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耀邦:工厂化农场与食品安全

马耀邦 2013-05-06 浏览:

 

  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资助下,哈佛大学商学研究生院进行了一项为期四年的研究计划,结果是提出了农业综合企业和工厂化农场概念。这是美国通过“垂直一体化”来实现食品生产革命的主要尝试。1美国食品生产的垂直一体化实际上在里根政府消除管制时代已经完成。然而,“政府消除管制仅仅是向私人管制打开了大门,因为特定的行业中存在着最大和最有实力的企业集团。”2

  在农业上,佛罗里达的柑橘业率先“实现工业化”,因为小橘农已经被赶出了这一行业,而且控制分销和加工的新奇士(Sunkist)公司等大桔汁商很快取得了统治地位。2柑橘业的工业化随着美国家庭农业的巩固而出现,因为单个独立的土地所有者变成了“承包农民”。在养猪业中,这些承包农民“仅仅负责饲养和维护集中大型猪圈中的数千头猪负责。家畜或农田不再归他们所有。他们事实上变得像封建农奴一样,由于巨额债务而同全球跨国公司——例如嘉吉、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或康尼格拉食品公司,而不是庄园主承包合同。”3

  同样地,企业集团为养鸡场提供刚孵化的雏鸡。公司提供饲料和技术支持。养鸡场提供鸡舍和燃料。普通的所有者长时间艰苦工作,背负着沉重的债务,“每年或许能够获得12000美元的收入。在3年后,大约有一半的养鸡场关闭,要么出售,要么失去一切。”5

  作为合并的结果,全国农民的收入急剧下降,因为他们无法控制对农业巨头的销售。到20世纪90年代末,成千上万的独立农民破产,因为他们在这个资本密集型的行业中无法同公司竞争。因此,美国的农业社会遭到了破坏,并且“农村的城镇变成了荒芜人烟的城镇。”3

  与此同时,产业集中大大加快,因为3%的美国养猪场提供了超过50%的猪,并且“4家最大的牛肉包装公司控制了84%的食用牛和小牛屠宰和64%的生猪屠宰。4家公司控制了89%的早餐麦片市场。”3因此,美国变成了工厂化农场之国,并且美国农业实际上已经完成了工业化。

  在这种工厂化农场经营中,猪、谷物和小鸡现在被放在尽可能小的空间内,没有光照,缺乏任何照料。这不同于传统的做法。在传统的做法中,家畜放养在开阔的田地中,并且在生病时得到养殖者的照料。这种新的方式被称为“集中型动物饲养经营”(ConcentratedAnimalFeedingOperations)。按照这种方式,每只重达600磅的猪被锁在水泥圈中,无法躺下,从而形成严重的腿脚问题。3非人道的对待造成了动物的发疯,有时它们会产生“撕咬”和“无意识的咀嚼”。3每年的动物死亡率平均是10%,而且“某种类型的雏鸡的死亡高达28%”。3

  在鸡蛋工厂中,鸡被饲养在小线楼层中,每只笼子5到8只。由于脚步变形和非自然的生活环境,鸡变得非常富有攻击性,因而彼此斗来斗去。4近年来,工厂化农场的动物废弃物和对地表水的污染对许多临近的社区带来巨大的问题。“据估计,工厂化农场产生的废弃物是人类的130多倍,或者每年产生大约2.7万亿磅废弃物。”6

  工厂化农场把粪便和尿液排入到巨大的泻湖中,“常常把硝酸盐污染物和耐药性细菌渗入到供水系统”,并且“还释放出氨气、硫化氢和甲烷等毒气”。7工业化农场的粪便废弃物会溢入到河流、小溪或湖水中,杀死水中生物和污染供水系统。根据自然资源保护协会2005年的报告,“动物粪便对水的污染造成了急性肠炎、发烧、肾衰竭等疾病,乃至造成人的死亡。”6据估计,动物粪便能够把40多种疾病传染给人类。自发性流产等疾病同饮用动物饲养场附近含氮量很高的井水有关。6

  除了废弃物外,工厂化农场还存在着用抗生素喂养动物的问题。据估计,2005年,饲养场的动物消耗了4000万磅抗生素,而这些抗生素会进入供水系统和食物链中。结果,人体内出现了新的耐抗生素的细菌,使得治疗传染病的药品失去了作用。6

  工厂化农场的另一个健康风险是动物粪便的分解排放出许多气体。其中之一是硫化氢,这种气体即使是非常低的水平也非常危险,因为“它可能造成不可逆转的喉咙疼痛、疾病发作、昏迷乃至死亡等等。其他的健康问题也同工厂化农场排除的废气有关,包括头痛、呼吸困难、哮喘、咳嗽过多和腹泻。”7

  直到1997年,美国大部分家畜的饲料是死羊、家畜和猫的尸体以及动物的大脑、颈椎神经和肠子等器官。连包含致命细菌的鸡粪也被允许喂养家畜,因此污染了屠宰场和汉堡。7现在,美国的科学家相信,“疯牛病”或“海绵状脑组织疾病”的传播就是因为受感染的动物的神经器官被当作动物饲料。疯牛病是当今世界上最可怕的疾病之一,因为消费者无药可治,也没有保护自己的手段,即使烹煮牛肉也不能保护自己。10

查看全文
马耀邦
马耀邦
战略投资家、政治经济评论家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