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慢为“金砖”和“展望”国家喝彩

李长久 2013-05-02 浏览:

且慢为“金砖”和“展望”国家喝彩 

2007年12月08日  来源:半月谈 
 


    在美国高盛公司提出“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概念4年后,又有经济学家提出“展望五国”的概念。今年7月,日本学者门仓贵史在日本《经济学人》周刊上撰文提出,越南、印尼、南非、土耳其和阿根廷将继“金砖四国”之后,成为未来经济高速发展、深具发展潜力的闪耀新星。五国的英文首字母合拼成的“VISTA”一词,在英语之中有着展望未来的意涵,故称为“展望五国”。

    在这篇题为《VISTA五国为何能成为有潜力的国家》的文章中,门仓贵史提出,要跻身深具潜力的新兴国家之列,必须具备以下五大条件: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年轻劳动人口呈现增加趋势;政府积极引进外资;国内政经稳定;具有庞大消费力的中产阶级正在崛起。他认为,“VISTA五国”将接棒“金砖四国”,这些国家的中长期发展值得期待。

    “金砖四国”和“展望五国”概念的推出,引起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国家的关注,也引起一些媒体的兴趣和热炒。笔者希望,有关国家要冷静对待,不要被别人忽悠了。

    无论是“金砖四国”,还是“展望五国”,确实各有优势:有的人口众多、市场广阔;有的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有些国家则两者兼而有之。这是这些国家经济社会继续发展的重要条件。但是,随着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和竞争环境的变化,“金砖四国”和“展望五国”都面临严峻挑战。

  一、实现国强民富任重道远

    现代国家之间的竞争越来越体现为综合国力的竞争。只有增强综合国力,才能达到国强民富。

    但是,综合国力的竞争远非经济数据的比较那么简单,在这方面我们曾有惨痛的记忆。19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制造业产量还占世界总量的近30%,而当时整个欧洲制造业产量仅占34.2%。但是,在1876年美国费城举办的有37个国家参加的国际博览会上,英国展出了最新的蒸汽机,美国展出了大功率电动机和发电机,德国展出了加工枪炮的精密机床,中国展出的却是纯银打制的27套(件)挖耳勺和小脚绣花鞋!科技和军事实力的落后,使当时的经济大国中国很快在列强的侵略和掠夺下沦为半殖民地。

    迄今为止,发达国家的综合国力仍处于主导地位:到2005年,高收入国家人口仅占世界人口的15.7%,GDP却占世界的77.7%。按人均占有财富比较,贫富差距继续拉大。2005年,西方七个大国的人均收入都超过3万美元,其中美国达到43740美元。而身为“金砖”和“展望”国家的中国、印度和越南,人口总数占世界人口的38.6%,人均收入却分别为1740美元、720美元和620美元。按世界银行的标准计算,中国还有1.2亿人、印度还有3亿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改革开放近30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综合国力明显增强。但是,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基本实现现代化还需继续奋斗几十年。“金砖四国”和“展望五国”中其他国家要达到国强民富的水平、要赶超西方大国,也都任重道远。

    二、自主创新能力差距还很大

    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是提高综合国力的关键。富裕国家80%的财富来自非自然资源,日本、丹麦等10个富国都是自主创新国家,都没有太多自然资源;而世界上许多不发达国家,却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

    创新型国家至少应具备以下四个基本特征:创新投入高,研究与开发经费占GDP的比重一般都在2%以上;科技进步贡献率应在70%以上;自主创新能力强,对外技术依存度均在30%以下;创新产出高,世界公认的20个创新型国家拥有的发明专利总数占全球的99%。目前,主要发达国家都已经是创新型国家,而“金砖四国”和“展望五国”都还没有达到创新型国家的水准和能力。

    在发展途径上,“金砖四国”和“展望五国”大体上分三种情况:一是依靠廉价劳动力优势吸引外商直接投资或“以市场换技术”,如中国和印度。二是利用人力资源或区位优势,成为外包中心或中转站,如土耳其和越南。三是既拥有廉价劳动力和广阔市场,又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如印尼和俄罗斯。近些年来,“金砖”和“展望”国家利用自身这些优势,抓住全球产业转移和资源价格上涨的机会,纷纷实现了经济的高速增长。

    但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廉价劳动力和自然资源优势都存在不确定性和可变性,要不断增强综合国力,必须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以上述第一种国家为例,在吸引外商投资后,这类国家一般仅获得微薄加工费,大部分利润被外企赚走。美国苹果公司开发的ipod影音产品,每部售价为299美元。苹果公司没有生产线,零部件由日本、中国(包括台湾地区)和菲律宾等国家和地区供应,共133美元,美国依靠设计、专利和营销,共得163美元,而中国所得组装费仅3美元,约占1%。与此同时,中国每向美国供应一部ipod,对美国贸易顺差就增加150美元。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曾将这种现象准确地概括为“顺差在中国,利润在美国”。

    美国兰德公司曾发表题为《2020年的全球技术革命》的研究报告,对未来15年内世界重要国家可能的科技贡献作出评价。得分最高的仍然是美国,为5.03分,远远高出其他国家;俄罗斯只得0.89分,名列第19位。而“金砖四国”和“展望五国”中的其他国家,在短期内都难以成为创新型国家。

  三、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仍面临严峻挑战

    在经历农业经济、工业经济时代后,主要发达国家已进入知识经济时代。按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定义,“知识经济”是指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它的内涵是指建立在知识和信息生产、分配和使用之上的经济。OECD还为知识经济定了一个量化标准,即只需GDP有50%以上是以知识为基础的,就算进入知识经济。按照这个界定,美国、欧盟原15国、日本和加拿大都已进入知识经济时代。这些国家单位产值的资源消耗量明显减少,经济效益和竞争力大大提高。

    反观“金砖四国”和“展望五国”,他们都处在工业化、现代化过程中,农业或工业所占比重较大,基础设施落后,对自然资源和能源具有高度依赖性,基本上依靠高投入拉动经济快速增长。

    目前,全球44%的死亡事件与污染有关,80%的疾病和50%的儿童死亡是饮用被污染的水造成的,全球近1/3的人无法享有清洁水源。全球生态环境仍在继续恶化,从2005年到2030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仍将增加57%,气候变化已经成为人类面临的最为严重的问题。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施泰纳指出,有效使用资源,减少浪费是“21世纪初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无论是“金砖四国”,还是“展望五国”,都不能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必须探索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工业化、现代化发展模式和道路,把资源节约、经济质量、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有机地结合起来。他们向新型发展模式转型的成败和快慢,不仅直接关系到自身的经济发展前景,也将对世界经济的持续发展和走向共同繁荣产生重大影响。(李长久)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李长久
李长久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