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国、石油峰值和新自由主义的终结

李民骐 2013-05-02 浏览:

美国、中国、石油峰值和新自由主义的终结


  美刊《每月评论》2008年4月号刊登了美国盐湖城犹他大学学者李民骐题为《一个过渡的时代:美国、中国、石油峰值和新自由主义的终结》的文章,通过分析中国和美国当前的经济矛盾以及石油峰值的到来,认为新自由主义在近期必然终结,全球将进入混乱和过渡时代。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从2001—2002年的世界性经济危机至今,全球资本主义经济经历了一个相对平稳和快速发展的时期。在这一时期的全球经济扩张中,世界政治经济发生了一些重大变化。首先,霸权力量日渐衰落但仍是全球资本主义经济主要推动力的美国,其国内外金融失衡的状况不断加剧。美国经济经历了一个通过债务融资、以消费为主导的“膨胀”与工资就业停滞并存的时期,产生了数额巨大的、并不断增加的经常项目赤字(经常项目赤字是贸易逆差的广义测量标准)。第二,中国成为全球资本主义经济中的一个重要角色,并在维系全球经济增长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第三,全球资本积累给自然资源及环境造成的压力不断加大。日益有力的证据表明,世界原油产量将在今后几年达到顶峰并开始下降。第四,美国在中东的帝国主义冒险活动遭到重创,世界范围内对新自由主义和美帝国主义的抵制不断涌现。
  随着美国房地产泡沫的破灭以及美元对世界金融体系统治地位的日渐不稳,美国经济正在步入衰退,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也进入了一个不稳定和不景气的时期。今后几年全球政治和经济力量很可能会出现大的调整,并为全球阶级斗争新高潮的到来创造条件。
  
  一、新自由主义与全球的不平衡
  
  20世纪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已经成为世界资本主义占统治地位的经济意识形态。在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和制度(如货币主义、私有化、放松管制、劳动力市场“改革”、贸易和金融的自由化)之下,收入和分配的不均加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随着金融资本为寻求投机性收益不断跨境流动,—个接一个国家的经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在金融资本家及其代理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美国财政部)的压力下,许多国家的政府承诺采取所谓的“负责任的”财政和金融政策,而这常常导致经济和社会损失惨重。
  进入20世纪90年代,新自由主义的矛盾引发了一系列日益严重的金融危机。从1995年到2002年,世界经济相继受到墨西哥、东南亚、俄罗斯、阿根廷以及土耳其等国家和地区金融危机的冲击。1990年资产泡沫破灭之后,日本经济也一直在紧缩和停滞中挣扎。世界资本主义经济面临着陷入金融崩溃和萧条的巨大危险。在这种形势下,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扮演了一个不可或缺的维持稳定的角色。
  美国在90年代经历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股市泡沫。尽管实际工资和家庭收入水平处于停滞状态,但是随着家庭债务的猛增,家庭消费也急剧增加。在2001年的经济不景气中,由于担心陷入持久的、日本式的经济停滞,美联储大幅降低利率并把实际利率控制在零以下,这种措施一直持续了数年。结果造成了股票市场价值虚高,过多的货币和信贷资本供应反过来又激起了房地产市场的巨大泡沫。
  在—个接一个资产泡沫的作用下,美国经济得以维持国内需求的相对快速增长。当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苦于内需不足时,美国则出现了商品和服务的进口增长快于出口增长的趋势。结果使美国产生了数额巨大并不断增加的经常项目赤字,2006年已超过8000亿美元,占当年GDP的6%。
  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直接产生了对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经济的有效需求,使包括亚洲经济体和石油商品输出国在内的许多经济体执行一种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增长模式。更为重要的是,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表明:美国的支出超过了收入,这必然是由世界其他国家来进行补贴的。美国的赤字因而成为了世界其他国家的资产。
  亚洲经济体及石油输出国的中央银行成为了美国经常项目赤字的主要补贴者。从1996年到2006年,中低收入国家的外汇储备总额从5270亿美元激增至27000亿美元,这些国家的外汇储备在世界GDP总量中所占的份额也从1.7%增至5.6%。不断增加的外汇储备减少了资本外逃和金融危机的风险,并使这些国家具有了实行扩张性宏观经济政策的空间。尤其是中国,它在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的资金供给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并积累起高达16000亿美元的世界最大的外汇储备。
  在20世纪60年代的“黄金时期”中,全球经济以4%—7%的年增长率迅速扩张。20世纪70年代以来,世界经济增长趋缓,年增长率降为2%—4%。1974年—1975年、1980年—1982年、1991年—1993年、2001年—2002年四个时期中,世界经济陷入了严重的危机(尽管没有权威的定义,但通常认为世界经济年增速低于2.5%就表明已经陷入衰退)。从2003年开始,世界经济的发展相对平稳,并以每年4%的速度增长。由于目前美国的经济又开始变得不景气,这一短暂的相对稳定期也行将结束。
  
