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耀邦:伊朗、美国与中国

马耀邦 2014-12-02 浏览:

  (加)马耀邦著 林贤剑译、林小芳校

  在二十国集团(G20)匹兹堡峰会上,美国、法国和英国领导人提出了人们意想不到的隐含的议程,那就是伊朗的核计划。奥巴马总统指责伊朗拒绝“清理”,并威胁采取军事行动。这一事件使峰会黯然失色,因为聚会的本意是讨论与全球经济危机有关的紧急事务。1

  不幸的是,奥巴马先生以战争相威胁的歇斯底里的立场不符合事实,正如一位美国评论员所说:“美国关于伊朗核设施的叙事是不成立的”。2根据伊朗副总统的说法,关于核电站,从来没有什么“秘密”,因为2009年9月21日,在核电站开始运营的18个月之前,也就是奥巴马总统作出声明的一星期之前,伊朗就此向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联合国核监督机构作了汇报。此外,美国和法国官员透露,三年来,他们一直掌握着伊朗核设施的有关情况。3

  讽刺性的是,在伊朗国王统治时期,美国通过提供核技术,协助伊朗开始了核计划。然而,由于1978年发生了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和随后的劫持美国人质事件,这种合作突然结束。自那时以来,美国一直实施对伊朗的制裁,禁止从伊朗进口石油,冻结伊朗政府在美国的全部财产,禁止美国与伊朗之间开展包括金融交易在内的任何贸易。在克林顿执政期间,制裁逐渐放松,美国要求其西方盟友对伊朗实施制裁,但允许本国石油公司从伊朗进口价值40亿美元的石油。然而,1996年,在以色列游说团体和保守共和党人的压力下,美国参议院通过了《伊朗和利比亚制裁法案》对美国和外国公司投资于伊朗石油部门设定了苛刻的条件。因此,美国的西方盟国携起手来,他们通过立法,抵制美国的措施,并威胁要上诉至世贸组织。4当法国石油公司道达尔签署了一项20亿美元的合同,开发伊朗油田时,美国与欧洲盟国之间的对抗加剧。最后,美国人屈服于压力,对该项目发布了一份弃权声明。克林顿政府的国务卿奥尔布赖特重申,弃权符合美国的最大利益,既避免了欧盟的报复,又避免了欧洲在世贸组织采取行动。此后,美国国务院都是在个案基础上审议伊朗石油和天然气业的外国投资,外国投资者中包括中国石化,这家中国公司在伊朗投资兴建了炼油厂和港口设施。4

  尽管事实上制裁欧洲公司证明是无效的,美国仍然假装可以对加拿大、中国、马来西亚和俄罗斯的公司实行制裁。虽然制裁有助于抑制外国资本和设备对伊朗扩大石油工业的支持,但同样的制裁也导致美国大石油公司由于商业机会的丧失而损失数以十亿计的美元。尽管如此,美国的制裁不仅没有阻止外国在伊朗的投资,还越来越多地促成了欧盟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摩擦。进而,通过在世界各地施加其国内法,美国再一次证明,当前正回到帝国主义以前的美好日子,当时治外法权是家常便饭。4

  小布什总统2001年上台执政,在9·11事件之前,他没有提出任何关于伊朗的新政策措施。该事件之后,小布什发表了伊朗是“恐怖主义威胁”幽灵的言论,并把伊朗称为“邪恶轴心国”之一。“可以说,小布什是在华盛顿的新保守派和共和党右翼以及以色列游说团的压力下,制定对伊朗强硬政策的。在这方面,人们不应忽视以色列政府的影响,根据米尔斯海默和沃尔特教授的研究,他们在其有争议的文章中称:“以色列人倾向于以最严重的词语描述每一个威胁,而伊朗被普遍视为最危险的敌人,因为她最有可能获得核武器。”52003年4月,美国入侵伊拉克一个月之后,以色列驻美大使呼吁实现伊朗政权更迭。以色列总理阿里埃勒·沙龙将伊朗描述为“世界恐怖中心”,并表示,小布什政府应该在征服伊拉克后,就解决伊朗问题。在美国,专栏和社论都指出,伊朗核计划即将带来危险。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伊朗是世界真正的威胁吗?

  目前,有十三个国家,与伊朗一样,正在开展铀浓缩计划,还有二十八个国家具有核电站。然而,只有伊朗和北朝鲜被美国选出,认为她们威胁世界和平与全球安全。此外,与印度不同,伊朗是核不扩散条约(NPT)签字国,并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实施检查。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报告,“伊朗仅仅浓缩了不到5%的铀”,远低于发展核武器所必需的90%。2009年9月17日,国际原子能机构进一步证实,它声明称,“鉴于最近的媒体报道,国际原子能机构重申,没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伊朗正着手或是已经实施核武器计划”。3此外,霍梅尼和伊朗现任最高领袖都曾宣布,核武器与伊斯兰教是不相容的。6这与美国形成鲜明的对比,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核武器,并仍然是唯一对平民使用过核武器的国家。在小布什政府时期,美国公开宣布,她会毫不犹豫地使用核武器打击非核国家。7

  从而,双重标准和虚伪已经走到极端。伊朗是核不扩散条约签字国,其核设施受到严格的国际检查,却受到众多的国际制裁。以色列是一个据报道有60至400枚核武器的国家,她不签署任何国际协议,不接受任何检查,却获得了军事援助。3

查看全文
马耀邦
马耀邦
战略投资家、政治经济评论家
1
0
0
1
0
0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