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战争:奥巴马如何变成一台杀戮机器?

综合编译 2013-08-06 浏览:

 

  美剧《傲骨贤妻》(The Good Wife)第三季第九集中,一名远程操控无人机的年轻女兵因操作失误而误杀大量平民,被送上了军事法庭。电视剧是虚构的,但现实版的《傲骨贤妻》情节早已几乎成了奥巴马反恐战争的代名词。

  叫“定点清除”也好,叫“特征打击”也好,无人机袭击的基本原理即是:通过所谓大数据分析,将具有某些“恐怖特征”或被认定“可能与恐怖行动有联系”的人群锁定为打击目标,通过远程遥控指挥无人机进行空中打击。

  无人机战争遵循这样两条道德原则:1.战争中美军的伤亡率为零,这符合“人的生命高于一切”的美国价值;2.只有对具有“恐怖特征”的人群而非针对个人进行打击时,才能消灭更多的恐怖分子。

  这种新型战争正在由远程遥控向完全自动化、由特定地区向更广泛地区延伸发展。同时作为新型战争模式,引起了世界的广泛关注和讨论。

  

  无人机战争:奥巴马如何变成一台杀戮机器?

  本刊综合编译

 

  现在,文明社会进步的评判标准很可能就是“杀人技术”的熟练程度,实施互相毁灭时的尽善尽美的多样性,以及学习使用它们的技巧。

  ——乔万尼·阿瑞吉 贝弗里·J.西弗尔《现代世界体系的混沌与治理》

 

  没人知道无人机的实际使用情况

 

  “今天,危险愈加弥漫开来。”2013年5月23日,巴拉克·奥巴马在发表题为“我们的未来反恐战争”的演讲时分析道,针对美国的“危险”正在从也门到伊拉克,从索马里到北非,还有从利比亚、叙利亚这些国家扩散开来……极端分子们在“阿拉伯之春”之后赢得了势力。——似乎这与美国和北约发动的战争毫无关系。

  奥巴马说:“我们永远无法消除某些人类心头的罪恶。”于是,这场善对恶的战争在文明总统的领导下,正在进行新的战略定义:从“无条件的反恐战争”,变为一系列(事实上依然是无条件限制的)“定点致命打击”,“威胁美国的暴力极端分子的特别网络”必须被摧毁。

  这些“定点致命打击”将通过部署无人机来完成。在美国法律和国际法中,这是合法的——因为总统和中情局、五角大楼领导的是一场“正义的自卫战”。同时,奥巴马强调:由无人机和“战争区域外”特种部队实施的“定点致命打击”,要逐步“加强监管”。“我们必须对信息保密。”奥巴马说。——这意味着,除了总统、中情局和五角大楼少数人之外,没有人知道无人机和特种部队的实际使用情况。

  5月22日,奥巴马演讲的前一天,“军火五巨头”之一的诺森罗普-格鲁曼公司进行了MQ-4C海神的首次航行。这是格鲁曼公司专为美国海军制造的:这种无人机的翼幅为40米(比波音737大型客机的还要大),能够在不补给燃料的情况下飞行30小时,飞行距离超过18000公里,可通过传感器自动识别各种类型的轮船和袭击目标。美国海军订购了68架。

  同样是这家公司,在奥巴马演讲的前六天,在George HW Bush航空母舰上,举行了X-47B(一种智能无人机,与F/A-18超级大黄蜂一样大小)“危急”机动演习。一旦开始使用,可以独立抵达并袭击目标,然后返回母舰。

  上面提到奥巴马在5月23日的演讲中所宣布的“加强监管”,实际上指的是要把对“定点致命打击”的控制权由中情局转移到五角大楼。将控制权转交军方,意味着无人机群规模的升级,用完全自动的无人机替换远程控制无人机,也意味着扩大袭击目标和范围——无人机战争将被延伸到更广阔的地区去。

 

  把他们全干掉后再看是些什么人

 

  2009年1月20日,当奥巴马首次以总统身份走进白宫时,他没有任何军事工作背景,也没有丝毫国家安全事务经验,然而,他却继承了美国极具攻击性的杀戮机器,并需要很快对一些人的生死作出决定。