  二、2001年以来的美国经济扩张
  
  2001年美国经济衰退的恢复是非常无力的。2001年之后的经济年增长率与60年代的4%以及80、90年代的3.3%相比,仅为2.4%。就业和工人的实际工资水平也处于停滞状态。按1982年的美元计算,2006年美国私人企业工人的平均实际工资仅为每小时8.2美元,比1972年低80美分。从2000年以来,美国中等家庭的实际收入也一直持续下降。
  但是企业的利润却在不断上升。企业利润占GDP的份额从2001年的5.8%增至2006年的9.8%。股票市盈率也一直处于过高水平,表示股票市场的泡沫还没有完全收缩。20世纪90年代后期股市的暴涨导致了普遍的过度投资,新世纪初期的工业产能利用率处于战后的最低水平。由于产能过剩,尽管企业利润的增长引人注目,私人投资却相对滞缓。
  2001年以来,美国的经济增长被不断膨胀的家庭消费所主导,目前家庭消费占到美国GDP的70%以上。由于大多数家庭的实际收入下降或保持不变,消费的膨胀主要由剧增的家庭负债来支撑。2000年美国的家庭负债从占个人可支配收入的90%增至103%,2006年则达到了140%。2007年美国家庭债务偿还支付(债务的利息及本金支出)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比率上升为14%,创历史最高纪录。同时,居民储蓄率(家庭存款占可支配收入的比率)从历史平均值约10%降到了现在的接近于零。
  很明显,举债型消费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家庭债务和债务的偿还相对于家庭收入而言都不能无限制地增加。随着房地产泡沫的破灭,美国家庭将不得不增加存款比率并减少负债。如果家庭存款比率恢复到历史平均水平,就会导致家庭支出的大幅缩减。由于大多数美国家庭的实际收入在减少或保持不变,因此今后几年的家庭消费不可能再继续地快速增长。考虑到消费对美国经济的绝对重要性,一旦消费停滞了,美国经济很可能深陷于衰退和长期的停滞之中。
  美联储是否有能力拯救美国经济并制造出另一个巨大的资产泡沫?受全球股票市场混乱的惊吓,美联储已经开始大幅度降低利率。由于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价值都被过度高估,因此很难再制造出另一个大的资产泡沫。此外,由于家庭负债水平非常高而存款比率又非常低,低利率对于刺激家庭消费而言几乎毫无用处。
  更为现实的考虑是,美国政府可以通过增加公共支出和增加财政赤字的手段来弥补家庭消费的停滞和缩减。如果家庭储蓄率提高到历史平均水平,那么(为了抵消对消费的不利影响)华盛顿方面将不得不大幅度地增加财政赤字(占到GDP总量的6%甚至更多)。而以美国目前的政治环境来看,能否制定并执行如此宏大的财政政策是令人怀疑的。
  如果现任政府或是下届政府有勇气采用积极的扩张性财政政策来助推经济复苏,美国则有可能继续保持数额巨大的经常项目赤字。从理论上来讲,如果经常项目赤字占到了GDP的6%,美国的净外债就会持续增长到GDP的120%。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远在这一理论极限到达之前,美国为其经常项目赤字的融资就会变得越来越困难。而当前美元相对有规律的贬值也将会发展为一次大的崩溃。美元将失去其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美国也将经历一次它自己的休克疗法。
  无论如何,美国都无法长期维持数额巨大并不断增加的经常项目赤字。考虑到美国经常项目赤字对于稳定世界资本主义经济的重要作用,一旦美国经济陷入持续停滞、经常项目赤字不得不进行纠正,问题就会随之出现:世界上还有哪个大的经济体能够取代美国来领导世界资本主义经济的扩张?
  
  三、中国与世界资本主义
  
  我们可以比较世界几个大的经济体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通过各国经济增长占世界经济增长的比率来衡量)。美国的贡献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约40%下降到了今天的约30%,欧元区的贡献则由约20%降低为约10%。与之相比较,中国的贡献则上升到了约15%,“金砖四国”(包括巴西、俄罗斯、印度以及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所做的贡献目前已超过20%。
  由于欧元区缺乏增长动力,而巴西、俄罗斯以及印度的力量又相对较小、对世界经济产生不了决定性的影响,因此中国似乎是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主要驱动力的惟一可能的候选。那么,中国是否能够引领世界资本主义进入另一个稳定和迅速发展的时期呢?
  1992年邓小平著名的“南巡”之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层正式确立了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目标。20世纪90年代,中国大多数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都被私有化了,成千上万的企业工人被迫下岗。仍在岗的国有企业工人也失去了其原有的“铁饭碗”,即传统的社会主义权利(包括工作保障、医疗保健、儿童保育、养老金、住房补贴等一系列经济和社会权利)。在农村,随着人民公社的解体,公共医疗保健及教育体系也瓦解了。超过一个亿的农民变成了民工,构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廉价劳动力预备军。
  表一比较了中国工人与其他一些国家工人的工资水平。中国工人工资的平均水平大约是美国的1/20、韩国的1/16、东欧的1/4、墨西哥或巴西的1/2。中国工人的工资水平似乎高于相邻的东南亚国家。但由于官方的工资计仅仅涵盖了城市的正式工人而并不包括外来的民工,中国工人的工资水平很有可能被高估了。

查看全文
李民骐
李民骐
美国尤他大学副教授
0
0
0
0
0
0
0
0