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鹏:澳大利亚人吃不吃屎?

申 鹏 2020-11-25 浏览:

澳大利人吃不吃屎?

  

  我想论证一下“澳大利亚人吃不吃屎”?

  不要觉得奇怪,他们都能在电视节目中论证出“武则天吃蟑螂”了,我为什么不能讲“澳大利亚人吃屎”?我只需做个《探索发现》节目,找几个演员,脸上涂上白粉,假扮成澳洲白人,对着镜头大口大口吃屎,不就能证明澳大利亚人自古以来吃屎了?

  11月20日,澳大利亚ABC电视台播出一档儿童节目《糟糕历史》中,让一个一名白人女子扮成中国古代女性的样子,盘着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发型,说自己是唐朝女皇武则天,然后一边吃各种虫子、蟑螂、老鼠,甚至头发,等让旁边的两名白人男性呕吐的东西,一边则说“在唐代中国人平常都吃这些”。

申鹏:澳大利亚人吃不吃屎?

申鹏:澳大利亚人吃不吃屎?

申鹏:澳大利亚人吃不吃屎?

申鹏:澳大利亚人吃不吃屎?

  这个《糟糕历史》其实是澳大利亚一档历史科普类儿童节目,讲述西方历史的时候,往往都能做到有理有据,但是讲到中国唐代历史的时候,却搞出了武则天吃蟑螂的段子,唐朝是中国古典时代的巅峰,是世界上最繁荣强盛的国家,是世界经济文化中心,如果女皇武则天都要吃蟑螂了,请问当时的白人们吃什么?

  我们可以从这个事件中看出某些盎格鲁撒克逊人浓浓的优越感和种族主义恶意,这本质上是在丑化中华文明,丑化中国人的形象,和历史上美国白人扮成黑人演电影、歌舞剧没有区别,和白人扮成“傅满洲”抹黑黄种人没有区别。

申鹏:澳大利亚人吃不吃屎?

申鹏:澳大利亚人吃不吃屎?

  武则天不会吃蟑螂,今天澳大利亚人自己倒是经常吃油炸昆虫这些猎奇食物。

申鹏:澳大利亚人吃不吃屎?

  我早就说过盎格鲁撒克逊人想象力有限,他们抹黑别人的时候,往往都是取材于自己干过的事情,比如说污蔑别人“种族灭绝”,结果自己才是种族灭绝匪帮,他们在阿富汗虐杀平民,把14岁的孩子割喉,他们2020年还在切除移民的子宫。

申鹏:澳大利亚人吃不吃屎?

  澳洲的塔斯马尼亚民族,甚至被澳大利亚殖民者直接灭绝了,1826年澳大利亚总督亚瑟宣布“在合法情况下白人可以杀死土著”,30年后,塔斯马尼亚人在地球上绝种。

申鹏:澳大利亚人吃不吃屎?

  有一点大家要清楚,我们在今天这个世界上许多人眼里,不是“天朝上国”,而是“未开化的蛮夷”。

  中华文明、东亚文明在世界范围内也不是“主流文明”,而是“边缘文明”。

  我们不承认、不服气,也没有用,因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以英美为尊,以说英语为荣,唯西方马首是瞻,世界舆论的主战场不是微博、不是知乎、不是B站,而是推特、脸书、YouTube。

  我们认为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认为我们是谁?我们没有话语权,我们没有舆论阵地,当今世界的话语权在西方手里,整个文明的价值体系是围绕他们转的,所以,他们说我们留辫子、裹小脚、吃虫子......哪怕他们说我们自古以来都没有文明,说我们是智商低下的原始人,我们也没有办法反驳,我们难道还能把自己的脑袋劈开,和他们比脑容量?

  某国人说我们吃老鼠、吃蝙蝠、边吃饭边拉屎,某国人直接用新冠病毒P成我们的国旗,某国人直接在大街上对着东方面孔的人泼硫酸,某国餐厅有人写“吃屎的中国人,滚回中国去”。

申鹏:澳大利亚人吃不吃屎?

申鹏:澳大利亚人吃不吃屎?

申鹏:澳大利亚人吃不吃屎?

  即便我们以牙还牙,我们做一档电视节目,把演员的脸涂白,让她们演英美国王、贵族,揭露他们历史上凶残、愚蠢、反人类、不讲卫生的破烂事儿,把他们祖上的肮脏龌龊、卑鄙无耻都演一遍,告诉大家美国是怎么剥印第安人头皮、烧烤黑人的,告诉大家英国封建主是怎么虐杀农奴、强奸穷人女儿的,告诉大家白人是怎么灭绝澳大利亚原住民的.....也没有什么用!

  有人会帮我们说话吗?没有!相反,我们自己人都会批评我们“恶心”、“种族歧视”、“心胸狭隘”、“没有大国风范”、“不要妖魔化国外”、“狗咬你,你难道还要咬狗吗?”

  这就是这件事最恶心的地方。

  西方人是近现代殖民战争的胜利者,盎格鲁撒克逊人是二战、冷战的胜利者,他们说了算。死人不会说话,失败者不配说话,弱势群体、第三世界、社会主义、东方文明没有资格说话。

  他们有着一切的解释权,只有他们定义的“民主”,才是民主,只有他们定义的“人权”,才是人权,只有他们定义的“进步”,才是进步。他们说什么都有人信,他们放的屁都是香的,他们在新冠疫情中表现得如此不堪,害死数十万无辜者,依旧有人给他们粉饰洗地,说成什么“高级的人道主义”。

  我们缺一场彻底的胜利。

1
0
1
1
5
1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