  猎杀恐怖分子,根本不需要任何道德上的犹豫。但对于信誓旦旦宣称要改变布什政府在反恐战争中“某些过火之处”、要改变美国在穆斯林世界中的形象并与之建立“互尊和互利的基础上新的伙伴关系”的新总统,可能需要一些谨慎。但可怕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

  奥巴马上任的第三天早上,中情局长迈克尔·海登来向总统报告:打击一个靠近阿富汗边境的巴基斯坦部落区目标的无人机行动即将开始。新总统喜欢简洁明了的情况报告,不屑于细节。他很快就开始变得不耐烦,不停地打断海登……总之无人机打击行动计划很快就获准了。

  地球另一边一个叫作卡拉库特的小村子里的人们,听到天空传来一阵低沉的嗡嗡声。当地时间晚上8:30,无人机发射了一枚地狱火导弹,钻进了“目标”房屋内。在中情局眼中,完全没意识到这间屋子里全是人。事后证明,这次行动打错了目标。

  当无人机在卡拉库特村上空徘徊时,远在万里之外的无人机驾驶员主要通过无人机拍摄的实时图像观察目标。调查很快就弄清楚了:有些事情搞错了,这次袭击并没有击中中情局预先设定的目标——塔利班成员的藏身据点。相反,导弹击中了一个著名的部族长老的房子,他还是亲政府的和平委员会成员。这次袭击炸死了这位长老和他的4名家庭成员,其中包括他的两个孩子。

  ——直到后来的讨论中,总统才算弄明白极具争议性的“特征打击”是什么意思,即:通过数据分析,将具有某些“恐怖特征”、或者被认定“可能与恐怖行动有联系”的人群确定为打击目标。但是,具有这些“特征”的人到底是谁,谁也不知道。这将“普通”打击和“高价值个人”打击区分开来。当然,在导弹发射前,一般都倾向性地认为目标就是恐怖分子。中情局副局长斯蒂夫·卡珀斯给了一个直白的解释:“总统先生,我们知道下面有很多正值适于参与军事活动的年龄的男子,他们涉嫌恐怖活动,但是我们不可能每一次都搞清楚他们到底是谁。”奥巴马颇费了些劲才搞清楚这些概念。

  由于被称为“集体屠杀”,“特征打击”在巴基斯坦非常不受欢迎,但中情局和五角大楼官员普遍倾向于使用这种“把他们全干掉后再看是些什么人”的反恐方式。中情局长迈克尔·海登向总统解释说:只有当打击一群人而非打击一个人的时候,才有机会消灭更多的恐怖分子。“特征打击”还有一个好处:恐怖分子会害怕聚在一起,这样他们阴谋策划开展针对美国及其利益的恐怖袭击,以及为此进行相关训练的难度将会大大增加。

 

  杀死一名激进分子需要50名平民陪葬

 

  尽管总统总算弄明白了“定点致命打击”、“特征打击”以及“棒球球星卡”(中情局或五角大楼情报分析人员对写满恐怖分子目标详细资料的幻灯片的戏称)这些拧脑子的概念,但可怕的事情依旧继续在发生:

  2012年一年,美军在阿富汗发动的无人机袭击频率达到了平均每月33次,而在巴基斯坦,截至当年9月,奥巴马下令执行了238次无人机袭击(这一数字是小布什8年任期内总数的6倍),并致死2000多人,其中仅有13%左右是武装人员。伦敦的非盈利性机构“新闻调查局”2012年8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军无人机袭击在巴基斯坦和也门已造成178名儿童死亡。

  据巴基斯坦伊斯兰教最大政党“伊斯兰大会党”主席哈桑(Syed Munawar Hasan)称,无人机袭击“杀死的几乎百分之百都是无辜民众”。退役军官大卫·基尔卡伦(David Kilcullen)和安德鲁·埃克萨姆(Andrew Exum)在《纽约时报》上发表评论说,无人机在巴基斯坦每杀死一名激进分子,平均要杀死50名平民。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的一个研究项目给出的数据要稍低一些:2011年死于无人机袭击的受害者中,有35%是平民。

