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民骐:资本主义能够阻止气候灾难吗?

李民骐 2013-05-02 浏览:

资本主义能够阻止气候灾难吗?1
 
李民骐*
 

    摘要:气温再升高约两摄氏度,人类就将陷入气候灾难。阻止灾难,单靠节能减排的技术改造作用有限,必须压缩全球经济规模,但资本主义的本性就是无止境的扩张。要么终结资本主义,要么陷入气候灾难!人类必须抛弃资本主义,代以全球民主计划经济,在确保人类基本需求下,收缩经济。


一、气候灾难日益临近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2007年评估报告证实,人类活动确实对工业革命之后的全球变暖负有主要责任,使用化石燃料和土地开发等方式所产生的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是全球变暖的直接原因。委员会所发布的一些新的证据显示,气候变迁越来越快,其潜在影响很可能比委员会报告的预期严重得多。沿照现行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趋势,世界正走向前所未有的气候灾难。
    有证据显示,北冰洋最快有可能在2013年就进入无冰之夏,这大约比委员会计算模型的预期提早了近一个世纪。当北冰洋冰块在夏季完全融化时,格陵兰岛冰原的解体也将不可避免。海平面将因此在本世纪内上升五米以上,全球50个最大城市中有一半将受到威胁,上亿人口将沦为环境难民。
    如今全球气温比工业革命以前约高0.8摄氏度,与过去100万年间地球最高平均气温相比,相差也不足一度,同时还每十年上升0.2摄氏度。以大气中已存在的二氧化碳浓度计算,另外还有0.6摄氏度的长期变暖效应。随着北冰洋冰原可能在夏季消融,北冰洋将吸收而非反射太阳辐射,这也将导致再升温0.3摄氏度。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全球气温即将比工业革命前高两摄氏度,这被广泛认为是气候转变的临界值。
    两摄氏度的升温,有可能导致非洲、澳大利亚、南欧和美国西部出现大范围的干旱和沙漠化,亚洲和南美的冰川剥蚀,两极大规模的冰盖瓦解,以及15%-40%的动植物灭绝。更糟糕的是,这还将引发剧烈的气候反馈,如危险的海洋酸化,大量的冻土融化,甲烷释放,以及海洋土壤碳循环系统的瓦解。气候变迁将因此有可能陷入人类无法控制的境地。
    世界顶级地球系统科学家詹姆斯•拉夫洛克(James Lovelock)认为,如果全球气温上升接近三摄氏度(与前工业革命时期相比),且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超过500ppm(百万分之五百),那么地球上的海洋及热带雨林都将净排放温室气体。随之,全球平均气温将持续升高六摄氏度,海平面上升至少25米,90%的物种灭绝,地球上大部分地区不再适合人类居住,人类数量有可能减少80%。
    戈达德太空研究所(GISS)负责人、世界权威气候学家詹姆斯•汉森(James Hansen)主张,为了避免海平面上升、格陵兰岛与南极冰原的融化以及大规模物种灭绝,全世界应致力于将气温限制在不高过2000年一摄氏度的水平。根据现有的委员会模型,这意味着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不能超过450ppm。然而,在最近的研究中汉森又指出,委员会模型没有考虑到多种潜在的气候反馈。地质气候学证据显示,“如果人类还想维持一个与文明发展、生物适应的环境相似的星球”,那么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必须降低到350ppm左右。而现在的二氧化碳浓度为387ppm,并以每年2ppm的速度上升。
    由此可见,人类的生存和文明已危如累卵。
    形势如此严峻。许多人将他们的希望寄托在对全球资本主义系统的生态改造之上,坚信扭转气候变暖趋势只是个技术问题,在现存社会制度内能够完成这一目标。
    然而一个紧迫且不能回避的政治问题在于:现存的社会制度——全球各种形式的资本主义——果真能够有效地解决全球气候变迁的危机和避免最灾难性的后果吗?
    如果不能,那么另外一种替代性的社会经济制度的最低要求是什么呢?它必须拥有制度能力来防止这种危机,甚至,在这种危机无法避免时,足以帮助人类渡过灾难。
 
