱国主义教育家”们也许会说,孩子们不懂太难的东西,对于他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就得用赵薇这样浅显的例子。是的,孩子们不懂太难的东西,但孩子们看到我们怎么处理美国流氓这件事时,肯定懂谁在中国可以得到更好的待遇——美国流氓这件事也不难,也很浅显。就凭这么一件事,所有的“爱国主义教育”就全成了滑稽戏(所以,我坚持不使用“爱国主义”这个词汇,坚持使用“民族主义”这个词汇,不要跟我纠缠什么概念的细节,我就是要跟这些滑稽戏的“爱国主义教育”有所区别)。

我不想责备那些警察们。他们太累了:除了完成警察的本职工作,还要承担他们力所不能及的“外交”任务,更何况他们也做不了什么决定。但我们必须反省一下我们在自己的国土上歧视本国国民,优遇外国人的做法了。

如果赵薇做的事和那个美国流氓一样坏(我认为赵薇做的事远没有那个美国流氓那么坏),我们应该宽宥谁,严惩谁?我的回答很明确,宽宥赵薇,严惩美国流氓。为什么?不是因为赵薇长得漂亮,而是因为赵薇是一个中国人。在我们自己的国土上,受到优遇的应该是我们自己的国民,决不应该是外国人。像我们现在所实行的这种逆向歧视、逆向种族主义,在这个地球上恐怕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我们中国的老百姓也真是太老实了。也许是受了“道歉文化”的影响,外国人无论干了什么坏事,只要道个“歉”就行了。如果是中国人,干了同样的坏事,光给你道个歉你肯定不干。于是,人家就还“歉”也不道了,或者是一脸坏笑地“道歉”,心里说:中国人就是蠢,只要这种虚的“面子”,咱可实实在在占了一把便宜。

去他的“道歉文化”!我们不要道歉,我们只要惩罚!我现在年纪大了,且体弱多病,但如果是我碰上这样的美国流氓,我一定出手,不管我打不打得过他,不管警察来了会怎么治我而不治他。

我知道我知道,“理性派”们又会说了,你这是不理性,你知道中国对美国每年的贸易顺差是多少吗,你懂得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吗,等等。我的回答是,先从这一点做起,先从揍美国流氓做起,如果这一点都做不到,这一点血性都没有,这一点精神都没有,谈什么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谈什么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国家的外交确实可以“韬光养晦”,然而,这么大一个民族的民族精神不可“韬光养晦”!如果民族精神也“韬光养晦”了,这个民族就会断了脊梁骨!什么是对于孩子们最有效的“爱国主义教育”?揍美国流氓就是对于孩子们最有效的“爱国主义教育”!

这个美国流氓不愧是个硕士,是个有文化的流氓。我们从他说“我是美国人,我把你杀了,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这句话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深知中国人目前在美国人面前的软弱。但他多半不知道,中国人的祖先曾经说过:“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句话放在现在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不要说你一个小小的美国流氓,就是你美国总统,如果冒犯了中国人,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要把你追上诛杀。我们的祖先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说这句话的陈汤,在大漠深处追上匈奴单于并诛杀之。我们现在确实还弱,确实还做不到我们祖先做得到的事。但我想,二十年吧,二十年,我们肯定可以做得到。

这个美国流氓深知现在这个软弱的中国,但他还是知道得太少太少!他不知道,中华祖先最高贵的血仍旧流淌在我和像我这样的中国人的血管中。所以,历史必定还会回到那么一天: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推荐阅读(链接):

王小东:就圆明园兽首被拍卖答《凤凰周刊》记者问

王小东:就《中国不高兴》答《新京报》记者问

王小东:中国的工业化将决定中国与世界的命运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王小东
王小东
著名学者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