  10年前,美军承担“定点致命打击”任务的无人机只有50多架,目前这一数字早已突破了7000架大关,仅在阿富汗战场的美海军陆战队就拥有1200多架无人机,而且还在继续增加,根本不受美军军费缩减的影响。

  2013年5月的报道说,美军新近打算进一步增加无人机的部署区域,计划在非洲新建一个“捕食者”无人机基地,从而使无人机的攻击范围能覆盖撒哈拉沙漠的大部分地区。到目前,无人机已广泛应用于进行反恐战争的多个“战区”,包括阿富汗、巴基斯坦、也门、索马里、伊拉克、利比亚等国家和地区,而现在范围又扩大到包括巴勒斯坦、中国和伊朗在内多个国家的“火药库”地带。

 

  总统独揽法官、陪审团及刽子手权力于一身

 

  无人机战争正在成为一种越来越引人注目的新型战争模式,在世界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层出不穷的讨论。

  《大西洋》杂志的康纳·弗里德斯多夫(Conor Friedersdorf)认为,“无人机战争就是暗杀战争,它前所未有,而且永无止境。”而在网站Salon.com上发表文章的格伦·格林沃尔德(Glen Greenwald)则将之形容为一种“疯狂屠杀的、秘密的且非法的现行政策”。《新亚特兰蒂斯》(The New Atlantis)杂志的署名文章中,辛格(P.W.Singer)引用随军牧师基斯·舒特莱夫(D.Keith Shurtleff)的话警告说:“因为战争中的危险性越来越小,而且轻而易举就能死敌人,所以参战者越来越体会不到战争的可怕之处。他们看到的敌人不再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而只是屏幕上显示的一个个光点。因此,战争的可怕之处给人类带来的警示力面临着逐渐丧失的现实威胁。”

  也有人从法律角度提出质疑。迈克尔·波义耳(Michael Boyle)在《卫报》上发表文章,认为“美国总统通过总统办公室,利用美国在无人机技术上的领先优势发动影子战争,已经使法外处决惯例化和常态化。”康纳·弗里德斯多夫在《大西洋》杂志上评论说,无人机政策就是执行死刑判决,“它的根源就是不受限制的总统权力,总统独揽法官、陪审团及刽子手的权力于一身。”

  在对未来人类制衡战争的担忧方面,来自南加州大学古尔德法学院的玛丽·杜德扎克(Mary Dudziak)认为,“无人机是一项使美国人进一步远离军事行动的科技措施,它削弱了对……无休止战争的政治制衡。”英国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学专家夏基·诺埃尔(Noel Sharkey)在《卫报》上发表了类似的观点,无人机战争“是工业革命以来战争形态的最终一步——我方手不沾血、无人阵亡的彻底的杀戮工厂。”

  无论批评者怎么说,奥巴马对无人机战争的支持反映了他的反恐战争观点。2009年10月9日,当诺贝尔评审会宣布将当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奥巴马时,奥巴马授权的无人机行动次数,已经超过了布什整个任期内授权的次数。仅去年一年中,仅在巴基斯坦,奥巴马下令执行的无人机袭击总计超过了330次,杀死的“恐怖分子嫌犯”人数是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恐怖分子嫌疑犯的两倍多。中情局反恐部门负责人2011年对《华盛顿邮报》说:“我们杀这些狗娘养的速度比他们培养的快多了!”

  短短几年中,作为一名学院派宪法律师,奥巴马总统已经迅速适应了无人机战争这个操作中最困难的部分:决定杀、何时杀——这就足够了。无论如何,他掌握着美国的公正和价值观。无论如何,他领导的是一场正义的战争。无论如何,战争都是一桩混乱的买卖。——无论如何,在他看来,“无人机是一个有力的工具”。

 

  原载中文伊斯兰民刊《关注》2013年第1-2期合刊

  主要资讯来源http://www.thedailybeast.com/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