二、追逐增长:资本主义的天性
 
    众所周知,资本主义是一种以追逐利润和积累资本为根本目标的经济系统,个人资本家、公司和国家均参与激烈的市场竞争。为了在竞争中生存、成功以及追逐更大的利润,资本家、公司与民族国家都不得不不停地、无限地扩大生产和积累资本。因此,在资本主义制度条件下,除了经济危机时期,经济产出总趋于增长。
    理论上说,如果能耗强度降低很快以至于抵消了经济增长,那么能源消耗水平并不必然增加。但是在资本主义运行方式下,这不仅难以实现,甚至会引起相反的结果,因为任何能耗强度的降低都将使能源产品更便宜,廉价能源产品反过来又鼓励人们消耗更多的能源。因此,能耗强度的降低(比如能源效率提高)会导致更快的资本积累(经济增长),而几乎不会减少能源消耗绝对量。
    事实正是如此,资本主义经济增长一直伴随着能源消耗的增加,也就是温室气体排放的增加。自1973年始,虽然世界经济相对疲软,能源消费却以每年2%的速度增长。按这样的速度,从现在起到2050年,世界能源消费将增长130%。以这样的趋势发展,如果希望将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保持在一个合适的水平,那么世界能源消费的排放量就必须大幅度降低,否则经济产出的规模就必须明显缩减。
    降低能耗、减少排放的技术改造,前景如何呢?
 
三、稳定气候的技术局限
 
    为了防止或减缓进一步的全球变暖,必须大幅减少温室气体,尤其是因燃烧化石燃料所产生的二氧化碳的排放。二氧化碳排放量决定于能源消耗排放强度(每单位能源消耗排放量)、经济产出能耗强度(每单位产出能耗)以及经济产出水平(以GDP衡量),即:二氧化碳排放量=经济产出×能耗强度×排放强度。
    化石燃料首先用于发电,其次就是直接应用于工业、交通、农业、服务业以及日常生活等领域。
    全球发电量的四分之三依赖于化石燃料。减少发电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有三种技术可能:碳收集和储藏,核电能,可再生能源发电(如地热能,风能,太阳能,潮汐能,波浪能,海洋环流,等等)。
    如果发电过程中释放的碳可以被回收且储藏于地底而非排放到大气中的话,那么排放量就可以降低。碳收集储藏有可能实质性地增加发电成本、降低能源效率(因为碳回收和储藏的过程也消耗能源)。用于储藏大量的碳的防漏设施,现在还缺乏足够的质量保证,同时这项技术的可行性仍未被证实,所以不能在现存的发电厂中应用。这意味着,在最理想的情况下,碳收集和储藏技术在全球发电厂中的大规模应用至少还需要几十年。
    核能发电的前景也不明朗。安全隐患自不待言。德国能源观察组(The German Energy Watch Group)指出,世界上被探明了的铀储量对现在的需求水平最多可支持70年,2020年之后铀的供应就将出现短缺。另外,因为核电厂的规划和建造耗时都很长,这意味着最近10-20年间即将退出使用的全世界一半的核电厂将很难被替代。
    利用可再生能源发电也并非万灵药。“可再生发电”装备和厂房,需要工业部门用化石燃料和非可再生性矿产建造。与传统电力相比,可再生性能源发电成本依然很高。风能与太阳能——两种最重要的可再生性能源——都具有不稳定和间歇性的特点,不适合作为基本电力供应,难以取代传统能源的地位。
    除了生物质能燃料,可再生能源只能用于发电,而不能直接用于他途。
    化石燃料初级消费中,目前用于发电的只占三分之一,其他三分之二用作交通、工业、农业、服务业和居住领域的液态、气态和固态的燃料。
    在化石燃料最终消费总量中,约有40%用于交通行业,24%用于工业,23%用于农业、服务业以及居住领域,还有13%用作化学工业原料。
    电力显然不能代替化石燃料作为化学工业原料。电力也很难代替化石燃料使用于航海、航空、货运、高温作业等行业,不易为工业中的重型机械、建筑业和农业供电。虽然将电力客车代替汽油车技术上可能可行,但还不成熟,要成为主流技术有可能还需要几十年。
    再说,三个单位的煤才能发一个单位的电,因此将交通、工业和其他行业都电力化,只会增加而非减少二氧化碳排量。为了稳定气候,除非在发电过程中去碳(即将碳回收、核电和可再生能源发电取代传统的化石燃料发电),否则将这些行业电力化没什么意义。
    生物质能燃料是惟一液化和气化的可再生能源2。然而由于受到土地和水的限制,生物质能燃料也只可能满足世界对液态和气态燃料需求的很小一部分。更为糟糕的是,最近研究发现:如果考虑到土地开发过程以及土壤流失的释放量,生物质能燃料其实比传统的化石燃料释放出更多的温室气体。
    即使克服了以上所有的经济和技术上的难题,全球发电方式的转型可能得需要几十年,而将全球所有工业和交通运输行业的基础设施电力化更需要再多出几十年的时间。届时,全球性的生态危机已经无可挽救了。
    既然技术改造难以短时期内全面见效,那么要想阻止气候变暖,全球经济规模就必须收缩。

查看全文
李民骐
李民骐
美国尤他大学副教授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